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妖妃太难追 > 427 给他抢了个绣球!

427 给他抢了个绣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别呀!”云千若一听立刻抓住了他的袖子,“风美人你怎么能如此狠心的拒绝一个弱女子的请求呢?!抛绣球招亲哎!一听就是很好玩的事情你怎么能不感兴趣呢!?这简直没天理嘛!”

    看着眼前苦口婆心一副语重心长模样的小女子,北冥风:“……”

    她是弱女子么?

    他为什么要感兴趣?

    他一点也不觉得很好玩!

    “不去!”

    凉飕飕的丢出两个字,依旧是拒绝的不留半分余地!

    云千若表示很受伤!默默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挤出一抹忧伤的表情,“风美人……风大爷……风帅哥……你真的不去么?真的要拒绝一个如此温柔似水纯洁善良的弱女子的请求么?”

    北冥风:“……”

    面具之下,那微微僵硬的眼角分明有一道黑线滑落,北冥风看着眼前‘凄惨惨戚戚一副泫然欲泣’模样的某人,微抿的嘴角不可抑止的抽搐了下,“你就那么想去?”

    云千若一听,眼底顿时闪现一道亮光,风美人这是动摇了么?应该是的!

    思及此,眼神愈发凄惨,表情愈发哀伤的看着他,“是的呀!我非常非常非常的想去!所以风大爷你看……”

    “那你去吧!”

    云千若:“……!……”

    未等云千若说完,风中飘来四个字!冷冰冰的,凉飕飕的,轻飘飘的,却仿佛一块砖当头拍下,差点让云千若两眼一翻横尸当场!

    风中凌乱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风美人!你够了!本姑娘要和你绝交!”

    对上她阴凉无比的小眼神,北冥风下意识的拧眉。

    云千若一脚踩在他脚上,磨牙,“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一别,后会无期!再见!再也不见!”

    说罢,潇洒转身,衣袖带起一阵风,萦绕着点点桃花香味,留给北冥风一个异常高冷的背影!

    北冥风:“……”

    身后,远远跟着的夜修见到这一幕,顿时仰头望天发出一阵无声的狂笑。

    吼吼吼吼!主子!这就是您狠心抛弃小的的后果!看吧!被踩了吧?被抛弃了吧?被嫌弃了吧?让你如此狠心的虐待属下!让你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觉悟!让你……

    “嘶!”

    心中正无比阴暗的想着,却差点被一股从天而降的寒气冻死!夜修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双手抱胸,搓着胳膊,抖着一颗抽搐不已的小心脏默默地低头看地面……

    主子!您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

    天啦噜!主子难不成还会掐指一算!?怎么知道他在心中对他落井下石!?这也太恐怖了!

    等夜修再抬头时,眼前已经不见了那道黑衣如魅的身影,弥散在空气中的寒流还未完全退散,夜修依旧搓着胳膊,缩着脑袋,小心翼翼的查探着人群:主子走远了么?真的飘远了么!?

    想来也是!总不能让那个丧心病狂的臭丫头一个人出去惹是生非吧?万一被人打死了怎么办……

    ……

    云千若一路慢悠悠的走着,终于劈开重重人群来到了传说中的绣楼前。

    此地,是一座三重楼阁,四周垂落着华丽娇娆的红纱,绕着屋檐下还悬挂着一条红绸,红绸上用金丝缀了小巧的金玲,风乍起,铃音悦耳,纵使在哗然的人群中亦隐约可闻。

    看着眼前如海浪般的人群,云千若找了一个距离绣楼稍微远一点的位置,此处不似前面那般拥挤,而且视角极好,可以清晰地看到绣楼上的情景。

    譬如此刻,她正看到那身着华丽红裳的殷家小姐正站在层层红纱之后,悄悄观望着下方的人群。

    嗯!这个位置抢起绣球来也是极好的!只是,风美人怎么还没来呢?

    她是算准了他应该会跟上来的才对!可是……

    云千若极目四望,除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之外根本不见那道冷幽幽的身影!

    “该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云千若摸了摸下巴,嘴角微抽,若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亏大了!

    没有风美人在还怎么愉快的抢绣球!?

    可是,现在要走么?这绣球都还没抢呢!现在就走多遗憾呀!

    心中纠结不已,然而,左顾右盼却不见那道身影,云千若忍不住暗暗磨牙。

    “这个可恶的老光棍!”居然真的不来!就不怕她一个人抢了绣球之后直接远走高飞抛弃他!?

    “没人性的家伙!等本姑娘抢了绣球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定把你……”

    “把我怎样?”

