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一四九章 再显神威 挫败力士

第一四九章 再显神威 挫败力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思明问高一笑将他引出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高一笑便将策旺阿拉布坦要联合沙俄使团一起偷袭他们的事说了,让他们小心一点,他们人多势众,切不可掉以轻心。

    马思明双手一拱感谢道:“多谢少庄主提醒,我们一定会小心的。等回到关内,马某再行答谢。”

    高一笑说道:“大家都是老朋友了,马兄弟不必客气。”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分手,各回住处。

    这一日,大家从一处老牧民家里了解完部分地方的情况后正往回走,忽然从河堤的枯树丛中闪出十几个人来,其中有一个人吉兰泰认识,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满都拉图。还有一个人鄂博哏也非常熟悉,那就是他施巧计打败的俄国大力士达格洛夫。

    马思明见他们拦住大家的去路便知道一定是策旺阿拉布坦派来寻找自己麻烦的。

    没等这边说话,那边的俄国大力士达格洛夫首先走了出来,用手指指着鄂博哏呜哩哇啦地说了一大通话,虽然听不懂,但是大家都能够理解得出来,他一定是为上次在京城比武输了不服,要和鄂博哏再次比试一番。

    看着达格洛夫人高马大,满身都是腱子肉,马思明不敢让鄂博哏出战,害怕他不是达格洛夫的对手,刚想吩咐吉兰泰或者是鲁向南出战之时,鄂博哏来到了他的跟前说道:“这个大个子骡子曾经是我的手下败将,看来他上次输的很不服气,马教头,今天就让我再会一会他如何?”

    马思明说道:“你行吗?你看看你的身材,你再看看他,就算他站着让你随便打,你能够把他打倒恐怕都难。”

    鄂博哏说道:“上次还不是被我撂倒在了擂台之上。”

    马思明也知道那次鄂博哏是怎么胜的达格洛夫,完全是投机取巧而已,可是今天不一样,达格洛夫今天就为雪耻而来,自然是有备而来,而且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他绝对不会再托大,一定不会再让着鄂博哏,一定会全力攻击鄂博哏的。

    马思明因此说道:“这次不比上次,千万不可以轻敌。”

    鄂博哏笑嘻嘻地说道:“马教头大可以放心,别看他人高马大,却是有力无脑之人,上次京城我能胜他,凭借的不是我的武力,而是我的脑力,我那天能够胜了他,今天我一样可以胜他。”

    鄂博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此次和马思明同行,又得到了马思明的亲传身教,武功精进不少,最重要的是,他和刘小翠一起玩耍,鬼父鬼母教刘小翠轻功的同时,也教了他许多,让他的轻功也是进展神速,而且他还得了鬼母的一件宝贝……

    马思明见他并不害怕,而且还表现得非常轻松,便同意他去和达格洛夫对战,只是交代道:“能胜则胜,不能胜就速退,多加小心不可轻敌。”

    鄂博哏说道:“马教头,你就瞧好吧。”

    鄂博哏来到达格洛夫的面前,仰起脸来看着他说道:“哎!大个子的骡子,上次在京城你输给了我你不服气是不是?今天遇见了你想为自己找找脸面是不是?那好,我就给你个机会,这回你说怎么打?还是以摔倒为准还是打死算数?”

    达格洛夫不懂汉族,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只是比划着要和他决斗。

    旁边有人翻译给他。达格洛夫一听翻译肺都要气炸了,心说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敢骂我是大个子的骡子,看我今天不把你撕成碎片。

    达格洛夫又呜哩哇啦地嚷嚷了一通。一边嚷嚷着一边迈着大步向鄂博哏走了过去。

    鄂博哏也不问他说的是什么,也知道和他说什么都等于零,于是用手指了指太阳,又指了指地面,然后又冲达格洛夫伸了伸小手指,意思是说不管谁输谁赢,日头落山为准,谁要是先倒地上,谁就输了。

    可是达格洛夫却理解错了,他以为鄂博哏是说:“上回在京城,我在日落之前把你打倒在地,你输了,你是这个最小的无能之辈。”

