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四十章 李祺布局 彦奇卧底

第四十章 李祺布局 彦奇卧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多隆把马思明带到了家中,并没有惊动已经睡熟的妹妹,二人悄悄的来到上房,马思明拱手相谢,多隆说不用客气。

    二人落座,多隆便问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马思明把这件事一一说了,多隆说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然后就提说:“上次我和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马思明本不想进宫,他深知伴君如伴虎,可是组织上又要求他进宫,自己又不能推脱,只好说道:“只怕小弟武艺不精,不能胜任。”

    多隆说道:“皇上说了,只要你肯来,一切好说。如果没有什么别的要求,明天一早你就随我进宫面见圣上如何?”

    马思明说道:“那好吧,我就先干一段时间试试,如果不行就请皇上另请高人。”

    多隆笑道:“马兄弟的武功皇上已经亲见了的,岂有不行之理,皇上倒是怕你不肯屈尊呢。”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马思明告辞出来,从原路返回了镖局。

    于秀芸一直没睡,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心怀忐忑地等候着马思明回来。

    刘老爹心中期盼着女儿这一次能够被马思明营救回来,更是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出门看看,一会儿听着风摇树叶的声音便说是他们回来了,可是打开门什么也没有。他这样,把于秀芸的心闹得更加芬乱了。

    马思明推门进来,于秀芸见他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心中一块儿石头总算落了地,忙上前问这问那,那关心的模样让马思明心里很是愧疚。便说道:“芸姐姐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吗?思明让姐姐担心了。”

    于秀芸粉面含羞的说道:“你没事就好。”因为只有马思明一个人回来,于秀芸便知道此次行动一定又失败了,便说道:“还是没能救出小翠姑娘是不是?是不是遇到了困难?”

    马思明点了点头。

    刘老爹一看又是马思明一个人回来的,就知道这回肯定又是没能救出自己的女儿,可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幻想,幻想着女儿一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一定是她藏在门外面了,便赶忙出门来看,四下里看了又看也不见女儿的身影,心里立时崩溃了,双手掩面痛哭起来。

    马思明和于秀芸忙出来相劝。马思明说道:“都是我马某无能,轻信了齐管家的话,又一次让您老人家失望了,您放心,我一定会再想办法的。”

    刘老爹说道:“你也不用太自责,你我萍水相逢,你能这么三番五次的帮我救人,我已经感激不尽了,能不能救得出来,就看小翠的造化了。你也劳累了大半夜,快快回房歇着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

    次日,马思明随多隆进宫面见康熙小皇帝,康熙小皇帝非常高兴,康熙小皇帝非常赏识马思明的武艺,当即传旨,封马思明为御前三品带刀侍卫,兼布库搏击擒拿总教头,不接受具体当班安排,若有任用仅凭皇帝临时调遣,出入宫门不受限制等等优待条款,让多隆都有些妒忌了。

    马思明入皇宫当差咱们暂且不提,单说李祺。

    李祺为了让柳彦奇能够投在自己的门下,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进一步的了解柳彦奇,她遍布眼线,把柳彦奇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柳彦奇几次去秘密据点开会的事她也尽数掌握。同时,她也知道了柳彦奇的真实身份——顺义社黑龙旗旗主。

    李祺没有想到柳彦奇会是乱党的人,而且还是黑龙旗的旗主,这让她心中一时很乱,自己和他形同水火,想让他和自己在一起,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是,李祺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柳彦奇,这让她怎肯就此放弃!李祺心想,要想和他在一起,就必须把他变成自己的人,只有他变成了自己的人,他才会接受她,只有他接受了她,她才敢告诉他她的真实身份。否则,他若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以自己和乱党之间结下的仇怨,他势必会弃自己而去,甚至和自己反目成仇,杀了自己也说不定。

    为了能够和柳彦奇在一起,李祺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李祺了解了柳彦奇的真实身份之后反而觉得自己的局似乎更好布了。她想:只要自己适时的对乱党下手,不怕逼不来柳彦奇的投靠。主意打定,便吩咐手下人把顺义社的人死死地盯住,何时动手等候她的命令。

