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四十五章飞手盗银 猫女受辱

第四十五章飞手盗银 猫女受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顺义社”的一处秘密联络处里大家一阵大笑。李复顺说道:“你真不愧号称‘妙手神偷’啊,几千两白银,和黄金,就这样让你蚂蚁搬家似的给搬了个精光。”

    齐管家说道:“幸亏我下手早,不然,还真不能都拿得出来呢。马思明那小子也来的恰是时候,正好咱们也搬空了,他也来了,正好替咱们背了这个大黑锅。”

    原来,这齐管家不是旁人,正是江湖上销声匿迹多年的“妙手神偷”齐飞手。

    那几年官府因他作案太多,便张榜捉拿,他见情况不妙,便投靠了“顺义社”。几年过去了,他的名字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为了能搜集到更多的情报,李复顺便把齐飞手派来了京城,让他伺机刺探情报,正赶上苏合尔泰的府中招管家,他就潜伏了进去,这一待就是两年。

    齐飞手没想到大夫人耐不住寂寞,居然主动勾引与他,齐飞手便将计就计,和大夫人暗中好上了,自此,没少把府上的东西往外搬。马思明把镖银交割清楚后,齐飞手见府里收进这么大一笔银子,这要是拿出来那可是天大的功劳。齐管家打定主意,便将这个想法上报给了总舵主李复顺。李复顺一听心中高兴,他说劫宝箱失利,他也正想利用齐飞手的这个便利身份去打这些银子的主意呢,俩人一拍即合。

    齐飞手利用大夫人和自己的特殊关系,在她晚上来和自己幽会时偷偷地给她下了迷药,在她睡熟后,秘密地潜入密室,把银两一点一点地先拿到了自己的住处,在利用外出的机会把银两都运了出去,真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马思明去的那天晚上,齐飞手还有最后一批银两藏在他的住处没有运出去,刚好马思明来营救刘小翠,齐飞手心中暗暗高兴,有人替自己背黑锅了,自己便留言称害怕老爷知道他和夫人之间的事会对自己不利,带着最后一批银子借机跑路了。

    银子被齐飞手盗了个空,蒋艳玲来晚了一步,什么也没得到,这让林文孝非常恼火。

    还是那家民居里,让蒋艳玲没有想到的是,林文孝居然还出手打了她一记耳光,这一记耳光打得蒋艳玲脸颊火辣辣地疼,立时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她十分委屈地看着林文孝。

    林文孝咆哮道:“你真是没用,那么大一笔银子,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让人给搬了个精光,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蒋艳玲不服气地说道:“这不可能啊,我每天晚上都悄悄地监视着大夫人的住处,要是有人往外搬银子我不可能不知道啊,这银子,怎么可能会不翼而飞呢?”

    林文孝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就知道说不可能,不可能现在银子没了,我们的计划全都泡汤了,你还有脸来见我,你个没有用的东西。”

    蒋艳玲委屈的直掉眼泪,说道:“我怀疑是齐管家拿走了那批银两,等我回去我要仔细查查,若真是齐管家拿了那笔银子,我一定要让他连本带利的给我还回来。”

    林文孝说道:“苏府的人不是怀疑马思明拿了银子吗?这还用查吗?银子一定是马思明拿的,是他营救刘小翠的时候顺手牵羊拿走了银子。”

    蒋艳玲说道:“这不可能,他就一个人,那么多的银子他不可能一次全都拿走。”

    林文孝说道:“你咋知道他就去了一次,说不定他早就得手了。”

    蒋艳玲说道:“若真是他拿的银子,那他为什么最后一天才将那几个小姑娘救走呢?”

    林文孝说道:“你傻呀?有了银子谁还在乎那几个小丫头。”

    蒋艳玲说道:“马思明的为人可不像你,一心只认得银子。”

    林文孝怒视着蒋艳玲说道:你才和他见几次面,你就替他说话?他给你什么好处了?你不会是跟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吧?”

