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十四章 故伎重演 恶徒弑师

第二十四章 故伎重演 恶徒弑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就在柳彦奇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钟河的时候,林文孝也看出了这个破绽,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剑直指柳彦奇的后心。

    钟河忙叫了一声:徒儿住手。

    钟河叫他住手倒不是怕他偷袭成功要了柳彦奇的命,恰恰相反,他是怕林文孝偷袭不成反而被柳彦奇所伤。因为他经过这一番打斗已经深知柳彦奇的功底,岂是林文孝所能偷袭得了的?

    果然不出钟河所料,柳彦奇虽然和钟河战在一起,但是双目余光一直盯着林文孝呢,因为他深知,以林文孝的为人,必来偷袭。早有防备的柳彦奇回手一剑将林文孝的剑荡开,内力上提,左手一掌全力击向林文孝,他之所以用上了全力,一是因为恼怒林文孝使用偷袭这种下三滥的办法,二是想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这次的教训。

    让柳彦奇没有想到的是,钟河护徒心切,侧里一推,便把林文孝推向了一旁,把自己完全暴露在了自己的掌力之下。

    由于离得太近,柳彦奇又去势太急,力道又太大,这一掌已经是收不住了,只听得“砰”的一声,柳彦奇这一掌正好击在了钟河的前胸。钟河“噔噔噔”倒退十余步才勉强拿桩站稳。一口又腥又咸的液体已经涌到了嗓子眼,但是并没有被他吐出来,而是被他强行咽了回去。

    柳彦奇忙收住剑势说道:“老前辈,你怎么样?”

    这时林文孝已经跑过去扶住了钟河,听见柳彦奇关切地问,说道:“你少要假惺惺了。我师父若不是让着你,你岂能得手。”

    明明是钟河为了护着他不被柳彦奇击中才将自己暴露在柳彦奇的掌力之下的,他反说是自己的师父故意让着柳彦奇,如此颠倒黑白已经让钟河深知自己徒弟的为人,此前的事必不会是完全像他所说的那样了。

    柳彦奇忙拱手说道:“老前辈,柳某本无意伤你,只是你的徒弟太过恶毒,竟然偷袭与我,我也是一时气氛,才使了全力,刚才因为出手太快,已经无法收住,没想到这一掌竟然误伤了前辈,晚辈心中真是无比内疚。”

    钟河说道:“此事原由老夫岂能不知,今日之事也许是老夫一时气急,没有问清来龙去脉,老夫今日与你一战,看得出来,你并不像我徒儿所说的那样,看来是老夫失察了。”

    柳彦奇说道:“我想我与前辈之间一定存有误会,而这个误会一定与我那日留在你徒弟身上的那个剑伤有关,前辈,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且听晚辈详细说来……”

    柳彦奇于是将自己和林文孝之间的恩怨如实的说了,林文孝见事情败露也不敢抵赖,只是低头不语,寻求对策。

    钟河恨恨地说道:“孽徒,你不光谎言连篇欺瞒为师,你还投靠朝廷,为祸乡间,等我回去秉明掌门再行处理你。”随后又对柳彦奇说道:“今日之事实是老夫失察,一时偏听偏信,差点酿成大错,好在误会已除,你且回去吧。”

    柳彦奇说道:“前辈受了伤,我怎能就此离去。”

    钟河强自笑道:“这点小伤对于我来说并无大碍。再说还有我的徒弟在此,你就放心的去吧。”

    柳彦奇见他如此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拱手告辞而去。

    柳彦奇走后,钟河瞪了林文孝一眼说道:“逆徒,看我回去怎么罚你。”

    说完话迈步刚要走,可是腿还没等抬起来呢,那口被他强自咽下去的鲜血再次涌了上来,“噗”,一下子全喷了出来。

    林文孝见此情景知道师父受伤不轻,赶忙跑上前去将他扶住。突然,一股邪念在他心中生了出来。他不想让师父活着回去,师父如果活着回到武当山,那他所做的这一切必将被师门所有人知道,而且必将遭到掌门人的严惩,轻则面壁思过,五年不得下山,重则……