    为了能让柳彦奇有理由来找自己,李祺再次设计了一场街头相遇,她先命人假意去找柳彦奇的麻烦,正当打得火热之时,自己现身出来叫住手下,说道:“住手,柳兄是我邀请的贵客,虽然他还没有答应加入我们,但是,我早已经把他看成是自己人了,你们谁再敢放肆,休怪我李祺不讲情面。”

    训斥完自己的部下转身对柳彦奇说道:“柳兄,刚才多有得罪,李祺再次诚心相请,还望柳大侠能够仔细考虑,柳大侠,啥时候想加入我的团队,可以随时来统领府找我,我统领府的大门永远都向你敞开着。”

    柳彦奇上次开会因总舵主等人要求他打入李祺的内部,以备日后可以掌握李祺的动向,并可以伺机杀掉李祺或者是胡安,所以今天柳彦奇并没有决绝地回掉李祺,但又不能太明了的说他愿意加入,这样就太假了,会引起李祺的怀疑,于是说道:“柳某无心官场,这件事再容我考虑考虑。”

    李祺说道:“不急不急,啥时候想通了,随时来统领府找我,我定赤足相迎。”说完话带着人走了。

    李祺回到统领府召集来所有人说道:“时机已经成熟,我们可以收网了。记住我的话,尽可能的抓活的,只有活着的对我们才有利。谁要是敢不听号令,肆意妄为,回来之后休怪我不客气。”

    众人齐声领命。

    李祺觉得仅仅靠自己的力量还是不够,便又派人到胡安的营中又调了一千精兵秘密待命。只等乱党成员到齐,自己一声令下,给他们来个一锅端。

    果然机会来了,这日,顺义社的人再次召开会议,正好柳彦奇因事去了“精华武馆”没来参加,李祺见机不可失,便下令动手。立时间,李祺的手下将这个秘密据点团团围住,顺义社总舵主李复顺也在其中。

    经过一场血战,除了李复顺和黄龙旗旗主李玉田、蓝龙旗旗主方化成逃了出去外,其余人除了战死的,全部被擒。这其中有顺义社的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白龙旗旗主王佳顺,一个是火龙旗旗主刘百天。一共三百余人,战死将近一百,余下二百余人悉数被擒,全都被绳捆索绑押入了统领府的大牢。

    李祺并不急着审问,她在等柳彦奇的到来。自己抓了他这么多人,她料定柳彦奇必来。

    柳彦奇听到这个消息时着实吓了一大跳,据点如此隐秘,李祺是怎么知道的?心中更加痛恨此人了,心想,一定要想个办法将他除掉。

    惊魂未定的李复顺说道:“如今之计是尽快通知其他人快速的撤离京城,至于被抓的这些人,也要尽快想办法把他们搭救出来才好。”

    丁奉志说道:“通知其他人撤离的事我已经派人去办了,只是营救被捕兄弟的事可不好办。统领府大牢铜墙铁壁一般,没有内应如何能行。”

    李复顺看向柳彦奇说道:“你不是说过李祺曾经让你加入她的队伍吗,看来进去卧底的事只有你去了。”

    柳彦奇说道:“话虽是如此,只是就算我去了,李祺也未必会真的相信我,想救人并不容易。”

    李复顺说道:“起码你去了可以先打听打听我们的人怎么样了,到底关在了哪里,能否有机会救出他们来。”

    丁奉志说道:“这样做会不会太冒险了?我们的人刚刚被抓去那么多,里面绝大多数人都认识柳彦奇的,万一谁挺不住李祺的酷刑,把他供了出来,那柳旗主岂不是非常危险。”

    李复顺觉得丁奉志说的话有些道理,自己一时心急差点乱了方寸。已经损失这么多弟兄了,可不能再失去柳彦奇这样一个得力干将了。

    柳彦奇反而全无惧意,说道:“为了兄弟们,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上一闯。”

    李复顺等人都说道:你此去要多加小心,若发现有什么不对,一定要及时撤退。

    为了不引起李祺的怀疑,柳彦奇没有即刻就去,而是过了两天,这才来到统领府的大门外,向守门的门官说明了来意,门官跑进去回明了李祺,李祺心中暗笑,心说:你果然来了。你来我这个计就成功了一半。要想完全成功,还需再演一出好戏。

