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三十五章 秀芸丢镖 婚约再提

第三十五章 秀芸丢镖 婚约再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木子姑娘的出现让柳彦奇感到即惊讶又兴奋,连忙上前说道:“木子,怎么会是你?是你救了我吗?”

    李祺关好院门,来到近前说道:“除了我还能有谁?”

    柳彦奇说道:“怎么会这么巧就被你遇到了?武当四子可不好惹,你是怎么打退他们的?”

    李祺从怀中掏出“毒物神针”说道:“当然是靠它了,没想到,义母的这件东西真的是件宝贝,至少堪比江湖中三个一等一的高手。”

    柳彦奇说道:“你用它对付武当四子了?他们怎么样?有没有中毒受伤啊?”

    李祺不解地看着柳彦奇说道:“他们想要你的命,你却还关心他们有没有受伤?这是为何?”

    柳彦奇说道:“武当五子在武林中也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他们并非是大奸大恶之人,他们向我发难也是源于误会,并非是和我有深仇大恨,虽然他们几人重创了我,但是我并不怨恨他们,也不希望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

    李祺没想到柳彦奇心地会如此的善良,自己险些丧命,却还不希望武当四子受到伤害,若是换了自己,就算当时不能将他们全都杀掉,日后也定不会放过他们。

    柳彦奇越是这样,李祺心中便越是喜欢他,喜欢他的这种英雄气概。

    李祺说道:“当时若不是因为我急着救你,我岂能放他们走,凭武功也许我不是他们几个人的对手,但是,凭义母的这件宝贝,杀他们易如反掌。”

    柳彦奇说道:“这么说他们都没事,都全身而退了?”

    李祺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他们可是说了,日后还会来找你讨个说法的。彦奇,钟河真的不是你杀的?”

    柳彦奇说道:“真的不是我杀的,那日我和钟河因为误会是打了一场,但是,他只不过是中了我一掌而已,以他的内功修为,根本就不可能致命。”

    李祺想了想说道:“既然不是你杀死的,那一定就是有人想栽赃陷害于你了。”

    其实柳彦奇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他也想到了栽赃陷害自己的人一定就是林文孝,因为除了他没有人知道他和钟河打斗的事,只是他没有机会来向武当四子澄清此事。柳彦奇心想:等自己伤好了,一定要找个机会,当面和武当四子说说清楚。

    李祺换回女装,化名木子,就是想以自己女人的身份来关心照顾柳彦奇。她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朝夕相处,互恩互爱,同时她也希望以此来俘虏柳彦奇,让他为情所困无法自拔,即便有一天自己不能驯化了柳彦奇,不能将他变成和自己一样的人,依然可以凭借感情让他就犯,让他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李祺不再询问柳彦奇和武当五子之间的事,她只关心柳彦奇的伤情,至于武当四子,无路是谁对谁错,她都不打算放过他们,等柳彦奇伤养好了,等自己有空了,武当四子,一个都别想活,她要送他们四个也到那边去,让他们去和钟河去相聚。

    柳彦奇在李祺的悉心照顾之下恢复得非常快,二人在此段时间里,感情更加甜蜜。

    李祺和柳彦奇二人缠绵恩爱暂且不提,再说说马思明那一路镖车的情况。

    马思明和于秀芸押着镖车一路上自也是惊险不断,好在两个人都十分机警,又武艺高强,让那些垂涎者兴奋而来,扫兴而归。

    这一日,眼看着离京城不过四五十里的行程了,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若要是加紧赶路,约莫夜半就能到达京城了。临近京城,应该不会再有匪徒敢来劫取镖银了。”

    马思明说道:“切记不可大意,也许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出现呢。”

    正说话间,只见山坳处尘土飞扬,隐隐的有马蹄声传来,马思明心头一紧,说道:“真正的劫匪来了。”

