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碧剑金刀 > 第三章 九原除恶 立万扬名

第三章 九原除恶 立万扬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马思明打伤了狂徒,为美女主仆解了围,却吓坏了店主。那店主一边哭一边说道:“少侠,你可闯下天大的祸了。”

    马思明忙上前扶起店主询问详情。

    原来,刚才那位调戏少女主仆的狂徒不是别人,正是南明叛徒黄大兴之子黄亮。这黄亮在南明义军之中时就劣迹斑斑,奈何南明小朝廷又是正在用人之时,兼顾他的父亲黄大兴曾经护驾有功不得不忍让与他。后来康熙亲政,公开发榜招降义军,不论过去如何与清军为敌,只要主动来投尽皆加官封赏。黄亮在义军中因名声不好,受到大家的冷落,又得不到重要的职位无利可图,就心生怨恨,正想伺机报复,正好清军发出招降榜文,他便想弃明投清升官发财。这事和父亲黄大兴一说,遭到了黄大兴的坚决反对。黄大兴深受大明朝的厚待,又得到了南明小朝廷的重用,他岂能背信弃义投靠清狗。因此,黄大兴还将犬子黄亮严厉地训斥了一番。

    黄亮弃明投清的想法没有得到父亲的支持,心中甚是不甘,于是四处派人偷偷地散布谣言,说他父亲黄大兴正在和清兵谈判,准备投降。没多久,这些谣言就传到了南明皇帝朱由榔的耳朵里,朱由榔开始也不相信,因为他深知黄大兴的为人,而且自己对他不薄,黄大兴也多次表示愿意为大明朝粉身碎骨,死而后已。可是,谎言说多了,传久了,就连说谎话的人自己都会觉得谎言不再是谎言,就连他自己都会相信这就是真的了,久而久之,朱由榔心中也是疑窦重重,况且身边还有人说道:“陛下,此事非同小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害人之心不可有,放人之心不可无啊。”

    朱由榔内心开始动摇了,正巧,近日战事不利,朱由榔为求速战速决,催促黄大兴主动进攻,黄大兴则就当前战局上奏说:“现在战事于我们不利,不可以贸然轻进,为求胜算,我们须当养精蓄锐,静观其变。”

    朱由榔结合谎言传说,认定黄大兴不主动出战就是在有意拖延时间,极有可能是在为自己投降做准备,于是,圣怒之下,解除了黄大兴的兵权,黄大兴不服要面君见圣,朱由榔自知自己理亏,若见了黄大兴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便命侍卫将黄大兴挡在了宫门以外,传旨让他先回家静养,等候调令。

    朱由榔这么做不过是想警告一下黄大兴,让他知道传言已经让皇帝对他产生了怀疑之心,希望他能够尽快平息谣言。等谣言平息之后,朱由榔再将他调回军中。朱由榔没想到,黄大兴见驾受阻,以为皇帝真的相信了这些传言,便越发想见圣驾解释清楚,于是便与侍卫发生了冲突,要强行闯宫,而且还大声叫嚷,说皇帝有眼无珠,不识忠臣,偏听偏信,不该解除自己的兵权,若是没有他黄大兴护驾,恐怕清兵早就灭了南明了。

    这些话朱由榔听了心里如何受得了,急命护卫将黄大兴乱棍打了出去。黄大兴一怒之下便带着黄亮真的投奔了清军。

    黄大兴原是南明重臣,对南明的事知之甚多,又知晓南明的布防情况,投降后率领清军大肆围剿,死伤南明将士十几万人,把南明皇帝朱由榔逼得差点也像崇祯皇帝那样上吊自缢。还好部下舍身相救,他才得以逃脱。

