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六七章 猫女搬兵 大兴被骗

第一六七章 猫女搬兵 大兴被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文孝得知李祺要对自己下手,心生恨意,心说,我这次回来,武艺进步这么多,统领府里已经没有谁能够打得败我,你不但不升我的职还要暗算我,你当我林文孝还是软柿子,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林文孝见李祺不可能再重用自己,便打定主意要跟李祺柳彦奇一决生死,他也知道,虽然李祺和柳彦奇都不能够胜了他,但是,仅凭他自己的力量要想同时除掉李祺和柳彦奇两个人那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林文孝为了能够让自己有更多的胜算不得不再次求助蒋艳玲。

    林文孝来找蒋艳玲,脸色变得非常快,自然是先向她认错,说他那天打赢了统领府里所有的人,李祺居然不给他升职,当时心里很生气,所以才会对她那样的,希望她能够原谅他。

    “九头猫”蒋艳玲见他主动认错,心里的气早就没了,又在他的花言巧语和床上肉体的双重攻击下,再次投入了林文孝的怀抱。

    林文孝这么做其实就是想利用蒋艳玲,希望她能够再次请她的大师兄出山,来助他一臂之力。

    蒋艳玲虽然看出了林文孝的企图,但是她三十几岁爱上一个人也不容易,而且陷入情海很深无力自拔,或者说宁肯牺牲也不愿自拔。

    蒋艳玲和林文孝亲热完了答应回去找自己的大师兄,让他再次出山来和林文孝合作。

    林文孝说道:“有了外援还不够,我们还需要有人背叛李祺,从内部瓦解李祺的势力,只是,该从谁那里下手合适呢?我几个月不在统领府,对统领府的近况知道的太少了,艳玲,你一直跟随李祺左右,你说说看,谁有可能被咱们拿下,背叛李祺?”

    蒋艳玲想了半天说道:“统领府里的人都对李祺畏之如虎,想要让他们背叛李祺,恐怕谁都没这个胆量。”

    林文孝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若不是练成了神功,我也不敢和李祺抗衡,既然李祺不给我仕途机会,那他就别怪我林文孝拆他的台。”

    蒋艳玲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有一个人或许你有机会将他劝反。”

    林文孝问道:“谁?”

    蒋艳玲说道:“黄大兴。黄大兴早在南明的时候就官拜大将军,后来投了满清在征讨南明的时候也被封为将军,可是后来南明小朝廷灭亡了,黄大兴被调回京城分拨在胡安的麾下只当了个先锋。黄大兴那时候心里便很不满意,但是迫于无奈只能屈从,再后来又分拨到了李祺的帐下,此人对李祺并非是死心塌地,而且每次出征都跟李祺有矛盾冲突。”

    林文孝说道:“这些我比你知道的还早呢,你说这些有什么用,你就说黄大兴因为什么会背叛李祺就行了。”

    蒋艳玲说道:“这次李祺出剿乱党,拿住了明义社头子朱久兴等人,原本押回京城那可是天大的功劳,可是,却被朱重九给放跑了,黄大兴当时就说朱久兴不是朱重九放走的,他怀疑是耿诸葛暗中放走了朱久兴,他要求李祺严查,李祺没有同意,还让他不要乱猜,那个时候黄大兴和李祺有过冲突,回来后,黄大兴对李祺分功表示不满,我听黄大兴说话的言外之意,朱久兴等人很有可能就是李祺授意耿诸葛偷偷放走的。”

    林文孝说道:“你别听黄大兴胡说八道了,抓住朱久兴那是多大的功劳,李祺会放着这么大的功劳不要把他们给放跑了?他李祺除非是脑袋让驴踢了。”

    蒋艳玲说道:“黄大兴说的不无道理,事后他调查了一下,那天看守朱久兴的人都是耿诸葛分派的,没有一个人是朱重九的手下,朱重九再胆大也不可能放走朱久兴,再说,他也没有机会靠近地牢。”

    林文孝说道:“当时朱重九不是就在地牢里吗?咋说他没机会靠近地牢。”

