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妖妃太难追 > 460 这么紧张干嘛?

460 这么紧张干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真是……有些期待他看到发型之后的表情呢!

    无声奸笑几声,云千若伸手撩起他如墨的发丝一缕,一起一本正经的开口,“风美人,你要赶紧到疼痛什么的记得说哦!然后我会轻一点的!”

    “嗯。”

    事实证明,北冥风真的是一个很乖巧的模特,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她摆布,简直没有比他更配合的人了!

    云千若指尖灵活,十指如飞,那如墨的发丝在她指间仿佛有着生命一般,油最初的姿态缓缓变幻着模样。

    云千若眉眼弯弯,笑容如桃花般灿烂,一边拨弄着他的头发,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还不忘时不时地低头看他一眼,然后嘱咐几句:

    “可别乱动哦!风美人,若是乱动束出来的效果可就不好了!”

    “不要着急回头看嘛!等待会儿我弄好了你再仔细看嘛!”

    “嗯!风美人你发质真好!摸起来的手感可好了!”

    “……”

    北冥风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任由某个小女子摆弄着他的头发,纵然有很多次她不小心扯痛了他,他也未曾言语,仿佛生怕打扰了她一般。

    就那样听着她在耳边碎碎念,在晨光熹微的天地间,无法说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可是,北冥风却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好。

    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淡淡的笑,他也不催促,也不询问,就那样坐着,仿佛是要将自己的所有都交于她。

    风过翩跹,时光静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微暗的天空渐渐明朗,当第一缕阳光刺破黎明前的黑暗降临人间时,云千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扭了扭脖子,伸了个懒腰,“真是……累死本姑娘了!”

    目测,大概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她居然神奇的保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变过!就那么半弯着腰站在他身后,全神贯注,聚精会神的给他束发!

    云千若觉得,这大概是这么多天以来她做的最认真的一件事了!

    听到她声音,北冥风偏头看了她一眼,“阿若,好了?”

    蓦然对上他转过来的身影,云千若一怔,眼角狠狠一抽,就连小心脏都不受控制的跳了三下!

    真的……太美!太销魂!这画面……应该说是风美人回眸一瞥的画面,真的太销魂!

    是的!虽然不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可是,依旧美的让人头晕目眩!意乱情迷!恍恍惚惚!不能自已!

    没想到!这正面和背面的效果反差如此大!

    她盯着背面看了这么许久,也没有破功,然而,才刚一看到正面,就忍不住,想要仰头看天大笑三声!

    果然,风美人的美貌太逆天了!

    也许是云千若看着他的眼神太奇诡,而表情……有些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北冥风下意识的拧了拧眉,眸中划过一丝不解,“阿若?”

    这丫头……怎么了?表情为何,如此奇怪?

    转念一想,她正看着他,那奇怪的表情该是因为他……准确说来,该是因为他的头发……

    那是……发型?

    思及此,北冥风抿了抿嘴角,下意识的抬手去摸。

    看阿若那表情,大概,这发型又是奇怪的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吧!

    只不过,北冥风伸出的手还未及碰上头发,却被云千若赶紧伸手一把抓住,“风美人,不能摸!”

    她的反应,显得有些过于激动。

    北冥风凝眉看她,神色难明,“怎么了?”

    云千若心脏一抽,暗骂了自己一声太激动!赶紧换上一副淡定而友好的笑容,“还没有弄好呢!你现在不能摸!一模就摸散了呀!那岂不是让我白费一场心血?”

    北冥风眉心微蹙,目光落在她脸上,“摸散了?”

    “咳!风美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嘛!本姑娘保证,这绝对不是豆腐渣工程!”所以,能不能不要一副看豆腐渣的眼神看着她?!她会觉得很无辜的好么!?

    然而,北冥风却有些怀疑,固执的伸手去摸,“既然不是豆腐渣,那摸一下应该不会散。”

    云千若:“……”虽然不是豆腐,更加不会散!可是,你摸一下的话那不就暴露了么!?所以,能让你摸去?