    黄亮原本也在父亲黄大兴的军中,但是他害怕往来冲突搞不好就丢了自己的小命,于是要求父亲请示朝廷给他弄个一官半职,可以称霸一方,也可以捞些油水。朝廷对黄亮之劣迹也是早有耳闻,但念在黄大兴为大清朝清除乱党有功的份上给他安排了一个有名无实的闲职,如此他便来到了九原县。到了地方他才知道,这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于是非常不满,终日也不去县府上任,反召集好多地痞流氓以及一些江湖术士一起横行乡里,吃拿卡要,强抢民女无恶不作。县官惧怕他的父亲也只能是装作不知道,但凡有人来告状要么乱棍打出,要么就是压案不报。后来见他越发肆无忌惮也怕惹出大的乱子惊动了朝廷,便受了他一个县防的职务。什么是县防?说白了就是没事上街走走,检查一下防务,他可倒好,利用这个身份开始征收保护费,谁家不交他就派那些江湖术士夜晚入户或偷或抢,或打或砸,大家无奈之下只好忍痛按月给黄亮交月钱。此人无耻到连街头乞儿都不肯放过。

    店家说完叹道:“如今他在我的店里挨了打,回去之后叫人必来找我算账,我这店开不下去事小,恐怕还要连累上全家人的性命啊。”说完话越发哭得厉害了。

    旁人说道:“少侠,今天你真的是给店家带来灾祸了,你打了人,你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我们可是要遭殃了。开不得店事儿小,搞不好真的要连累上一家老小的性命呢。”于是就说哪日哪日谁家谁家因此一家老小全都被他活活给打死了。

    马思明听罢心中怒起,说道:“此人竟然如此嚣张,店家休怕,此事为我所为,我绝不会一走了之,如此败类岂能容他再为非作歹,他若来找我便好,他若不来找我,我也定要找他去,我非一刀宰了他为民除害。”

    他话音刚落,店家和几名旁人连忙摇手说道:“少侠万万不可啊,这黄亮家中养着十几名武林中人和诸多打手,这些人各个武艺高强心狠手辣,杀人从来都不眨眼睛,我看少侠还是赶紧逃命去吧。”

    那店家又说道:“少侠,这伙人真的不好惹啊!”

    这时,那少女从怀中掏出一锭元宝来递给店家说道:“此事因我而起,让您老人家受了惊吓,遭受了损失,这点银子您拿去,算是我给您的一点补偿,赶快带着家人出去避避吧,这里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店家见这锭元宝足足的五十两,忙说道:“姑娘太多了,这么多买下我这小店也是用不了呢。”

    这时旁人道:“说不定那恶人就要来了,你若不快点走一会儿就真的麻烦了。这位姑娘还有这位小哥,你们也快点走吧。”说完话那几个胆大看热闹的也都匆匆地走了。

    店家也忙招呼家人收拾了一点细软从后门匆匆走了。临出门还催促他们快点走,说黄家那些江湖术士可不好惹呢。

    店家走后,马思明原以为店里只剩下他和那少女主仆二人了呢,回头间,只见里间一男子居然还在自斟自饮,好生好奇,逐走过去说道:“一会儿这里很有可能会有一场恶战,这位大哥为何不同他们一起离去啊?”

    那汉子毫无俱意地道:“人又不是我打的,我怕他何来?”说完话继续饮酒。

    马思明从他的眉宇间看出了些端倪。此人气宇轩昂,眉目俊朗,手大如扇,臂肉发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怪不得此人毫无俱意,还有心思自斟自饮。马思明忽然明白了,那两粒花生米定是此人打出无疑了。

    马思明又对少女主仆二人说道:“一会可能会有凶险,你们二人也当速速离去才好。”

    少女抬起头来十分感激地看了马思明一眼,说道:“事情因我而起,我岂能一走了之。”

    马思明久居嵩山之巅,很少会接触到女性,如今被她看得很不好意思,脸上瞬间一片飞红。

    那少女的仆女笑道:“公子多虑了,你道我家姑娘是那怕事的主”

    说话间,外面一阵嘈杂之声传来,想必是那黄亮回去叫来了帮手。马思明率先来到店外,只见店外来了二十几人,那黄亮坐在抬杆上拿手一指马思明说道:“就是他,谁拿住了他我重重有赏,还有那个小妮子,给我捉回去给爷解闷。”

    十几个地痞流氓一拥而上,他们虽然人多,但都是一些酒囊饭袋,岂是马思明的对手,只一个照面就被马思明的大力金刚掌力震得支离破碎,躺在地上鬼哭狼嚎,连叫好汉饶命。

    这时,黄亮身边一独眼人走上前道:“大力金刚掌?小子,你师父是谁?你不是少林寺的僧人你怎么会这大力金刚掌?”

