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降妖妃太难追 > 362 风大爷,谁又惹你了?!

362 风大爷,谁又惹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御前侍卫统领齐风,在楚天曜倒地之前及时接住了他,“皇上!”

    然,楚天曜已经昏迷过去,双眼紧闭,面色微微有些苍白,身上也只能看到一些皮外伤,但是那些伤应该不至于令人昏迷不醒,是以,担心之余众人都有些困惑。

    “御医!快去找御医!”

    齐风很快便镇定下来,对着身边的侍卫吩咐,有人领命,立刻飞奔而去。

    太后快步走到楚天曜身边,沉静的眼眸中漫过几分担忧,“快将皇上抬到那边去。”

    虽然烈火已经熄灭,可是这里,尽是烟雾,空气缭绕很是呛人,而且,满目苍夷,血腥味交织着焦糊味,很是刺鼻。

    人员伤亡众多,地面上,横七竖八尽是尸体,纵然侥幸活着的人,也都是伤痕累累,或轻或重。

    皇宫经此一变,怕是要好好休整一翻,太后当下便决定暂且搬居城郊的皇家行宫。

    幸存者们,稍稍处理了伤势之后便开始收拾残局,满地的尸体,处理起来也是极为困难的。

    云千若一直待在云天身边,为他运功疗伤之后又拿出了几粒药丸给他服下,然而,这些都只是治疗内伤的,至于身上那些伤口,还是要尽快找个地方处理。

    只稍稍一想,云千若便决定去神医阁。

    “老爹,这儿也没什么事了,我们先走吧!”

    听到她的声音,云天愣了一下,缓缓将视线从那些堆积满地的尸体上移开,冷峻威严的脸上带着一丝明显的悲悯与感慨。

    自古战场,一将功成万骨枯,可在这皇宫内院,京城繁华之所,又何尝不是呢?

    不管谁是谁非,在战争面前,最苦难的,永远都是最底层的平民。

    云千若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心中微微叹息,虽然她一直不觉得自己是普度众生的圣人,甚至也没觉得自己是悲悯心软的好姑娘,可是,看着眼前这幅尸横遍野,鲜血横流,随处残肢断臂的画面,心中还是有一些隐隐的悲凉的。

    虽然叛军挑起战事很可恨,可是,该死的也毕竟是少数人,大多士兵只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

    然,逝者已逝,唯愿安息。

    轻吸一口气,挥开心底那一抹淡淡惆怅,云千若手一伸,拽住云天的袖子,“老爹,您身上的伤再不处理的话可就要留下疤痕了哦!”

    闻言,云天不由得缩笑了笑,满是爽朗与豪迈,“留点疤不是很正常?爹又不是你们小姑娘家!”

    “可是那样,我爹就不是最帅的爹了!万一以后跟人拼爹拼输了怎么办?”

    看着云千若一本正经的模样,云天头顶飞过一群问号,“拼爹……是什么意思?”

    拿他去和别人拼?

    “女儿,爹的武功很好的!力气也很大,不管是近身格斗还是怎的都不差!肯定拼得过别家爹!你放心,咱不会输的!”

    云千若:“……”

    感情……老爹是把拼爹理解成拼命?

    口中说着不着调的话,可云天还是很配合,没有秉持往日作风,哪怕身负重伤,只能还能站得起来就一定留在最前线坚持奋战,这一次,他没有留下来指挥众人,而是乖乖的跟着云千若出了皇宫,直奔神医阁而去。

    在云天等人离开之后,太后也缓缓上了马车,往城郊行宫而去。

    马车里,如意和如画都在身边伺候着,太后靠着车座,微微敛眉,似在沉吟。

    如意和如狐默默地对视一眼,这段时间以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太后娘娘虽然嘴上不说,可确实是身心疲惫。自从乱军突起,太后日夜操劳,许多天都没有睡个安稳觉了!

    本以为,今日九死一生,危机重重,必定是在劫难逃了!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侯爷及时赶回……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太后娘娘紧绷的心弦总算是可以放下了!

    只是……经此一事后,玉家……怕是也无多少人在了吧!太后娘娘她……心中定然会为此事伤神吧?

    哎……太后娘娘这么些年过得也真是辛苦……

    在两人心中感慨之时,太后忽然抬眼看向他们,“你们说……那个男子会是谁?”

