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十七章 深夜藏身 再遇乌兰

第二十七章 深夜藏身 再遇乌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思明欺身来到后院,远远的看到一处石屋,想必一定就是那男人所说的关押刘小翠等人的石室了。

    马思明见四下里没有人,门外也没有看守,便一飘身形来到了石屋之下,围着石屋转了一圈,他发现这石屋居然没有一扇窗户,只在正面开有一道铁门,铁门外面并没有上锁,门口也没有守卫,马思明猜想,那看守阿虎一定睡在石屋的里面。

    马思明不知道这石屋里会有几个人,但是就那管家说的话来看,应该只有阿虎一个人,他说“外间有阿虎守着”,如此推断应该就阿虎一个人。如此重要的地方,管家只派了阿虎一人看守,想必这位阿虎一定是个武艺不凡的武林高手,否则管家不可能说得那么自信。

    马思明一方面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另一方面也是艺高人胆大,越是神秘的事情,他越是想探查个究竟,不管这个阿虎武艺有多高强,自己若不亲眼相见,亲手相试自己总是不会相信的,无论怎样,自己也要打开铁门看看,看看这个阿虎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主意打定,马思明轻轻地来到铁门前,慢慢地拉开了铁门。里面并无任何动静,既没有声音传出来,也没有人飞扑出来,难道这个阿虎不在这里?或者他睡的太死,根本就没听见有人打开了铁门?

    马思明疑惑之间,心中已经另有盘算,心说:自己进入屋内首先出手一定要快,无论几个人,先封住他们的穴道再说,就像在王大户家那样,如果对方武艺高强,自己封不住他,那就只能与之一战了。

    铁门被马思明完全拉开,他怕遭到偷袭,一矮身形就滚进到了屋内,稳住身形急忙四下里查看,屋子不大,里面没有什么摆设,只在面前有一个草埔,定睛一看,草铺之上有个黑影正在憨睡,马思明不容多想,连忙出食中二指,点向那酣睡之人的穴道。可是,当马思明的指尖接触到这个黑影的时候心中一惊,心中暗自叫了一声:“这是个什么东西,毛烘烘肉呼呼的,怎么感觉他不是一个人呢!”

    既然马思明感觉他不是一个人,那他的穴道当然也就不会被封住了,马思明急忙倒退了一大步,为防备偷袭,急忙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前胸。

    那黑影被他的指头一下子点醒了,扭过头来看着他。

    马思明只见两盏小灯笼一般的大眼睛放射着凶恶的蓝光正在盯着自己看,那个东西猛然间知道叫醒它的并不是它的主人,而是一位入侵者,于是便张开血盆大口,向马思明扑了过来。

    这时马思明才看清楚,这阿虎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条特大的大狗,这条大狗真是太大了,整个身躯足有小牛犊子那么大,四条腿就跟小棒槌似的,大口一张,有半个脸盆那么宽阔,随便咬到马思明身体的哪个部位,都够他受的。

    石屋子很狭小,马思明躲闪之间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差点摔倒,那大狗一爪子拍在了他的左臂上,马思明感觉那力道一点不比一个武林高手的小,丝丝疼痛传来,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身上的衣服也被它的利齿给扯破了。马思明心说:“自己自下山以来,也算身经数战了,哪一次自己都是占尽上风,没想到今天却在一条狗身上栽了跟头。”

    马思明有心使用少林内功来对付它,苦于空间狭小,那大狗又扑的猛烈,几乎是在和自己近身肉搏,这狗可是用嘴做武器的,越近对它越是有利,它可以肆无忌惮地咬马思明,马思明却不能张嘴去咬它,马思明一时间居然还真难以出招制胜。

