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七二章 乌兰好转 动情秀芸

第一七二章 乌兰好转 动情秀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思明来到乌兰图雅的住处,乌兰图雅的母亲正在给她喂药,乌兰图雅闭着嘴晃着头拒绝喝药,乌兰图雅的母亲难过的落下眼泪来,说道:“乌兰图雅我的儿,你要把药喝下去你的病才能好起来,母亲就你一个亲生骨肉,你若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可怎么活呀?”说着话,已经泣不成声。

    乌兰图雅也是泪眼婆娑,她强撑着转过头来,看着母亲有气无力地说道:“母亲,我真的好想他,真的好想好想,我知道我这样很对不起你,可是,没有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乌兰图雅的母亲急忙给乌兰图雅擦拭眼泪,说道:“我的儿,可不能再哭了,再哭你的眼睛就哭完了。”

    房间里的一切都被悄悄走过来的马思明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他示意带他进来的中年仆妇先出去吧,他自己进去就行了。

    那中年仆妇便退了出去,马思明轻轻地来到了乌兰图雅的屋中,虽然隔着屏风,虽然马思明步履极轻,但是却给乌兰图雅听到了他的脚步声。

    乌兰图雅突然精神大振,她将头强扭了过来,支撑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整个人已经瘫软如绵,她拉住母亲的手,示意她躲开,不要阻挡她的视线,同时,声音微弱地说道:“母亲,有人来了,是他,是他,是思明哥哥。”

    乌兰图雅的母亲急忙转过身来一看,果然是马思明来了,他已经来到了近前。

    乌兰图雅的母亲急忙起身退在了一旁。

    马思明叫了一声“图雅”,人已经到了床前,拉住了乌兰图雅的手。

    乌兰图雅早已经泪眼婆娑,颤抖着声音说道:“思明哥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马思明将她的手握的紧紧的,说道:“图雅,你不该这样,你应该坚强起来,好好地活下去,你这样,让我心里好难受。”

    乌兰图雅强撑着说道:“思明哥哥,你放心,我没事,我看到你我的病就好了一半了。”

    乌兰图雅的母亲说道:“都是大海造的孽啊!他造下的孽债,却要你们两个小辈来承担。唉!悔不当初。思明,你来的正好,你快劝她把药喝下去吧,她再不吃药,身体就完了。”

    马思明接过药碗说道:“婶子你放心,我会劝她把药吃下去的。”

    乌兰图雅的母亲将药碗交给了马思明便退了出去。

    马思明端过药碗说道:“图雅,快把药喝了,不吃药身体怎么能好起来,你身体不好起来怎么和思明哥哥一起出去骑马,一起练习武艺。”

    乌兰图雅微微地点了点头,张开了嘴,马思明便一汤勺一汤勺地将药给她喂了下去。

    喂完了药,马思明用毛巾给她擦了擦脸,说道:“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乌兰图雅焦急地说道:“思明哥哥,我现在是不是很丑很难看?”

    马思明说道:“在思明哥哥眼里,你永远都是最美丽的,无论你是年轻貌美正当芳华,还是卧病在床容颜憔悴,或者是年近古稀满脸皱纹,你都是最美丽的,思明哥哥永远都喜欢看。”

    乌兰图雅脸上露出了一点微笑,喘息片刻说道:“就算你这些话都是骗我的,我也喜欢。”

    马思明看着她说话很辛苦便用手掩住她的嘴唇说道:“别说话了,看你说句话这么辛苦,你好好养病,把身体养好起来咱们再说话,那时候你想说多久就说多久。”

    乌兰图雅听了他的话,眼眶又湿润了。

    马思明忙拉住她的手,将她的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乌兰图雅的母亲见乌兰图雅把药吃了下去,急忙吩咐女仆人熬了一碗稀粥端了进来,放在柜子上说道:“思明,一会把这碗粥给她喂下去,她都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马思明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来了,图雅就一定会好起来的。”

    乌兰图雅休息了一会儿,体力也有些恢复了,稀粥也不热了,马思明便喂着她吃了大半碗。

    吃完粥不一会儿,乌兰图雅便沉沉地睡着了。

    马思明将被子给他盖好,本想起身先回扬威镖局去回个话再回来的,可是,乌兰图雅人虽然睡着了,可是拉着马思明的手却没有放开,马思明只好坐在床头看着她沉沉入睡。

    这时已经是午后了,马思明听见外面有人敲门,女仆人跑过去打开院门一看,外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她认识,来人正是格兰,另一位是个年约五旬左右的老尼,女仆不认识,格兰忙说道:“这位是小姐的师父,快带我们进去,小姐她怎么样了?”