    乍然闻言,两人都是一愣,但是很快便反应过来,脑中回想起之前在皇宫所见的画面,眉眼间不由多了几分震撼之色,“他……如此功法高绝,高深莫测的男子……奴婢实在想不出来他应该是谁……”

    如画看了如意一眼,轻声道:“看他武功,似乎……并不在侯爷之下……”

    众所周知,侯爷在天音谷高手榜中排名第六,而排名前五的人……似乎没有一人与那男子年龄符合的。

    一时间,她们也很好奇,那人到底是谁?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武功,不可能在世间无名。只是,东陵似乎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

    难不成,是别国的?

    可是,他今日分明是解救了她们所有人啊!皇上,太后,侯爷,甚至,是整个东陵朝堂!

    若是没有他的出现,任蓝贞儿疯狂杀戮,那些火势势必冲出皇宫,危及整个京城!不管是朝中官员,还是京中百姓,怕是都难以幸免。

    可以说,他是挽救了东陵江山!若说他是别国人……似乎有点匪夷所思……

    “你们说,他与若儿……会是什么关系?”

    太后的声音缓缓响起,带了一丝沉吟,打断两人飘远的思绪。

    “这……”如画和如意微微愣了一下,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好像,那个男子是与云小姐一前一后出现的,而且,后来也是一起离开的吧?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很熟……

    “应该是朋友吧?”

    “朋友?”然,太后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眉间有皱紧了几分,之前,她可是留意了一会,那个男子除了与云天说了一句话之外,便没有理过任何人,可是,他却一直站在若儿身后,目光也一直落在她身上,有意无意,却看的只是她。

    同为女子,直觉的,那眼神……

    难道他与若儿是……

    太后伸手揉了揉眉心,似乎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靠着身后的车座闭目养神。

    如意和如画对视了一眼,眼神中无声传达着一个讯息。

    太后娘娘似乎对那个男子极为关心,然,这关心是因为云小姐。

    怕是,在太后娘娘心中,还是惦念着云小姐的。

    这么多年来,可以说,云小姐就是太后娘娘的执念,她一直想要她嫁给皇上,仿佛,这是这世间唯一可以让她感到开心的事。

    曾经,云小姐也是心心念念想着嫁给皇上,可是如今……还有谁敢这样说呢?云小姐的变化太大了,从她眼中看不到一丝一毫对皇上的眷恋与留念。

    只怕太后娘娘的心愿……

    马车一路前行,往行宫而去,此刻的皇宫,仍旧是一片狼藉,满目疮痍。

    禁卫军与新增的官兵们仍在处理着地上的尸体,乱军的尸体多数是被集中到一处,一把火焚烧了,而那些为了保卫皇宫而牺牲的勇士们,则是被分拣出来,好生安葬。

    搬运着那些尸体,众人的心情都很是沉重,那些都是与他们昔日共事的战友,如今却……惨死在眼前。

    而想起之前那一场恶战,那一场大火,仍然止不住的心有余悸。他们,也就差了一点点而已!只差一点,便也会如这些死去的战友般,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再也见不到他们的家人……

    怀着沉重的心情,披星戴月的处理着这些后事,是以,没有人注意到一抹黑影从一片废墟中闪过,更不会有人知道,那抹黑影从废墟之下检出一片泛着点点蓝光的莲花花瓣。

    他如夜风一般来,又如夜风一般消散,从不曾惊动任何人。

    ……

    深夜,神医阁。

    云天被安置在神医阁三楼一间上房中休息。原本,处理完伤口之后他是要坚持回永安侯府的,不过,被云千若拦下了。为了让他安心在此养伤,云千若便乖乖的交代了她就是‘东方不败’的事情,本来这件事她就没打算一直瞒着他,如今借着这个机会刚好摊牌。

    原本,她已经做好了被云天痛骂一顿的心理准备,可谁知,云天只是愣了一会,眉目深沉的看了她一会之后,骤然仰头大笑三声,说了句:“我家宝贝女儿就是不得了!果然,虎父无犬女!哈哈哈哈……”

    对此,云千若在风中凌乱了很久。

    虽然,老爹没骂她,也没有跟她秋后算账,她很庆幸!可是,老爹您能谦虚点?低调点?含蓄点么?您这样一言不合就夸她顺便夸自己的习惯真的好么?!

    纵然有些无语,可是,看着自家老爹笑得如此开怀的模样,云千若也很开心,拽着云天的袖子,将他拽到一张太师椅上坐下,又给他递了一本书,外加倒了一杯茶,“老爹,您在这儿先坐会,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云天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看着她,“乖女儿,你要给爹做饭吃!?”

    对于他这副‘震惊’的表情云千若很满意,优哉游哉的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说道:“对啊!做饭!老爹,你是不是特感动啊?”