    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表情是极力维持的镇定与淡然从容,“风美人,你要配合一点!你看,人家辛苦了这么半天若是被你一下给摸乱了那岂不是很伤心么?”

    北冥风抿唇不语,看着她,眼神中透着几许狐疑。

    云千若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童叟无欺,而又有些可怜兮兮,“风美人,人家为了给你束发腰都快断了!你忍心让人家功亏一篑么?忍心么?”

    也许,是云千若的眼神太无辜,表情太可怜,最终,北冥风抿了抿嘴角,收回手。

    他知道,定然是那发型惨不忍睹,所以,小人怕他摸出来,然后拆了。

    可是,他岂会拆呢?

    纵然其丑无比,也是她亲手为他束的发。

    帐篷里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声,似乎已经有人醒了。

    北冥风眉心一蹙,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面具,便要戴上。

    云千若眼明手快,一把夺过他的面具,这个时候怎么能戴面具呢!那多影响他盛世无双的美貌!

    “阿若?”北冥风有些疑惑,抬眸看她,不解她为何要抢他面具。

    他,习惯了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摘下面具,但,也仅限于在她面前。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表情无辜,“我这不是还没有弄好么?你若戴着个面具的话,我看着有些不习惯,然后,会影响我束发的!”

    这理由,分明就有些……

    “果真如此么?”北冥风眉心微拧,目光在她脸上淡淡的扫了一圈,显然是有些怀疑的。

    云千若立刻伸出一根手指,对了对天,“真的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的!我……”

    “不必发誓!”

    被打断,且还是那样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语气,云千若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自行脑补出后面一句:我担心你会被雷劈!所以,不用发誓!

    “……”好吧!风美人就是这么的不可爱!

    “风美人,我知道你是不想被人看到这貌美如花的容颜,你放心,我自有办法!”

    云千若灿烂一笑,有些谄媚,又有些狗腿,而后,在北冥风微微诧异的目光下,快速的抬起一只爪子,朝他胸口伸去。

    北冥风一怔,伸手抓住她的手,“做什么?”

    “……”这么紧张干嘛?!她又不是要非礼他!

    云千若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还能做什么?你想哪儿去了!?难不成还以为本姑娘要非礼你?”

    北冥风:“……”既然不是,那她为何突然伸手朝他胸口摸去?而且,那方向分明是朝他衣襟之内……

    无视他探寻的眼神,云千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本姑娘只是要取一样东西而已!你以为本姑娘和你一样流氓无赖又无耻啊?”

    北冥风:“……”

    说时迟那时快,云千若趁着他一瞬间的怔然,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手指探入他衣襟之内,北冥风身体一僵,还未及开口,云千若已经快速的撤回了手。

    只不过,在她指尖拿着一条红色丝巾……

    晨风轻扬,丝巾摇曳,在淡淡的阳光下划出明烨的色彩。

    北冥风眉心一蹙,本能的就想取回那条丝巾,却被云千若躲开了!

    北冥风看着丝巾,目光执着,“那是我的!”

    “我又不要你的!”云千若晃了晃手中红丝巾,笑容如明月般无暇,“风美人,你也很喜欢这条丝巾的对不对?那,就给它一个亲密接触你的机会怎么样?”

    乍然闻言,北冥风微微一怔,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回答他的是云千若一记比烟花还要灿烂的笑容,“你很快就知道啦!你只要配合就好啦!”

    北冥风的确是很快就知道了!因为,她说完之后就拿着那条耀眼的红丝巾朝他脸上蒙去!

    北冥风:“……”

    难怪……要让他配合!这死丫头原来是打的这样主意!

    可是,红纱蒙面……这……分明很诡异!

    即便是黑巾,他也未曾用起蒙过面,更何况,是女孩子用的丝巾!而且是红色的!