    马思明说道:“你虽然只有一目,但眼力还算不错。家师有言在先恕不能奉告。”

    独眼人道:“娃娃,可知老夫何许人也”

    马思明刚刚下山怎能知道他是何人,于是答道:“不知。”

    这时,刚刚走出店来的那位男子说道:“我知道阁下是谁,阁下是‘鹰爪门’三当家的,江湖人称‘独目孤鹰’的田久。”

    那独眼人看了男子一眼说道:“你说的没错,正是我田久。你又是何人?可否报个名字出来。”

    男子上前一步说道:“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柳,名彦奇。”

    田久惊道:“柳彦奇?可是华山三老的弟子,江湖人称云贵第一快剑?”

    男子答道:“正是。”

    田久身边一年轻人说道:“在下也深通剑术,正好讨教一二。”

    黄亮早不耐烦了,催促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给我收拾他们。”

    没等田久出手,身后几名武林中人向前一步说道:“田大侠且慢,杀鸡焉用牛刀,收拾这几个无名小卒我们几个足矣。”

    田久并不认识马思明,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历,但他就马思明刚才那一招大力金刚掌而言,知道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况且还有一位早已经成名江湖的“云贵第一快剑”,此人的名气田久可是早已经如雷贯耳。

    果然,没过三个回合,这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便已经被马思明制服在地。

    田久闪过众人,说了一声“我来也”,人已经在马思明的面前了,双手成爪直奔马思明的要害而来。

    马思明先来一招“燕过浮萍”,又一招“雨燕梳翅”,巧妙地躲开了田久的攻击,紧接着一招“燕钻九天”,人便跑到了田久的上方,随后一招“燕衔春泥”直扑下来。

    “独目孤鹰”田久数抓不中反被这少年一招“劳燕归巢”险些击中,心中不禁一惊,跳出圈外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江南燕子门的武功也这么娴熟?”

    马思明自幼与师父学艺,还真不知道自己的这几招竟是江南燕子门的武功。师父常说少林武功多以内力驱动,若想发挥极致需要很深的内功修为方可,虽然你的内功已经非常深厚,但是尽量少用为妙,一方面它的杀伤力太大,容易造成误伤,另一方面消耗内功对体力损伤颇大,每次施用必须要一段时间调养方能完全恢复,能不用尽量不用。然后又传授他一套轻身巧攻的招数,让他勤加练习,说攻之虽然略显不足,但是防身绰绰有余。今天田久不说他还真不知道这套招数是何来历。

    黄亮见田久停止了攻击心中不满,便向身边其他人说道:“大家一起上,管他是什么门人,先解决了再说。”

    田久身边那年轻人拔剑在手奔向了柳彦奇,说道:“武当弟子林文孝向阁下讨教几招剑法。”

    柳彦奇并不拔剑,与他过起招来。

    田久再次向马思明发动攻势。

    其余几人则扑向了少女主仆二人。

    马思明见状忙出声提醒“姑娘小心。”急忙抽身来解围。当他摆脱田久攻势回身之间,只见那少女向后一飘身形,躲过了来人的一击,同时,仆女已经打开包裹,叫了声:“小姐接刀。”两把短刀已经递到了那少女手中。

    柳彦奇笑道:“马兄弟,看来你我今天是多管闲事了。”

    马思明自然知道柳彦奇所言何意,他也没有想到这美丽少女竟然也是深藏不露的武林中人。

    那少女武功果然不凡,手中双刀舞得虎虎生威,把来犯之人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就连那仆女也身手不凡,一条链子枪舞得上下翻飞,让人近身不得。

    林文孝见柳彦奇还是不出剑,心中不免愤恨,手中剑越发快速越发紧凑,招招直奔柳彦奇的要害。

    柳彦奇道:“武当也是响当当的名门正派,兄弟为何委身在这恶人麾下甘当虎狼?”

    林文孝道:“与你何干,你快出剑便是,少要啰嗦。”

    柳彦奇道:“那好,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