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古道混成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禹都血色

第一百七十七章 禹都血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深、人静。

    月黑、风高。

    禹都皇城之内,十大修真门派都设有自己的府邸。

    魂修一脉府邸中,长孙无形此刻盘膝坐在密室内,脸色难看至极。

    他的右手竟被斩断,而那只断手此刻仍燃烧着淡淡的黑色火焰。

    “没想到就连嬴天的一名手下都有如此战力!”长孙无形想到叶隐施展那诡异的三镰刀形状的瞳术之后,草薙剑剑之上便燃起了这黑色火焰。

    自己的手背仅仅被那草薙剑轻轻划了一道剑痕,那黑色火焰就留在了右手之上,他想尽一切办法都没能将其扑灭。

    直到此刻,他bī)不得已忍痛斩下了自己的右手。

    “只可惜失去了噬鬼,想要短期内恢复右手,实在困难!”长孙无形沉着脸,“嬴天啊嬴天,终有一,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

    长孙无形大惊失色,谁能无声无息地闯入自己的闭关密室?

    然而下一刻,一道恐怖的青色剑意就击穿了他的眉心!

    长孙无形睁大了眼睛,满目的不可思议,满脸的不甘心。

    他觉得整个世界忽然一暗,恍惚间,他只看到了一道青色人影。

    “是......是你......”长孙无形吐出了他此生的最后两个字,躯缓缓倒下。

    他的沾满鲜血的右手,偷偷地在地上写下几个字之后,只觉得脑中“咔嚓”一声响,神魂崩灭开来,消散在天地之间。

    魂修一脉的一代天骄弟子,就此神魂俱灭!

    在那道青色人影消失之后,这间密室之内,又出现了一道黑色人影。

    他看了看地板上的几个血字,正是“天仙门卜”四字,那“卜”字似乎有些奇怪,应该没有写完整。

    黑色人影冷笑一声,抹掉了后面三字,只留下了“天”字。

    他抬头看了看这间密室,施展神通,抹掉了之前的一切痕迹与气息,好似从没有人进入过这间密室一样。

    他满意地点点头,影一阵模糊,消失不见。

    ※※※

    妖修一脉府邸中,狰宁正与追龙、猿山三人同桌共饮。

    “也不知道嬴天从哪里召来的门客,竟然如此难缠!”狰宁猛地喝了一口酒,叹气道,“自从败于嬴天之手,师兄我的斗志越来越弱,就连他的门客也收拾不了。如果不能战胜嬴天,我这辈子就毁了!”

    追龙、猿山两人鼓励道:“师兄,您是我这辈弟子中最杰出的人物,更有山海荒兽狰傍,超越那嬴天,是迟早的事啊!”

    狰宁再次灌下一口烈酒,长笑道:“说的好!有朝一,我必将吸干嬴天的鲜血!”

    “可惜,你也没这个机会了!”一道平静的声音蓦然响

    起。

    狰宁、追龙和猿山三人神色一变,刚刚摸到腰间的灵宝,三道可怕至极的青色剑意已经穿透了他们的眉心。

    “咔嚓”声响了三次,狰宁三人已经神魂俱灭,甚至都没看清是何人出手。

    那青色人影朝着狰宁眉间一点,荒兽狰兽魂不受控制的飞出,落入了那青色人影手中。

    做完这些后,青色人影不再停留,瞬间消失无踪。

    半晌之后,又是一道黑色人影悄然出现。

    他走到狰宁边,捏破了他的手指,写下了一个“天”字。

    之后,他施展神通,同样的抹掉了之前的一切痕迹与气息。

    他刚离开,回头看了看那个“天”字,似乎不太满意,便将其抹去。

    沉吟半晌,他从狰宁储物戒中搜出了不少书稿,终于找了狰宁他亲手书写的“天”字。

    黑色人影脸上露出满意之色,模仿狰宁的笔迹,重新写下那血字:“天”。

    ※※※

    阳道门的府邸,此刻却是空空dàng)dàng),没有人影。

    禹都城外的一处偏僻小道上,邹行水带着邹生邹灭,急速飞行。

    “师兄,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要连夜离开禹都?”邹生疑惑道。

    “太师留给我的阳卦象显示,今夜我们三人有血光之灾!”邹行水一向平静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阳卦象从未出错,若今夜不能逃出禹都城万里之外,我们三人必死无疑!”

    “可惜,你们也逃不掉。”那平静、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

    邹行水汗毛骤然竖起,惊惧地尖叫着,却见眉间一道可怕至极的青色剑意袭来,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邹生邹灭也是跌到在地,眉间各自一道剑孔,鲜血正不要命地喷而出。

    同样地,在那青色人影消失之后,一道黑色人影出现,抹去了一切踪迹,模仿邹行水的字迹,写下了“天”字。

    写完后他又皱了皱眉:“这样是不是太刻意了?”

    沉吟半晌,他便抹去了“天”字,只留下一个“二”字。

    ※※※

    数百名修士,正鬼鬼祟祟地躲在禹都城一座酒窖之中。

    为首一人沉声说道:“上面已经发话了,若再找不到目标的下落,我们数百人此生就不用回教内了。”

    “这不是太为难我们了吗?就连中土十大门派都找不出目标的下落,我们又岂能找到?”