    北冥风果断抬手捉住她不安分的小爪子,“我不蒙面!”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表情无辜,“可是,你不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绝世美貌嘛!?”

    “我可以戴面具。”

    瞥一眼她手中拿着的面具,北冥风淡然开口,云千若却不乐意了!

    “你怎么能戴面具呢?不是都说了你戴面具会影响本姑娘束发的水平嘛!”

    北冥风目光凉凉的看了她一眼,挑眉,“你有水平么?”

    云千若:“……”

    那一瞬间,云千若仿佛看到一道闪电当空劈下,耀眼的白光几乎闪瞎了她的眼睛!而她的脑袋,也被那一道闷响震的有些懵!

    好半晌,云千若才找回被震飞的三魂七魄,看着眼前神色淡然,满是认真的绝色男子,眼角眉梢,黑线如瀑,“你刚刚……说……本姑娘……就是说,你很嫌弃本姑娘为你束的发!?”

    什么叫……她有水平么!?这简直就是红果果的人身攻击啊!怎么可以这样不厚道!?

    “没有。”面对云千若眼神的表情,北冥风淡然摇头,“我并未嫌弃阿若。”

    “那你还说本姑娘没水平!?分明就是嫌弃嘛!”

    北冥风看了她一眼,很认真的点头,“是真的没水平。”

    云千若:“……”

    好像受到穿心一箭!可怜她的小心脏,都在风中碎成了渣!

    然而,云千若却无暇缅怀自己支离破碎的小心脏,拿着那条红丝巾,不由分说的朝他脸上蒙去。

    北冥风一脸嫌弃的别过脸,“我不戴这个!”

    云千若将他的脸转回来,“这个很好看啊!为什么不戴!?”

    北冥风目光幽幽的看了她一眼,“那是女子之物!”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神情无辜,“可你不是一直贴身携带着么?”

    “……那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反正都是贴身啊!”

    “……”简直是歪理!那怎么可能一样?

    “风美人不愿意戴,那是想暴露自己的绝世美貌!?”

    “……”这个死丫头!

    北冥风眼神微眯,看她一眼,语气幽幽,“我可以戴面具!”

    云千若自然是不会让他戴面具的!若是真戴上了,那她这一番努力岂不是要白费!?

    而且,为了达到点睛之笔的效果,这红丝巾他是一定要蒙上的!反正,他也是要遮住自己的盛世美颜的!

    既然不愿被人看到,又不能戴面具,那自然首选红丝巾咯!

    北冥风纵然心中不愿,百般反对,可是,最终还是臣服在云千若的神威之下,任由她将那条红艳艳的丝巾蒙在了他脸上。

    那一瞬间,北冥风的心情是抑郁的,虽然他也不太清楚何谓抑郁,毕竟,他是第一次被蒙面!还是红色丝巾!女孩子专用的!

    待一切忙完之后,云千若看着眼前红纱蒙面,发丝如墨,一双紫眸魅惑天下的男子,盛满了奸诈与狡猾的眼底,竟也不由自主的漫过一抹惊艳与喟叹!

    美!真的是太美了!

    虽然她是恶作剧的成分居多,可是,眼前这轻纱遮面的美男子,就仿佛雪山之巅静放的黑色冰莲花,有着魔魅幽煞的寒凉,却也有着冰雪清华的冷凝高贵,对于世人,本就是致命的蛊惑!

    偏偏此刻,他绝世无双的容颜隐在红纱之下,若隐若现,如同水中望月,雾里看花,然,最是那种飘忽朦胧,亦真亦幻的感觉,才真正让人迷失其中,欲罢不能。

    一时间,云千若看着他,不禁有些回不过神。

    而她眼眸中流转的光华,分明是惊叹与惊艳!

