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妖妃太难追 > 433 爱心包子!

433 爱心包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明明武功深不可测,却说无法闯入曼陀山庄。起初她是不信的,可后来又觉得他不是在撒谎。

    这很奇怪。

    再后来,她从暗中了解到,曼陀山庄被人布下一道厉害的阵法,如同禁制般阻挡着一些人的进入。

    那道阵法对她是没用的,对风美人也是没用的,甚至,对表哥也是没用的。却唯独容初不行。

    如此说来的话,他们都是正常的,不正常的是容初。

    只是,哪里不正常呢?

    夜色中,他的身影被雾气蒙上一层神秘幽邃的光晕,让人看着愈发觉得哪里不对的感觉。

    正认真研究着,蓦然眼前光影一闪,视线被人挡住,容初不见了!取而代之却是一道幽幽如暗夜冰雕般的身影,彼时,那人正微微侧目,用一双幽魅深邃的眸子看着她,眼神中有些许幽寒之气飘荡着。

    云千若:“……”

    忽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那个……你挡到我赏月了……”

    闻言,北冥风目光幽幽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很低很冷,“月亮在天上。”

    云千若:“……”好吧!他是挡到她看容初了!

    可惜这话不能说……

    云千若看着他的身影,默默地抽了抽嘴角,所幸放下车帘。

    与其看着一尊时刻散发着寒气与怨气的冰雕,还不如啃个苹果来的实在!

    只不过,苹果才咬了一口,车邻被人掀开,一股微凉的风伴着月色飘人。

    而北冥风,正透过敞开的窗,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云千若抓着苹果的手指僵了僵,“喂!你有事?”

    “……”

    居然还不理她!?装什么深沉嘛!

    “若是没事的话把帘子放下,本姑娘要……”

    “你不是要赏月么?”

    冷幽幽而轻飘飘的嗓音飘来,打断云千若未说完的话,她有些无语,

    她什么时候要赏月了?这人明明知道她方才是胡说……

    “不赏了!本姑娘现在要睡觉!”

    北冥风幽幽的目光扫过她手中的苹果,“你不是还在吃么?”

    云千若:“……”

    为什么她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嫌弃?

    好像在说,她除了吃就是睡……

    咳!

    “吃怎么了?你不吃你能长这么大?早饿死投胎去了!”

    非常鄙视的瞪了他一眼,云千若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让人莫名的觉得她是把苹果当成了他在咬。

    北冥风看着她,嘴角微不可查的扬了扬,“所以,你不会饿死的。”

    “咳——”云千若险些要到舌头!她不过就是吃了个苹果而已,也要被他鄙视!?

    心中抑郁,云千若重新拿出一个红艳艳的苹果,趴在窗边,探头看向后面的容初,“容大侠,要吃苹果不?”

    容初还未回答,北冥风已经黑了脸,冷幽幽的目光锁定着云千若,“他不吃。”

    那声音似乎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韵味,奈何,云千若置若罔闻,看着容初,举着苹果,笑容如花儿般灿烂,“多吃苹果对身体好!容大侠辛苦了,来,吃个苹果吧!”

    说着,直接将苹果扔了过去。

    月色朦胧如水,那红彤彤的苹果在风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弧,直直的飞向容初。

    她看到容初对她微微颔首,清朗如山的面容虽未笑,却比平日多了些许柔和。

    然而,苹果却在中途被北冥风拦截了!

    云千若:“……”

    有一种被天上掉下的苹果砸到的感觉……一瞬间,黑线如瀑!

    然而容初,却还是那般霁月清风般的淡然从容,仿佛对于苹果被人拦截之事早已意料之中。

    云千若伸手捏了捏僵硬的脸,瞪向北冥风,“喂!那不是给你的!”

    北冥风拿着苹果,看她一眼,“我也要吃。”

    云千若:“……”她记得,他是不喜欢吃苹果的!

    这又是抽的哪门子风?

    刚想让他把苹果还给容初,不过,还没来得开口,那人却似洞察先机般低头咬了一口,而后,在云千若错愣的眼神中对她勾了勾嘴角,“味道不错!”

