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五十九章 护法为难 误会更深

第五十九章 护法为难 误会更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祺自从大规模的搜捕顺义社以来,就知道顺义社肯定会回来报复,因此她下令,任何人都不要单独行动,出入统领府也要结伴而行,免得遇到顺义社的人而吃大亏。同时加强了统领府的戒备等级。

    前文咱们说过,顺义社四大护法听说柳彦奇叛变了组织,将顺义社出卖,使得京城所有据点除了“精华武馆”以外,全都被李祺给连窝端了,心中大怒,未请示总舵主李复顺便直奔京城而来,他们要找柳彦奇算账,让他血债血偿。

    四大护法来到京城,先到了“精华武馆”打听消息。丁奉志说道:“以我对柳彦奇柳旗主的了解,他应该不会背叛组织,此事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清楚才好,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叛徒,但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钱博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对我们在京城的各个据点如此了解?况且这次事件之后他又升了官发了财,这让人如何不怀疑他?”

    丁奉志说道:“当初柳彦奇去统领府卧底,是总舵主的主意,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也都是同意了的,柳彦奇本不想去,是大家逼着他去的,让他建功升官也是总舵主的意思,如今他真的升了官,反而遭到大家的怀疑,我觉得这对柳旗主非常的不公平。”

    钱博说道:“你说的这些虽然都有道理,可是这次咱们顺义社损失太重了,整个京城秘密联络点,除了你这里全部被剿,若不是出了内鬼怎么可能一下子损失这么惨重?”

    丁奉志说道:“照护法的这个说法,那我丁奉志岂不是也有嫌疑?”

    钱博说道:“我并无此意,丁舵主你想多了。”

    丁奉志说道:“上至总舵主、两位掌教、四位护法、五个旗主,下至各分舵舵主,都对京城的情况了如指掌,大家为什么就能一口断定一定是柳彦奇出卖的大家呢?所说有嫌疑,我们所有人都有嫌疑。”

    江成说道:“总舵主总不会出卖大家吧?二位掌教远在千里之外,我们四个人也都不在京城,除了柳彦奇,其他四位旗主都遭到了李祺的追杀,现在已经有两人遇害了难不成还是遇害的人是叛徒不成?”

    丁奉志说道:“那当然不能了,出卖我们的人肯定不会是死去的弟兄。”

    林风说道:“这就是吗,最起码,他柳彦奇的嫌疑最大。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不是他,他为什么不找组织解释清楚?我看他是做贼心虚,根本就不敢出来。”

    丁奉志说道:“当初柳彦奇并不想去李祺身边卧底,是总舵主和大家一致要求他去的,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就认定他叛变了,也未免太过草率,我总感觉这件事一定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谷芒看着丁奉志说道:“京城所有的秘密据点都被李祺抄家了,唯独你这里风平浪静,是何道理?”

    丁奉志看着谷芒说道:“谷护法此言何意?难不成是怀疑我吗?”

    谷芒冷冷地说道:“谁都知道,你这里是黑龙旗的据点,别的据点都出了事,唯有你这里没事,你不觉得奇怪吗?”

    丁奉志怒道:“谷护法,说话要讲证据。”

    钱博见二人闹僵忙说道:“我们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我们只是觉得此事和柳彦奇脱不了干系。”

    丁奉志说道:“我自从加入组织,我丁奉志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我又岂能投降那清狗,虽然我丁奉志隶属黑龙旗管辖,如果真是柳旗主出卖了组织,我丁奉志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我觉得柳旗主不会是那样的人,还请四位护法明察,切不可被奸人诱导,从而误伤自己家的兄弟。”

    钱博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此事我们会进一步调查清楚的。”

