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三十一章 珠宝连城 义军中计

第三十一章 珠宝连城 义军中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办完一切手续,马思明和于秀芸便押着镖车离开了苏合尔泰的府衙,来到了镖局分号,连车带物全都进了库,库里有货了,大门上三道大锁,外面四名镖师一班,不分昼夜轮流站岗。马思明和于秀芸俩人换班出来巡查,以防有人前来偷袭。

    熬到第二天天亮,分号早早地就做好了饭菜,所有人吃饱喝足,带上干粮和饮水便打开库门准备发镖。

    发镖前还有个小仪式,主押之人手执长鞭击地三下,左一下,右一下,正中一下,意思是警告那些路匪山贼不要心存觊觎。然后再来一碗酒,先敬天,再敬地,剩下的要一饮而尽,意思是天地护佑一路平安。最后主押大喝一声出发,车队便可以上路了。

    扬威镖局的主押一直都是于正威或者是于秀芸,这次于秀芸则建议让马思明做主押,主持发镖仪式,马思明连忙说我对这些仪式一点都不懂,还是姐姐主押,姐姐主持发镖仪式吧。

    于正威说道:“你们两个谁主押还不都是一样,既然思明不熟悉过程,芸儿,还是你来吧,你做让思明看着,学好了,以后再有镖就由思明主押。”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所言极是,还是姐姐主持吧,我仔细学习,等我熟悉了再做主押不迟。”

    于秀芸见父亲和马思明都让自己继续做主押,便净了手,来到队伍的前面,先是执鞭喝路,接着接过酒碗敬告天地,再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碗使劲地往地上一摔,意思是碎碎平安,这一切仪式操作完毕,大喝一声“出发”,镖车在众位镖师们的簇拥下,吱吱呀呀地上路了。

    因为分出去了一部分人,这支队伍除了马思明和于秀芸外就只有十名男镖师和一个车老板了。尹秀香说她带着其他人随后出发,暗中保护他们,如若遇到紧急情况就发信号箭,看到信号箭她便会带着人出现的。

    于秀芸负责在前边开路,在她前面是两名精干的男镖师负责侦查沿途动静,有无障碍等等。其他八名男镖师分列左右,马思明骑着他的乌云马负责断后。一行人还未离开开封城,马思明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背后有人盯梢,心说:小贼好大的胆子,难道在城中你们就敢动手不成?

    还好,在城里那人只是盯梢并未有任何动作。

    镖车吱吱呀呀地出了开封古城,马思明没想到镖车刚出开封城还不到三十里,居然就有人急着下手了。来人不多,一共六人,于秀芸稳住镖车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朋友,借条路。”

    来人一看就不是道上的人,什么规矩都不懂,张口就说:“我们就是为求财而来,只要你们放下镖银,大路小路随便你们走。”

    马思明催马来到镖车前面,说道:“我倒是愿意给你们留下,只是,就凭你们几个,能保得住吗?”

    这句话真把那几个人给问住了,几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那你就留下一点好了。”

    马思明和于秀芸听劫匪这么说心中不仅好笑,于秀芸心想:自己十几岁就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走镖,就没遇到过这样的劫匪,抢劫怕保不住却只要一小部分,这简直就像在开玩笑一样。于秀芸说道:“别说一点,就是一两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来拿。”

    那几个人相互对了对眼,各自抽出家伙就扑了上来,于秀芸双刀一亮,说了句“看好镖银”就迎了上去,几个回合就把这六个人全都撂倒在了地上。

    于秀芸踩住那为首的人说道:“还要不要一点了?”

    那人说了一句话把所有的人都逗笑了,那人说道:“想要,当然想要,只是,你给吗?”

    于秀芸一脚把他踢出去老远,说道:“给你就不费这么大的事了,还不快滚。”说完话催促镖车继续赶路。

    马思明一行人继续赶路暂且不提,回头说说于正威。

    于正威吩咐尹秀香等到了晚上了再出发,让她沿途多加小心,自己先行一步了。尹秀香说道:“你就放心去吧,我这边绝对万无一失,你那边更加凶险,一定要多加小心。”

    于正威来到约好的地点与朱久兴汇合,问有消息了吗?朱久兴说去打探的人还没有回来。

    不一会,一个人飞奔而来,到了近前报道:“报总舵主,那苏合尔泰果然秘密的带着人赶着两辆马车出发了。”

    于正威听后心中一喜。朱久兴问道:“随行多少人?”