    格兰怎么和“婆罗刀”李玉华一起来的呢?原来,李玉华为师父守完关,待师父出关之后便告辞离开了青城山,她一路北上,来到了科尔沁部,她是来找乌兰图雅的。

    李玉华一生未嫁,没有子女,又只收了乌兰图雅这么一个弟子,因此早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自从那日她们一行四人离开了青城山,她便一直惦记着乌兰图雅,等师父她老人家修行完毕便离开青城山一路向北而来。

    这一路上又访了几位友人,稍有耽搁,等她来到科尔沁的时候,乌兰图雅早已经赶往京城了,好歹找到了格兰,问清楚了情况便决定也去京城,就在她要临行之时,格兰收到了多隆派人快马传来的消息,说乌兰图雅病的很重,希望她能够念在曾经主仆一场的情份上,能来京城看望开导她一番,也许如此会有好转。

    格兰本就对父母为她选的这位丈夫心中不喜欢,听说小姐病了,正好借此机会出来逃婚,便不容父母反对,坚持跟着李玉华一起来到了京城。

    乌兰图雅听着声音是师父和格兰到了,立时精神了许多,强自撑着坐了起来。李玉华安慰她无需多礼,躺着就行了。

    格兰看着乌兰图雅憔悴不堪的面容伤心地落下眼泪来。

    马思明说道:“快别哭了,我刚刚劝好了她,你别再勾出她的眼泪来。”

    格兰连忙止住泪水,擦干了脸上的泪珠。也帮乌兰图雅擦干了脸上的泪珠。

    格兰说道:“小姐,你走的这些日子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呢,我一个人在家里好没意思,我父母给我介绍的那个男人粗鲁野蛮的很,我不喜欢他,这回我逃出来就再也不回去了,我要永远跟着小姐,小姐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呀,等你好了,我继续陪着你骑马闯江湖。”

    “婆罗刀”李玉华也好言安慰,乌兰图雅一下子见到了三个自己生命里特别重要的人,心情豁然开朗,感觉身体轻盈了许多,脸色也有了些许的红润,胳膊也有了些许力气。

    坐了好一会了,马思明害怕她太累了,便让她赶紧躺下,乌兰图雅还要强撑着坐着,怎奈师父和格兰还有母亲都要她躺下休息,便只好躺了下来。

    大家都在乌兰图雅的家里吃的晚饭,多隆因为宫里有事没有回来一起吃饭。

    吃罢晚饭,大家又一起过来看乌兰图雅,晚饭乌兰图雅胃口大开,吃了一碗稀粥,有了粮食在身体里,乌兰图雅的状态比先前更加大好了,说话也有些力气了。乌兰图雅母亲的愁容也舒展了开来。

    看着已经掌灯,马思明来到乌兰图雅的床前说道:“你好好的歇着,我回去跟于叔叔把事情交代交代我再来陪你。”

    乌兰图雅见马思明要走,脸上立时没了笑容,她痴痴地看着马思明,心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又不知该怎么跟他说,她深知马思明的难处,自己不应该强留他陪着自己,但是,她心里真的不希望马思明离开自己,她多想他能够永远永远都陪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父亲诈死,让芸姐姐父女误以为是思明哥哥从中作假欺骗了她们,思明哥哥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举手发誓要亲手杀了父亲吴大海,自己跟他根本就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想到此处,乌兰图雅的眼泪便又流了下来。

    马思明看着乌兰图雅,也知道她心里的苦处,心里也是非常的难受,只好安慰她说道:“你不要哭,我只是回去跟于叔叔说一声,我还会再来的。”

