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妖妃太难追 > 387 我可以把你敲晕了拖走么?

387 我可以把你敲晕了拖走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直处于石化中的福公公终于回过神,满脸惊恐的朝楚天曜飞奔而去,“皇……爷……您怎么样了……”

    “咳咳……”楚天曜吐出一口鲜血,目光愈发阴鸷,死死地盯着北冥风,状似挑衅,又状似兴奋,语速极为缓慢的说道:“她是朕的皇后!你说,朕有没有资格管?呵呵呵……”

    那阴森森的笑声配上嘴角那抹殷红的鲜血,有种说不出的阴暗鬼魅。

    北冥风眉心微凝,深邃的双眸是一片冰封的冷意,“你不配。”

    “不配?”楚天曜像是听到了极好笑的事情一般,目光挑衅的看着北冥风,笑得格外阴森,“恐怖你还不知道吧?这个疯丫头追在朕的身后十几年,每天都要说几百遍长大之后嫁给朕,要做朕的皇后,听得朕耳朵都起茧了!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这疯丫头迷恋朕已经到了废寝忘食无可救药的地步,若是朕不娶她,她只怕会立刻伤心死!”

    楚天曜说的眉飞色舞,且,越说越兴奋,连那双布满了阴沉之色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虽然面具遮住了他的表情,可是,不难猜出,那张脸上一定是春风满面,志得意满!

    云千若就这么看着他,眼角一阵阵的抽搐,眉心冷汗沁沁,仿佛被雷劈过的小草一般。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蠢货非常非常招人厌,却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贱!

    一个人,贱到这种程度也真是没谁了!

    “本姑娘迷恋你?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有哪一点值得本姑娘迷恋?”

    这个脑袋被驴踢了的王八蛋!老爹明明都已经很明确的回绝了太后的意思,他居然还来找她?!而且,她也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居然还在纠缠不清!现在还当着风美人的面说出这些话来,这不是存心给她添麻烦么?

    不知道她们家风美人是千年老陈醋修炼成精的么?

    想到某人的醋性和小心眼,云千若顿时有些蔫,默默地抬眼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男子,头顶阳光万丈,明媚滟烈,可是,她却有种站着黄泉路边的阴森之感,冷幽幽的,凉飕飕的,很是慎人……

    小心脏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云千若默默地往旁边移开一步,原来那尊不断散发着寒气与怨念之气的冰雕……

    北冥风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幽魅的双眸微微一眯,冷幽幽的眼风扫过来,云千若没理由的心脏一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那个……他都是胡说八道的!我……我可一点都不稀罕那狗屁皇后的破位置……你……你别听那只猪狗不如的东西胡说……”

    “你敢说朕猪狗不如!?”还未等北冥风开口,楚天曜已经怒不可遏的咆哮出声,一双眼喷着怒火瞪着云千若,咬牙切齿,“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难道忘了你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忘了你曾经是如何纠缠朕的?你每天追着到处跑,让朕娶你,朕不理你你就去纠缠母后,每天缠着她,让她给你做主,把皇后之位许给你!你这个该死的臭丫头!居然敢骂朕!”

    “……”云千若满头黑线,一张漂亮的小脸都在微微抽搐着,他大爷的!居然在这搬旧账!拿这些陈年往事来说事,简直就该拉去浸猪笼!淹死他丫的王八蛋!

    云千若在心底磨牙霍霍的诅咒着楚天曜,却感觉到一股冷幽幽的视线落在她身后,不用回头看都能感觉到那双眼眸中射出的怨念之光……

    云千若默默地抬手擦冷汗,看着头顶的太阳,心中默默祈祷:娘亲啊!夸显显灵吧!把这个万年老陈醋带走吧!她的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

    然而,她家娘亲并没有听到她的祈愿,北冥风依旧好好地站在那里,一双幽魅如子夜寒星般的眸子如烟似雾的落在她身上,那存在感十足的眼光让她恨不得挖个洞躲起来冬眠算了!

    楚天曜仿佛没有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诡异气息,见云千若不说话,心中更是得意,眼角微微挑着,充满了挑衅与得意,“无话可说了吗?你这是全都想起来了?”

    云千若:“……”

    我想起你妹!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找虐,那就成全你咯!

