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五二章 为争大权 义军分裂

第一五二章 为争大权 义军分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多苛里的副将上前说道:“将军出征时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一具棺椁,就在营中,当将将军即刻入殓。”

    马思明征求过乌兰图雅的意见后同意了副将的请求。

    马思明等人打扫完战场,清点兵马,亡两千七百余人,伤六千余人。敌军亡四千余人,命人通知沙俄军队来人运回,各自安葬。

    马思明让原来镇守钮鲁塞的将军补足士兵继续留守,其他兵马按计划有条不紊地撤回王爷庙。

    乌兰图雅的母亲见丈夫阵亡也是哭得死去活来。

    未出三日,吉兰泰的父亲来到,一切军务交割清楚,马思明留下吉兰泰同他父亲一起镇守边疆,其他人等和马思明一起,陪着乌兰图雅母女扶柩回京。

    一行人按原路返京暂且不表,再说说京城之中发生的事。

    胡安战死,康熙震怒,说明、顺两股势力大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必须尽快将其剿除,于是任命李祺为剿乱统领,黄大兴为副统领兼先锋,并发文书,要求沿途各州府兵马配合作战,点齐兵马克日出发,誓将乱匪一网打尽。

    李祺一切准备完毕,这才点兵出发。

    一路上,李祺行军缓慢,似乎并不急着与明、顺义军开战。

    手下人问她为何不快速进兵,完成使命?

    李祺微微一笑说道:“你们懂什么,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的,剿乱多年,我深知他们的策略,急出未必就能取胜。”

    手下诸将还是不明白,李祺说道:“兵者诡道也,不需要你们知道太多,只要按我吩咐去做就行了。”

    明义社和顺义社也分别得到了消息,知道李祺率领一万兵马正在向他们屯聚之处而来。因为有了上次合作共赢的事情之后,朱久兴和李复顺这次都主动出面,要再次合作,双方见面谈得非常融洽。

    有人将这一消息密报给了李祺,李祺微微一笑,说道:“传令下去,军队再慢些行进,每日日出三竿拔营,日头偏西便安营扎寨。”

    部下说道:“小爷,我们应该趁他们还没有完全结成盟约奋力向前,一举将他们拿下,如此行军速度,岂不是帮助他们订立同盟。”

    李祺微微一笑说道:“两张面饼,你若不去碰它,它再怎么黏也不可能粘在一起,时间久了,水分没了,风干之后便再不会粘到一起。倘若没干你就用手去捏它们,它们便会牢牢地粘在一起,成为一体。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我保证你们都能立功得赏。”

    很多将士都曾跟随李祺出过征,知道李祺非常会用兵,而且每战必胜,因此并不多问,各自按照李祺的吩咐,每日早早驻扎,有时间便操练兵马。只等李祺一声令下,便可以向前立功了。

    耿诸葛为了促成两股义军能够再次携手共进可谓操碎了心,往来联络,陈说厉害。

    开始双方听闻李祺带兵前来都非常积极,因为他们和李祺打过多年交道,知道她用兵如神,而且心黑手狠,若不结盟,恐怕都将被他吃掉。后来听闻李祺行动缓慢,而且从他手下士兵口中传出来不少闲话,说李祺原本在京城九门提督干得挺好的京官差事,这次派他出来剿乱她非常的不情愿,因此行动缓慢,也没有真和义军一决生死的意思,出来摆摆样子,混个一年半载的就回去交差了事了。

    虽然这些话朱久兴和李复顺不可能完全相信,但是探子每天传报,李祺行军确实非常缓慢,平常一日的行程,他要走上三日。如此,就给义军足够的时间做准备了。他们心里也就不那么着急了,因为不着急,谈判的条件便会想得非常详细,各自都不想自己这边吃亏,每每为一点小事争论不休,耿诸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耿诸葛说道:“大家千万不要中了李祺欲擒故纵之计啊!”

