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地府冥兵 > 2 三招

2 三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走出教室后,苏澈微微运转真气,震开左右的冉铭秦凝。

    秦凝脸色微微泛红,冉铭一无所觉,嘻嘻笑道:“小苏,说说吧,终南山好玩儿么?”

    “还好。”苏澈神色略略黯淡,随即眼中射出微微毫光,分别扫视过两个女孩儿后,有些意外地问道:“秦凝,你已经凝气了?”

    秦凝点了点头,说:“真是不可思议,我只按照书中所载澄净内心,调整呼吸,居然真的聚出一点真气。”

    在苏澈目光之下,秦凝纤细娇躯身周,有几缕柔柔青气缭绕,往复而还,虽还微弱,可精粹程度竟已不亚于己,而拥有先天纯阴灵脉的冉铭却差了不少,只略微凝出一缕淡淡玄气,懒洋洋的盘在丹田。

    冉铭距离聚气成花还有相当距离,但这才是正常的修炼速度,相较之下,秦凝的进境就太反常了。

    短短十几二十多天,若非有高人灌顶,怎能达到凝气这层境界?可苏澈心知肚明,道门高人这些日子都聚在终南山,哪有兴趣来这小城?所以定是秦凝自己修炼的结果。

    若照此而往,岂不是说六七年内就能结成金丹!就算是苏澈,也是先后受了林白纯阳气和鬼道人百年玄阴气,加上黑线翠玉坠聚灵,在这接连奇遇下,才堪堪到了结丹的关口。

    事有反常必有妖,何况此际道门武界风雨欲来?苏澈琢磨片刻,仔细问过秦凝这些天是如何修炼。

    三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操场旁。

    秦凝凡问必答,无有遗漏,果然不出苏澈意料,女孩儿一直独自修炼,既未遇什么高人,也没有刻意用功。

    苏澈听得连连摇头:“不对不对,绝没可能这么快。”

    最后秦凝道:“你走后,冉铭姐就说鬼不见了,我就搬去城北桃林小院消暑,那里清幽静谧,感觉修炼起来格外轻松。”

    苏澈眉毛登时一挑,城北桃林?他记得清楚,真虚真人与墨方子就曾在此地论道斗法,难道那里有什么神异不成?

    不像秦凝那样婉约温淡,什么事都不会多想,冉铭冰雪聪明,早觉出不对,这时见苏澈问秦凝十分详细,心中更加奇怪,皱眉道:“苏澈,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去了趟终南山,你跟变个人似地?”

    苏澈摇摇头,正要说话,忽然目光一转,穿过操场内外重重人海,落在一个娇小身影上。

    一袭深红短衣的李嘉如同雪中火莲,在人群中醒目之极,张狂地昭示自己的存在,然而她身旁人群却视她不见,就连和她十分熟稔的冉铭和秦凝也分毫没有觉察这个闺蜜的丝毫气息。

    这才短短十几天,李嘉对武道的领悟已上升了不止一个阶位。

    苏澈微微皱眉,怎么连这个大小姐的进境也快的不合常理,难道也有奇遇不成?

    就在此时,忽然升起一股毫不遮掩的威压,这股威压深若渊海,而且还不陌生。苏澈的目光移转,落在另一个窈窕身影上。

    粉色连衣裙的泉月正宁定地端望着他,原本张扬炽烈的气势此时内敛转为阴寒,如汪月下寒泉,冷的沁彻心底。

    此刻泉月对他的压迫还要强过方才,苏澈心中一动,气海中一点金色微光忽然闪耀,这才堪堪受住。

    泉月对他笑了一笑,目光在李嘉身上停了一瞬,紧接着就闪入人流。

    修为尚浅的冉铭秦凝自然没有发现泉月的踪迹,就是功候大进的李嘉,也是在泉月注视之后才有觉察。

    在苏澈感知中,泉月的气息与李嘉十分相似,该是同出一源,但隐含敌意,定是二脉弟子无疑。

    武宗二脉啊,等你们好久了!