    “你……”蒋艳玲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林文孝冷冷地说道:“你什么你,你知道这笔银子对我有多重要吗?无论是齐管家还是马思明,你都去给我尽快查清楚,查不清楚就别来见我。”

    蒋艳玲听他这么说,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她,自己一片真心对他,他却说自己和马思明有不可告人的关系。这让她心里十分难过。没想到,自己对他的这份真心还不如那几千两银子重要。

    蒋艳玲说道:“在你心里,是不是我还不如那几千两银子重要?”

    林文孝不耐烦地说道:“别和我说这些没用的,没有了银子我拿什么发展我的势力,我拿什么去买通我的仕途,没有仕途,我如何居高临下?如何飞黄腾达?你重要,你重要你能给我这些吗?总之,你要是找不到这笔银子的下落你就别再来见我。”

    说完话,气呼呼地走了。独留蒋艳玲在那里暗自垂泪。

    这“九头猫”蒋艳玲也算是个老江湖了,为什么会被林文孝如丫鬟般使唤呢?

    原来,林文孝自从离开师门来到江湖中闯荡,一直是出师不利,但是有碍于面子不肯回山继续修炼武功。后来偶然间认识了“九头猫”蒋艳玲,当时蒋艳玲已经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年近三十了却还没有婚嫁。倒不是没人要,而是没有蒋艳玲能够看上眼的。自打遇到了林文孝,一颗芳心便被触动了,于是主动投怀送抱,多次为林文孝出头,替他找回很多面子。林文孝见自己找了一个好靠山,自然是内心欢喜,便花言巧语的哄蒋艳玲开心,然后利用蒋艳玲去跟许多江湖中人去寻仇,为自己扬名立万。

    感情就是那么回事,一但心里认定了某个人,那这个人在她的心里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尤其是女人,在这方面比男人更甚。要不怎么会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她这一生中智商最低的时候呢。

    蒋艳玲深深地爱上了林文孝虚假的甜言蜜语,和完美的谎言欺骗。便将自己的身心全都奉献了出来,林文孝正是看中了她的这一点,处处利用她,使唤她,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蒋艳玲为了他也的确什么都敢干,什么都可以干,为此,蒋艳玲在江湖上树了不少的敌人。后来遭到仇人追杀险些丧命,幸好得到马思明相助才得以保全性命,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林文孝同李祺等人劫了苏合尔泰的宝箱,但是李祺并不相信任何人,她支走了所有人,自己将宝箱藏了起来。

    林文孝没有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心中非常不甘,便打起了马思明押送的那笔镖银的主意。便让蒋艳玲伺机潜入苏合尔泰的府中,秘密寻找这笔脏银。

    说来也巧,因为马思明威胁齐管家,要他交出刘小翠,大夫人不肯,她知道马思明并不认识刘小翠,便想出来一个主意,让手下人找个武功高强的女人冒充刘小翠,然后趁和马思明近身接触的机会,偷袭马思明,将他置于死地。就这样,蒋艳玲听说了这个消息,便毛遂自荐的去见了大夫人,大夫人见她武功了得便同意了。

    那天没能偷袭成功,大夫人心里很生气,蒋艳玲为了能在苏合尔泰的府里继续潜伏下去,便说愿意充当府里的护卫,如果马思明再敢来,自己一定将他拿下,大夫人知道马思明没能救走刘小翠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还会再来的,留下她也好,这样府里便又多了一个帮手,于是便同意蒋艳玲留了下来。可是,蒋艳玲并没有想到,那个时候齐管家就已经把银子全都搬到了自己的住处藏了起来,每天都在偷偷的往外转运,因此,蒋艳玲虽然探得了秘道的入口,却只是竹篮打水什么也没得到,反倒帮助了马思明,救走了刘小翠等人。