    云千若:“……”

    不仅是被苹果砸到那么简单!简直就是天雷滚滚,电闪雷鸣……

    无奈之下,云千若再次拿出一个苹果扔给容初,为了阻止某人故伎重演,扔之前她还特意警告的瞪了他一眼。

    若是再被他拦截,搞得大家多尴尬!?

    所幸,北冥风虽然不情不愿,却还是安分了一次,眼睁睁的看着苹果从眼前飞过,愣是忍住了抢过来的冲动。

    容初接过苹果,看了一眼北冥风寒气漫漫的背影,目光落在云千若脸上,“多谢。”

    云千若总觉得他的眼神中似乎包含着一种让人看不懂的神色。

    他看着她时,那种一闪而逝却又深埋眼底的情绪,耐人寻味。

    ……

    当云千若等人到达江陵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晨曦淡淡,一切都那样明媚清浅,街上行人三三两两,而风中弥漫着阵阵饭香味。

    云千若忽然想起,轻衣美人最喜欢吃一品香的点心。她们曾经去吃过好几次,那时她便说很喜欢。

    于是,云千若立刻让容初去买。

    知道是买给纳兰轻衣,容初自然没有丝毫异议。

    北冥风望着容初离去的背影,默了一瞬,直接翻身下马。

    “喂!你干嘛去?”

    北冥风脚步微顿,回头看她,“买点心。”

    云千若一脸困惑,“你不是不喜欢吃甜食么?”

    “……给你吃。”

    于是,云千若更加困惑了,“我没说我要吃啊!”

    她若要吃的话,就让容初多买一些了!这一路上,她为了不辜负老爹的一片爱心,于是每天抱着点心啃,愣是把那么多点心给消灭了!

    现在的她,只要想到点心都有点反胃!

    当然,她并不知道北冥风心中的想法。

    之前云千若让容初去买点心时,说那是爱心早餐!所谓爱心早餐就是买给心上人吃的!

    于是,北冥风觉得云千若本来就喜欢吃点心,所以,他也要去买一份爱心早餐!

    却没有想到,他的爱心早餐还没来得及买,便夭折了!

    于是,北冥风看着云千若的眼神有那么些幽怨,云千若却是不明所以,想了半天,觉得他应该是自己想吃点心了,却又不好意思直说,于是,便借她之名去买……

    于是,云千若很是善解人意的看了他一眼,笑盈盈的开口,“那家点心确实很好吃,风美人若是想吃的话便去买些吧!放心!我是不会嘲笑你的!”

    然后,云千若发现北冥风的脸更黑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寒气也更甚了!

    默默地伸手摸了摸鼻子,云千若觉得,那位风大爷肯定是因为被她说中并且拆穿了心事所以才会恼羞成怒!用寒气秒杀她!

    左右,他一直都喜欢用寒气秒杀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在容初买点心回来的时候,云千若清晰地感觉到弥漫在风中的寒气愈发冻人了几分!

    心中默默地想着,风大爷肯定是看到了点心!明明很想吃,却又不能吃!于是,心情比较抑郁!

    她可以理解的!

    大不了见到轻衣美人之后,她要几个过来给他吃!

    云千若心中如是想着,却见北冥风身影一闪不见了!速度奇快,让她都来不及开口叫住他。

    哎——风美人肯定是忍不住去买点心了!美食的诱惑还是很的的!

    北冥风很快就回来了,直接将一打包子递给云千若。

    看着那白白胖胖还冒着热气飘着阵阵香味的包子,云千若有些懵。

    “这是……给我的?”她没说她要吃包子啊!

    然后,北冥风直接丢给她一句话:爱心包子!

    于是,云千若捧着那一打爱心包子在风中凌乱了许久许久……

    ……

    因为容初是不被允许进入曼陀山庄的,所以,一个时辰后出现在曼陀山庄大门前的人只有易了容的云千若与夜修。

    至于北冥风,也许是他嫌走大门太麻烦,又或者他喜欢低调,所以直接‘隐身’了!

    看守大门的护卫其实还是认得云千若的,是以见到她也很客气,一边请她进门,一边去通知庄主。

    毕竟,东方神医之前救了二少爷,庄中上下都对‘他’感激不尽!

    所以,庄主得知她到来之后,竟亲自过来迎接,热情又客气!