    又撕扯了半天,马思明依旧没有机会出招,他整个人几乎是和这条大狗滚在了一起,难解难分。马思明一边应付一边心想:可不能这样继续和他纠缠下去了,这屋子实在太小,根本无法施展内功,再继续下去自己非成了它的美餐不可,若要想制服它,只能是将它引到屋外了,到了屋外,自己就有空间施展自己的内功了,就算不能制服它,凭借自己的深厚内功,将它打死那是易如反掌。想到这,马思明瞅准机会猛踹一脚,可下和它分开了一点距离,连忙一骨碌滚到了门口,又连忙一个后翻才算脱险。

    来到屋外,马思明一飘身形站了起来,借着淡淡的月光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好生狼狈。它万万没有想到一条狗居然比一个武林高手还要难以对付。

    其实狗并没有那么难对付,主要还是因为石屋里空间太过狭小,马思明纵有一身的武艺他也无法施展,而这狗它又不知道胆怯,不管你是谁,只要侵入它的领地,它就是扑上去死缠烂咬,还有就是这狗它不按套路出牌,没有任何套路招式,扑上去就是一顿乱咬,不给你任何还手的机会。

    马思明出了石屋他就不怕了,气沉丹田,内力上提,双掌已经充满了力道,只等它一露头就可以一击致命,然后进去救人了。让马思明他没想到的是,这条大狗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没有主人的召唤它是不会离开自己的岗位的,它的守护范围就是这一间石屋子,任凭马思明在屋外怎么挑逗它引诱它它就是不出来。它不出来也就罢了,它还叫,显然是在给它的主人通风报信。

    它的叫声果然惊动了院内的家兵,一时间灯笼火把亮子油松齐明,把整个府邸照得跟白天似的,家兵集合好了操起兵器直奔后院而来。

    马思明一见情况不妙,这里不比开封,夜里有军队在街上巡逻,惊动大了,自己纵然有天大的本事恐怕要想脱身也是不易,想到此处忙往灯影里撤去,不知是谁叫了一声“阿虎,搜”,那条大狗呼啸着就冲出了石屋,嗅着马思明的气味就扑了过去,马思明一见身子藏不住了,急忙纵身上房。

    这时,几名武艺比较好的家丁也窜上了房顶,拦住了马思明的去路。为首之人叫嚷着说道:“大家给我上,把这个小贼拿住夫人有赏。”

    马思明不敢恋战,赶紧气沉丹田,内力上提,一招“佛光普照”施展开来。这些家兵虽然都会些武艺,但是跟马思明比起来,那简直不值一提,顷刻间,便全都被马思明打下了屋顶。马思明借此机会几个起落之后便上了围墙,它刚刚双足落地,就听见有人打开角门追了出来。

    马思明刚躲开那些家丁,迎面又遇到了听见这边喊声赶过来的巡逻的清兵,马思明不容多想,一翻身,就跃进了一家小宅院,他怕惊动了这家主人,没敢奔正房,便欺身来到厢房窗下,他想,这厢房多是各家的库房,一定不会有人居住,正好借此藏身,于是也没多想,便推开窗户纵身跳了进去。

    就在他双足刚刚落地之时,就听见有人喝了一声“谁”?

    马思明没想到这厢房之中也会有人居住,听见有人,不容多想,忙一个箭步直奔床边,探双指直点向那人穴道,他想,先制住此人再和他解释。

    就在他的手指接触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猛然间撤回了手指,因为什么?原来他手指触碰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他立时意识到这是一名女子,便没有点下去,而是紧忙撤回了手指。

    那女子私处被碰心中恼怒,一掌打过来,正中马思明前胸,把马思明打得连退两步。那女子已经翻身下床,再次一掌袭来。

    马思明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还是个练家子,而且武功不弱。见对方再次出掌袭来,急忙出手,一招“擒拿手”将她的手腕捉住,轻轻地说了一声:“姑娘,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坏人,不是有意冒犯……”

    没等他把话说完那女子居然叫道:“思明哥哥!是你吗思明哥哥?你可是思明哥哥?”

    这时马思明也听出了她的声音,惊呼道:“你是乌兰妹妹!”