    苏澈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只说两个女孩儿了句“明天再见”,就闪入人群。

    苏澈神色变化不加掩饰,早被两女瞧在眼中,登时大生疑窦,可苏澈走的好快,几步就不见了身影。

    李嘉见苏澈走了,也顾不得向两个闺蜜说话,疾步片刻超越苏澈,直奔泉月。

    苏澈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李嘉,忽然变了步伐节奏,几步就赶上了李嘉,低声下气道:“大小姐,她是冲我来的,您何必凑这个热闹?”

    李嘉头也不回,说:“这是我武宗的事,你凑这个热闹干嘛?”

    苏澈哭笑不得:“那姑娘可是冲着我来的……”想了想,他小心翼翼地道:“难道她是你请来的帮手?不瞒说,我可是已经学道了,绝对不会去武宗的。”

    李嘉有些低落地道:“我还有什么本事要你回去?”顿了顿,她冷哼了声,道:“那女子叫泉月,修的是冷月真罡,虽然不够圆满,但已大成。是我武宗的人,自然要我武宗去对付,不关你的事。”

    “那她是二脉弟子无疑了。”苏澈想了想,问:“你用的圆月锋也是出自冷月真罡吧?她既然身属二脉,怎么和你同修一种武决?”

    “首脉二脉同出一源,侧重不同而已,经阁中有内功、武技、武决,但凡武宗入室弟子都可选修。”李嘉撇过头,却不回答苏澈所问。

    苏澈不以为意,点头道:“经阁武学原本要考究弟子心性天资,再由掌门授予,想不到现在竟全部开放了。”

    李嘉当即吃了一惊,真气一滞,差点摔倒,盯着苏澈问道:“这虽不是秘闻,但也绝不是你能够知晓的,你从哪里听的?”

    苏澈扶住李嘉,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泉月老师可要走远了。”

    “对对对,”李嘉这才想起正事,急道:“泉月是真罡境,与四方卫也相去不远,你绝不是对手。”

    苏澈摇头道:“那你就更不是对手了,况且,她的确是冲着我来的。”

    李嘉听得大急:“你到底懂不懂,她不会拿我怎么样,可是你…”

    苏澈呵呵笑道:“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李嘉听后欲言又止,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苏澈看在眼中,心里已有计较,微笑道:“或许她看在你的份上,不动手也说不定。”

    苏澈笑容中分明没有半点暖意,李嘉心中一冷,忽然苏澈还有个牛头阴差手下,不久前就凭此逼退了四方卫,怎么可能惧怕泉月?心中稍安,默然跟在苏澈身后。

    泉月在绕城转了个大大的圈子,最后在一大片桃林前停下。

    这片桃林有数千亩,都已结出青果,四周人迹全无,果然是个打架的好地方。

    苏澈一眼认出这就是去年墨方子与真虚真人斗法之处,但当日桃林才数十亩,不知为何竟成了数千亩的大林,而且看桃树有大腿粗细,长势极旺,既不是幼苗,也不像刚移植来的。

    泉月转过身,对苏澈身后的李嘉视而不见,周身泛起月华,清冷如雪的目光盯住了苏澈。

    苏澈宁定看着泉月,眼中无喜无悲,脑后冲起一道黑白分明的气流,化为太极图案悬在胸前。

    两人开始对峙的一瞬,忽有两道暗流涌动,将李嘉推得连连后退,直到十丈开外才停下。

    这两道暗流中气息李嘉都十分熟悉,一道是泉月的冷月真罡,另一道则是苏澈的先天阴阳气。

    李嘉骇然。

    这十几日来,除却宗主亲自外,李嘉实另有际遇,这才一举突破淬气关口,堪堪到了真罡境门槛。在她看来,苏澈厉害的只有那牛头手下,自身真气虽浑厚澈净,但却散而不凝,应该远远不如自己。