    于秀芸立刻吩咐镖师将马车成环形守好,并锁住了马缰绳,这样有利于大家看护,同时不至于被劫匪抢了车就跑掉。

    阵型刚刚布置完毕,就见山坳处飞奔过来两百多匹快马,马上之人都是黑衣打扮,清一色都手举着腰刀,来到近前,将马思明等人团团围住。

    于秀芸坐在马上,双手一拱,按着走镖的规矩先报了万儿,然后说了借路之后定当回报之类的话等等。

    来人并不吃这一套,说道:“不用说那么多废话,留下镖银饶你们不死,否则,一个不留。”

    马思明冷冷地道:“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来人也不废话,举刀就砍,马思明率先纵身迎战。

    其他人也都一起冲了上来,一时间双方混战在了一起。

    于秀芸唯恐镖车有失,拼力迎战。马思明既要迎敌还要关照护车的镖师,一时间也是很难击退对手。

    这二百多人是他们离开开封以来,遇到的最为强悍的一支队伍,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劫匪,各个身强力壮,训练有素。而且都十分拼命,这让马思明这边吃了大亏,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有四五名镖师挂了彩了,若不是马思明往来照顾,恐怕早就有人丧生对方刀口之下了。

    马思明来到于秀芸身边边战边说道:“看来来人很强悍啊,我们想全身而退是不太容易了。”

    于秀芸说道:“你怕啦?”

    马思明说道:“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你有没有仔细看过,来人清一色都是壮年,而且使用的腰刀也都相同,衣服也是同出一辙,这可不是一般的劫匪。”

    于秀芸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些,也正自纳闷。说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马思明说道:“他们不是劫匪。”

    于秀芸惊讶道:“不是劫匪,那是什么?”

    马思明说道:“他们是兵。”

    于秀芸更加惊讶了,说道:“是兵?谁的兵?”

    马思明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苏合尔泰的兵。”

    于秀芸恨恨地说道:“他一边托镖,一边派人劫镖,就为我们多赔他几千银子?”

    马思明说道:“最黑莫过做官的人心。”

    于秀芸说道:“就算拼着一死我也不会让他抢走一两银子。”

    马思明说道:“真拼死了,不用抢也是人家的了。”

    于秀芸说道:“那也总不能拱手让人吧?”

    马思明说道:“我正有此意。”

    于秀芸惊愕道:“你说什么?我们一路辛辛苦苦保住的镖银,眼看着就到京城了,你却要拱手让人?你比劫匪还要可恨。”

    马思明指着已经受伤的镖师说道:“形式如此,难道你眼睁睁看着自己人为了镖银白白送命吗?难道镖银比人命还重要吗?”

    那为首的匪徒听他这么说,停止了攻击,说道:“这位小兄弟说的才是道理,这镖银我们势在必得,你们就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

    于秀芸还是不肯罢手,说道:“怕死的就逃命去吧,我要誓死保住这趟镖银。”

    马思明趴在于秀芸耳边小声说道:“有命在还怕没有银子?他们能从咱们手中劫去镖银,我们也能从他们手中再夺回来。”

    于秀芸回头看着已经全都挂彩了的十名镖师,心中也是知道,敌众我寡,就算真的拼死一战也是毫无胜算。

    这时那匪首招呼道:“来人,给他们让开一条生路。”

    于秀芸回头看着眼巴巴的镖师们,她已经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了他们求生的渴望。

    马思明说道:“芸姐姐,别再犹豫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镖师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他们都是有家小的人,若真的都战死了,你难道不要抚恤他们的家人?”