    “嗯!感动!”云天毫不犹豫的点头,表情相当严肃,“感动的不得了!只不过,女儿你做的饭它能吃么?”

    云千若:“……”

    刚刚绽放的一抹笑容,就这么僵在了风中,云千若抬头看天,只觉得十八只鸟人飞过了头顶,这种凌乱的心情,简直无法用人类语言来形容!

    “老爹,有你这么打击自家女儿的么?”

    “哈哈哈……老爹这不是担心么……”

    “……”担心什么?担心她做的饭把他吃出毛病来?

    云千若默默地翻了翻白眼,一记凉飕飕的眼神飘向云天,“老爹,严重怀疑我是不是你从路边捡来的……”

    “啪——”

    话音未落,脑门上挨了一记爆栗,面前是云天吹胡子瞪眼就的模样,“你这个臭丫头怎么可能不是老爹亲生的?别人能生出这么聪明伶俐的女儿吗?!”

    云千若:“……”

    就连训她也不忘借机狠夸自己一把……老爹……您这习惯真的不用改改么?

    怀着无比抑郁的心情,云千若又乖乖聆听了云天的一番教诲,这才转身去厨房为他准备药膳。

    原本,药膳也是可以让红泪来做的,可是,云千若忽然就很想自己亲手为云天做点什么。

    以前,都是她爱吃什么,他便做给她吃,为此,他从一个完全不会做饭的人,变成了一个几乎会做所以甜点,小吃的人,而且,做的还非常非常好吃!

    想起昔日种种画面,云千若不禁轻笑出声。

    “傻笑什么?”

    蓦然,夜风中飘来一道低沉如幻月之风雪的嗓音,清清凉凉,幽魅惑人。

    声音很好听!可是,云千若却吓了一跳,一抬头才发现眼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黑衣如魅,在夜风中轻拂,一双幽幽如碧水深潭般的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云千若:“……”

    这个家伙!神出鬼没的习惯什么时候才能改改!?

    这三更半夜月黑风高的,要是心脏柔弱一丝的小女子,那还不得吓死?!

    默默地翻了个白眼,然后,一记愤怒的眼神砸过去,“喂!风美人你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什么叫傻笑!?本姑娘很傻么?!”

    北冥风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扇子,“火都灭了。”

    “啊?!”云千若微微一愣,后知后觉的转头看向煎药的小火炉,眉心微微一跳,“……!”

    这火什么时候熄灭的!?她明明一直在扇啊!风都扇到哪儿去了?!

    也没见北冥风做什么,他似乎就是拿着她的扇子,轻轻地扇了两下,那原本熄灭的炭火再次燃烧起来,而且,火势保持的很均匀,不大不小刚刚好。

    云千若:“……”

    风美人的内心肯定在默默得意!然后,在默默地鄙视她!

    嘴角微微抽搐了下,云千若上前一步,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喂,不是让你乖乖在房间里待着么?怎么又乱跑?”

    北冥风手里的扇子轻轻扇动着,却偏过头来看着她,然后,薄唇一抿,嗓音低沉幽魅,“我不开心。”

    “?!”云千若的头顶飞过一群鸟人,看着眼前神色幽幽,眼神中带着三分控诉,三分委屈,三分幽怨的人,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

    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好端端的,她貌似也没对他做什么呀?他怎么就不开心了!?

    冷汗如雨,云千若默默地抬手擦去眼角的黑线,“那个……风大爷,谁又惹你不高兴了!?”

    北冥风目光幽幽的看了她一会,毫不客气的丢出一个字,“你!”

    云千若:“……”

    差一点,就两眼一黑在风中阵亡了!

    神滴个太上老君啊!这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请问……我又干了啥惹您风大爷不开心了!?”

    一句话说出来,云千若感觉自己的脸都有些抽筋!

    然而,北冥风却很是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缓缓开口,“你救他,我不开心!”

    “?!”

    云千若表情一呆,有一瞬间的蒙圈,话说,她这是救了谁惹得这只风美人不开心?貌似,她也没救谁吧?

    北冥风看了一眼她满是迷茫的神情,唇边紧抿的弧度又绷紧了几分,性感的薄唇间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楚、天、曜!”

    咔——

    云千若只觉得一道雷凌空劈下,非常精准的落在了她头顶,原来……居然是为了这事!

    这种心情……

    她简直比被雷劈中的野草还要凄惨!

    救那只渣渣,根本就不是她乐意的,已经够心塞了!居然还要因此……惹得那只别扭又小心眼的风大爷不开心……

    哎……她怎么这么命苦啊!

    心中泪流满面,云千若一手扶额,“救他还不是因为老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