    说完话,带着其他三人离开了精华武馆。

    柳彦奇痛恨李祺对顺义社痛下杀手,因此心中对她充满了仇恨,他一直伺机对她下手,但是李祺似乎知道他的心思一样,让他毫无可乘之机。

    林文孝因为偷偷地投靠了苏合尔泰,也监视着李祺的一举一动,并且暗中打听宝箱的下落,可是李祺对谁都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宝箱的事没有一个人知道,这让林文孝心中很不平静,他不想在找到宝箱之前就干掉李祺,因此,苏合尔泰要林文孝搜集李祺的犯罪证据,林文孝跟随李祺多年,对于李祺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了如指掌,这些证据还用搜集吗?这些证据早就掌握在林文孝的手里了,但是他却对苏合尔泰说证据还不够充分,暂时还不能动李祺。苏合尔泰见寻找宝箱无望,便决定先扳倒李祺,然后再想办法撬开他的嘴,让他说出宝箱的下落,没想到林文孝为了一己之私竟然不配合他,苏合尔泰十分生气地说道:“林文孝你别跟我耍花样,别忘了你在咱们的合作协议上签了字的,你敢耍花样,我便把这纸文书往李祺手中一送,你想想李祺会对你怎样?”

    这不用苏合尔泰提醒林文孝也知道,李祺若是知道他林文孝背叛了他,而且还密谋要置他于死地,李祺必然会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林文孝连忙说道:“我不是不配合你扳倒他,只是,这么长时间我们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说不定哪一天李祺就说出来宝箱藏在了什么地方了,到那时我们在动他岂不是两全其美吗?苏大人,千万要沉住气,我们不能急于一时,小不忍则乱大谋。”

    苏合尔泰说道:“那好吧,你一有宝箱的下落必须第一个通知我,你要敢私下里独吞这笔财宝,你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林文孝说道:“我怎么可能独吞呢,这保箱的藏匿地点只有李祺一个人知道,我们着急也没用,只有慢慢等到李祺想要用这些宝贝的时候他才会将它拿出来,那时我们才有机会拿到宝箱。我们现在要联合起来一起对付李祺,看看施用什么手段能让李祺主动去动那笔财宝。”

    苏合尔泰想了想说道:“哪有什么好办法?”

    林文孝说道:“既然没有,那我们就只能静观其变好了。”

    柳彦奇吃罢晚饭,偷偷地溜出统领府,他想去找丁奉志了解了解顺义社的近况。

    他经过几番观察确认没人跟着自己这才往“精华武馆”而来。

    还没到精华武馆,忽然见暗地里闪出来一个人,柳彦奇定睛一看,认识,不是别人,正是四大护法之第一护法钱博。

    柳彦奇忙上前见礼,钱博说道:“柳旗主,我们正在找你,有些事我们想问问你,你随我来。”

    柳彦奇跟着钱博来到了城外的一片树林之内,钱博呼哨一声,少卿,远处有呼哨之声回应,柳彦奇知道这是顺义社呼唤同伙的暗号。便猜到了,钱博并非一个人而来。果然,不一会儿,其他三位护法依次来到。

    柳彦奇上前一一见礼。

    钱博等人直接了当地问起李祺围剿顺义社的事来。

    柳彦奇说道:“此事我事先一点也不知道,我被李祺调往了别处,等我知道消息的时候,行动已经结束。”

    林风说道:“你一个不知道就推得一干二净,那天解救被抓的义军兄弟的事可是你一手策划的?”

    柳彦奇说道:“没错,是我一手策划的。”

    林风说道:“精心策划的一个陷阱。柳彦奇,你好狠的心啊!三百多个兄弟,全部遇难。”

    柳彦奇说道:“这件事一定是有人事先走漏了消息,否则李祺不可能知道我的计划。”

    钱博说道:“那你说说看看,是谁走漏的消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吗?柳彦奇,你不会往他们身上推吧?这可是死无对证啊!”

    柳彦奇说道:“当然不会是已经死去的兄弟,出卖这个计划的人绝对不会死的。”

    不会死的?那还有谁?总舵主?拼死拼活保护总舵主突围的刘百天和方化成?