    蒋艳玲知道银子肯定不是马思明拿走的,于是暗中去访查齐管家的下落去了。

    次日,马思明在多隆和乌兰图雅的帮助下,把五位小姑娘都送出了皇城。刘小翠被马思明带回了扬威镖局。其余四人马思明安排到别的秘密联络点去藏身了,让他们放心,过几天就让她们和镖局的队伍一起出发,送她们回去寻找自己的家人。

    刘老爹看到女儿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上前给马思明跪下就要磕头,马思明急忙扶起他说道:“老爹,这可使不得。”

    父女二人自是抱头一通好哭。老爹边哭边数落自己的不是,女儿刘小翠说这也不是爹爹的错,都怪那个王大户坏了心肠。

    这刘小翠年方十五岁,天生的一副好模样。和父亲哭罢之后来到马思明的面前,双膝跪倒说道:“多谢恩公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此生小女子愿意一辈子都跟随恩公,做婢做奴都毫无怨言。”

    马思明忙上前扶起来说道:“小翠妹妹严重了,我若让你做奴做俾那我和买你的人有什么两样?你休息两日,就和你爹爹回家去吧。”

    刘小翠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哪还有家啊,就是因为家没了,我爹爹才带着我出来投亲的,没想到路上盘缠用光了,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已经无路可去了,恩公哥哥,你就收留了我们父女吧,我们什么都能干,我们不会白吃饭的。”

    马思明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尹秀香说道:“留下来也好,镖局一直缺少一个打杂的,刘老爹就帮忙干些零活,小翠有空就帮着打扫打扫屋子吧,只是例钱少了些。”

    刘老爹和小翠父女二人自是满心欢喜。

    这段时间刘老爹就一直在镖局里帮忙打零,已经干惯了,正不想走,见女儿不愿意走那正对他的心思。

    回到刘老爹住的地方,父女二人各诉这段日子的遭遇,又是一通伤悲。当刘小翠得知马思明为了救自己三番五次只身犯险之后,说道:“爹爹,马大哥与我们素不相识,却三番五次的冒险救我,我必须要回报他这个大恩。”

    刘老爹说道:“马公子为人正直,怎会图你的回报。”

    刘小翠脸色微红地说道:“那要看我怎么回报他了。”

    刘老爹说道:“那你想怎样回报他?”

    刘小翠面色更加红润了,说道:“我要以身相许。”

    刘老爹叹了口气说道:“就怕你没有这个福气,我旁听偏说,那马少侠和于小姐两个人早就有了婚约了。”

    刘小翠并不感到意外,并且毫不犹豫地说道:“那我就给他做妾。”

    柳彦奇在李祺的统领府里卧底已经月余,一直都没有找到营救自己人出去的机会,这让柳彦奇很是焦心。

    李复顺反而安慰他说:“此事倒也不急,反正李祺又没打算把他们交给朝廷,在里面有吃有喝的也挺好,我们还省了粮食了。你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宝箱的下落打听出来,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宝箱搞到手。”

    柳彦奇说道:“李祺对我倒是十分的信任,几乎什么事都不瞒我,只是从未听她提起过宝箱的事情。”

    李复顺说道:“她不说你可以自己找嘛,齐飞手可是弄回来一大笔银子,你要努力啊,再有几个月就是顺义社的年会了,到时候要论功行赏,论功排名的。”

    柳彦奇说道:“我会努力的总舵主。但是李祺为人机警敏锐,不容易对付。”

    柳彦奇刚回到统领府,李祺便招呼所有人开会。

    柳彦奇来到会场时,会场内已经坐了一百多人。李祺说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上头传来了消息,因为事情有变,我们可能要提前举事了,大家回去都做好准备。一会儿柳总管和田久留下,其他人可以散场了。”

    柳彦奇不明白她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便问道:“是不是又发现有乱党活动了?”

    李祺说道:“不是,是比捉拿乱党要重要得多的事。一会儿我会带你去见一个人,你见了他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