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十二章 铸刀造剑 饮血方成

第二十二章 铸刀造剑 饮血方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东洋武士不甘心失败,见马思明正准备还刀,毫无防备,垂死挣扎着抄起他的那把断刀向马思明的后心刺去。

    这时,台下所有人都同时惊叫了起来,眼看着那东洋武士的断刀从马思明的后背直插了进去,同时,台下众人都听得“啊”的一声惨叫,那把断刀在马思明的胸前血淋淋的穿了出来,那鲜血如泉涌一般顺着刀身流淌下来。台下众人全都吓傻了眼,胆小的都闭上了眼睛。于秀芸也惊呼了一声“思明弟弟”。

    这一瞬间的事情只有于正威看得清楚,那东洋武士的断刀就在快要接触到马思明的后心之时,只见马思明身子迅速一侧,那断刀便从他的腋下穿了过去,与此同时,马思明已经飞快的拔出了手中的宝刀,反手从自己的腋窝下穿了过去,两把刀几乎同时穿过他的腋窝,东洋武士的刀等于刺了个空,而马思明的刀却正好刺入了东洋武士的体内,东洋武士的血喷涌而出,顺着马思明手中的刀流去在腋下与东洋武士的刀贴在了一起,那血流便顺着东洋武士的刀流了下来,咋一看,特别像是马思明中了刀了。当众人看清是怎么回事时立时欢呼起来,无不赞叹马思明出刀的速度之快,快到谁都没有看到那刀出鞘。

    开始,其他东洋武士也以为是自己人得手了呢,正欢呼呢,再一看,倒下的人并不是马思明,而是自己人,立时吓得半死,慌忙跪倒求饶,说立马回东洋去,有生之年再也不来中土了。

    于秀芸见马思明没事心下欢喜,忙上前查看有没有伤到,马思明甚是感激,便说了声“谢谢姐姐关心”,这句话反把于秀芸说的不好意思了。

    马思明来到那华服青年的面前双手递还宝刀说道:“多谢这位公子的宝刀,如果没有此刀,想要胜他着实不易。”

    那人说道:“英雄客气了,我也是气不过这个洋人,此人太过嚣张,我虽然身带此刀,可惜武艺不精,有心上台一战,又恐不是他的对手,刚才见少侠武艺精湛,若再得此刀相助,定能胜他,因此我才出示此刀,看来宝刀尚需配英雄啊!今日能助小英雄除此一害也是一件快事。”

    说话间,他身边像是他保镖的人催他快快离开,这位年轻的华服公子边走边道:“英雄后会有期。”

    马思明也一抱拳说道:“后会有期。”

    于正威追上去一步拱手问道:“公子尊姓大名,家是哪儿的,身边居然带着这么好的一把刀,能否告知此刀来历?”

    对方并不答话,那保镖却过来拦住了于正威。说道:“这关你什么事?快快走开。”保镖拦着于正威不让他靠近那位年轻人。

    于正威见对方并不理会自己,又有保镖拦着便只好作罢。

    回到镖局,于正威问马思明道:“思明侄儿,你觉得你今天所用的这把刀如何?”

    马思明说道:“那把刀绝对是一口宝刀,看来那位年轻的富家公子一定有一些来历,否则不会拥有这么好的一把刀。”

    于正威说道:“你说的一点没错,这口刀绝对是一口宝刀,但它不仅仅是一口宝刀这么简单。其实,这口宝刀原本是你家家传宝刀,名唤‘金光刀’。”

    马思明纳罕道:“什么?于叔叔你说什么?这把刀原本是我家家传的宝刀?那它怎么会落在他人之手的?”