    尽管他们都明白这个道理,因为情况不是迫在眉睫,他们也并不在意,依然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有人将这一消息快马报给了李祺,李祺暗暗高兴,然后叫过田久和张奎,秘密交代了他们一些话,然后对他们说道:“你们一定要乔装打扮,切不可被人认出来,到时候会有人去接应你们,得手后快快返回。”

    田久二人领命。回到各自住处乔装打扮一番,出了营盘,往义军盘踞的河南南阳一带而来。

    义军之所以一直盘踞在河南南阳一带,主要得益于南阳守备朱重九。

    朱重九是南明的降将,曾多次和朱久兴等人见面,承诺只要义军不在南阳动作,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们在南阳这个地方休养生息。

    上次和胡安会战,就发生在离南阳不远的襄阳一带,当时南阳守备知道胡安中了埋伏,却迟迟没有派兵援助,可见他一心为义军做事,成为了义军在当地的保护伞。这也是明顺两股义军一直很难谈拢的原因之一。

    顺义社一直以明义社实力不如顺义社为由,要再掌联军指挥权,明义社则以我有良好的退路,能打则打,打不得我还可以遁地藏身。顺义社就说,上次被困你们怎么不就地遁地藏身呢?这句话揭了明义社的短,激起明义社的人的愤怒,差点打到一起,耿诸葛好歹劝住大家,说道:“如今大敌当前,你们不寻思如何合作,共同破敌,却在这里为小事争吵,如此,岂不是给清军灭我们的机会。”

    明义社说道:“上次你们已经拥有过一次指挥权了,这次必须由我们指挥。”

    顺义社说道:“我们人多,不可能交给你们指挥,一但指挥失利,我们可损失不起。”

    双方再次不欢而散。

    耿诸葛独自来到卧龙岗上,想起三国时期曾在此躬耕田亩的诸葛孔明,心中不免悲戚,当年孔明蒙刘备三顾相请,可谓遇到了明主,后来辅助刘备三分天下。想想自己,也是饱读诗书,也想成就一番事业,可惜无缘明主,虽然现在委身明义社义军,但是他便观诸人,无一有帝王之材,这些人早晚被清庭所灭,可是,不委身于他们,又能何往呢?

    正当他思想之时,忽然有四五个人从暗处突然蹿了出来,用一个布袋将他套住,随后用绳索捆扎结实,抬上一辆马车,飞驰而去。

    朱久兴见耿诸葛一夜未归,忙使人四处寻找,大家找遍各处都没有耿诸葛的身影,却在去顺义社驻地的路上发现了一只耿诸葛的鞋子,因此有人认定耿诸葛一定是被顺义社的人给绑走了,说道:“此事一定是顺义社的人所为,走,我们去找李复顺他们要人。”

    朱久兴听了手下人的汇报也觉得这件事一定跟顺义社有关系,说道:“一定是他们见我们不答应给他们联军的指挥权而报复我们。”

    手下多人也都说一定就是这么回事,李复顺这人未免太也小人行径了,我们若不给他们点厉害尝尝,他们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大家一起上马,来到了顺义社的一个驻地,进门二话不说见人就打。

    当时顺义社“四大护法”正好在这儿,一起跳了出来,说道:“还反了你们,不给你们作战指挥权你们就翻脸不认人,还打上门来了,你们当我们顺义社是什么人,好欺负不成?”

    火龙旗旗主刘百天上前说道:“四位护法,和他们还废什么话,大家一起上,把他们全都烩了,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这么嚣张了。”

    齐飞手和方化成则说道:“此事不可闹大,如今大敌当前,大家应该齐心合力才是,李祺大军还没到,我们就开始窝里反了,我们这不是自乱阵脚吗,继续下去恐怕李祺不来攻打,我们也都自相残杀死没了。”

    刘百天说道:“你们两个就是胆小怕事,明义社的人都欺负到咱们家门口了,你还说这话,你若怕死,你俩躲远远的。”

    明义社的人听他这么说怒道:“咱们谁欺负谁到家门口了,我们不同意你们当联军统帅,你们就偷偷绑走我们的人,还说我们欺负到你们家门口了,我看是你们欺负到我们炕头上了。”

    四大护法之首钱博说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谁偷偷绑你们的人了?你们明义社谁被人绑走了?”

