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二十章 身世之谜 引出婚约

第二十章 身世之谜 引出婚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于正威听过那位镖师的话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有些事看来躲是躲不掉的。钱波,你且先去阻止,我马上就来。”

    男镖师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马思明问来的是什么人?于正威说道:“几个外邦的地痞混混,仗着和鳌拜有些瓜葛专门找武林中人的麻烦。”

    于秀芸气愤的站起来说道:“爹,我出去教训教训这帮混蛋。”

    于正威按住于秀芸说道:“他们可是来者不善,切不可大意。”

    说着话的功夫,男镖师钱波再次闯了进来,慌张的说道:“总镖头,那几个东洋浪人说您要是再不见他们他们就真要砸招牌了,您快快出去看看吧。”

    四人一起起身来到了屋外,还没等步下台阶,男镖师田友就被外面的人一脚给踢翻在地了,钱波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来人一共六人,五个东洋浪人打扮,另一个是个汉人,想必一定是他们雇的狗腿子了。

    于正威忍住怒气说道:“我于某人开镖局做的是生意,从不与人比武较狠,几位还是请回吧。”

    其中一个浪人操着生硬的汉语说道:“我们馆主邀请你参加你就必须得参加,除非你自己认输,向我们馆主磕头奉茶,否则,你的镖局就别想再开了。”

    “你……”于正威气得说不出话来。

    于秀芸怒道:“爹,我来。”

    马思明抢前一步说道:“还是我来吧。”

    马思明走到几名东洋浪人的面前说道:“想比试武艺是吗,哪位先来?”

    为首的东洋浪人说道:“你是什么人?”

    马思明一字一顿地说道:“中——国——人。”

    那为首的东洋人拉开了架势大吼一声扑了上来,马思明一式“燕子抄水”巧妙的闪了开去。

    那东洋浪人回转身来,紧了紧腰间的束带,说道:“小子,有两下子,看我怎么拿你。”说着话,一式“饿虎扑食”便直奔马思明而来,那人双手直取马思明的双肩,想要将马思明的双肩抓住,然后将他摔倒。

    马思明顺势一闪身形,躲过这一抓,随后左手微抬以为掩护,右手握指成拳,直奔那东洋浪人的左肋击去。

    这东洋浪人身高体肥,行动比较缓慢,哪里躲得过马思明这一拳,马思明的拳头便击中了那东洋浪人,可是,这一击并没有对那位东洋浪人构成伤害,原因是这位东洋浪人自幼练习抗击打能力,一般的拳脚很难伤得了他。

    东洋浪人转过身来,一式“猛虎拦路”,躬身形直向马思明腰间抱去。

    马思明从来没见过这种打法,他不出拳也不出掌,总想去抓对方,抱对方,总想把对方摔倒,这是什么功夫?

    马思明岂能让他得手,双足点地身躯凌空而起,半空中一式“燕子翻身”折回来,出二指直点那人太阳穴。

    那东洋武士跳在一边,躲过这一招,随后又猛扑过来,想借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将马思明压倒在地。

    马思明身体那是如何的灵巧,可谓上天堪比飞燕,入水堪比游鱼,就那东洋浪人的笨样,岂能扑得着他。

    马思明再次躲过身来,变掌为拳,借势打向那东洋浪人的后背,那东洋浪人躲避不及,再次被马思明击中,虽然被击中,也只是打了个趔趄,可见此人的抗击打能力非比常人。

    那东洋浪人几次搂抱都没能得手,还是不死心,这回他是拼了全力,猛地扑向了马思明。

    马思明这次没有急着躲闪,而是稍微迟钝了那么一下,待对方招式用老,无法再变动之后才一晃身形闪在一旁,那人收势不及,踉跄数步,差点摔了一个狗啃屎,转过身来大叫一声再次扑来。