    于正威说道:“此事说来话长,你听我慢慢道来,此刀名唤‘金光刀’,与它齐名的还有一把宝剑,名唤‘碧水剑’,这两口利刃乃是北宋末年著名的兵器铸造师韩蕲夫妻二人合力打造而成,据说他们夫妻搜集了古往今来十余口名刀名剑的残片,又加入天外来铁(陨石)精心提炼成坯,再置于烘炉之中锤炼七七四十九天,才打造完成,只可惜,这两把利刃铸成之时,并没有像他们夫妻二人期待的那样出色,换句话说,这两把利刃完全打造失败,他们不仅仅没有锋芒,而且还软若无骨,无论是山间清泉还是天山冰水都不能将其冷却成型,韩蕲绝望之中大叫了一声‘天呐!你这是要毁我韩蕲之名吗?’说完话不由分说举刀引颈而死,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把刀居然将韩蕲的血液全部吸入了刀身,那刀身也在吸入韩蕲的鲜血后瞬间冷却成型,就在韩蕲的妻子惊讶之时,那把刀突然传来碎裂之声,韩蕲的妻子以为这把刀突然冷却发生了断裂,再看,奇迹出现了,这把刀断裂的只是它外皮的氧化部分,那层氧化皮层爆裂之后纷纷脱落,瞬间,一片金光飞升开来,两条游龙啸舞与空。韩蕲妻子惊呼了一声“好刀,老头子,我们没有失败,我们成功了”。韩蕲的妻子立时明白了,原来这两件利刃非血不冷,于是大叫了一声:‘相公,为妻来也’,说完话取剑引颈而亡,那柄剑也将她的血全部吸入,外皮爆裂开来,一道轻柔的碧光瞬间充斥全屋,两条玉凤飞舞与空中,与两条飞龙缠绵围绕,自此,这两口利刃便成为江湖中人人垂涎的宝贝。后来这把“金光刀”流落到你的祖辈手中,你父亲死后你母亲用它征战沙场,无战不胜,令清狗闻风丧胆,也正是因为这,你母亲才被吴大海出卖的,那天轮到他值班巡营,他趁你母亲睡熟之际,偷走了你母亲的宝刀、盔甲和马匹,然后打开寨门引入了清兵……,此刀自那日起便再无音信,没想到今天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助了你一臂之力,难道这是你母亲在天有灵有意安排的吗?”

    尹秀香说道:“这把刀当年是被叛徒吴大海偷走的,莫非刚才那位华服少年是吴大海的后人?”

    于正威说道:“不管他是谁,今天宝刀重出江湖,又助了思明一臂之力,我感觉此刀和思明有着不可分割的缘分,我想它还将会再次出现,它不光会出现,它一定会重新回到思明的手中,思明若真得此宝刀,我们光复大明就更有希望了。”

    马思明不解的问道:“光复大明?我?”

    于正威说道:“你的父母都是大明朝的将军,你难道不想光复大明朝吗?”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昨日说的组织是不是就是光复大明的组织?”

    于正威说道:“没错,于叔叔现在是反清复明京城分舵舵主。负责探听清狗信息,收集情报。你的到来,可谓如虎添翼啊!要是能找回那把宝刀那就更好了。”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既然那把宝刀当年是被吴大海拿走的,那这个年轻人一定就是吴大海的后人,可是,我见此人目光炯炯,举止不凡,你看他英姿勃发,气宇轩昂,大有王者之威,想那吴大海一个叛徒,怎会有如此模样的后人。”

    于正威说道:“我心中也是甚感奇怪,本想详细询问一番,可惜,对方并不想透漏自己的身份。”

    尹秀香说道:“贼人之后,岂能轻易露出自己的身份。哼!若此人真是吴大海的后人,他此时出现京城,想那吴大海必然也在京城之中,我苦苦寻找了他十几年,这回若给我找到,我定不会在让他逃之夭夭了,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叛徒,为秦将军和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为我那苦命的儿报仇。”

    尹秀香说到这里,早已经泪花滚动,泣不成声了。

    于正威和爱女于秀芸一番劝说方才止住悲伤。

    于正威又说道:“我看此人眉宇间流露着贵气,应当不是平常人家的公子,想那吴大海也不过是个副将出身,就算投敌有功,飞黄腾达,也不可能有如此贵气,时隔十几年了,宝刀易主的可能也是有的。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我们且不用乱猜,我已经派人悄悄地跟踪这两个人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说话间外面有人扣门,声音两长两短,于正威知道是自己人,便吩咐钱波去开门。

    来人进得屋来,双手抱拳回道:“禀报舵主,卑职奉命跟踪的那两个人,游逛片刻便进了皇城,卑职见城门把守很严,没有跟进去。”

    于正威“噢”了一声说道:“这两个人可以自由出入皇城,难道说他们是满人?”