    明义社的人说道:“你们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们军师耿诸葛昨天来你们这儿一直未归,不是被你们绑了扣了还能哪儿去?”

    顺义社的人说道:“昨天我们没谈拢他就带着人走了,他没回去关我们什么事?”

    刘百天说道:“没准被李祺的人绑走了呢,你们找我们要什么人?”

    明义社的人说道:“李祺还在千里之外,他能飞来绑人吗?”

    刘百天说道:“那你们谁看见我们把耿诸葛给绑了?谁看见了?没人看见你们凭什么说人是我们绑的,别说没绑,就算真绑了,你们没看见那就是没绑。”

    他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明义社的人,有人说道:“冲你这句话,人就是你们绑的,今天你们要是不交出人来,我们就杀进去,自己找。”

    四大护法怒目道:“我看你们谁敢往里冲。”

    明义社的人说道:“做贼心虚了是不是?你们如果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不让我们搜一搜。”

    四大护法说道:“这里是顺义社,不是你们明义社,你们想搜就搜,你当我们都是好欺负的吗?”

    明义社的人说道:“不让搜就说明你们有问题,今天你们让搜还则罢了,如果不让搜,那大家就刀头上说话吧。”

    说着话已经各自亮出了兵器。

    刘百天说道:“搜一搜也没什么,我们没有绑你们的耿诸葛还怕你们搜不成。”

    刘百天说到这里回头向四大护法说道:“反正我们又没做这样的事,让他们搜搜又有何妨,四位护法,一会他们什么都搜不出来,我们再和他们理论。”

    四位护法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反正事情不是他们干的,就算搜他们也什么都搜不出来,等他们搜完了什么都没有咱们也就有理攻击他们了,到时候看他们怎么收场。

    四位护法于是说道:“那好吧,搜可以,如果你们搜到了人我们自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如果你们搜不着人,哼哼!那就休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了。”

    四位护法说完话命令手下人退在两旁,让明义社的人进去搜查。

    这时就有顺义社的弟兄们不服,说明义社是个什么东西,他们的人丢了凭什么就说是我们给绑了来,还让他们搜我们的营地,这顺义社也太没有面子了。哪天咱们也说人丢了,去他们驻地大闹一番。

    明义社的人搜遍了顺义社的营地,也没有找到耿诸葛,立时都蔫吧了,他们知道,搜不出来耿诸葛,顺义社的人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四大护法见他们没有搜出来耿诸葛,便上前说道:“几位,这该找的地方你们也找了,该搜的地方你们也都搜过了,这回该相信我们没有绑架你们的军师耿诸葛了吧?”

    明义社的人因为没有搜到人,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但是并没有就此认错,而是争辩道:“虽然没有搜到人,并不代表这件事就不是你们做的,说不定你们早有准备,早将人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这时顺义社的人立马炸了,说道:“你们明义社也太欺人太甚了,丢个人说是我们绑了,来我们这里闹事,我们也让你们搜了,你们搜不到还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你们以为我们顺义社的人好欺负是不是,来人,把他们全部拿下,让朱久兴来和我们理论。”

    顺义社的人大喝一声,全都亮出了兵器。

    就在这时,明义社的一个人忽然发现在一处墙的角落里丢着一只耿诸葛的鞋子,经过辨认,这只鞋子正是耿诸葛失踪的时候穿着的那双,于是立刻如获至宝,拿着鞋子质问顺义社的人,这鞋子怎么解释?

    顺义社的人也不知道耿诸葛的鞋子怎么会出现在他们的驻地,便坚决不承认他们跟耿诸葛的失踪有关系,还说这只鞋子就是明义社的人自己带来丢在那里的,是有意陷害顺义社。

    双方争执不下,各自都亮出了兵器,要大打出手。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