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四十四章 猫女相助 小翠得救

第四十四章 猫女相助 小翠得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李祺又问道:“柳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

    柳彦奇说道:“我本是一个弃婴,是师父他老人家把我从外面捡回去从小养到大的,除了师父再无亲人。”

    李祺说道:“柳兄的身世和我有些相似之处。”

    柳彦奇好奇地问道:“小爷也是弃婴?”

    李祺说道:“那倒不是,我说的相同之处就是我自幼父母双亡,唯一的一个弟弟又因为我的不慎导致他落水夭折了,在这个世上,除了姑母,我也是再无亲人了。这也是我见到你和马小弟之后倍感亲切的主要原因,冥冥之中,我总感觉你们两个就像是我的亲人一样,因此,我才会千方百计地想邀请你们两个加入我的队伍。”

    这一点柳彦奇心知肚明,李祺他并没有说谎,否则,按他以往的做事态度,岂容得他和马思明如此的对待他?恐怕早就对他们两个人下追杀令了。

    李祺又问道:“那柳兄也没有妻室儿女吗?”

    柳彦奇脸色微红,说道:“离开师门便在江湖中飘泊,哪来的妻室儿女。”

    李祺听他这么说心中高兴,说道:“那好极了,我有一个远亲小妹,年庚正好和柳兄匹配,如果柳兄不嫌弃,我愿意做个媒人,把她许配给柳兄如何?”

    柳彦奇连忙摆手说道:“使不得使不得,柳某无家无业,江湖飘泊,怎敢误了令妹。”

    李祺心中越发想笑了,不得不用他手中的扇子遮住自己的脸庞,忍住笑说道:“柳兄如今已是我统领府的大总管了,前途不可限量,怎能说无家无业,是不是怕我的妹妹配不上柳兄啊?我这个远亲妹妹可是生得如花似玉呢,我想柳兄若能一见,定会终生不能相忘,不如哪一天有空,我带来柳兄一见如何?”

    李祺这么说一是想探探柳彦奇的家庭真实情况,二是探探柳彦奇的为人,如果柳彦奇答应一见,那李祺接下来必将忍痛将他除掉。她岂容得自己的心上人朝三暮四。

    柳彦奇听罢李祺的话连忙说道:“柳某岂是那种以貌取人之人,请小爷恕柳某难以从命。”

    李祺说道:“柳兄回拒的如此决绝,莫非是柳兄心中已经早有了意中人了?”

    柳彦奇面色微红地说道:“柳某心中确有一人,已经私心暗许,所以……”

    李祺心中欢喜,说道:“那好吧,既然柳兄心中已有意中人,那我就不为难柳兄了。”

    马思明得空,决定再入苏合尔泰的府中,寻找密室的入口。

    夜深人静,微风轻佛,几点繁星,几声蝉鸣。

    马思明轻车熟路地进了苏合尔泰的府中。此时府中下人都已经睡下,几个值夜的家兵也是困顿不堪,都歪歪斜斜地睡在更房里。

    马思明首先来到齐管家的门房,稍作停留,果然听见里面有大夫人的声音。

    大夫人说道:“这几日你躲到哪里去了,人家都快想死你了。”

    齐管家的声音说道:“那日骗了那姓马的,我不躲起来哪行,要是给他抓到,他非要了我的老命不可。”

    大夫人说道:“你怕他做甚,我就不信,他还敢跑我府上来拿人?那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齐管家说道:“我更怕他把咱俩的事告诉给老爷,那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大夫人说道:“放心吧,老爷远在开封,那姓马的还能为这事跑开封去告你不成。”

    马思明知道了大夫人不在自己屋里,便赶紧来到上房,静静地听了一会儿,确信屋里没有人,这才推窗翻身一跃,进入屋中。

    借着微弱的月光,马思明各处搜索摸索了个到,也没发现有什么机关暗门。正想着密室的门会在什么地方时,屋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这脚步声非常的轻,若不是马思明从小练就的一双机灵耳,常人恐怕到了近前也未必能够听得出来。这脚步声虽然轻如蚁爬,但还是被马思明给听了个清清楚楚,马思明急忙闪身在一处屏风的后面,躲了起来。