    蒋艳玲说道:“黄大兴听朱重九的人说,当天晚上是耿诸葛派人去传的话,说是李祺让朱重九到地牢里去一趟的,朱重九也没有多想,就带了两个人就去了,刚去没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吵嚷,说朱重九放走了朱久兴,被耿诸葛乱箭射死了,你想想,以李祺的实力,抓住朱重九就跟抓一只蚂蚁那么容易,他为什么要下令射杀朱重九,目的只有一个,栽赃陷害,死无对证。”

    林文孝说道:“就算黄大兴说的都是真的,那李祺放着大功不要,为啥要放走朱久兴?这也不符合逻辑。如果说耿诸葛背着李祺偷着放人倒是有可能,毕竟他原来就是朱久兴的人。”

    蒋艳玲说道:“没有李祺授权,耿诸葛能有多大能力调动统领府的人?那天出事的时候大家都不在跟前,我听了黄大兴的话也觉得可疑,但是这件事又不关咱的事,我也懒得追根究底。”

    林文孝说道:“如果此事真是李祺授意的,那对咱们可太有利了。现在关键是搞定黄大兴,让他公开接发李祺,就说他跟乱党有勾结,同时还要搞定耿诸葛,这个人很关键,只要耿诸葛说出那天的实情,李祺必然难逃通匪的罪名,到那时,我们再联合你的大师兄除掉柳彦奇,那统领府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林文孝说到这里突然双目通红,面部肌肉一阵抽搐,他一把推开蒋艳玲,说道:“你走,你赶紧走,你出去,你快点给我出去。”

    刚才林文孝还好好的,突然态度大变,让蒋艳玲实在难以接受,她还想说什么,林文孝已经近乎绝情地一脚将她踹下床去,然后目露凶光,说道:“你难道没听见我说什么吗?快给我走,快给我出去。”

    蒋艳玲连忙穿好衣服,十分委屈又十分迷茫地退出了林文孝的房间。

    就在蒋艳玲退出林文孝的房间关上他的房门的那一刹那,屋里传来了林文孝的一声大叫“啊”,吓得蒋艳玲不知所措,她不清楚林文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打开房门想看个究竟。

    蒋艳玲打开房门向里面看去,只见林文孝已经摔下地来,全身抽搐着,在地上挣扎着。

    蒋艳玲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刚要扑过去扶他起来,忽见林文孝的一双眼睛喷射着恐怖的红光在瞪视着自己,蒋艳玲愣在那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这时,林文孝已经摸剑在手,指着蒋艳玲说道:“不想死就快点给我滚,快点,再不走别怪我剑下无情。”

    说着话,手中剑已经向蒋艳玲刺来。

    蒋艳玲也是习武之人,而且成名较早,经过一番思索她猜到了八九成,她知道,林文孝一定是练武练得走火入魔了,如今见他要对自己动手,知道这个时候他的眼睛里早就没有了她蒋艳玲,而是只有敌人,仇人,和充满脑海的仇恨,自己留下来不但帮不了他,还会让他心中眼中的仇恨加深,于是蒋艳玲急忙飘身后退,退出了林文孝的房间,将门重新关上。

    蒋艳玲在门外听见了林文孝痛苦的呻吟之声。

    蒋艳玲知道,练功走火入魔一般需要有心法引导,让邪火可以返璞归真,便可以解除痛苦,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一个武功心法和内力都要强他很多的人,用自己的内力去控制和引导他走入邪门的真气归于丹田,帮助他运行周天,理顺内力真气,慢慢也会好起来的。心法不用说根本就无处可寻,而自己的内功根本不足以控制和引导林文孝的内力真气,若自己强出手,搞不好还得被他所伤,因此,蒋艳玲心里非常着急。

    待林文孝发作完了,一切归于平静,蒋艳玲才壮着胆子进到了林文孝的房间,此时的林文孝一身大汗,身体极度疲劳地瘫倒在地上。

    蒋艳玲将他扶到了床上,让他休息恢复体力。

    少卿,林文孝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向蒋艳玲说道:“你也看到了,我练功练得走火入魔,每次发作,看见谁都是我的仇人柳彦奇,我怕因此误伤了你,所以,我刚才才会那样对你,让你赶紧离开我的。”

    蒋艳玲说道:“怎么会这样的?你练的不是武当剑法吗?武当剑法又不是邪门功夫,咋会走火入魔呢?”

    林文孝于是将他偷练“幻影追魂剑法”的事说了。

    蒋艳玲说道:“那这剑法的心法一定掌握在掌门人的手里,你为何不去找他要去?”

