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十三章 彦奇忍让 钟河醒悟

第二十三章 彦奇忍让 钟河醒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思明只身进入皇城打探刘小翠的下落暂且不提,再说说柳彦奇进京。

    柳彦奇此次进京是奉“顺义社”总舵主的派遣来京城听调的。

    进得京城,一路打听着就来到了“精华武馆”,对过暗号刚进得门来,就有武馆的人抬着丁奉志闯了进来,一连声的吆喝着快拿止血药,快去找郎中……。柳彦奇忙问出了什么事,回来的武馆人员就说了刚才比武的事,柳彦奇说那你们带我前去看看。

    二人来到擂台前时,马思明和那东洋武士战得正憨,后来见东洋武士败了,柳彦奇心中一喜,这时,看见那东洋武士突然抓起断刀向马思明扑去,知道不妙,忙取出自己身上的弩箭,刚要发射,他忽见马思明手腕已经握住了刀把,心知他已经知道了东洋武士的偷袭,并且做好了准备,便将弩箭收了起来,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东洋武士死在了他的刀下。

    柳彦奇见东洋武士已死,便悄悄地和武馆的人走了。

    这“精华武馆”正是“顺义社”在京城的秘密联络点,柳彦奇回到武馆之时,丁奉志早已经包扎完毕,柳彦奇忙上前询问情况。丁奉志说道:“柳旗主来晚了一步,若要是柳旗主早来,也就没必要由我去和那个东洋武士比试了,以柳旗主的武艺,想杀他易如反掌。”

    柳彦奇便询问为何会和那个东洋武士比试武艺?

    丁奉志便将一切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大致和于正威遇到的情况一样,丁奉志也是被迫出战的。

    没等柳彦奇回话,刚才和柳彦奇一起去擂台的那个人便把刚才擂台上的一切详细的说了出来。丁奉志听罢连叫了好几声好,说道:“不除此人我死都不能瞑目。还好,有人替我出了这口恶气。”

    柳彦奇问道:“不知总舵主这次招我进京所为何事?”

    丁奉志说道:“京城剿乱副统领李祺最近活动特别猖獗,我们的几个分部连连遭到他们的清剿,此人不除,我们顺义社将永无宁日。这次我向总部要你过来,是因为你功夫了得,只有你去刺杀李祺才有胜算。”

    柳彦奇说道:“我一路北上也听说了他的恶行,也和他交过手了,此人武功不在我之下,想要胜他还需要周密安排才行。”

    丁奉志说道:“他见过你了?”

    柳彦奇说道:“我们虽然交了两次手,但是我都是穿着夜行衣,他并未见过我的脸面。不过在和他的交手中,我发现他的武功似乎和我同出一个师门。”

    丁奉志说道:“那他有没有识破你的武功来历?”

    柳彦奇说道:“这应该不会,因为我每次行动都是隐藏了身份的,我也很少使用本门的武功。”

    丁奉志说道:“这样最好。你说他施展的也是你们门派的剑法,那他会是谁的弟子呢?”

    柳彦奇说道:“我们华山剑派弟子众多,很难知晓他是谁的门徒。”

    丁奉志便将他掌握的李祺的一切情况告诉了柳彦奇,让他伺机行动。若有需要,他会派他手下的人全力配合。

    柳彦奇进入京师的消息很快就被李祺布下的眼线给捕捉到了,立即报给了李祺,李祺偷偷地出来一见,果然是那日与自己在杨湖边相遇的男子,心中自是一阵鹿撞。她此时并不知道柳彦奇的真实身份,决定设法将他收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想到这里不免脸上一红。