    马思明见他们提起皇城,忽然记起来寻找刘小翠的事,忙问这皇城好进吗?

    于正威说道:“皇城里面居住的大多数都是满人,有些汉人也都是投清的官员,平常人自是不容易进出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马思明于是把刘小翠的情况一一说了。

    于正威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她的哥哥是‘顺义社’的人,那为什么不让顺义社的人前去解救?”

    马思明说道:“我在没遇到他哥哥之前就已经答应了刘老爹,做人岂能言而无信。”又问道:“他哥哥不是反清义军吗?我们也是反清的为什么还会分彼此。‘顺义社’又是怎么回事?”

    于正威说道:“他们都是闯王的余部,因此叫‘顺义社’,我们是大明朝的将领,我们是‘明义社’,没有闯王的造反队伍就不会有大明朝的覆灭,虽然都是义军,顺义社和明义社势同水火,怎么能不分彼此。”

    马思明说道:“原来如此。若真这样,我看大事难成。”

    于正威说道:“何以见得?”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难道不知道三国鼎立的故事?和则鼎立,不和必亡。”

    于正威叹了口气说道:“可惜朝廷不这么想啊。自从你的母亲去世后,大明朝再没有能争善战的将才了,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朝廷被迫一再迁都,后来被迫入缅甸避难,没想到缅甸小国迫于清朝的压力,将永历皇帝朱由榔遣送回来交给了叛将吴三桂,吴三桂在昆明将永历皇帝绞杀了。自此便再没有了正是的抵抗军队,所有力量都转到了地下,取名‘明义社’,秘密联络明朝旧臣极其后代,谋划反清复明。”

    马思明说道:“原来如此。如今清朝已经根基稳固,想要撼动他绝非易事。”

    于正威说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只要我们意志坚定,成功只是早晚的事。”

    尹秀香说道:“如今思明侄儿已经艺成下山,而且武艺如此之好,真是义军的幸事啊,义军有了思明侄儿的加入,可谓如虎添翼,我想,扫清叛徒,赶走清狗的日子不会远了。”

    于正威也如此说。

    马思明其实对反清复明并不怎么感兴趣,自古以来朝代更迭,都是能者居之,前朝如果能够广施仁政,深得民心,也不至于有闯王之乱,也更不会有满人进关,如今满人已经在中原扎下根基,反清复明谈何容易!因此,马思明借口说要回客栈去见刘老爹和他商议搭救刘小翠的事,便告辞出来。

    于正威说道:“不如把他也接来镖局住吧,这样省得你两头跑了。”

    于秀芸亲自把他送到大门外,关切地说道:“皇城内都是满人,且遍布骑兵走哨,你若去打探消息可要多加小心。”

    于秀芸这番话好似一个妻子叮咛正要上战场的丈夫一般,虽说马思明心里没有这个想法,但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十分感激的看着于秀芸说道:“谢谢姐姐的关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于秀芸再次脸色微红,低下头说道:“若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可以来找我。”

    马思明点头“嗯”了一声。

    马思明心想,若不是乌兰姑娘率先闯入了自己的心扉,秀芸姐姐绝对是个值得追求的好女人。忽然又觉得自己心中已经有了乌兰姑娘怎么可以这样乱想?忽又想起自己和于秀芸是有婚约的,母亲临终遗书要自己一定要遵守婚约,这、这该当如何是好?

    思想间,马思明已经回到了客栈,刘老爹见到马思明忙询问可有女儿刘小翠的下落?马思明便把今天擂台比武的事说了,他说明日自己就想办法进入皇城去打听苏合尔泰的府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