    北冥风自然是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情绪,嘴角不由自主的扬起一抹笑。

    他喜欢她看着他时略显花痴与呆滞的模样。

    静静的山林中,晨风轻拂,阵阵微凉。云千若呆呆的看着他,而他却眸中含笑,静静地回望着她,时光在此刻,翩然静好。

    “哎呀!这一觉睡得太酸爽了!”

    恰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嗓音传来,帐篷里面钻出一个人来,伸着懒腰,睡眼朦胧的模样。

    “嗯!空气真好!活动活动……”正在扭动脖子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下,那一坐一站的两道身影,神情顿时一呆,歪向一边的脖子都忘了收回去,就那样愣愣的看着北冥风,一双眼睛越瞪越大,嘴巴也张得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说不好那是震惊?呆滞?惊艳?亦或是其他什么情绪。总之,他的表情,很像是大白天见了鬼,又像极了刚刚被雷劈过可怜虫,整个就是一风中石雕!

    北冥风皱了皱眉,淡淡的眼风扫来,空气中顿时刮起一阵寒风,仿佛有慑人的寒潮以北冥风为中心,迅速向四周蔓延,以星火燎原之势瞬间席卷方圆之内。

    那帅卫神情一震,飘飞到九霄云外的灵魂瞬间吓了回来,赶紧伸手捂住了眼睛,“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主子您要相信小的!我是真的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的反应,让北冥风微微蹙眉。不管是任何人,见到他这样反应,都会察觉到哪里不对吧?

    北冥风自然是知道,这个手下如此激动,肯定是因为看到了他的发型!

    只是,他心底却涌起一丝不悦。

    他不在乎自己顶着一个惨绝人寰的发型,可是,阿若束的发岂能被人如此看低?

    那一瞬间,北冥风落在那名帅护卫脸上的目光深了几分,凉了几分,吓得暗卫腿一抖,闭着眼睛使劲摇头,“主子!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我我我……我想起来今日起这么早就是为了去打猎……回来好烤肉……”

    暗卫边抖边说,不过,话还没说完,夜修却从帐篷里钻出来,一抬头便看到了坐在大树上的自家主人,目光一喜,正要弯腰见礼,可下一瞬,他却惊恐的瞪大双眼,“主主主主主人!?您、您、您……”

    北冥风有些莫名的看了他一眼,眉心微蹙。

    纵然他的脸上蒙着面纱,迷离之间美的令人炫目!可是,却丝毫无损那微凉的眼神所带给人的冰冷与压迫。

    夜修只觉得一股寒潮当头罩下,整个人都如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冷的瑟瑟发抖,牙齿都有些哆嗦,“主主主子……您、您怎么……梳了个、个……”

    连夜修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太过震惊以至于失语?还是太冷太恐慌所以说不出话来?总之,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和舌头一起离家出走了!

    一个紧接着一个的人从帐篷里钻出来,无一例外,在他们见到北冥风的时候,均是如出一辙的表情!

    由最初的惊艳,到震惊,到困惑,再到惊悚!

    对!那就是惊悚与不可置信!看着北冥风,差点把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表情,更是让人费解!

    北冥风目光淡淡的扫过他们,眉心微微蹙起,“都无事做?”

    幽凉的嗓音,宛若冰雪落寒潭,瞬间激起千尺寒凉。

    众人身心一个激灵,离家出走的灵魂瞬间归位,赶紧伸手捂住了眼睛,摇头如拨浪鼓,“不不不!有事做!还有,主子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北冥风:“……”

    阿若给他束的发有那么惊悚?竟让推门一个个露出这等惊恐的表情?

    莫名的,他心中有些不悦。

    帅卫们瞬间感觉到风中弥漫的那一抹幽凉杀气,心中顿时一惊,纷纷作鸟兽散。

    “主子,早饭还没着落,小的去打几只早起的野鸡来!”

    “主子,小的去捡一点柴火来!”