    “别废话,任务就是任务!完不成还能活着,已经是幸运了!眼下我们不必再追踪目标了,而是追踪目标的门客!”

    “若能找到他的门客,我们还有一线机会,我们就能回到光明教廷!”为首一人冷静说道。

    “只可惜,你们再无机会!”

    刹那间,那座酒窖轰然崩塌,数百

    道青色剑气纵横交错,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数百名修士尽皆死亡,无人存活!

    与之前的一幕幕皆是一样,一名黑影出现,抹去了一切气息与踪迹。

    不过他这次并没有留下什么字,而是留下了一块绣着一轮弯月的破布,塞进了为首那名修士紧握的右拳之中。

    夜幕下的禹都皇城,泛起了一丝丝的血腥味,飘dàng)在半空之中。

    ※※※

    天下第一楼

    秦淮楼依旧繁花似锦,闹非凡。九十九层楼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但是八十八层之中,南宫瑶却有着一股心惊跳的危机感。

    这感觉很不好,让她坐立难安。

    她透过八十八楼的窗户,看了看黑夜中的禹都城,往里这禹都城夜景极是壮观,但是今夜的禹都城,她感觉有些不太一样。

    今夜的禹都城,半空中飘dàng)着血腥气,暗藏着惊人的杀机。

    “快去请暮羽公子!”南宫瑶脸上泛起焦虑之色,“另外,传讯楼内所有驻守修士,一级警戒!”

    南宫瑶边的侍女大惊,慌忙取出了一枚传讯玉简,通知了天下第一楼的所有修士。

    “不行,还是不行!”南宫瑶越来越不安,“快快催促暮羽公子,此次我们必须取出天下第一琴‘凤栖梧’!”

    一时之间人人紧张起来,风雨来。

    天下第一楼顶楼亮起了红灯,众多修士鱼贯而出,每层的防护修士比平时增加了一倍有余。

    不少来此享乐的人们注意到了天下第一楼的异常,纷纷询问起缘由。

    但是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禹都城已经平静太久了,久到所有人都忘记了战争年代的痛楚。

    所以众人很快忘却了这个异常,继续花天酒地,沉浸在温柔乡中。

    天下第一楼楼顶,那颗高耸的梧桐树巅,站立着一道青色人影。

    寒风掠过,青衣飞扬。

    青色人影的双瞳之中散发着浓郁的青芒,一股惊人的杀气弥漫四周。

    这股杀机之强,竟使得这颗梧桐树开始枯萎下去。

    青色人影此刻似乎有些犹豫,有些挣扎,双眸中青芒闪烁不定,似乎有两道意志正在激烈地搏斗着。

    “杀!杀!杀!”

    “不,不行,这次绝对不行!如此多的无辜生命,怎么可以说杀就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对这些不敬天、不敬地的废物,更不可讲仁义道德!他们活着就如同蛆虫一般,有什么资格活着?”

    “可我有什么资格剥夺他们的生命?”

    “你我同为一体,本座有这个资格,你便有这个资格!区区蝼蚁,何足挂齿?此举更可以一并除去了那小jiàn)人,有何不乐意?”

    “不,不,死的已经够多了,够多了!”青色

    人影忽然眼中涌出泪水,大声喊道,“要是让少爷知道,我,我......”

    “不够,还不够!他们不死,你家少爷将永远处于危险境地,你也永远得不到少爷!”

    突然间,青色人影双瞳之中青光大盛,脸色的挣扎之色也慢慢消失,变得平静、冷漠。

    “当仅仅毁了一层楼而已,这哪里够呢?”

    此时,已经有不少修士听到了顶楼传来的声音,便纷纷朝着顶楼赶去。

    当他们赶到之际,只看到一柄长约百丈巨剑,正遥遥地对准了那颗梧桐树。

    众修士骇然变色,他们可知道,这梧桐树,其实是这座天下第一楼的支柱!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柄百丈巨剑散发出了极其耀眼的“月色光华”,发出了一阵长鸣,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刺穿了这颗巨大的梧桐树。

    远远望去,这天下第一楼,从九十九层开始,开始崩塌!

    九十八层、九十七层、九十六层轰然炸开,烟尘滚滚,火光四!

    那柄百丈巨剑似乎还不太满意,剑再次长鸣,速度增加了数倍不止,猛然朝下刺去!

    九十层......八十层......六十层......四十层.......短短半刻的功夫,一半多的楼层猛烈炸开,碎木纷飞,夹杂着无数断臂残肢,从高空抛下!

    “轰、轰、轰......”滔天的轰鸣之声不断传来,无数尖叫声、惨叫之声、哀嚎之声、呼救之声响起,震撼了整座禹都城!

    再过了半刻钟,那柄百丈巨剑已经刺穿了整座秦淮楼,九十九层楼轰然倒塌,化成了一片废墟,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远处的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一时之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至此,这大夏皇城的天下第一楼,已不复存在。

    “当......当......当......”禹都皇城敲响了警钟,惊醒了无数沉睡中的人们。

    今夜的禹都皇城,注定是血色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