    因为理解错误,达格洛夫觉得这是鄂博哏在侮辱自己,因此心中大怒,双手十指握拳握得“嘎嘣嘣”直响,他恨不得一拳把鄂博哏打到地底下去。

    达格洛夫跨前一步,大拳一挥,铁锤似的大拳头挂着风声就照着鄂博哏的面门打了过来。

    由于鄂博哏个子比达格洛夫矮了一大截,因此,达格洛夫想打他必须得略弯着腰。

    鄂博哏知道大力士达格洛夫力大如牛,自己绝对不能和他硬碰硬,于是展开鬼母交给他的轻功,轻轻一飘便躲了过去。

    大力士来势太猛,收势不住,一拳击在鄂博哏身后的树上,那碗口粗细的树干立时从中折断。可想而知,这一拳要是击在人的身上,非得筋骨尽断不可。

    马思明为鄂博哏捏着一把汗,他毕竟才是十五六岁大的孩子,因此,他的手握紧了刀把,以备关键时刻可以出手相助。

    鄂博哏躲过一击,非常灵巧地落在了达格洛夫的后面,上去照着达格洛夫的大屁股就是一脚。

    达格洛夫不但没躲,还将大屁股往后这么一送,好像是故意送出去让鄂博哏踹一般。

    鄂博哏这一脚,非但没将达格洛夫踹动不说,反让达格洛夫送出来的大屁股硬生生地给鄂博哏弹出去数米远。

    鄂博哏连退数步才拿桩站稳。

    达格洛夫回过头来哈哈大笑,指了指鄂博哏,然后手指指地,意思是说:和我比你就是这个,还想打我,妄想。

    达格洛夫再次挥动拳头,横扫过来,他想一拳便把鄂博哏给打飞了,因此这次依然用上了全力。

    鄂博哏一个“旱地拔葱”凌空跃起,躲过了他这一记重拳。

    大力士的拳头再次击打在树干上,这棵树比刚才那棵还要粗一些,依然被他拦腰打折。

    鄂博哏凌空跃起后一个空翻,居然落在了大力士的肩膀上,他伸手揪住了大力士的长鼻子,憋得他差点上不来气儿。

    大力士岂能容他如此胡闹,两只大手紧握成拳,一左一右,一起向头上的鄂博哏打来,他想夹击鄂博哏,让他没有退路。

    鄂博哏自然知道达格洛夫大拳头的厉害,他怎敢让他的大拳头接触到自己的身体,别说被他大拳头打中了,就算擦个边自己也受不了啊。鄂博哏双足一点达格洛夫的肩头,再次一个空翻跃起,然后身子轻轻一飘落在了地面上,再次躲过达格洛夫的一记重击。

    大力士用手比划着说道:“你老是跑算什么比武,有本事你别跑,和我对拳。”

    鄂博哏心里清楚,和你对拳,我傻呀?我拳头比你大手指肚大不了多少,我和你对拳,你还不得把我的拳头打成肉末啊!

    大力士达格洛夫身高马大的,虽然力大无穷,但是体型大自然行动起来便不是很灵活,因此一下也没有打着鄂博哏,反被鄂博哏不断偷袭骚扰,这让他十分愤怒,盛怒之下一拳砸在地上,把地砸了近一尺深的一个大坑。

    鄂博哏其实是有意在激怒他,人一旦动怒,智商便会随之极速下降,这样更容易对付。

    果然,达格洛夫因为打不着鄂博哏而大发雷霆,双拳频挥,这可苦了周边的树木了,尽皆被他打得七零八落。

    鄂博哏看着时机已经成熟,便握指成拳突然迎着大力士的铁拳而去。

    这个举动把马思明等人吓了一大跳,这一拳要是接下来,鄂博哏不粉身碎骨,恐怕也得飞到九霄云外去。

    大力士达格洛夫见鄂博哏用拳头迎向了自己的铁拳,心中高兴,不由得使上了全力,他想,你小子,敢和我对拳,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这一拳下去,把你小子的拳头胳膊一起给你怼进你的胸腔里去,让你拔都拔不出来。