    “主子,小的……”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十二人已经一个都不剩,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

    北冥风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云千若,彼时,她正低着头,双手捂着脸,小肩膀一抽一抽的,似在隐忍着什么……

    见此情形,北冥风神色一顿,语气中带了三分紧张,“阿若,他们没有审美细胞,你别往心里去。”

    云千若依旧低着头,捂着脸,抽着小肩膀,只是,低低的回了一句,“嗯!”

    北冥风凝眉,眸中落了明显的担忧与心疼,“阿若,别伤心,你束的很好!”

    那些个没有审美细胞的混蛋!竟敢如此嫌弃阿若束的发!害得阿若如此难过!他定要好好惩治他们才行!

    云千若低着头,肩膀抽动的更加厉害了,大概,也许,是听了北冥风那样贴心的安慰之后,感动的吧?

    可,不管是怎样,北冥风却愈发担心与自责。他伸手,揽过她的腰,微微用力往怀中一带,云千若一不小心,大概正伤心过度反应慢了点,便被他扯进了怀里。

    “阿若……”北冥风伸手,捉住她的手,欲将它们从她脸上拿开,可是,云千若却捂的很紧,且不停地的摇头,大概是想说她没事吧!

    只是,不让他看到她此刻神情,他又岂能放心?

    “乖!把手松开!我现在就去……”处置那些胆敢嫌弃她束发的混蛋!

    只不过,北冥风后面的话还未来得及说完,纳兰轻衣忽然从马车上走下来,口中焦急呼唤着,“若儿!若儿你在哪里?若……”

    原本满脸焦急的纳兰轻衣在看到树下的两人时微微一怔,而后脸上漫过一丝欣喜,“若儿,原来你起的这么早!北冥公子也……呃!”第一眼关注的是云千若,因为她醒来时发现她不在车上,所以很着急,很担心!搜寻时,满心想的也都是她的身影。此刻见她安然无恙的站在面前,悬着的心才算放下,然后,才注意到云千若身边的北冥风!

    只不过,纳兰轻衣看着他头上的飞云髻,以及脸上蒙着的红色丝巾,整个人都有些懵。

    饶是淡然如她,也不禁微微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北冥风,神情么?有点像是惊吓过度!

    飞云髻,很美!很少女!很清新脱俗!简直就是整个大陆少女们最喜欢的发型!

    只是,如此一款深受女子喜爱的发髻,居然出现在北冥公子的头上!这……

    纳兰轻衣抬手轻擦了下眼角的冷汗,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云千若。

    云千若已经松开了捂住脸的小爪子,此刻正满脸无辜的看着纳兰轻衣,“轻衣美人,你觉得风美人的发型如何?美不美?”

    纳兰轻衣:“……”

    这个问题……她该如何回答?

    眼角滑落一滴冷汗,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北冥风,却见他眉心微蹙,眉间似有沉吟。

    那一瞬间,纳兰轻衣竟有些同情他。

    看北冥公子的表情,似乎还不知道若儿给他梳了个什么发髻!真的是有点……可怜!

    不过很快,北冥风就看到了他此刻的模样,因为,有一只不怕死的白耗子忽然蹦到了他面前,在被他衣袖扫飞之前,扔了一面银镜给他。

    北冥风原本是不想理会那掉在他脚边的镜子的,可是,却见云千若弯腰去捡,于是,他本能的捡起那面镜子想要递给她,却一不小心瞥见镜中的自己,然后……

    北冥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是镜子出了问题!

    可是,反复确认之后,他认命了!那个发型,分明就是……女子的发型!

    因为,他伸手摸了!

    可是,那个小人!那个死丫头!居然给他束了一个……女子的发髻!

    “……”有那么一瞬间,北冥风觉得,他很想掐死那个死丫头!

    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北冥风很担心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真的掐死了她!

    女子的发髻……她居然……

    纵然他已经丢了那面镜子,可是,方才惊鸿一瞥之下所见的画面,怎么也挥之不去!一时间,他的整个脑海中都是那清新而少女气爆棚的发髻模样……

    “哈哈哈哈……”

    而云千若,看着北冥风那震惊过度无法回神的模样,实在是没忍住,笑得东倒西歪,乱没形象!