    那人说道:“不多,除了苏合尔泰和车夫外只有四名乔装后的护卫。”

    朱久兴说道:“好,再去探看,我们随后就跟过去。”

    朱久兴的军师耿诸葛说道:“总舵主,苏合尔泰就带这么几个人会不会有诈啊?”

    朱久兴说道:“能有什么诈,少带人肯定是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意。”

    天色将晚,苏合尔泰并不投宿客栈,而是在一处树林里停住了车子,吩咐吃些干粮,说道:“都给我精神点,鱼儿就要出现了。”

    马思明他们也没敢投宿客栈,因为客栈内人多混杂,遇到突发情况不好施展,便也在一处树林里扎营休息。因为他们是先走的,此时至少落苏合尔泰三十余里的路程。

    夜至深更,尹秀香才带着两个改装成车老板的镖师赶着两辆大马车出来,吩咐其他十名镖师装扮成商人的模样在后面远远的跟随,然后就出发了。

    夜半时分,马思明的车队果然又遭到了偷袭,好在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马思明和于秀芸二人轻松搞定,天将亮时,又来一伙,他们是想趁他们折腾了半宿正好疲惫之时来个偷袭,结果也是一败涂地。

    于正威那边已经跟上了苏合尔泰,并发现了他们在林中休息的位置。朱久兴刚打算下手,于正威说兄弟们还没有到齐,再观察观察然后再动手也不迟。朱久兴说道:“我们十几个人还制服不了他们六个人?”

    于正威说道:“苏合尔泰本是济尔哈朗手下的名将,随军征战几十年了,武艺高强经验丰富,他不入城住宿客栈和官家的馆驿,却在林中休息,恐怕有诈。”

    朱久兴瞥了于正威一眼说道:“畏首畏尾,怎么能够成就大事。你怕有诈你在这里准备接应,我带人上。”说完话一招手,带着十几个人就包围了上去。

    苏合尔泰的手下发现有人直奔过来忙叫:“大人大人有人来了。”

    苏合尔泰正在车内闭目养神,听到叫声不惧反笑,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来的。

    苏合尔泰慢慢地从车里出来,看着这些人说道:“你们都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蒙着脸是怕见人吗?”

    朱久兴一摆手中“烈焰追魂剑”说道:“苏合尔泰,别以为你打扮成商人的模样我就认不出来你了,快快过来受死。”

    苏合尔泰从车上取出他的“锯齿狼牙棒”说道:“既然给你认出来了,那也无需多言,放马过来吧。”

    朱久兴烈焰追魂剑一招“投石问路”直取苏合尔泰的命门要害,苏合尔泰也不示弱,一摆锯齿狼牙棒迎了上来,同时明义社的其他人也都加入了战团,苏合尔泰这边人少,明显劣势,且战且退,朱久兴见他且战且退便连出狠招,几次差点要了苏合尔泰的性命,苏合尔泰见情况不妙弃车而逃。手下人见他跑了也都落荒而逃。

    朱久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忙让手下人赶紧赶上马车快走。这时他才发现,马车已经被人动了手脚,车轮坏掉了,不能够走了。

    于正威带好面巾来到近前说道:“总舵主,我总感觉苏合尔泰败得蹊跷,他不是一般的将领,怎么可能就打这么几下子就败走了,要么有诈,要么这车里就什么都没有,他是故布疑阵,欺骗我们呢。”

    朱久兴的手下说道:“你没看见他刚才被总舵主打的那个狼狈样吗?这还能有假?”

