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仙侠小说 > 古道混成 > 第一百四十章 有将名无疾

第一百四十章 有将名无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湖中,在水面上混的盗匪,通常喜欢用几根铁索横在江面上,将船锁在江心。狂沙文学网

    这使得船上的人上也上不得,下也下不得,任由那些水匪宰割。

    正因为此招毒辣,让人进退两难,故而这“铁索横江”,也常常说的是那些诈狡猾、心机深沉之辈。

    嬴天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已经是一副穷书生打扮的模样了,还能被水匪给盯上。

    他正要一剑斩断那根铁索,忽然双耳一动,听到了江岸上有异常响动。

    嬴天立即招呼青儿走入船舱,也把那咧出獠牙、跃跃试的小白给拎了进去。

    “少爷?”青儿惊奇问道。

    “嘘!”嬴天做了一个声的手势,伸手往船舱上一拍,顿时灵气密布,一道简易的防御阵便出现在了这船舱中。

    青儿乖巧地没有再问,安抚着那躁动不安的小白,静静地守在一旁。

    江岸上传来一声大喝,顿时“嗖嗖嗖”的箭矢破空之声传来,无数箭矢密密麻麻铺天盖地般,钉在了那艘小船上,只是没有一根能进入嬴天的防御阵。

    青儿只觉得船舱外如同下了暴雨般地响个没完,心中虽惊,却也不惧怕。

    嬴天并没有什么反应,注意力仍是集中在双耳上,似在倾听着什么。

    半晌过后,那暴雨般的箭矢突然停了下来,江岸上传来了阵阵怒骂声,紧接着有不少刀剑相交之音,更有不少惨叫之声传来。

    约摸一刻钟过后,江岸上嘈杂的声音渐渐消失,嬴天嘴角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传来:“船上的两位客官可还好?我们是西秦巡逻军兵,这些土著水匪已经全被诛灭了!”

    嬴天拉着青儿走出了船舱,大声回道:“多谢这位将军相助,否则我们主仆两人就要命丧于此了!”

    那名小将喜道:“客官运气可真不错,如此多的箭还没伤着你们。可别再往前了,速速靠岸吧!”

    嬴天应了一声,便取出一块木浆,将船缓缓地朝岸边划去。

    作为一名柔弱书生,划船自然很慢,那小将看不下去,便叫了几个士兵甩出了几个铁爪钩钩住了嬴天的小船,再发力将其拉至岸边。

    青儿一转眼发现那小白摇一变,三尾竟变成了一尾,独眼变成了双眼,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只普通白猫。

    “这小东西倒是懂得隐藏自己,不错不错。”嬴天也是注意到了小白,他还担心这异兽的模样会引来旁人的猜疑,如此便不用再准备什么说辞了。

    青儿一上岸,便看到了那躺在草丛中的众多尸和满地的鲜血,她脸色一白,紧紧地跟在了嬴天后。

    嬴天注意到青儿的异常,便拉住了她的小手,往干净之处走去。

    青儿心中一暖,心中顿

    时安定了不少。趴在她肩头的小白,也轻轻的“喵”了一声。

    嬴天只见前方约摸有百来名士兵,个个材高大,精神抖擞。为首那名小将看上去年纪不大,但是双目炯炯有神,面色刚毅,手矫健,显然是精明善战之辈。

    至于躺在地上的那些土著水匪尸体,约摸也有近五十人,年龄却是有老有少,老者白发苍苍,年幼者不过十多岁而已。

    嬴天眉头微微一皱。

    “瞧两位衣着打扮,莫不是前往京城会试的才子?”那小将瞧着一书生书童出现在眼前,不由得诧异道。

    嬴天忙道:“才子之名可不敢当。小生来自凉州酒泉郡,年前方过了乡试,故而想赶往京城试试运气。”

    “过了乡试?”那小将惊讶道,连同边上的士兵都露出了些尊敬之色。

    西秦虽民风尚武,但是对读书人却异常尊敬,皆因常年战乱不休,民众困苦,能读书识字的人,的确是不多见的。

    “可有路引?”路引便是份凭证,小将也是例行公事。

    嬴天倒也是准备充足,取出了路引,交给了那小将。小将见那路引上盖有酒泉郡官府大印,更有“举人”封号,其名柳文正。

    小将再无疑虑,双手奉还了路引,拱手笑道:“原来是柳举人,幸会幸会!”

    嬴天接过路引,连连回礼:“将军客气了,像我等手无缚鸡之力的穷困书生,实在是百无一用,哪里比得上可上阵杀敌的将士!如今小生一出门便遇难,幸得将军相救,柳某感激涕零!不知将军名讳?”

    “柳先生过谦了,我们都是粗鄙之人,怎能与先生相比?在下姓霍,名无疾,只是区区一介百夫长,算不得什么将军的。”霍无疾挠挠头,尴尬说道。

    “霍无疾!”嬴天眼神一亮,赞道,“好名字!”

    “柳先生见笑了,只是父母不愿见我生病随意取的,哪里有先生的名字好听!”霍无疾憨笑着,忽又想到什么,疑惑道,“先生,你们为何不走官道?这水路虽快,但是会经过那山土著部落,实在是很危险的!”