    磨牙磨到欢快处,耳边忽然响起那熟悉至极幽冷冰凉的声音,带着一股阴测测的气息冻得云千若一个激灵,刷的一下回过头,却见那人正站在她身后,一双幽若深潭的眸子正灼灼的看着她,看得她小心脏一阵抽搐……

    噗……这可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在你身后,像一道幽魂盯着你……盯着你!好慎人!

    “风美人!你从小立志做无常君么?能不能发出点声音先!?”

    北冥风拧了拧眉,目光幽幽的看着她,“出声了。”

    云千若:“……”你妹!还这么理直气壮!

    “我说的是走路的声音!你下次走路时能不能发出点声音!?”

    这样呼啦一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身后,不知道真能吓死人的么?!

    “我是飘来的。”

    云千若正用眼神秒杀他,却见那人性感的薄唇微微一抿,语气凛然。

    “……!”云千若差点两眼一黑,一头扎地上去!

    “你真以为你是无常君啊?!还飘来的!?就不怕别人一桶黑狗血泼下来把你收了!?”

    北冥风:“……”

    “话说,你不是不来么?怎么又……飘……来了!?”

    北冥风凝眉看了她一眼,一侧身站在她身边,寒气骤然而至,宛若一场灭世寒流,将她周身三尺之内的人全部‘冻’走!

    云千若看着那些搓着胳膊缩着脑袋瑟瑟发抖走开的人,一颗心都在风中凌乱着!

    “……”这简直……太不人道了!

    “风美人……”云千若抬头,正准备语重心长的跟他谈谈人生,然而还未及开口,那人却看了她一眼,冷幽幽的丢出一句话,“你是路痴。”

    “……!……?!”纳尼!?

    云千若未说完的话就这么卡在喉咙里,险些噎死!

    三秒钟后才勉强平复了抽搐不已的小心脏,“你才路痴!你全家都是路痴!本姑娘招你惹你了!?一来就诋毁人!?”

    “……是你问的。”

    “呃?!”看着他微微僵硬的嘴角,云千若有些懵,反应了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顿时有些无语,“风美人!你这反应弧也太长了点吧!?”

    北冥风:“……”这个死丫头有必要如此嫌弃的表情看着他么?他只是回答的晚了些而已……

    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时,忽闻绣楼上一声锣响,一名管事模样的人出现在绣楼上,对着下方如山如海的人群鞠躬致敬,“感谢诸位父老乡亲如此热情洋溢才来参加我家小姐的招亲大会……”

    云千若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过去,“这是要开始的节奏么!好期待呀!不知道那殷家小姐生的什么模样?”

    “……”北冥风抿了抿有些僵硬的嘴角,轻飘飘的提醒,“你是女子。”

    “切!”云千若一记鄙视的眼神扫过来,“本姑娘当然知道自己是淑女!还需要你这个弱智来提醒!?”

    北冥风:“……”这个小人!

    “话说风美人,你就不好奇那殷家小姐长什么样?”

    纵观全场人群的哗然热情,再对比北冥风的一身寒气,事不关己,兴趣缺缺,云千若忍不住歪头看他,一脸的好奇。

    人的好奇心总该有的吧?连她都对那抛绣球招亲的殷家小姐好奇无比,这风美人就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么?

    云千若得到的是北冥风一记冷幽幽的眼神,依稀间还有几分嫌弃的味道。

    而且,她还听到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哼,满满的都是鄙视!

    “……!……!”

    云千若瞬间有些不淡定了!“喂!你自己不感兴趣也就算了!凭什么鄙视本姑娘!?”

    北冥风面无表情的站着,不理她。

    云千若简直想上去踹他一脚!然,考虑到这是大庭广众之下,愣是把脚收了回来。

    “你就使劲的装深沉吧!本姑娘就不信你一点都不好奇!哼!”

    等云千若鄙视完他,那管事的已经将抢绣球的规则简单说明了,眼下,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绣楼,那眼神,十足的炽热与期待!

    “殷小姐!殷小姐!殷小姐!”

    在一阵阵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殷小姐盛装而出,莲步轻移,款款走至绣楼中央。

    她的脸上蒙着红纱,只露出一双耀耀生辉的眸子,似乎含着水光,又仿佛隐着万千侠情,相较于一般东陵女子的娇小玲珑,那女子略显高挑,身材却是极好的,玲珑有致,婀娜生姿。

    她一露面,台下的欢呼声更上一个台阶,阵阵声浪直冲天际,云千若表示为天上的飞鸟担忧!

    “殷小姐!这里这里!请把绣球丢到这里来!”

    “走开走开!你一个成过亲的人来这瞎凑什么热闹!?没听李管事说只有未曾娶妻的年轻人方可争抢绣球么?”