    就在大力士达格洛夫洋洋得意,感觉稳操胜券,拳头全力攻出,和鄂博哏接他这一拳的小拳头就要接触到一起的刹那,忽然,大力士达格洛夫发现,鄂博哏突然将拳头舒展开来,变拳为爪,指尖向前,直奔达格洛夫的铁拳抓去。那鄂博哏的指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样东西,什么东西?鬼母项翠花的鬼手爪。

    这对鬼手爪乃是用精钢打制而成,长约二寸,尖端极其锋利,套在手指上,别说是人肉,就算一般的钢铁也能被它刺穿一个洞。

    大力士达格洛夫发现他手上这个东西时,两拳已经离的很近了,在想收手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五根锋利无比的鬼手爪全都刺入了自己的拳头之中。

    十指连心啊!这把达格洛夫给疼的,呜哩哇啦一阵怪叫,眼见着手上的肉被他活生生地撕裂了下来,白骨外露,甚是惨烈。

    鄂博哏趁势双手同时出击,来了一个损招“色~狼~摸~乳”,两手鬼手爪将大力士的两个大胸房抓了个正着,鬼手爪尖端直入肉中,疼得大力士向后闪身,那对比奶牛胸房还大一号的一对大胸就被鄂博哏的鬼手爪活生生地给撕扯了下来。

    满都拉图一见情况不妙,连忙上前迎住鄂博哏,派人抬着疼得“嗷嗷”直叫的大力士达格洛夫回城去了。

    吉兰泰一见满都拉图出面了,他岂能错过机会,于是召唤鄂博哏回来,自己已经纵身来到了满都拉图的跟前。

    满都拉图也正想找吉兰泰报那日一箭之仇呢。

    二人打在一处,满都拉图身后又冲出来一人,鲁向南向前迎住,二人也战在了一起。

    这时,一位穿着古怪的西域人向马思明走了过来。

    马思明让其他人小心,自己便也迎了上去。

    没想到这个人会说汉语,那人道:“你就是马思明?”

    马思明说道:“没错,正是我。”

    那人说道:“都说你有一口宝刀,我很想领教领教。”

    马思明说道:“防身兵器而已,谈不上宝刀。”

    只见那人从怀中取出一根类似魔法棒的东西,拿在手中,立在眼前,然后口中念念有词,之后就见他在空中这么一抖,霎时,有数道光环悬在他的头顶之上,看上去倒是挺壮观的,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马思明摸向了自己的刀把。

    再见那人右手执那根魔棒,左手伸出二指口中念念有词,大有中土道士捉妖的阵势,看得马思明心里一阵好笑。

    就在这时,那人背后背着的一口剑尖啸一声脱鞘而出,化作一道剑芒向马思明飞来。

    马思明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御剑之术吗?和我们中土不大一样。”

    说着话的功夫那口剑已经来到面前,马思明右手握紧刀把,左手轻轻一按卡簧,金光刀裹携着一道耀眼的金光脱鞘而出。

    马思明挥舞手中宝刀与这柄飞剑斗在了一起。

    此剑不过尺把长,随着那个西域人的意念上下翻飞,让马思明一时还真难以控制。

    马思明心想,这柄飞剑主要受控于那个西域异人,自己光和这柄飞剑周旋没有什么意义,要伺机攻击那个念动咒语的人才能克制此剑。

    马思明想到此处,手中金光刀第三式“蛟龙出海”洒下漫天金光之后,一招“燕过浮萍”欺身来到那个西域人的跟前,手中金光刀一招“龙吐金珠”直向那人袭去。

    马思明没想到那人并不躲闪,依然继续挥动手中魔棒,指挥着那柄飞剑围攻过来。

    马思明看得清清楚楚,自己金光刀刀锋化作的一串金珠,在快要接近那个人的时候,被他的光环居然给挡住了,纷纷坠落消失。

    马思明这回才明白过来,原来这数道光环就像一道道壁垒一样,将他保护其中,让他受不到别人的攻击,他却能在光环之中操控飞剑与对手过招,这真是一门奇异的武功。

    马思明两击都没能冲破光环,而此人的飞剑却一直纠缠着自己,这让他感到很是苦恼,如此下去,自己一会必定疲劳,此人便可以以逸待劳大获全胜了。

    马思明心想,自己必须得找到破解之法才行。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