    两个人一来一往打了十几个回合,马思明已经摸清了此人的套路,知道此人除了抗击打能力非常好之外,并无过人之处,既然你能抗击打,那好,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力道,我就不相信你能够抵抗得了少林寺的内功神力,想到这里,马思明一提丹田气,内力上行,由肩运送至臂,再由臂运送至掌心,一招“佛祖开山”,掌挂风声直击了过去。

    那东洋武士哪里知道这里面内功的玄机,只当他依旧向刚才那样的一掌,便也没有躲闪,直接就迎了上去。

    这一掌马思明只不过用了五成内力,直把那个东洋浪人震出去两丈开外,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其余几名东洋浪人忙跑过去将他扶了起来,那东洋浪人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强自站了起来,支撑着走到马思明的面前,竖起拇指说道:“好,好功夫。有种的你就来打我们馆主的擂台,你若敢来你就是这个,”说着话时向马思明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又说道:“你若是不敢来,你就是这个。”说着话时,伸出来小手指,还指向了地面。

    说完话,那东洋浪人取出一张挑战书塞给了马思明,然后带着人趾高气昂地走了。

    马思明把挑战书递给了于正威问道:“于叔叔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为什么非要咱们和他比武?”

    于正威回到屋中叹了口气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前年,那时候镖局还没有搬到这个地方,也没有改名字,有一天来了一伙东洋浪人,说是要在北京城里开武馆,邀请我们去给他们捧场。我推说自己家中事情繁多不能前往,没想到那个东洋武士便非要和我比试武功,说如果我要是打赢了他就可以不去。于是我们俩便动起手来,本来我并不想把他怎么样,可是他几次被我制住他都不肯服输,还暗中使用暗器,我一时下手重了一点便把那个东洋浪人给打死了。为了防止他们前来寻仇,我不得不将镖局关了门,然后搬到了这里,过了一年见没有什么事我就换了名字重新开了这家镖局。就在几天前,听说又来了一伙东洋浪人,说是要为他死去的弟弟报仇,因为找不到我他们便在大清门外摆了一个擂台,叫嚣说我要是不出现他就打遍北京所有高手。这个东洋人下手极其狠毒,几日来与他比试之人非死即残,为了逼我现身那东洋武士派人到处发帖,下挑战书,不想与之比试就必须向他叩首服输,否则就派人踢馆,我倒不是惧怕这些东洋武士,只是组织怕我暴露身份,不允许我出战。”

    马思明问道:“组织,什么组织?”

    于正威说道:“你今以长大成人,有些事是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马思明说道:“于叔叔说的可是我的身世?”

    于正威说道:“没错,正是。于叔叔和你的父母本是大明朝的将领……”

    原来,马思明的父亲名叫马千乘,是明朝末年著名的将领,官拜石硅宣抚使,他的祖父是马援官拜伏波将军。母亲名叫秦良玉,一代巾帼英雄。马千乘在马思明刚刚出生不久便战死沙场了,他的母亲秦良玉代领夫职,继续抗击进关的清兵,南明小皇帝封她为扶社大将军。秦良玉虽然是女儿之身,但是自幼熟读兵书,很会用兵,自从接管丈夫的兵权之后可以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加之她手中那口削铁如泥的宝刀,让清将无不闻风丧胆。这让清朝政府非常头疼,清政府派济尔哈朗率兵前去阻击,也是久久不能取胜,反而损兵折将。济尔哈朗的亲信苏合尔泰进言说:“想要除掉秦良玉也非难事,只需将军依我之计便可。”于是济尔哈朗备足了金银,找了一名前明的降将偷偷地溜进秦良玉的兵营,买通了秦良玉的副将,盗走了秦良玉的宝刀,还偷了她的坐骑,致使她身陷囹圄。被抓时马思明还不到三岁。当时于正威和妻子尹秀香也是秦良玉手下的副将,二人见秦良玉被抓清兵已经攻陷大营,无奈之下只好护着秦良玉还不到三岁的小儿子杀出了重围。没想到那位出卖秦良玉的副将怕他日后长大成人后来找他报仇,便带领着清兵一路追杀,使得他们竟无落脚喘息之地。被逼之下,于正威将自己和马思明同样大的儿子交给了那个副将,说这就是秦良玉之子,那副将信以为真,就把于正威的儿子抓走了。于正威夫妇害怕那副将知道真相后再来加害,便连夜把马思明送到了嵩山少林寺,交给了他的恩师一空大师收养,请求他教他武功,日后好为母亲报仇,为反清复明出力。