    李祺果然率众出迎,可以说给足了柳彦奇面子,这让李祺很多手下心中不服,私下里议论说:这柳彦奇就有那么好吗?他多次和小爷为敌,小爷不但不杀他,还如此礼遇于他,这简直让我们这些为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心中难平。有人说道:大家也都领教过柳彦奇的武功,小爷之所以这么礼遇此人,大家也都心知肚明,统领府中,除了小爷和小爷的师父,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小爷得此一人,胜过我们这一群呢。这话一出口,就有多人不服气,首先不服气的就是艾家兄弟两个,再一个就是林文孝,林文孝打心里恨这个柳彦奇,他可是暗中发了誓的,在这个天下,有他没我,有我没他。因此,这几个人都对柳彦奇的到来怀有情绪。

    李祺一心想俘虏柳彦奇,哪里管的了这么多,再者说,这些人李祺就从来没把他们放在心上,在李祺眼里,这些人不过是自己利用的工具罢了,能用则用之,不能用则杀之。

    柳彦奇见李祺亲自率队出迎,连忙上前拱手说道:“小爷如此大的排场相迎,实在让柳某心感惭愧。”

    李祺说道:“柳兄乃是当今英雄,我只怕请不动呢,如今柳兄前来相投,我李祺理当如此。”

    客气过后,李祺将柳彦奇迎到了议事厅,随即吩咐人去厨房传话,要大摆珍肴宴款待柳彦奇,这在所有来投靠李祺的武林人中,都没有享受过的待遇,这让其他人心里更加不服气了。可是,他们都知道李祺的为人,只是私下里议论议论而已,当着李祺的面谁也不敢露出半点不满来。

    来到议事厅中落座,李祺让人一一给柳彦奇引荐完毕,然后摒退其他人,让他们都出去准备珍肴宴,她要和柳彦奇单独聊聊。

    其他人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但又惧怕李祺,只好各自散去。

    李祺来到柳彦奇跟前说道:“我说今日早起喜鹊怎么在我屋外的枝头上叫个不停,原来是有这么好的事情来了,真是让我李祺心花怒放啊!柳兄,我李祺能够得你相助,真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报,虽然你是来投我李祺,但是我李祺绝不会将你和其他人一样相待,只要柳兄能够全心全意的辅助我帮助我,我李祺必将倾心回报,将来这里的一切,或许都送给柳兄也未尝不可。”

    李祺这么说那可真是出自她的内心,因为她毕竟是个女儿身,这封官进爵的事可是男儿之事,她一个女儿家当上了剿乱副统领,若要被皇上知道了,那可是欺君的大罪,如今柳彦奇来了,李祺就想好好的培养他,然后将功劳全都记在他的帐上,到那时,李祺便将柳彦奇推到前台,荐举他取代自己,然后自己神不知鬼不觉的退出官场,变回女儿身,给柳彦奇做一个贤内助,帮助他升官发财飞黄腾达。

    李祺说完这番话吩咐下人上茶。

    柳彦奇哪里知道李祺的内心想法,他心里想:我来是取你性命的,你以为我柳彦奇是什么人?岂是这些小恩小惠就能让我改变思想,屈尊降贵的?

    柳彦奇听罢李祺的话说道:“李统领,先不要高兴得太早,我柳彦奇来投是有条件的。”

    李祺说道:“什么条件柳兄请讲。”

    柳彦奇说道:“第一,拦路抢劫的事柳某不为,第二,欺压良民百姓的事柳某不为,第三,违背良心的事柳某不为。如若李副统领能够答应柳某这三条,柳彦奇愿效犬马之劳。”

    李祺哈哈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条件呢,这三条都不难。首先第一条,自从那次你和马小弟教训了我的那几个手下,这样的事便再没有做过,第二条,我们剿杀乱党为的就是国泰民安,所以,欺压良民百姓非是我们所为,至于第三条,只要你觉得你不可为,那你就可以不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