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三十九章 思明遇险 多隆相助

第三十九章 思明遇险 多隆相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次日,马思明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昨天那家酒馆,齐管家已经先他一步到了,看见马思明走了进来,连忙站起身来打招呼。

    马思明走过去说道:“昨天的事儿想的怎么样了?”

    齐管家满脸堆笑地说道:“我昨天回去和夫人商量过了,夫人说只要你肯守口如瓶,这件事情好说,一个小姑娘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夜三更天,你到后门处等着,我会偷偷地打开后门,把刘小翠交给你。”

    马思明说道:“为什么要选晚上三更天?你记着,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样,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那齐管家连忙点头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当然知道。大夫人说了,这件事不能太张扬,万一被老爷知道了可不是闹着玩的,老爷最看重的就是这个刘小翠了,全指着她博取鳌大人欢心呢,如果白天放人,难免被家人看到,传到老爷耳朵里我和大夫人都得遭殃,因此大夫人说晚上偷偷地放人,明天老爷发现人不见了,就说夜里被人偷着救走了,这样我和大夫人也就脱了嫌疑。希望马镖头能够理解我们的难处。”

    马思明说道:“我量你们也不敢耍什么花样,记着,要是敢耍花样,休怪我手下无情。”

    齐管家忙说道:“为了一个小丫头,我们至于吗?市面上这样的黄毛丫头多的是,我们岂能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如果马镖头晚上不敢来,那就不能怪我不帮您的忙了。”

    马思明想想也没什么好惧怕的,便说道:“那好吧,晚上后门见。”

    马思明回到镖局把这个消息和刘老爹一说,刘老爹高兴得眼泪都掉出来了,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千恩万谢。

    马思明连忙将他扶了起来,说万万使不得,如此大礼我如何受的起。

    刘老爹站起身来说道:“你我萍水相逢,却得你多次相助,先救了我的儿子,又救我的女儿,如此大恩,我老头子就算做牛做马恐怕也难以报答。”

    马思明说道:“老爹不必如此,路见不平,本该拔刀相助,何谈报答。我马思明岂是那种人。”

    老爹还是感恩戴德,千言万谢。

    于秀芸却说道:“恐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他们真的肯放人,为什么偏要选在晚上,还要三更天后,思明,会不会是个阴谋?”

    马思明说道:“就算是个阴谋我也要去看看,如果他们真敢言而无信,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刘老爹也怕是个阴谋,说道:“要不多约几个帮手过去?”

    马思明说道:“没事,我量他们也不能把我怎样。若真有事,乌兰姑娘的家就在附近,她可以接应我的。”

    于秀芸听他说乌兰姑娘可以接应他,心里很不受用,不高兴道:“我跟你去你偏不让,反而让一个外人接应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于秀芸的一句外人,显然是将他和自己看成了一家人,而乌兰图雅不过是个外人,马思明忙说道:“姐姐想多了,我也不会和她一起去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果真有诈,多大哥那里可以藏身。”

    马思明这回没敢再说乌兰姑娘那里,而是说多大哥,这样于秀芸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于秀芸心中不快,转身走了出去。

    刘老爹自然是希望马思明去救自己的女儿的,只有早一天见到自己的女儿他的心里才会放心。便叮嘱马思明一定要多加小心。

    夜半三更天,马思明翻过城墙进了皇城,来到了苏合尔泰府邸的后门,按约定好的暗号他学了几声猫叫,不一会,院子里面也传来几声猫叫,马思明知道,一定是齐管家已经做好了准备。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就听见有开锁的声音,接着后门被推开一半,齐管家拉着一个低着头的女子走了出来。

    马思明忙上前问道:“可是小翠姑娘?”