    指尖微微一动,一道无色无味的烟雾飘去,随着猎猎清风尽数飘入楚天曜身上,只是,他对此却毫无所觉,旁边,北冥风倒是微微侧目,看了云千若一眼。

    “怎么样?你都听到了?也看到了?她是朕的皇后!以前是,将来耶会是,所以,你最好离他……”

    楚天曜一脸得意的看着北冥风,挑衅的开口,只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一股慑人的寒风迎面扫来,霸道而凶猛,让他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身体便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朝着长街对面的一棵大树飞去……

    “啊——皇上——”

    福公公吓了一跳,心脏都差点跳出了嗓子眼,慌慌张张的朝楚天曜跑去,似乎想要接住他,然而,楚天曜就那样直直的飞过来,冲击力不可小觑,福公公非但没有把人接住,反而被楚天曜撞翻在地,而楚天曜去势不减,依旧朝着对面的大树飞去。

    半空中,他猛地眯起眼睛,想要运转内力稳住自己的身形,可是却惊骇的发现他根本聚集不了内力!

    这是……怎么回事!?

    可惜,根本没有机会让他想明白这个问题,半空中,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撞上了那棵大树……

    “砰——”

    一声闷响,楚天曜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一股钻心的疼痛顺着腰部蔓延而上,席卷全身,他顿时痛的闷哼出声,连那铁青的脸色都有些苍白。

    “皇上……”福公公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这是大街上要保密楚天曜的身份,直接鬼吼鬼叫着冲了上去,“皇上……您不能有事啊……”

    “噗—咳咳——”楚天曜顺着树干滑落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剧烈的咳嗽着,却是半天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福公公飞扑到他身边,腿一软跪倒在地,手忙脚乱的去扶他,“皇上,您没事吧?您还好么?”

    “废物!”

    楚天曜瞪着他,非常艰辛的从牙缝中挤出这两个字,福公公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下,顶着满头的冷汗,战战兢兢,“皇、皇上……奴才扶、扶您起来……”

    福公公口中说着,也很想将他扶起来,可是,被楚天曜凶狠阴沉的目光盯着,手脚一阵发颤,根本不听使唤,只能战战兢兢的看着他。

    楚天曜目光一转,抬头死死地盯着北冥风,咬牙切齿,“你敢行刺朕!朕要……”

    他话没说完,一个鸡蛋凌空飞来,碎在他脑门上,速度奇快无比,以至于,都淋了一脸的蛋黄和蛋壳,楚天曜才愣愣的回过神,顿时怒不可遏,“你在该死的臭丫头!你活腻了是……”

    “嗖——”

    “啪——”

    在他怒吼之际,云千若手一扬又是一个鸡蛋奇快无比的飞来,楚天曜面色一沉,本能的伸手挡在脑门前,可,那鸡蛋却转了个弯,砸在了他头顶,顿时,蛋清蛋黄连着蛋壳顺着他的发流下额头,流下眼角,流了他一脸都是。

    楚天曜:“……”这个可恶的疯丫头!

    “这是给你个小小的教训,以后再敢出现在本姑娘面前,见你一次揍你一顿,见你两次直接打残!见你三次直接送你归天!”

    阳光明媚,那声音宛转悦耳,只是,语气中的阴凉与猖狂却让楚天曜脸色青黑,差点咬碎了一口的铁齿铜牙。

    “……”该死的!好!好得很!

    云千若无比嫌弃的扫了他一眼,一转身看向身边完美如神邸,却冰冷的冻死人的男子,立刻绽放一抹明媚友好又温柔的笑,“风美人,我们去逛街吧?我请你吃大餐!”

    然,北冥风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抿唇不语,那幽魅如紫夜苍穹般的眼眸,疏影明灭,幽澜浮动,直看的云千若一阵心虚,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小心脏,“那个……你之前不是一直让我请你吃大餐么?怎么……不吃了啊?”

    “不吃。”北冥风看她一眼,冷幽幽的丢出两个字。

    云千若:“……”

    你妹!那只贱到没朋友的楚王八蛋!居然把她家风美人惹成了这样!受苦的还不都是她?!

    可恶!

    云千若心中磨牙霍霍,将楚天曜恨个半死,顿时觉得她方才下的那些药分量太轻,于是乎,她状似随意的挥了挥袖子,一股玉色的烟雾袅袅飘去,随着风,伴着明媚阳光全部飘向楚天曜,将他笼罩在一片浅浅的亮光里。

    云千若这才转过头,重新看向北冥风,脸上的笑容有增无减,“风美人,那个,你之前不是一直想要本姑娘请你喝酒么?择日不如撞日嘛!本姑娘今儿刚好带银子了,咱快去吧?”

    北冥风站在没动,面具下寒眉轻挑,嗓音低魅,“喝酒?”

    “对啊!就是喝酒啊!”云千若立刻点头,一脸灿若桃花的笑,“请你喝桃花酿怎么样?可好喝了!而且老贵了!本姑娘平时都不轻易请人喝的!”

    只要不是个傻子你都该听得出,这可是机会难得!千载难逢,机不可失!