    于秀芸也知道若没有外援,自是无力回天,母亲说好了随后跟随,遇到紧急情况自会出来相助,可是刚才自己连发三次信号弹,都不见有人前来接应,会不会是母亲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想过这些,于秀芸狠狠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尽管十分的不情愿,但还是吐出了一个“撤”字。

    马思明即刻命令所有镖师上马撤退。

    于秀芸呆立着不肯上马,马思明伸手一抓她的肩头,将她拉上了自己的马背,然后双腿一夹,大黑马乌云便冲出了包围圈。

    于秀芸很不甘心地回过头来看着那帮劫匪把镖车赶走了,不禁潸然泪下。这是她自从跟随父亲走镖以来第一次失镖。

    马思明急忙伸手过去为她擦泪,就在他的手触碰到于秀芸的脸颊的时候,于秀芸突然一抬腿转过身来,扑在他的怀里,双手将他紧紧地抱住,那眼泪也是如雨水般倾泻而出。

    马思明没想到于秀芸会突然这样,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不敢去揽抱她的腰身,他怕她会更深地喜欢上自己,他心里可是只想着乌兰图雅姑娘呢。

    于秀芸哭了一小会儿,见马思明也不劝慰,也不对自己有所动作,羞红了脸说道:“对不起,我刚才失态了。”

    马思明忙道:“没关系,我能够理解你此时的心情。”

    于秀芸再次一抬腿转回了身去,刚行几步勒住乌云马说道:“此时劫匪已经尽数撤走,我们是不是该偷偷跟上去,看看他们把这些镖银都运去了哪里?”

    马思明说道:“还用跟着吗,这些镖银必是运到了苏合尔泰的府上去了。”

    于秀芸说道:“他们真的都是苏合尔泰的兵?”

    马思明说道:“除了他还能有谁。快点走吧,我们回到京城就什么都知道了。”

    马思明未到京城之时于正威已经回到了京城。总舵主朱久兴在撤退时受了箭伤,被于正威送到了秘密据点去修养了。于正威虽然也受了点伤,但都是轻伤并无大碍。

    马思明他们一行人连夜赶了回来。

    于秀芸见到父亲一下子跪了下去,说道:“父亲,都怪女儿无能,路上把镖银给丢了。”

    没等于正威说话,从内堂走出来的尹秀香说道:“我儿已经尽了全力了,能够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大功一件了。”

    于秀芸听了母亲的话有些糊涂了,说道:“母亲,女儿丢了镖银怎么还大功一件了?你这是在羞臊女儿吗?”

    这时,于正威、尹秀香和马思明三个人都笑了。他们这一笑于秀芸越发糊涂了。

    原来,那日马思明向于正威把自己的想法一说,于正威也觉得这趟镖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圈套,于是和尹秀香商量对策,最后尹秀香决定在镖银验完货之后回到分号时,在库房里由马思明和于正威偷偷地来个掉包计,把真正的镖银藏了起来,然后用事先准备好的大石头,装满了这辆马车。等马思明和于秀芸押着镖车离开了开封,再由尹秀香将镖银装在两辆大马车上,然后取另一条路直奔京城,由于马思明那边把所有的山贼劫匪都吸引过去了,尹秀香这边反而变得一帆风顺,一路平平安安的就回到了京城。

    白天遇到那伙劫匪时,马思明已经料定真镖银已经进了京城,这才不让于秀芸死战,而是劝她放弃。

    于秀芸听罢娇责道:“父亲母亲,我可是你们的亲闺女,这样的事你们告诉了一个外人,却不告诉您们的亲闺女,以后你们就指着他对你们好吧。”

    回头又对马思明说道:“你更是坏心肠,明明心知肚明,刚才为什么不说出来,害得我流了那么多的眼泪,这笔账我先记下,日后定找你清算。”

    尹秀香忙解释说道:“是我不让思明告诉你和其他镖师真相的,这样才能演得真切,才能让人相信啊。”

    于秀芸粉面含怒道:“反正我不管,你们宁愿相信一个外人,却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就算我知道了真相,我也一定会演得很真切的。”

    于正威笑道:“思明怎么是外人呢?他可是和你有婚约的,他可是咱自家人。”

    于秀芸听父亲这么说,又想起了刚才自己在马上的失态表现,不觉脸颊烫热,说道:“亲是你们定的,又不是我定的,我才不认呢。反正他就是一个外人。我不理你们了。”说完往后堂而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