    朱久兴说道:“反正车也走不了了,打开箱子看看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真的我们就拿走,假的我们就撤。”

    于正威说道:“恐怕看完我们再想撤就来不及了。”

    同时怀疑苏合尔泰有诈的还有一伙人,谁呀?“顺义社”总舵主李复顺和黑龙旗旗主柳彦奇。二人带着三十几个弟兄就潜伏在不远处,他们也是为了这笔财宝而来,迟迟没有出现其实就是心中存有疑惑,怕中了圈套。见有人先露面了心中一喜,说有没有情况看看他们就知道了。后见苏合尔泰败走,李复顺就要冲出去,柳彦奇说道:“以苏合尔泰的武功,不可能只打了这么几下就败走了,我感觉苏合尔泰不是真的败走,而是故意败的,势必有诈,总舵主,我们切不可妄动。”李复顺仔细想想觉得也是有些蹊跷,便让其他人继续藏身,再看看情况再说。

    同时到位的还有李祺这一伙人,一向善用诡计的李祺一眼就看穿了苏合尔泰的伎俩,于是她不打算露面,吩咐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可轻举妄动。暂且静观其变,等待时机。

    这时他派出去的人过来报道:“禀报小爷,果然不出小爷所料,山的那边有苏合尔泰的部队在埋伏着。”

    李祺问道:“有多少人?带兵的将领可知道是谁?”

    来人说道:“有三千多人,听跟着他们的兄弟说带兵的人是阿克敦。”

    这时,朱久兴已经命人将大箱子抬下了马车,手起剑落砍掉了铁锁,打开箱子的那一刻众人都惊呆了。满满一箱子的珠宝,在夜空里闪闪发光。朱久兴忙关上箱子说道:“还说有诈,这满满的一大箱子,够我们招兵买马的了。快,快,赶紧抬走。”

    就在箱子被打开的那一刻,李复顺也是一阵惊喜,这么多的珠宝,可谓价值连城了。见朱久兴要抬走,忙呼哨一声率先冲了出去。柳彦奇制止不急,只好带好面巾也冲了出去。

    两伙人各有三十余人,可谓势均力敌。朱久兴首先发话:“朋友,要懂得道上的规矩,这些货是我们先得的,还请闪开,兄弟必将重谢。”

    李复顺说道:“谢就免了,这乃是贪官之物,人人可得,不分你我。”

    朱久兴说道:“看来你是非抢不可了?”

    李复顺说道:“不是抢,是拿。”

    朱久兴说道:“就算是拿,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吧?”

    李复顺说道:“先来后到有什么区别吗?见者当人人有份,否则……”

    朱久兴说道:“否则怎样?”

    李复顺说道:“否则只能兵戎相见了。”

    朱久兴冷哼一声说道:“我还怕你不成。”说完话二人已经动起手来。

    朱久兴手中烈焰追魂剑化作一道剑芒,直取李复顺的哽嗓咽喉。李复顺忙将手中的金背九环刀斜里一推,“镗”的一声巨响,便将朱久兴的烈焰追魂剑给磕开了。反手一刀拦腰斩向朱久兴。朱久兴急忙斜里一闪,手中剑收回来向外这么一挑,就将李复顺这把金背九环刀给挡了出去。

    李复顺仗着自己刀沉力猛,金背九环刀空中划过一个弧线,全力向朱久兴的面门砍来。

    朱久兴举剑相迎,二人便战作一团。

    苏合尔泰其实不是真的败走了,而是假败。这一切都是他提前设计好的圈套。他故意放出风声说请镖局的人为他押送金银,其实目的就是让劫匪知道,让他们来劫,他同时也知道真正有智商的人肯定会想到自己如此高调的请镖局的人押镖一定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贵重的物品必将秘密运走,这才是他此次计划的核心。他以财宝为诱饵就是为了引出乱党,再提前埋伏下自己的人,等劫宝的乱党一露面,自己便带人将他们尽数擒住,无论来的是不是真的乱党,他都会说他们是乱党,然后假借押送乱党进京候审,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调动军队为自己的财宝保驾护航了,可谓一石二鸟,既立大功又不担心宝物路上被劫了。

    想知道苏合尔泰的计谋能否成功,那一箱价值连城的宝物到底会花落谁家请看下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