    林文孝说道:“武当幻影追魂剑法只有武当掌门人和准掌门人才能修炼,我是偷学,掌门人岂能给我心法?我也曾多次潜入掌门人的住处查找,可是一直一无所获,也不知这剑法的心法被老东西藏在什么地方了,怎么找也找不到。”

    蒋艳玲说道:“找不到心法,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武功比你高的人,用内功控制并且引导你的真气归元。”

    林文孝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可是,能够帮助我的人内力都不如我,这样不但帮不了我,还会被我所伤。”

    蒋艳玲说道:“看来,只有大师兄可以帮你了,他内力深厚足可帮你引导真气归元。文孝,你再忍耐些时日,我这就启程去请大师兄出山。”

    林文孝看着蒋艳玲说道:“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希望你快去快回。”

    蒋艳玲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请来大师兄的。”

    蒋艳玲去找大师兄“祁山怪侠”陆南汴暂且不提,单说林文孝。

    林文孝从蒋艳玲口里得知了黄大兴对李祺不满的事情,又知道他怀疑李祺,便想收买黄大兴,让他叛变李祺,去告李祺私通乱党。

    林文孝派人以柳彦奇的名义将黄大兴约到了城外的一处僻静之处。

    黄大兴接到通知没有多想,以为柳彦奇让自己过去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城外的土地庙。

    黄大兴推开庙门走进庙来,见屋里站着的人不是柳彦奇而是林文孝问道:“文孝,柳总管呢?”

    林文孝回过身来说道:“其实不是柳彦奇要找你,是我让人冒充柳彦奇给你送的信。”

    黄大兴一听心中不悦,说道:“林文孝,你搞什么名堂?大家天天在统领府里见面有什么话不能说,你还冒充柳彦奇把我骗到这里来,是何道理?”

    林文孝说道:“之所以把你叫到这里来,自然有我的道理,我听说黄副统领此次剿乱回来,对小爷李祺的分功很不满意,你就打算这样认了吗?”

    黄大兴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满意不满意跟你有什么关系?”

    林文孝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既然他李祺分功不公平,那我们就应该奋起反抗。”

    黄大兴撇了撇嘴说道:“你敢?”

    林文孝说道:“若放在以前我林文孝还真的不敢,不过,现在的林文孝已经不是以前的林文孝了,否则我那日回来也不会向统领府里的人发难。”

    黄大兴自然不会忘了那天的事,如果不是柳彦奇出手相救,自己恐怕早就成了林文孝的剑下冤魂了。

    林文孝看着黄大兴,便将自己的计划全都说了,林文孝说道:“你对李祺故意放走朱久兴的事情了如指掌,我对李祺过去贪占饷银的事也是无所不知,你我二人合力,定能告倒李祺,到那时候,统领府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黄大兴说道:“我跟你合作,我能有什么好处?”

    林文孝说道:“事成之后,统领府里除了我就是你说了算,这样还不够吗?”

    黄大兴哈哈大笑道:“林文孝,你是不是没睡醒啊?我黄大兴现在在统领府里坐的就是第二把交椅,我为啥还要跟你合作?还要冒着风险去和你去算计小爷?我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撑得慌。”

    林文孝说道:“你别忘了,你的儿子死在马思明之手,而李祺却一直阻挠你报仇,你若跟我合作,帮我扳倒李祺,我就可以帮你除掉马思明,为你死去的儿子报仇。”

    这个条件对黄大兴触动很大,他一直为不能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而耿耿于怀。

    黄大兴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却说道:“我虽然对朱久兴的逃脱有所怀疑,那只不是我觉得放走了朱久兴等于丢了很大的功劳,不代表我就会出卖小爷,置他于死地。林文孝,我不会跟你合作的,就此告辞。”

    黄大兴说着话就要往外走。

    林文孝“镗”地一声抽出剑来,指着黄大兴说道:“黄大兴,今天的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没得选择。我今天叫你过来只是想告诉你怎么做,而不是想跟你商量该怎么做,你明白吗?”

    黄大兴说道:“你什么意思?我若不答应你又能怎样?”

    林文孝说道:“你不答应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林文孝说着话已经欺身到了庙门口,挡住了黄大兴的去路。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