    其实,他喜出望外也是有原因的。

    纳兰俊之前伤得太重了!虽然有‘东方神医’开的良方,可是,至今还未痊愈,他一直想着去京城请‘东方神医’再来复诊,却被神医阁的人告知,东方神医外出游历去了!

    两个月内,他跑了三趟,得到的结果一直都是东方神医外出游历尚未归来。

    纵然心急如焚也是无济于事。此刻乍然听到下人来报,东方神医拜访,自然是高兴异常。

    “东方神医远道而来实在是蓬勃花卉……”

    好一番客套之后,庄主说出了正题,“还请东方神医移驾海棠苑,为我那犬子诊断一二!”

    云千若心想,她这是男装进的曼陀山庄,若是光明正大去找轻衣美人倒是有些不妥,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这里住下,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夜探香闺!

    充分学习风美人!

    于是,云千若从善如流的跟着纳兰赫去了海棠苑,給依旧瘫痪在床的纳兰俊诊了诊脉,然后象征性的开了一副药方,又给他腹下了几颗神丹妙药。

    眼看着纳兰俊的精神比之前好多了,纳兰赫心中暗喜,对云千若愈发恭敬!

    “神医真是医术了得!医德更是令人钦佩!实在是年少有为,高风亮节……”

    又是好一番夸赞,最后,纳兰赫亲自将人领去了上等客房。

    “东方神医只管安心住下便是,若是有什么需求尽管跟下人吩咐……”

    寒暄片刻,纳兰赫以东方神医远道而来舟车劳顿等为由让云千若好好休息,他便不打扰了!

    等他离开之后,云千若立刻飘去了拂月阁。

    距离尚有些远,风中便飘散着渺渺琴音,时而如清泉滴落山涧,空灵雅致,时而如清风拂过江南烟雨的湖面,迷离而缠绵,锁着一丝淡淡清愁。

    云千若摸了摸手里的油纸包,直接从敞开的窗子飘进去。

    “啊——”

    一声尖叫,正端着一盆刚插好的花去窗台上摆的采薇被云千若吓得不轻,整个人朝后倒去,手里的花盆直接甩了出去。

    云千若眼角微抽,抬手接住飞出去的花盆,在施展轻功飞过采薇身边时扶了她一把,“采薇小美人,你没事吧?”

    采薇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看着眼前笑眯眯的云千若,表情有些呆,“东、东方公子?不、不对!云小姐,你来了!?”

    琴声戛然而止,正低眉抚琴的白衣女子蓦然抬头,看向云千若,还是那副温婉如水的容颜,还是那副空灵绝尘的气质,一双寒烟月色般的眸子静静地看着云千若,有星光点点潋滟其中。

    “若儿?”

    她缓缓站起来,朝云千若走去,柔美的脸上化开一抹浅浅的笑,似绽放在晨曦下的兰花,淡然空灵,雅致嫣然。

    云千若将花盆扔给呆愣的采薇,身影一闪便飘到纳兰轻衣身边,直接一把抱住她,“轻衣美人!有没有很想我!?”

    纳兰轻衣猝不及防便被人抱了个满怀,眸中却晕开点点笑意,“若儿,你怎么来了?”

    云千若放开她,扁了扁嘴,“怎么?听你这话好像是不希望我来啊!”

    “怎么会!”

    被她的表情逗笑,纳兰轻衣伸手抓着她的手,“你能来,我很开心。”

    “哼!这还差不多!”

    在一旁发呆的采薇终于回魂,赶紧把花盆摆在窗台,飞奔至云千若身边,“云小姐,你来了就好了!小姐她都好久没有见过容公子了!”

    “采薇!”纳兰轻衣轻声呵斥,采薇缩了缩脖子,依旧小声汇报,“云小姐,你不知道,自从你走后小姐都没出过拂月阁……”

    云千若最后了解到,他们离开之后纳兰奕便将轻衣美人禁足了!禁足的范围是不准踏出曼陀山庄,不过,既然见不到容初,对于纳兰轻衣而言在哪里又有什么区别?是以,她从不曾踏出过拂月阁。

    纳兰奕虽然将她禁足,虽然依旧强烈反对她与容初见面,倒也没有让她嫁给郝建,虽然,后来安小小又不死心的提过几次,都被纳兰奕严词拒绝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