    云千若眉眼弯弯的看着北冥风,可眼角眉梢都分明传递着这样一个讯息,北冥风凝眉看她,然后,薄唇微动,丢出两个字,“不喝。”

    “咳——”云千若差点被口水呛到,整颗心都在风中凌乱,“你说什么?不、不喝?!”

    有木有搞错!他看着她这么久,一副认真沉思的模样,结果,却给她来了这么一句!?

    这简直……

    云千若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凌乱如野草的心情,干脆伸手,一把拽住北冥风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风美人,风大爷,就去喝一杯嘛!不让你给银子,真的!本姑娘有钱!你看!可闪了!”

    说着,云千若从袖子里摸出一个金元宝,举到北冥风眼前晃了晃,一双潋滟生辉的眸子亮晶晶的,简直比那金元宝的光芒还明亮。

    北冥风看着她,薄唇微抿,嘴角却隐隐有一丝僵硬抽搐的痕迹。

    “不喝。”

    然而,他却非常不给面子的丢出两个字。

    云千若:“……”

    好想把他敲晕了直接拖走……

    “请问,我可以把你敲晕了直接拖走么?”

    想着想着,云千若眉眼弯弯绽放一抹笑,春风满面的看着北冥风,问的非常友好。

    “……”北冥风美若神邸的俊脸微微一僵,危险的眯起双眸,眼风凉凉看着她,“你觉得呢?”

    云千若眨眨眼,神情满是无辜,“我觉得没问题啊!”

    “是么?”北冥风薄唇轻勾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那低低的嗓音透着几分幽魅的气息,云千若小心脏一抽,面上的笑容却无一丝异样,“呵呵呵……虽然没有问题可是我怎么会把你敲晕呢?那样的话,我得多心疼啊!你说是不是啊风美人?”

    北冥风:“……”

    云千若不由分说,直接拽着他的袖子往前拖去,“风美人,我知道谁家的桃花酿最好喝,走我带你去。”

    北冥风眼风凉凉的看她一眼,抬手,似乎想要拨开她的爪子,云千若眼角一抽,“你要是实在不想去的话本姑娘是不会勉强的!我记得表哥也最喜欢喝……”

    话未说完,她的小爪子落入了一只泛着淡淡凉意的掌心,耳边是某人低沉中透着怨念与霸道的嗓音,“只准请我喝酒。”

    被他冷幽幽的眼神看着,云千若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脑袋,神情满是无辜,“可你不是不喝嘛?”

    “喝!”

    风中飘来一个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云千若:“……”

    是谁说女人心海底针的?这分明就是男人心海底针好么?前一刻还信誓旦旦一脸坚决的拒绝,下一秒却又如土匪恶霸般逼着她请他喝?这是什么道理!?

    没有给云千若腹诽的时间,北冥风直接牵着她的手将她拖走。

    都走了十几步云千若才从石化中回过神,眼角微抽,“啊喂!不是我要把你敲晕拖走的么?怎么反过来了!?”

    北冥风停下脚步,凝眉看她,目光幽幽,“需要敲晕?”

    “?!”纳尼!?说什么!?

    云千若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你刚刚……说什么?”

    北冥风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抬手,在她头上比了比,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是,那意思云千若却看的懂,顿时,一张漂亮的小脸都在风中抽搐!

    “你居然要把我敲晕!?你……你这是谋杀良家少女你造么?!?”

    对上她控诉的小眼神,北冥风淡定的挑眉,幽幽凉凉的眼光扫过她张牙舞爪的模样,缓缓道:“你是良家少女么?”

    “咳——”

    云千若两眼一翻,差点晕死当场!

    “本姑娘什么时候不是良家少女了!?你竟敢污蔑本姑娘的一世英名!?”

    北冥风异常淡定的扫了她一眼,“你有一世英名么?”

    云千若:“……!……”

    你妹!你大爷!你全家!这是红果果的挑衅!

    “本姑娘怎么就没有一世英名了!?你这样污蔑诋毁一个良家少女时会遭雷劈的你知道么?”

    完全无视云千若的怒发冲冠,北冥风依旧是一派淡定,冰冷从容,低头看着她,性感的薄唇微扬,一抹倾倒众生的弧度,云千若看着他,眉心一阵抽搐,狠狠地鄙视,“别想对本姑娘使用美男计!告诉你,本姑娘已经免疫了!这招没用!如此丧心病狂的污蔑一个温柔似水纯洁善良的良家少女下雨天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走到大树下!”

    云千若的表情相当阴森,那小眼神,更是阴凉无比,只可惜,北冥风依旧波澜不兴,淡定从容,“每天胡说八道的小狐狸都没被雷劈,我岂会被雷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