    林文孝邪念一生,说让师父先在大石头上坐下歇歇,自己去找辆马车来。

    钟河哪里料到,他坐在大石头上刚要运功疗伤,这个逆徒居然自他背后突然下手,一剑刺进了钟河的后心。

    钟河这时才知道,自己亲手调教出来的是个怎样的徒儿,他强自扭转过身躯,手指指着林文孝说道:“好你个逆徒,你你你,你竟然弑师。”

    林文孝退后数步,说道:“无毒不丈夫,要怪只能怪你心慈手软学艺不精,连个柳彦奇都杀不了,你已不配再做我的师父了。”

    钟河摸索着抓起自己的长剑,指向林文孝说道:“虽然我中你一剑,逆徒,我依然有能力清理门户。”

    钟河说完话居然向前迈出去两步,这下可把林文孝给吓坏了,他深知自己师父的武功,若想取他性命,只是瞬间之事而已。林文孝被吓得魂魄已然飞出体外,慌乱中连忙屈膝跪倒,连忙求饶,说师父徒儿一时糊涂,求你看在以往徒儿伺候你的面儿上就饶了我吧,以后我一切都听师父的,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

    钟河怒目圆睁,手中长剑已经举起,忽然,他伤口崩裂,鲜血飞瀑一般宣泄而出,手中剑再也没有力量斩下来了,只见他嘴角煽动几下,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便咽了气了。

    钟河尸身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这时被吓得体若筛糠的林文孝才敢抬起头来,看着师父是真的死了,这才放心地爬了起来。

    钟河咽气倒地后,手指依然指着林文孝不落,双目圆睁看着林文孝不闭,无论林文孝怎么用手给他合拢钟河的眼睛就是不闭上,林文孝心里也有些害怕了,跪倒在地说道:“师父,休怪徒弟心狠,实在是我不想回去受罚,我现在蒙小爷器重,升官发财就在眼前,我要是跟你回去,少说面壁五年,五年太长了,五年之后谁知道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不能错失良机。你放心师父,等我发达了,我一定多多给你烧些纸钱,让你在那边过上快活日子。现在,现在师父还要再帮我做一件事,那就是替我指正柳彦奇,此人就是我的克星,他一日不死,我一日也难心安。师父,反正你也是死了,就求您再帮我一个忙吧。”

    林文孝将他的恩师刺死,本来只为自保,但是他想到柳彦奇还没死便又生出一条毒计来。他将现场稍作布置之后连忙赶到了几位师伯的住处,一见面就痛哭失声,故伎重演,说自己学艺不精,遭到柳彦奇侮辱,师父知道后前去为自己讨个说法,没想到那柳彦奇连师父也不放在眼里,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还说:“怎么就来了武当五子中的一个老匹夫,若是五个一块儿来我一剑把你们五个全都宰了岂不是省事。”说到这里哭得更厉害了,假哭片刻又说师父一时气急便和柳彦奇动起手来,没想到那柳彦奇使诈,偷袭了我师父,我师父他老人家就这样含恨而死,他是被柳彦奇偷袭致死的,我师父他老人家是死不瞑目啊!呜呜呜呜……

    这林文孝的演技堪称一绝啊,此人不当演员,那绝对是影坛的一大损失。

    秦江等人一听五师弟死了全都站了起来,说道:“你说的这些全都是真的?”

    林文孝说道:“句句是真,我师父他老人家的尸体还在树林里呢,我侥幸逃脱回来给师伯们送信来的。”

    秦江和几位师弟忙随林文孝来到树林一看,果然,钟河趴在地上,一只手的食指指着前方,像是在指着什么人,又像是在指着什么方向,几人来到近前一看,在这根手指的地上写着“柳彦奇”三个字。秦江等人一见心中既愤怒又悲伤,他和四位师弟同时进武当学艺,几十年来,形同手足,更有他们五人研究出了“五行剑阵”,想互依靠,互为照应,如今他被杀身亡,撇下四个师兄驾鹤西去,岂能不让他们愤怒悲伤。