    虽然,风美人还戴着面纱,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只不过,看着他的眼睛,她便可以猜到那面纱之下本倾城无双的俊脸此刻会是何等模样。

    “噗……哈哈哈……笑死我了……”

    纳兰轻衣从怔愣中回神,伸手拽了拽云千若的袖子,小声提醒,“若儿,别笑了。”

    云千若不明所以,边笑边看向她,“为什么不要啊?可是,好好笑啊!哈哈哈……”

    “……”看着那瞬间笑成了一朵花的人,纳兰轻衣有些无奈,悄悄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北冥风,继续拽了拽云千若的袖子,“若儿,你再笑下去,北冥公子都要离家出走了!”

    虽然是好笑……可是,若儿这丫头难道没有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危险幽凉的气息么?

    “离家出走?没事没事!他离家出走了最好!”云千若摆了摆手,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继续笑得东倒西歪,让人怀疑,纵然此刻天上打炸雷她也会奋不顾身的大笑!

    一时间,纳兰轻衣看着她有些挫败。

    该说这丫头什么好呢!

    “很好笑么?”

    云千若正笑着,风中飘来一道幽凉如地狱阴风般的嗓音,霎时间落下一地冰寒。

    本能的,她被冻得一个哆嗦,然而,却没能止住那放肆无忌的笑声,看着北冥风,非常诚实的点头,“好笑啊!真的很好笑!本姑娘都快笑死了!哈哈哈……”

    “那你还是早点笑死吧!”

    幽幽凉凉,怨气弥漫,隐约之间,还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韵味,云千若笑声一顿,狠狠地眨了眨眼睛,神情颇为无辜,“风美人,你也太狠心了!”

    北冥风抿唇不语,眼眸微眯,目光幽凉的看着她,云千若清晰的看出来,他的眼神中飘着一句话:他很想掐死她!

    呃……好吧!只要是个人,在这个时候大概都会想要掐死她!

    如果是她的话,大概早就扑上去把人灭了!

    “风美人,你不要这样看着本姑娘嘛!这个发型本姑娘可是梳了整整半个时辰呢!很辛苦的!”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神情,北冥风眼神微眯,薄唇间吐出幽凉的字音,“那我来给你梳!”

    “?”云千若神情一呆,有些反应不过来,“你给我梳?你会梳头发么?”

    回答她的是北冥风一记冷眼,以及微不可查的一声冷哼。

    高冷而带着丝丝鄙夷。

    居然怀疑他不会梳头发!

    云千若眨了眨眼睛,收回自己在风中凌乱的灵魂,“那个,风美人,你确定你也要给我梳一个这样的头发?可是……”

    她本就是个姑娘家,梳这样的头发那不是很正常么?

    如果这是风美人的反击的话,那未免,太没杀伤力!

    退一步而言,即便他给她梳了个男子的发髻,可是,她不也经常女扮男装么?根本就无伤大雅!

    所以,怎么算,他给她梳头,都不是一个明智的反击!对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嘛!

    云千若很不解,然而,北冥风却莫名的坚持,想着,反正是对她没有任何威胁,云千若便一口答应下来。

    风美人也是不容易啊!被她整成了一个绝色小美人,还被属下们看到,竟都没有情绪失控掐死她,好玩之余,她也是有那么一丢丢的感动与负罪感的。

    既然他要给她梳头发,那就由他去吧!

    因为没有镜子,云千若只能凭着感觉猜测北冥风给她梳的是个什么发型。

    本来是想摸几下的,可是,都被制止了!

    云千若表示无语!这分明就是学她之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嘛!

    不过,风美人比她高冷!半句解释都没有,直接把她的爪子拍开!每一次觉得他在全神贯注的摆弄她的头发,想要悄悄地摸一下,都被那人一巴掌拍了回来!