    来人并没有开门,也和马思明一样,跳窗而入,凭这一点马思明断定,来人一定不是大夫人。

    那人进得屋来哪里也没有翻动,直接奔床榻而去,马思明自背影中已经认出了此人,不是旁人,正是“九头猫”蒋艳玲。

    蒋艳玲直接来到床榻跟前,将床上铺盖卷起,另一只手一拉床幔旁边的一根绳索,床板立时翻起,床板下面便露出一个能容下一个人进出的洞口。蒋艳玲迅速的跳了下去。

    马思明见她跳了下去,就知道这一定就是密室的入口了,便紧跟着也跳了下去。

    蒋艳玲刚刚跳进密室,打着了火折子,刚要往里面走,没想到随后就有一人跟着跳了下来,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慌乱中忙回手一招直取马思明的面门,马思明挡开她的手小声说道:“九头猫,是我。”

    这时蒋艳玲已经认出了来人竟是马思明,提起的心反而放了下来,因为她知道,马思明一定是为了那几个女孩子而来。说道:“原来是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马思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而来,我们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大家各取所需如何?”

    蒋艳玲收回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而来?”

    马思明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蒋艳玲说道:“既然各自心知肚明,那好吧,我们各取所需,免得你争我斗耽误了时间。”

    两个人重新打着了火折子,顺着暗道向里面走去。没走多远,一道石门就拦住了去路。马思明正要寻找开关呢,蒋艳玲已经按动机关打开了石门。

    马思明说道:“原来你早就来过了?”

    蒋艳玲说道:“我是偷偷跟踪大夫人才知道的,只是看到她怎么操作了,并没有进去过。”

    马思明说道:“你是为银两而来的吧?”

    蒋艳玲吃惊的看着他说道:“你怎么知道?”

    这时,石门已经完全开启,里面是一大间屋子,屋子正中的地上躺着五个女孩子,年龄都在十五六岁的样子,看见有人进来,都怯生生的看着他们俩。

    蒋艳玲直接奔向了靠密室墙壁摆着的几个大箱子而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那几个大箱子居然都是空的,里面连一两银子都没有。

    马思明进得屋来忙问了一声:“哪位姑娘叫刘小翠?”

    五个人依旧怯怯地看着他们,谁也不敢说话。

    马思明这时才想起来,这些女孩子一定是以为自己是苏合尔泰府上的人,因此不敢搭话,忙说道:“你们不用害怕,我是来救你们的。”

    五个女孩子还是不敢说话,都怯怯地盯着蒋艳玲看,这时蒋艳玲才想起来,这些女孩子都见过自己,知道她是大夫人的人,一定是害怕她所以她们才不敢说话的,忙说道:“这个人真是来救你们的,你们跟着他走好了。”

    这时才有一个非常标志的女孩子说道:“我就是刘小翠。”

    马思明心中大喜,心说,费尽周折总算找到你了。忙说道:“你们不要害怕,我真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快点起来跟我走。”

    蒋艳玲拦住马思明说道:“我的事还没办完,你现在就出去万一惊动了大夫人,那我岂不是就完蛋了。要走也得一起走。”

    马思明说道:“这里再没有别的密室了,显然银子并不在这里,你现在还不走等着人来抓你啊?”

    蒋艳玲没想到这几个大箱子居然都是空的,摸索了半天,密室的墙壁坚固无缝,不像再有别的房间的样子,恨恨地说道:“这只狡猾的老狐狸,把银子都藏哪儿去了呢?”

    马思明说道:“也许,在府中还有别的密室吧。”

    蒋艳玲说道:“不可能的,我自从进入府中就一直秘密的监视着大夫人的一举一动,若还有一个密室,我不可能不知道的。”

    马思明说道:“既然这里没有,我们也不便久留,万一大夫人回来发现了,你我谁也走不成了。”

    蒋艳玲忽然回过头来看向这五个女孩子,走过来问道:“你们可是一直都被大夫人关在这里的吗?”

    五个女孩子怯怯地点了点头。

    蒋艳玲又问道:“那银子哪去了?谁搬走了银子?”