    林文孝也打听到了柳彦奇的消息,心中一阵狂喜,他不顾李祺不准任何人与柳彦奇发生冲突的命令,只身跟踪柳彦奇,探得了他的落脚点,回去禀报了自己的师父钟河。钟河一听有柳彦奇的消息了,便急于与他一战,让林文孝去约柳彦奇出来。这林文孝哪有那个胆量自己亲去,便怂恿师父夜里前去偷袭。钟河虽然易怒,但也是武林之中响当当的人物,怎肯干那偷鸡摸狗的勾当,林文孝无法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他在客栈外偷看了一下午也没敢露面,一方面他怕柳彦奇知道真相后会对自己不利,另一方面他也怕自己来找柳彦奇的事给李祺知道,李祺的眼线遍布京城,真要让他知道自己不听他的号令,必将会严惩自己,李祺的手段他可是见识得够多的了。但是报仇心切,难得师父在京城出现,这个复仇的大好机会他真是不想错过,于是选择了铤而走险。趁着夜色,林文孝换好了夜行衣,翻身来到柳彦奇的屋外,刚要敲门,就听见屋里面柳彦奇说道:“既然来了就请大胆进来,何必鬼鬼祟祟藏头露尾。”

    林文孝心头一惊,没想到柳彦奇居然已经发现了他,便只好推开了房门,但他没敢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压低声音说道:“三更时分,城南门外树林里,有人要见你。”

    柳彦奇说道:“那日在剥皮岭给你跑掉了,你今天居然还有胆量来找我。想必是约了帮手了吧?”

    林文孝没想到这样也能被他给认出来,心中不免一惊,忙说道:“话我已经带到,没种你就别来。”

    柳彦奇并不想与他多费唇舌,便说道:“我柳彦奇是爱管闲事,但从来不与人比武斗狠,你告诉那个人,就当是他胜了。”

    林文孝见柳彦奇不肯去,也不敢多言,回来自是添油加醋的向师父说了一番,他说道:“柳彦奇说了,钟河那个老匹夫不配和我动手,若想挑战我,就回武当山去把姜万明那个老杂毛叫来。”

    诶呀!这句话可把钟河给气得够呛,林文孝知道师父钟河最是尊重掌门师爷的人,因此这次索性把掌门师爷也当成了导火索,果然奏效,把钟河气得哇哇直叫,恨不得立刻来到柳彦奇跟前,将他碎尸万段。

    钟河的怒火再次被熊熊燃起,而且已经压制不住,怒道:“柳彦奇,好狂妄的小子,说我不配和你较量也就算了,居然口出狂言,将我的恩师都不放在眼里,真是欺人太甚,他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前去,看我如何教训他这个有娘生没娘教养的混蛋。我要让这个狂妄的小子死无葬身之地。”

    钟河哪里知道,这林文孝说的话都是他自己杜撰的,没一句是真话,但是习武之人大多都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别人不愿和你比试武艺,比把你打败了更难以让人接受,他们会觉得这是奇耻大辱。正是所谓的:君不欺方已欺方。他们不认为你这是忍让,不认为你这是服输,相反,他们会认为你这是小觑他们,不屑与之一战,何况还拉扯上了他的恩师姜万明,这口气钟河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忍的。

    钟河在林文孝的带领下来到客栈时,正好柳彦奇准备出去夜练。二人便一路尾随着到了一处僻静之所。

    柳彦奇双足站定之后说道:“既然跟着来了,就请现身吧。”

    钟河从树后走了出来说道:“小子听力果然不错,确有些本事。难怪会轻视老夫,轻视武当,不屑与老夫一战。不过,再有本事也不能目空一切,旁若无人,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强中自有强中手,小子,今天老夫要教一教你做人的道理。”

    钟河说完话,拉开架势就要动手。

    柳彦奇双手一拱说道:“前辈此话怎讲?我与前辈素昧平生怎会有轻视前辈之事?”

    林文孝怕话说多了露馅,那样自己不但报不了那一剑之仇,恐怕连师父也会怪罪自己,忙说道:“师父,无需和他废话,对付这种恶人,就当施以颜色,否则刹不住他的傲气。”

    柳彦奇明白了,一定是林文孝挑唆此人来为他报那一剑之仇的。于是对林文孝说道:“林文孝,上次饶你一命你不思悔改,居然挑唆你的师父来与我寻仇,早知如此,当初真该一剑要了你的狗命。”

    钟河闻听已经火起,说道:“小子还在口出狂言,真真是不把我这个武当五子之一放在眼里,吃老夫一剑。”