    真是……变态果然是变态!一心还能二用!

    默默地在心底将他骂了一会,云千若又实在好奇,他到底把她的头发弄成了什么样子。

    “风美人,你还没好么?都好久了!”

    “嗯。”

    回答她的只有一个字!然后,便没了声音。

    云千若表示她很不满!

    “嗯是什么意思?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啊?说一个好或者没好你会死啊?”

    这一次,直接是没了声音,就连一个‘嗯’字似乎都懒得给她。

    云千若:“……”太可恶了!这分明就是故意无视她!

    “喂!风美人你是手残了么?都这么久了还没梳好?本姑娘只有一个头而已!又不是三头六臂用的了这么久吗?你也真是太笨了!”

    “你真吵!”

    “……”

    风中飘来三个字,略带嫌弃,云千若两眼一翻,只觉得一道天雷落在了头顶,炸的她满眼小星星!

    居然……嫌弃她!

    狠狠地磨了磨牙,云千若怒而回头,正准备用眼神秒杀他,他却扬了扬眉,“好了!”

    “好……了!?”

    云千若一愣,眨了眨眼睛,第一反应就是摸出镜子照一照,可是,镜子方才被他没收了!因为怕她偷看他给她梳头……

    于是,云千若直接伸手去摸,然后,神情微微一呆。

    她摸到了……什么?!

    那是……包子!?而且还是两个!

    可是,为什么还有好多小辫子?!大致数了一下,足有十三个小辫子!围着两个包子转了一圈……

    虽然还没有看到她的脑袋上现在是个什么画面,可是,单是凭着手感,她好像都能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副画面!

    “风、美、人!”

    云千若捏紧了小拳头,差点磨碎了一口的牙齿!

    然而,等她回过头去时却发现原本站在身后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没了踪影!

    云千若:“……!”

    居然趁着她方才被发型惊到无法回神的空隙溜了!太可恶!

    “魂淡风美人!你给我滚回来——”

    一声怒吼,云千若准备去把某人抓出来!可是,刚一抬脚便看到拿着干粮从马车里下了的纳兰轻衣,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抱住脑袋!

    然而,就算她捂得住那两只包子,又岂能捂得住那么多的小辫子!?

    纳兰轻衣看到了。

    脚步微微一滞,空谷幽兰般雅致嫣然的脸上出现一抹呆滞,似惊讶,似不可置信,须臾后,她伸手掩面,蓦地轻笑出声。

    “若儿……哈哈哈……”

    纳兰轻衣很少这样笑,可是,看着云千若顶着一头的小辫子,而且,那小辫子长的非常奇怪!而且,她此刻正双手捂着脑袋,一张漂亮的小脸都快纠成了包子状!那神情实在是复杂!

    有点咬牙切齿!有点杀气怨气!有点郁闷无语!更多的却是怕被人看到的窘迫!

    总之,她此刻的表情与造型,纵然安静如纳兰轻衣,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姐,你怎么了?不是说要给若儿小姐送……啊!若儿小姐?!你你你……你的头怎么了!?”

    采薇的惊呼声在树林中回响,云千若眼神幽幽的看着她,晨曦中仿佛可以飘出几只阴魂来!

    采薇吓得缩了缩脑袋,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云千若的头发,表情惊叹!

    这时,出去打猎,采野果,捡柴火的众人陆续回来,边走边说便边打架,好不热闹!

    所以,远远地云千若便听到了他们的声音,然后,那本就黑线如瀑微微抽搐的小脸愈发僵硬了几分!

    若是被那些个家伙看到她这个发型,别的不说,就只夜修那一只,就足以毁了她半生的形象!

    那个小二黑,可是出了名的嘴贱第一!

    若是让他看到了她此刻的发型,定会添枝加叶狠狠修饰一翻然后到处传扬!以他编纂故事的水平,说不定还会把她描述成一只包子转世的异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