    “小生从未出过远门,只见这河流两岸风景秀色可餐,便忍不住独坐孤舟,沿途观赏景色。万万没想到会引来水匪!”嬴天叹息道。

    “原来如此。只不过先生不可再往前了,还是先随我们回到驻军营地,之后我们护送您到官道上可好?”霍无疾慎重说道。

    “如此,便麻烦霍将军了!”嬴天感激道。

    “先生可别再唤我将军了,在下实在受不起!”霍去疾无奈道。

    嬴天微微一笑,点点头不再言语。

    霍去疾原本想让嬴天和青儿各自让一名士兵带着上马,却被嬴天拒绝,他们独自要了一匹马乘行。

    看见嬴天

    这名外表柔弱的书生还能骑马,霍去疾也是露出佩服的神色。

    又瞧见嬴天边的那名书童皮肤白嫩,双眼更是水灵,忍不住说道:“柳先生果然不凡,就连边的书童也是生的如此俊俏!”

    青儿听完脸色一红,低下了头。

    嬴天哈哈一笑:“小生这书童认生,年纪又小,平里寡言少语,您可别见怪!”说完便抱着青儿翻上马。

    在青儿怀中的小白此时却抖了抖尾巴,无意间散出了一股气息。

    嬴天座下的军马顿时双腿一软,吓得差点跪下去。开玩笑,这洪荒凶兽待在它背上,没被吓破胆已经算好的了。

    嬴天忙伸手一提马缰,这军马才站稳了躯。青儿连忙拍了一下小白的脑袋,小白顿时安静下来,不敢乱动。

    “这畜生今天怎么了,连两个人都驼不动了么?”霍无疾感觉跌了面子,有些恼怒,“回去得好好的修理修理了!”

    军马连连喷气,委屈不已,这实在不怪它啊!

    “全都上马,速速回军营!今夜蒙将军会来视察营地,若不能按时赶回,我们个个都得受军法处置!”霍去病连连喝道。

    听得“蒙将军”三字,嬴天眼中瞬间闪过一丝精芒。

    短短时间内,百余骑兵全都收拾好一切,翻上马,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在那阵阵的军马嘶鸣声中,众人朝着军营方向飞奔而去。

    途中,嬴天却是继续向那霍无疾问起了问题:“霍百夫长,小生有个问题还需请教。”

    “先生不必客气,在下必定知无不言。”

    “不知为何那土著水匪中,竟有着看似年近七旬的白发老者,还有那十几岁的孩童?”这问题一直梗在嬴天心头,此刻不问心中不快。

    霍无疾听得嬴天所问,一拉缰绳,顿时那军马停了下来。

    嬴天一怔,自然也是停了下来。

    众士兵见霍无疾停下,也纷纷停顿下来,并无一人有疑问,而是主动地纷纷散开,暗含列兵布阵之道,错落有致的在四周警戒起来。

    嬴天瞧着这百名士兵竟有如此章法,不由得心生赞叹。

    “先生可是怨我等连白发老人,年少孩童都不放过?”霍无疾问道。

    嬴天一怔,坦言道:“确有此意!”

    “先生久居酒泉安逸之郡,并未深入这山山脉,更不知这土著居民的狠毒凶恶!”霍无疾叹道,“他们不管是男女老幼,皆视我西秦人为永世仇敌,但凡遇见我西秦人氏,不问是非,拔剑便杀!”

    “平里还好些,倘若到了寒冬,他们因缺少食物无法过冬,所有的恶将会完全暴露出来!”

    “若是男子,杀了也就杀了,若是女子,则被他们活捉至部落中,蹂躏至死。”

    “若是孩童,

    则视为美食,开膛破肚,水煮油煎,更有甚者便将那孩童生吞活吃了!”

    “你知道那些土著把那些年轻的女子叫做什么吗?他们管她们叫‘两脚羊’,白天供他们玩弄取乐,晚上便宰杀了下酒填肚子!如此惨无人道的滔天恶行,他们实在是人间恶魔!”

    “在下曾跟随蒙将军杀入一个部落,亲眼看到这一幕惨烈的场景,我当场便呕吐不止。如今想起来,胃中仍是感觉翻滚不休。”

    “先生,如此邪恶的部落,可真能手下留?不,霍某有生之年,必将屠尽此等荒蛮土著,斩草除根,这种族就不配活在这世上!”

    霍无疾这份言辞正气凛然,说的周围士兵连声叫好,纷纷鼓起掌来。

    青儿听见霍无疾所言,心生害怕,不由得往嬴天怀中缩了缩。

    嬴天抚了抚青儿的肩膀,叹息道:“罢了,人被bī)到了绝境,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之前是小生不知具体况,还望百夫长勿怪!”

    霍无疾哈哈一笑,说道:“哪里,好在先生是读书人,一说便能明白。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速速赶回军营吧!”

    嬴天默默无言,心中仍有疑虑。

    “人间有大善,却也有至恶。不知人本善,还是本恶?难道那些土著居民,每一个都是天生邪恶之人?”

    “无论凡人间还是这修真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哪有道义可言?”

    “如果只是为了生存,什么又是对,什么又是错?”

    “如今看来,我们中土人自然是对的一方,如同那尤拉伯人一样。那光明神教就如这土著居民一般,天生都站在了错的一面,行事狠辣恶毒,死不足惜!”

    嬴天摇了摇头:“不想那么多了,我自寻烦恼做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