    说完话抽剑在手,指尖一掐剑诀,一式“剑指苍穹”,长剑挂着风声直奔柳彦奇的面门而来。

    柳彦奇早就听说过武当五子的名号,知道他们各个都是技艺精湛,不容对付,自己本也无意与武当结仇。因此柳彦奇并不真心想和钟河一决高下。因此他并不出剑,只是抵挡招架而已,希望钟河能够知敬罢手。

    钟河见柳彦奇并不出剑,心中越发气恼,心说:好小子,你果然没将老夫放在眼里,面对老夫的进攻,你居然连剑都不拔,你这也太能羞臊人了。如此狂徒,老夫岂能容你。

    钟河会错了意,以为柳彦奇不出剑是在羞辱他,便手中剑狂抖,步步紧逼,他想逼他出剑。

    柳彦奇面对钟河的步步紧逼不得不出剑招架,他想找机会和他解释一番,让他知道是他的徒弟在说谎话骗他,可是,这钟河性情暴躁,柳彦奇越是不出招,他越是恼怒,哪还能听得进去他说话,再加上林文孝从中煽风点火,还暗中偷袭柳彦奇,柳彦奇深知,如不能制住钟河,自己恐无说话的机会。

    柳彦奇心中默念剑诀,手中长剑已经灌足了力道,一套快剑纷沓而至,刹时间,整个空间全被剑影笼罩着,林文孝恐伤到了自己,早已经跳出了圈外。

    柳彦奇以快剑成名江湖,可见他的剑一但抖开了当如何了得。

    钟河的剑法也是相当了得,如此二人可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林文孝再向圈内看去,只见漫天之下只见剑影不见二人,林文孝心中不免一寒,心说:“幸亏是师父他老人家,否则,一百个林文孝也不会是柳彦奇的对手。自己怕是死一千次也不止了。”

    七星追月剑法固然厉害,武当剑法也是了得,二人直斗了百余回合仍未能分出胜负。

    柳彦奇正当年轻体力极好,钟河毕竟年以半百,时间一长体力渐渐不支,柳彦奇便故意放慢剑法希望他能就此罢手,免得再斗下去两败俱伤。

    钟河已经看出了柳彦奇的用意,仔细想想此人应该不会像自己徒儿所说的那样恶毒,否则,早趁自己露出破绽之时,向自己发难,致自己于死地了。难道说自己徒儿林文孝所说的话里有虚?

    钟河哪里知道,他徒儿林文孝何止是话里有虚啊,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一句是实话。

    这时,柳彦奇趁着剑招渐慢,一边和钟河周旋,一边说出了自己和林文孝之间的过节,他希望钟河能够明辨是非,不要轻信林文孝的一面之词。

    钟河听罢柳彦奇的话,心说:见此人并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所说之话也并不像是再说谎,更何况此时他已经略占上风,若真如林文孝所言,他没理由像自己解释这么多,早该对自己步步紧逼,招招夺命了。难道说是自己的徒儿林文孝说了谎?难道是自己护徒心切一时气急冤枉了这个人?想到这里钟河便有心收手,想好好询问一下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若真是自己的徒儿撒谎冤枉了这个年轻人,那自己一定要还他一个公道。可是两个高手过招,自己该如何收手才能让双方都能够保持体面呢?

    钟河的这一细微变化早已被洞察秋毫的柳彦奇给捕捉到了,心知钟河一定是已经怀疑林文孝说了谎话了,于是就决定自己卖个破绽给钟河,让他略占上风,这样收手会让对方很有面子。

    同样,场中的变化也都看在了林文孝的眼里,他可不想就这样收场,今天如果不杀了柳彦奇,那自己胡乱编排的事情必将全部败露,到那时,一剑之仇报不了不说,自己轻则要挨师父的批评,重则必将被师父带回武当山面壁思过。他决定伺机偷袭柳彦奇。

    就在柳彦奇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钟河的时候,钟河也已经看出了柳彦奇的意思,心中开始欣赏柳彦奇了,心说:如此恶战当前,此人还能够维护我的体面,想必一定是个正人君子,此人绝对不会是徒儿林文孝所说的那种人。

    就在钟河借着柳彦奇卖的破绽准备乘胜收招之时,在一旁观战的林文孝也看出了这个破绽,林文孝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剑尖直奔柳彦奇的后心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