    睡在隔壁的格兰也被惊醒了,忙问谁呀?马思明忙说:“嘘!格兰别吵,是我。”

    乌兰姑娘也忙说道:“格兰别吵,是思明哥哥。”

    格兰压低了声音说道:“马思明,你半夜三更的怎么跑我家小姐屋里来了,这要是传出去你让我家小姐还怎么见人啊?”

    这时有人在门外叫嚷着开门,接着传来敲门的声音。

    三人正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上房灯亮了,不一会走出来一个人,打开了院门,借着清兵的火把之光马思明看清了此人的模样,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一时觉得特别的眼熟,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了。便小声地问道:“乌兰妹妹,这人是你什么人?”乌兰姑娘说道:“是我的哥哥。”

    为首的清兵进了院子向那年轻人施了一礼,说道:“原来是多护卫的家啊,多有冒犯多有冒犯。”

    那年轻人说道:“半夜三更的叫门为了什么事啊?”

    为首的清兵说道:“刚才苏合尔泰大人的府上进了贼,我们追到附近贼就不见了,我们正在挨家挨户的搜呢。”

    那年轻人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进来搜搜吧。”

    为首的清兵说道:“那就不用了,小小毛贼怎敢跑到多护卫的家中呢,真来了,多护卫必也会将他擒住交到官府。我们就不打扰多护卫休息了。”说完招呼着手下人全都撤走了。

    这时马思明忽然想起来了,此人正是那日自己在擂台上和东洋武士比武时,借刀给自己的那个华服之人的保镖。

    院外一切恢复了平静,那位多护卫径直走向了厢房,这下可把乌兰姑娘给吓坏了,忙让马思明赶紧藏起来。马思明本不想藏的,但一想到这将关系到乌兰姑娘的名声,只好藏了起来。

    乌兰姑娘忙让格兰点上蜡烛,故作镇静地打开房门说道:“哥哥,刚才来这些人是干什么的?”

    多隆进了屋子四处看了看说道:“他们来干什么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乌兰姑娘假装不知的说道:“我又没出去,我怎么会知道呢。”

    多隆说道:“你是没出去,可是有人进来了。你还不出来吗?”

    马思明一听此言心知人家早已经知道了,自己再藏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便只好走了出来,双手一拱说道:“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冒犯乌兰姑娘的,刚才事情紧急,我也是情非得已。”

    多隆看向乌兰姑娘,说道:“你们认识?”

    乌兰姑娘忙说道:“哥哥,他就是我此前跟你提到过的嵩山马思明。”

    多隆“哦”了一声,说道:“你为什么要半夜三更的潜入苏合尔泰的府中?”

    马思明见他也不像有要为难自己的意思,否则刚才早把自己交到苏合尔泰家兵的手上了。因此就把要营救刘小翠的事全部说了。乌兰姑娘也说:是的是的,之前我也参与了呢。

    格兰好奇地说道:“少爷怎么会知道马少侠在小姐的屋子里?”

    多隆说道:“我刚值完夜班往回走,就见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要进入苏合尔泰大人的府上,我开始以为是盗贼呢,便尾随其后进了苏府,我看着他的身形突然让我想起了那日在擂台上打死东洋武士的那个人,后来他在舔窗户纸的时候拉下了面巾,我借着屋里面透出来的灯光一看,果然是他。他深夜偷入苏府,我想一定是有别的目的,于是我并未声张,只躲在暗处偷偷地看着,我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些什么。后来,你被大狗撕咬我刚要出手帮你,你就跳出了那屋子。你我先后离开的苏府,我以为你走脱了呢,我刚回到屋子里苏府的人便来敲门,打发走了苏府的人我心里就觉得奇怪,一向好热闹的妹妹今天外面这么闹腾她居然没有出来,我猜想一定是你躲进了她的屋子,若真那样,妹妹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一定是被你控制住了,我担心她所以才过来查看的,见她没事,我猜你一定是藏起来了。只是没想到你们俩居然认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