    其实,秦江他们所看到的现场是林文孝伪造的,他这么做就是想激怒秦江,好达到他借刀杀人的目的。

    二师弟刘海查看了一番现场说,却有打斗过的痕迹,而且打斗甚是激烈。

    这时三师弟周洋在离钟河尸体不远的一棵树下叫道:“大师兄快来看,那狂徒居然口出狂言。”

    几人一同过去一看,只见树干上用剑尖写道:“杀人者柳彦奇是也,武当五子已死一人,剑阵已破,其他四子速速龟缩武当去吧,否则,见面必将尽皆诛之。”

    四师弟郑湖怒道:“大师兄,此人太过猖狂,今不除之,我们武当五子必遭江湖中人耻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立足江湖。”

    秦江也愤怒道:“誓除此贼。”

    武当五子情同手足,如今钟河身死,其他四人真是痛心疾首,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亲手杀了柳彦奇,为死去的师弟报仇雪恨。

    如今当务之急并不是马上去报仇,而是将师弟钟河的尸身装殓起来。

    秦江等人为钟河收尸装殓,并筹划报仇之事暂且不提,再说柳彦奇。

    次日柳彦奇前往“精华武馆”看望丁奉志,见他伤口愈合很快,精神大好,心中高兴。

    柳彦奇从怀中取出来特制的金疮药说道:“此药是我师父秘制而成,治疗红伤效果极好,来,我再给你换换药,用不了几日就能够痊愈了。”

    丁奉志说道:“此药果然神效,伤口已经不那么疼痛了不说,愈合的也很快,这让我如何感谢柳旗主才好呢。”

    柳彦奇一边给他上药一边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谢可就见外了。”

    包扎完伤口,丁奉志说道:“刺杀李祺之事可有打算?”

    柳彦奇说道:“此人武功了得,凭我一人之力恐难胜他,何况他每次出行身边都会带着许多武林高手,我此来京城途中遇到一位小兄弟,武艺不在我之下,要是能得到他的帮助,可以稳操胜券。”

    丁奉志说道:“你说的这个人也来京城了吗?”

    柳彦奇说道:“此人先我一步到的京城,说来你也知道,就是那日在擂台上救下你的那位少侠。”

    丁奉志惊呼道:“原来是他!那可太好了,有他相助自然大事可成。只是,我们与他并无瓜葛,仅凭你们路上相识之缘他会出手相助吗?”

    柳彦奇说道:“我感觉应该会,因为他也特别厌恶李祺的为人,这一路上,他多次坏了李祺的好事,我若约他一起对付李祺,想必他一定不会拒绝。”

    丁奉志说道:“如此最好,只是,你我的身份切不可让他知道。”

    柳彦奇笑道:“我的身份他早就知道了,他还救过咱们的人呢。”柳彦奇便把马思明救出刘小勇的事学说了一遍。

    丁奉志说道:“事虽如此,但还是小心为妙。以后没有什么紧要的事你不必亲自来这里见我,我会秘密派人与你联系的。在京城建立一个联络点不容易,可不能毁在你我二人之手啊。”

    柳彦奇说道:“放心吧丁舵主,我柳彦奇做事向来也是小心谨慎,每次来我都会确认安全的。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等我寻到那位小兄弟我再来向你汇报情况。”

    丁奉志打发人从后门送走了柳彦奇。

    柳彦奇走了几家客栈都没有打听到马思明的下落,正要往回走,迎面看见李祺带着十几个人向这边走来。刚想回避,早有张奎就发现了他,远远地叫道:“柳彦奇,你往哪里躲?”

    其实这次并非是偶遇,而是李祺精心安排的结果。前文书中提到,李祺遍布眼线就为找到柳彦奇,她要看看这个柳彦奇是否就是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柳彦奇,如果是,她要千方百计的将他收在自己的麾下。如果不是,自然是越早铲除越好了。刚才有人回报,说在大街上发现了一个可疑的人,很像张奎描述的那位柳彦奇,李祺闻报便带着人一路找了过来。

    柳彦奇看见李祺本来打算回避的,李祺远远的看见了他的意图,便让张奎叫住了他。

    若想知道李祺将会如何对付柳彦奇,请看下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