    乌兰图雅点了点头,极不情愿地放开了拉住马思明的那只手。

    马思明这才退出乌兰图雅的房间,出来吩咐格兰要好好照顾乌兰图雅,我回去交代一番明日再来。

    格兰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不过,你可要说话算话,你的出现可比小姐吃什么灵丹妙药都灵验呢,没有你,再好的药也医不好小姐的心病。”

    马思明自然知道乌兰图雅的病因,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明天一定会来的。”

    马思明出了皇城,回到了扬威镖局。

    于秀芸就像一位已婚的妇人一样,守望者镖局的院门,期盼着丈夫的归来。

    于秀芸见马思明回来了,忙上前嘘寒问暖,问他咋这么晚才回来?吃了饭没有?马思明说已经吃过了。于秀芸便问他在哪儿吃的晚饭?

    马思明本来想编句谎话骗她过去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虽然自己还没有和她正是举行婚礼,但是自己自从那日答应了婶子,就已经决定今生与芸姐姐相伴一生了,如此若要是说假话欺骗她似乎不妥。

    于秀芸见他犹豫着便说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不便说就不说,吃了就好,要是没吃我去给你热饭。”

    马思明看着于秀芸,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的宽容和大度让他感觉自己对她亏欠太多。如此自己怎么能去欺骗她,迟疑了一下说道:“我今天进宫交差碰到了多隆,多隆跟我说乌兰妹妹病了,病得很重,我就去看她了。”

    于秀芸听说乌兰图雅病了,急忙说道:“她病得很重吗?现在怎么样了?”

    马思明便将乌兰图雅的病情说了一遍,还说:“格兰和她师父李玉华也来了,看见她们她心情好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只是,病了这么多日子,病已经养成了,不是一两日就能好的了的。”

    于秀芸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吴大海没有诈死,她也不会这样。这个吴大海,真是害人害己。”

    马思明说道:“芸姐姐,我答应了乌兰妹妹明天还去看她……”

    于秀芸说道:“你去便是,乌兰妹妹是乌兰妹妹,吴大海是吴大海,我们不能等同视之。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我也去看看她,那日在普惠寺我也是一时气急,话说的有点重了。”

    马思明见于秀芸如此开通大度,让他真的很过意不去。情不自禁地上前拉住了于秀芸的手。这一次,是他真心真意想拉住她的手,他对于秀芸第一次有了那种敬爱的心情。

    于秀芸见马思明主动拉住了自己的手,心里也是一阵感动,便借势向他依偎了过来。

    二人正自在厅中依偎而谈,忽听得后门处有人轻咳了两声。二人一听便知道是于正威的声音,赶紧分开了手。

    这时门被推开了,于正威走了进来。

    马思明迎上前去说道:“于叔叔,您还没睡哪?”

    于正威坐了下来说道:“没有呢,我刚才也出去了一趟。”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这么晚出去有事吗?”

    于正威说道:“我收到总舵主的召集令,我去见总舵主了。”

    马思明说道:“总舵主来京城啦?风声这么紧他此来必有要事吧?”

    于正威说道:“正是,你不在京城那段日子,李祺率军把明义社和顺义社几乎一网打尽,双方都损失惨重,尤其是我们明义社,多年来的心血一夜之间被李祺一扫而光,逃出来的兄弟一共不到五百人,惨啊!如此深仇岂能就此善罢甘休。”

    马思明说道:“三国鼎立之时诸葛孔明说过,东联孙吴北拒曹操,如此可以保证无虞,结果刘备为了一己私仇非要讨伐东吴,结果惨败,后来导致吴蜀不和,让曹魏有了可乘之机。明义社和顺义社也是一样。”

    于正威说道:“事已至此,说什么也都晚了。”

    马思明说道:“总舵主此次来京是为了什么?”

    于正威说道:“总舵主听说你回到了京城,特地赶来,要和你商量,伺机除掉李祺,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明日我就带你去见总舵主,咱们好好计划计划,必须除掉李祺。”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