    开始几个女孩子谁都不敢说,蒋艳玲拔出腰间的短刀吓唬道:“快说,谁不说我就让她见血。”

    几个女孩子早就被府里的人吓破了胆,一见蒋艳玲动了刀了,赶紧说道:“是管家,银子都被管家搬走了。”

    蒋艳玲恨恨地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他,这个老家伙,原来也是早有所图。”

    马思明说道:“既然银子已经不在这里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此地为妙。”

    蒋艳玲也别无他法,看来只能先离开此地再做计议了。

    马思明在前,五个女孩子随后,蒋艳玲在最后面,依次从床板的孔洞钻了出来,刚要推门出去,就听见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马思明做好了给来人迅速一击的准备。蒋艳玲“嘘”了一声,拉着她们往后屋走去,马思明也紧跟了上去。几人在蒋艳玲的带领下来到后屋的窗下,轻轻地推开窗户,再将她们几个依次弄了出去。这时大夫人已经进了前屋,马思明身形一飘,跃出了屋外,再轻轻地将窗户推严。

    大家在蒋艳玲的带领下,巧妙地避开了值夜的家兵,来到了隐蔽处,马思明和蒋艳玲一人带两个轻松的就上了围墙,将她们放在地上,马思明又回去把另外一个也带了出来。

    马思明向蒋艳玲双手一抱拳说道:“谢谢了。”

    蒋艳玲说道:“上次你我二人还打得不可开交,这次居然还狼狈为奸了。”

    马思明说道:“此言差矣,不是狼狈为奸,而是密切合作。”

    蒋艳玲说道:“合作个屁,你要救的人救出来了,我要找的东西却没找到呢。”

    马思明又一拱手说道:“今日之事马某会记在心上,以后有机会定当回报。”

    说完话不敢耽搁,带着这五个女孩子赶紧奔向了乌兰图雅的家门而去。

    马思明为什么要带着她们来投奔乌兰图雅呢?原因很简单,她们几个都不会武功,走城门肯定是行不通的,城墙不比苏府的院墙,翻墙她们谁也过不去,自己若带着她们五个一起出去着实不容易,只有先把她们藏在乌兰图雅的家中,等明天白天再伺机把她们送出城去。

    乌兰图雅睡得正香,忽然听见有人叩击窗户,忙问了一声“谁”?马思明低声回了一句:“我,马思明。”

    乌兰图雅忙叫醒格兰,出去打开院门将这五个女孩子都领到了屋中。

    这边刚刚安顿好,苏合尔泰府中便炸了锅。

    原来,大夫人回到屋中上床刚要入睡,突然感觉床上的铺盖不对劲,好像被人动过,忙起来查看,果然被人动过,忙打开床板下到密室里一看,几箱子的金银全部被人洗劫一空,那几个女孩子也不知去向。连忙招呼家兵打着火把查找,此时马思明他们已经到了乌兰图雅的家中,还上哪里找去。

    “九头猫”蒋艳玲假装不知情况的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大夫人说女孩子和银子都不见了。这银子是被谁偷走的?什么时候偷走的?这大夫人居然都不知道,可见这个管家要比自己和马思明高明多了。

    大夫人吵嚷着让人快去报官,说此事一定是“扬威镖局”的马思明干的,此人三番两次的来府里闹事,必是他连人带银子一块儿盗走了。

    这时齐管家拦住大夫人说道:“夫人不可,万万不可啊,这些银子本就见不得光,你若报了官那官府追查下来老爷可就麻烦大了。”

    大夫人说道:“那难道我们就这么吃了哑巴亏了不成?”

    齐管家说道:“此事还是秉明老爷再做定夺吧。”

    大夫人无奈,只好连夜派人去给苏合尔泰送信。

    没等送信的人回来,齐管家给大夫人留下一封书信说害怕老爷知道了他和大夫人之间的事治他的罪,一走了之了,这可把大夫人给气坏了,骂他是个没良心的东西。

    得知情况的苏合尔泰气得差点晕死过去,自己忙活大半生攒下的这点积蓄一下子全没了。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马思明付出血的代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