    泉月是谁?武宗不世出的天才,武道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只差一步就踏足先天,修为直追长老级人物,是包括李嘉在内的武道无数男女的偶像。

    苏澈才练了多久?一年,或者两年?不久前李嘉未踏足真罡境时,还有完全把握战而胜之,现下他与泉月相持而不落下风,竟强横至斯!细细想来,李嘉忽然发现,这变化自他死而复生后开始的。

    “难道在阴界发生了什么吗?”李嘉暗道。

    转眼天色暗下,寥寥星光点缀下,一轮残月斜挂天边,清冷月光如同霜色笼罩了大地。

    泉月敛去微笑,挥手一轮明月急射而出,一下就将太极图案劈碎,正是李嘉施展过的圆月锋。

    然而散裂的黑白二气自行聚拢,转瞬又结成完好太极。

    泉月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内功不错,就让你三招。”

    苏澈点点头,道了声:“好。”

    泉月神色稍肃,双手月华忽然亮起,逐渐拉长为两轮弯刃。

    苏澈金丹微微颤动,浮出数个细小符文,吸取一点真元后,凝出两片冰花自手中飘出,而后自顾自地汲取月华,转眼变作两柄冰刀劈出。

    泉月弯刃过处,冰刀应声而断,随即碎成两捧冰粉飘散无踪。

    苏澈神色平定,金丹缓缓转动,抛洒出十数符文,凝出数十根丈余金矛,带出一片“呜呜”沉啸,一股脑激射而出。

    粉色连衣裙的泉月如同月下精灵,在数十根金矛中翩翩起舞,两轮弯刃化作条条白色飞带,金矛一但触及,就被无声无息变作两截。

    白色飞带随即倒卷而回,化作一柄纯白窄剑,径自飞入泉月手中:“该第三招了。”

    变幻如意,无坚不摧,才是真正的圆月锋,配合冷月真罡……这是武决咏月!苏澈到底传承过林白记忆,眉毛一挑,终于想起泉月武决来历。

    咏月,武宗号称最接近剑仙之道的上品武决之一,武宗自唐而起传承至今,可很是有几位先辈凭借此决突破先天极境的。

    苏澈面色一变,随即恢复平静,他深深吸了口气,丹田金丹急速转动,卷起三十六个白色符文,紧接着又是三十六个青色符文,而后是黑色、红色、黄色,统共一百八十符文飞舞!

    只见苏澈胸前空间内凹塌陷,聚起一个小小漩涡,天地元气疯狂涌入其中,转瞬就被分解为纯正的五行源力,而后合为一道,若流星般直冲泉月而去。

    “五元击!”

    大道器用即为法,金丹为基,神念为引,调动天地之力转为己用,岂是寻常?苏澈金丹初成不久,更是不堪,勉强神念锁定了泉月,面色就骤然雪白,再无力作为。

    此时苏澈金丹忽明忽灭,仿如烛火将尽,随时就要熄灭,于是深深吸气,胸膛中自然涌出一道先天阴阳之气填入金丹,金丹光芒这才稳住,虽仍黯淡,可已然无碍。

    泉月安然立定,凝神看着苏澈金丹符箓、聚集五行元力、锁定自己,其实这点时间就足够把苏澈杀几个来回了,然而直到那道元气流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绚烂璀璨的尾焰,她才冷笑道:“金丹符箓果然有些本事,但你还差得远。”

    言罢,她手中窄剑若白龙游出,那道元流登时被一剥两半,苏澈竭尽全力施放的五元击就这么被破了。

    然而泉月剑势不停,直取苏澈咽喉。

    十丈外的李嘉一声惊呼,不管不顾的运转初成的罡气,冲了过来。

    在此之前,泉月气势迫人,却不含杀气,然而这一剑凌厉绝凶,杀机凛然骤起,苏澈金丹刚刚稳定,正是薄弱时候,哪来得及应对?

    在这生死关头,苏澈眼中闪过一丝戾色,胸前黑线翠玉坠微微闪光,体内玄阴鬼煞已翻滚如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