    柳彦奇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江成说道:“是你不知道还是这个人本来就是你自己?”

    柳彦奇说道:“二护法,说话要讲凭证,我去统领府卧底是总舵主和大家一致做出的决定,如今出了事却将责任往我柳彦奇身上推,你们这样做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钱博说道:“既然你说出卖组织的不是你,那李祺犯下如此血案,你为什么还不对他下手?”

    柳彦奇说道:“李祺不仅武艺高强,为人机敏,身边又总是有人随行,我根本就没有机会对他下手。”

    江成说道:“是没有机会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寻找机会。你天天都在统领府,天天都和李祺见面,难道就没有一点可乘之机吗?”

    柳彦奇说道:“你们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是无可奈何。”

    说完转身要走。

    谷芒上前拦住他说道:“逃出去的兄弟都口口声声说是你出卖了大家,此事没说清楚你休想走。”

    柳彦奇说道:“都是顺义社的兄弟,为什么你们相信他们的话却不相信我的话?”

    林风冷哼一声说道:“几百兄弟因你而死,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听说这次围剿你还立了大功,李祺已经保举你做了剿乱副统领,可有此事?”

    柳彦奇说道:“确有此事,不过,这次他们的行动我一点都不知道,我也从头至尾都没有参与,至于李祺为什么非要将功劳记在我的名下,你们大可以去找李祺问个清楚明白。他是举荐我做了剿乱副统领,但是我并没有接受,我只是担了个虚名而已,统领府大权实际上还掌握在李祺的手中。”

    谷芒说道:“你这些话让我们如何能够相信呢?”

    林风说道:“跟他没必要多费口舌,我们现在就除了他,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说完话便亮开了架势,钱博忙制止道:“都是自家人没必要兵戎相见,柳旗主,如果你真的没有出卖兄弟们,那就烦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去向总舵主和兄弟们解释清楚。”

    柳彦奇不是不想去解释清楚,他是怕离开太久李祺会生疑,如果李祺真的生疑,自己就很难再接近他了,也很难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雪恨了。柳彦奇报仇心切,决意不和他们四人去见总舵主,说道:“暂时我还不能去见总舵主。日后我会用行动证明我没有出卖顺义社。”

    江成说道:“你不敢去见总舵主就说明你心里有鬼。那就别怪我们不给你留情面了。”

    说完话首先向柳彦奇抓去,柳彦奇侧身闪过,林风见柳彦奇躲闪,说道:“你敢反抗,更说明你有问题,看我怎么拿你。”

    这四位护法听了从京城逃出去的兄弟说就是柳彦奇出卖了他们才会落得这么惨的,还说四位护法一定要把柳彦奇抓回来,为死去的兄弟们主持公道。本来他们也没想把柳彦奇如何,只是想让他回去面见总舵主,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说清楚,可是柳彦奇不愿跟他们走,这让他们四大护法更加觉得那些兄弟所言不假了,更加认定柳彦奇已经投靠了李祺,出卖了顺义社。因此,四位护法决定用武力降伏柳彦奇,把他带回去受审。

    柳彦奇并不想跟四位护法来真的,他开始只是招架并不反击。四位护法却执意要带他走,出手越发紧凑,柳彦奇知道,自己若不全力出击,恐怕难以脱身。于是变换剑招反守为攻。

    四位护法见他转守为攻心中更是恼火,更加认定他已经叛变无疑。便招呼一声,全力攻击过来。

    柳彦奇心里本就十分难受,又见四位护法苦苦相逼,不免心中怒起。手中剑便剑花一抖,使出了他的成名绝技——快剑十三式。

    柳彦奇那是出了名的快剑,要不怎么会被称为“云贵第一快剑”呢!

    四位护法见柳彦奇为了摆脱他们竟然使出了成名剑术,心中也非常恼怒,各自也都使出了拿手本领。

    四大护法围攻柳彦奇,若知柳彦奇胜负如何且看下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