    那女孩子点了点头,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声“是”。

    齐管家说道:“人我交给你了,我们的事就此结束,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马思明说道:“你放心,我马思明说到做到。”

    说完话去拉小翠姑娘的手,刚一接触便吃了一惊,原来那人就在他的手快接触到她的手的时候,那女子突然手腕一翻,反扣住了马思明的手腕,紧接着另一只手一抖,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经亮了出来,向马思明的心口直刺过去。

    马思明虽然没有任何防备,但是马思明在嵩山学艺的时候,经常和师父玩偷袭的游戏,师父说:人在江湖飘,时时刻刻你都将面临险境,因此,要想立于不败之地,你就必须学会应对任何情况。马思明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虽然没有防备,但是他反应敏捷,身形陡变,那匕首便擦着他的衣襟划了过去,虽然划破了衣服,但是并没有伤到皮肉。躲过匕首的同时,马思明被那女子擒住的手腕一翻,食中二指反扣向那女子的脉门。

    那女子见一刀没中,马思明又来反扣她的脉门,不得不放开了手。同时手中匕首改刺为挑,直取马思明的哽嗓咽喉。

    就在这时,后门大开,二十几名家兵蜂拥而出,将马思明团团围住。

    马思明恨恨地看着那个妖艳的年轻女人说道:“你不是刘小翠,你是什么人?竟敢冒充刘小翠暗算于我?”

    那人甩掉伪装露出原来的面目,说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姑奶奶就是江湖人称‘九头猫’的蒋艳玲。”

    马思明对江湖人物了解不多,并不知道这个“九头猫”是个什么角色,说道:“我管你九头猫还是十头猫,今天敢偷袭我,我就把你变成一只死猫。”

    “九头猫”蒋艳玲亮出了自己的奇特兵器猫尾鞭。这根鞭形如猫尾,可硬可软,浑身长满了毛刺(金属丝),这些毛刺由一根按簧控制着,可以立起也可以收起,立起时此鞭如蓬松起来的猫尾巴,收起时犹如一柄钢铁鞭,此鞭最为致命的是,它身上的每一根毛刺,都是一根可以随时发射出去的暗器,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深知她这根猫尾鞭的厉害。

    马思明并不知道这些,他见蒋艳玲取出了兵器,自己也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那根金属丝制成的马鞭,两个人,两根长鞭打在了一起。

    那齐管家害怕被马思明走脱,吩咐其他人瞅准时机暗算马思明。

    蒋艳玲虽然武器怪异,但是武功却不敌马思明,十几个回合下来,渐占下风,心中便动了施放猫尾刺的念头。瞅准一个机会,握鞭的手指轻轻一按机关,三根猫尾刺便向马思明的要害飞去。

    马思明那可是接暗器的高手,这几根猫尾刺怎能伤得了他,他不光接住了暗器,而且还将它们打向了其他要对自己下手的人,那些人可没有那么好的接暗器的本事,一一中招,倒在地上鬼哭狼嚎地直叫唤。

    蒋艳玲见连发数次都没有命中,心中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人小小年纪武功着实了得。再次打开猫尾鞭的时候,就成了一个笑话,因为发出去了大部分的猫尾刺,这鞭再一打开,就像是一根被拔光毛的猫尾巴,甚是难看。

    马思明嘲笑道:“掉了毛的猫尾巴还不如一根棍儿棍儿。你还是快收起你的尾巴刺吧,免得被人笑话。”

    一句话羞得蒋艳玲脸色通红,大叫一声“找死”,手中再一按机关,所有的猫尾刺全部打了出去。

    马思明连忙一招“燕钻九天”腾空而起,又一招“燕子翻身”接住部分猫尾刺,翻身一式“劳燕归巢”,将手中的猫尾刺全都打向了蒋艳玲。

    蒋艳玲急忙抽身躲避,还是晚了一点,被两根猫尾刺射中了自己的面门,咋一看去好像针灸师扎的两枚银针。蒋艳玲双足落地忙拔掉那两枚银针,然后恨恨地说道:“此人不容易对付,大家一起上。”

    话音刚落,二十几人一起扑将上来。

    马思明见二十几人一同扑了上来,心里也并无惧意,说道:“这样正好,省得我费事一个一个收拾了。”