    马思明听到这里心中万分感动,没想到于叔叔当年为了救下自己竟然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交到了那可恶的副将手里,看着哭成泪人的尹秀香,马思明心如刀绞,忙双膝跪倒说道:“从今天开始于叔叔和婶子就是我马思明的父母,我会像亲儿子一样孝敬你们二老的。”

    于正威夫妻忙将他扶起来说道:“孩子不要这样,当年你母亲救过我们夫妻的命,就当我们回报她的恩情吧。”

    于正威又说道:“我后来买通了看押你母亲的狱官见了她一面,她还给你写了一封信呢。”说完话让尹秀香去后室取信。又说道:“顺治五年,你母亲在大都督府的玉音楼被鳌拜老贼残忍的杀害了。”

    秦良玉当年死后后人无不咂舌,有人曾作诗云:

    蜀锦征袍自裁成,

    桃花马上舞长缨,

    大明臣子千千万,

    唯有良玉是英雄。

    马思明问道:“那出卖我母亲的副将是谁?此人现在何处?”

    于正威说道:“事后南明朝廷非常愤怒,多次派人前去刺杀,我也参与了两次,可是都没有得手,后来此人便消声匿迹了,这么多年来再也没有探听到他的消息。”

    马思明说道:“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于正威说道:“吴大海。”

    马思明将这个名字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马思明听于正威叙说完毕,便打开母亲秦良玉留下的书信看来。

    书信前文叙说了他的身世、家事以及她被捕的事,劝他说母亲虽被小人所害,但是一想到可以到九泉之下和你的父亲相聚母亲也不觉得悲伤,想着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听你于叔叔说他已经把你送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我也就放心了。你长大成人之后千万不可去找人寻仇,要好好的生活。最后母亲要和你说的是,你自幼就和于叔叔的女儿秀芸定有婚约,母亲虽然不在了,你也要信守承诺,好好地待人家。订婚信物就带在你的脖子上,这是母亲家传的一对龙凤玉佩,你和秀芸各带了一半……

    马思明看到这里心中五味杂陈,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忧的是自己竟然和于秀芸定有婚约,这样他就不能再喜欢别的姑娘了。一想起别的姑娘他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了乌兰姑娘的模样,他忽然后悔起来,后悔自己知道了这一切,如果自己不知道这一切,那他就可以喜欢乌兰姑娘,可以和她永远的在一起了,可是,母亲说她虽然不在了,自己也一定要信守承诺,这么说,自己一定要娶于秀芸不可了,还有那定情信物,定情信物?那定情信物自己却送给了乌兰姑娘,这这这,这该如何是好!

    马思明此时也终于明白过来,刚才进门时,于叔叔连说了多个“真是天缘巧合”是什么意思了。既然于叔叔这么说了,那他和于秀芸的婚事想必于秀芸也一定早就知晓了,难怪她都二十几岁了还不曾婚嫁。想到这里他便不由自主的向于秀芸看去,于秀芸见她看向自己,已经猜想到了,一定是信中提到了她们二人的婚事,想到此处不好意思起来,脸色微红,忙低垂下了头。

    于正威说道:“思明侄儿的玉可曾带在身上?”

    马思明见问起这块儿玉来心中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因为他的那块儿玉前日已经送给了乌兰姑娘,只好吞吞吐吐的撒谎说道:“那块儿玉,我、我放在嵩山师父那里了,出来的时候忘记带了。”

    于正威说道:“我就是问问,不急不急。等过了比武的事再谈你俩的事不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