    “嗨呦!老子成过亲咋地了!?早就想休了那只母夜叉了!倒是你小子,家徒四壁穷的响叮当也敢来抢殷家小姐的绣球?你这是癞蛤蟆想吃特肉!”

    “你说谁呢?谁穷了!?谁是癞蛤蟆了!?”

    那人直接挽起袖子就要大干一场,另一人也不示弱,直接抡起了拳头招呼过去。

    云千若默默地感慨:这绣球都还没飞下来呢就先打起来了!果然啊!美人的力量都是祸水级别的!

    “啊——绣球绣球绣球来了——”

    正感慨万千,却差点被一道震耳欲聋的尖叫声震死!云千若表示很无奈!这群人能不能矜持点!?温文儒雅些说不定还能给自己加分,博得那殷家小姐的青睐呢!

    绣球在人群之间飞来飞去,倒不是绣球很想飞!而是,一个人才刚刚跳起来碰到它的边缘,还没来得及抓住,便被横空而来的另一只手拍飞!

    于是这般循环往复,绣球在众人的头顶飞来飞去,无数人想抓住它,却都两手空空,泪眼汪汪,只能看着它擦着自己的手掌心飞走……

    云千若勾唇浅笑,眸光凉飕飕的扫一眼既兴奋又伤感,既热情又失落的众人,“一群笨蛋!看我的吧!”

    一记指风飘出,那绣球刚落到一个人的手心便被她弹飞了出去,于是,场中立刻传来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啊——我的球啊——那个天杀的如此缺德——就不能让我摸一会才抢走——啊啊啊——球啊——”

    云千若默默地抬手擦冷汗,另一只手却未闲着,一道内力聚集在掌心,指尖轻扬如流水般散开,宛若一道纤柔的轻纱,瞬间卷起那绣球。

    于是,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绣球在空中划过一道耀眼的红弧,飞向云千若手中。

    静!整个人群安静的只能听到众人的呼吸声!

    云千若优哉游哉的伸出两根手指捏住绣球,放在鼻尖轻轻一嗅,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下一瞬,静止的人群瞬间炸开了锅。

    “啊——球球球球在那里!被一位姑娘抢到了!”

    “不仅是位姑娘还是一位很漂亮很漂亮的姑娘!”

    众人看着云千若的眼神是呆滞的,呆滞中是无法抑制的惊艳!

    最后,呆滞的人群被一股寒潮冻醒!

    在一片抽气声中,众人化惊艳为困惑,一边搓着胳膊,一边将困惑不已的眼神在云千若和殷家小姐之间飘来飘去,发出一致的感叹:

    “这美若天仙的姑娘怎么也来抢殷小姐的绣球!?莫不是……这位天仙似的姑娘她她她……”喜欢姑娘!?

    最后几个字众人没有说出口,却在心底转了不下百十遍!默默地感慨:若是这么漂亮的姑娘喜欢女子,那可真是暴殄天物天理不容啊!

    云千若看着他们的眼神就明白了他们心中想什么,忍不住嘴角轻抽,她这么阳光灿烂一姑娘怎么会是三观不正的……咳咳!这些古人真喜欢胡思乱想!

    不仅众人,就连绣楼上的殷家小姐也是微微一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对着身边发愣的管事低语了几句,便见那管事走到绣楼中央,对着云千若遥遥一礼,面上带笑。

    “这位姑娘,虽然你很英勇,在千万人群之中劈风斩浪抢得绣球,可是,你是位姑娘呀!我家小姐她也是位姑娘,而且,我家老爷就小姐这么一位掌上明珠,并无少爷,所以姑娘你看这绣球……”是不是得还给咱呀!?

    “……”云千若看着那笑眯眯的管事,眼角默默地滑落几道黑线。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位姑娘!也知道那殷家小姐是位姑娘!她又没说要跟他家小姐成亲!至于如此紧张?还刻意声明没有少爷!?难不成还怕她霸着绣球娶了他家少爷!?

    噗——这简直!

    云千若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笑盈盈的看向那位管事,很友好,很礼貌,“这位管事,你恐怕是误会了!”

    管事:“?!”误会?!这绣球还在你手里抱着呢!我怎么就误会了!?

    “咳!姑娘……”

    “这绣球我并不是给自己抢的!”

    管事的还未说完,便被云千若轻描淡写的打断,看着她一派淡定从容的模样,管事傻了!众人也傻了!就连那一直看着她的殷家小姐也愣了!

    偌大的人群中,众人皆傻,唯有北冥风一人拧了眉心,抿紧了嘴角,目光幽寒的看着云千若。

    有杀气与危险阴暗的气息在风中流散,摄人心魄!

    云千若缩了缩脑袋,默默地往旁边移开一步,顶着寒流,伸手一指北冥风,“管事的,我这绣球其实是给他抢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