    蒋艳玲怒道:“小子,好狂妄。”

    说着话,手中猫尾鞭一抖,挂着风声向马思明头顶砸去。

    马思明并不后退,也没有闪避,而是手中金丝马鞭一抖,犹如一条大蛇一般直奔蒋艳玲的猫尾鞭缠去。

    蒋艳玲一看不好,猫尾鞭若被他缠住,凭他的力气,非把自己甩飞了不可,想到此处,急忙抽身后撤,猫尾鞭也撤了回来。

    就在这时,惊动了巡夜的清兵,巡夜的清兵也围了上来。那为首之人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齐管家说道:“此人夜入苏合而泰大人的府中行窃,快快将他拿住。”

    那带队之人说道:“岂有此理,来人,弓箭手准备。”

    与此同时,场中马思明气沉丹田,内力上提,聚集于双掌之上,大喝了一声“开”,一招“佛光普照”掌力蔓延开来,二十几人,全都被他的掌力震得后退十几步,那蒋艳玲也是拿桩方自站稳。

    为首的清兵右手高高举起,说道:“弓箭手……”他一个“放”字还没有出口,只见面前人影一闪,多隆已经来到他的跟前,抓住他的手说道:“且慢。”

    齐管家见是多隆忙说道:“原来是多护卫,此人趁夜色入府中行窃,我们正在拿他,请多护卫也伸个援手,大夫人说了谁拿下他重重有赏。”

    多隆说道:“此人是皇上请来的教头,怎么可能是窃贼呢?齐管家,一定是你眼花了吧?”

    齐管家辩解道:“这么多人亲眼所见,怎么是我眼花了呢?我眼花了,难道这么多人都眼花了不成?”

    多隆冷哼了一声说道:“那你的意思是皇上眼花了不成?”

    齐管家胆子再大,再想置马思明于死地,也是不敢说皇上眼花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还是大夫人道行高些,她料定多隆一定是假传圣旨,可能这事儿皇上根本就不知道,是他多隆借着皇上的名头来压她而已,于是说道:“多护卫,既然他是皇上请的教头,那我也不好为难,只好等明天让我哥哥奏明圣上,让圣上还我府上一个公道了。”

    她这么说无非是警告多隆,你不要拿皇上吓我,我朝中有人,你要是敢假皇上之名多管闲事,我哥哥必定会在皇上面前参你一本,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多隆确实领了皇上的口谕出来的,说找到马思明,一定要将他请到宫里来,无论他是否愿意当这个教头,也一定要请他进来一趟,自己要亲自和他说说话。

    多隆心里有底,还怕你大夫人恐吓吗,说道:“好啊,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说完拉起马思明就走。

    巡城兵将自然不敢阻拦多隆,那齐管家虽然心里焦急,但也是不敢得罪这位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大夫人见多隆如此强硬,心里不免发虚,如果此人确是皇上请来的教头,自己今天要是一意孤行把他杀了或者抓了,那都不是好交代的事,因此,她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多隆把马思明给带走了。

    齐管家见多隆把人给带走了,心里万分焦急地问道:“大夫人,这可如何是好?”

    大夫人说道:“看把你吓的那个样,好歹老爷已经回开封去了,暂时他也兴不起什么风浪,我们有的是时间从长计议。”

    齐管家可不比大夫人那么镇定,他只不过是一个管家,不像大夫人有强大的娘家人给她撑腰,此事一但让老爷知道了,他必是死无葬身之地。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后悔把这件事告诉给大夫人,如果当初自己不把这件事告诉大夫人,偷偷的把刘小翠给放跑了,就说被人劫走了,或许要比今天这样要好得多。同时,她也更恨那个“九头猫”蒋艳玲,若不是她吹大话说她一定能偷袭成功,一刀就能要了马思明的命,大夫人也绝对不会下定决心要使用这条烂计。

    大夫人看出了齐管家的心思,安慰他道:“你不用担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