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地府冥兵 > 46 真武之别

46 真武之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林白记忆只能勾勒出他一生大概,却无法勾勒出完整的武道体系,苏钧只得老老实实答道:“只大略知道一点。”

    “那你可知何谓修真炼道?”

    “不知。”

    万云来沉吟片刻,道:“炼心问道,得飞升正果为修真;淬元聚气,仗剑纵横四方为修武。两者皆由凝气而始,气化为液则是两道分化之时。”

    苏澈奇道:“武道无外乎内功炼气,外功炼体,用以武技。武技或可近乎道,但炼气怎及道家?”

    万云来听罢微笑不语。

    何胖子忍不住道:“苏兄弟所说,已算窥了修武的门径,一眼便瞧出关键所在。但有一点,如今武道虽故步自封,可千百年传承怎可小视?单从弟子众多方面来讲,那是日益昌盛!修真却不然,如今算尽九州名山大川,妖魔道加起来不过三百之众!祖师画像前,眼见就要断了香火。不提武道门派林立,藏龙卧虎,单论起人多势众,修真连个普通门派也是及不上的。”

    万云来面上看不出深浅,淡淡道:“此言虽有偏颇,可孰高孰低,也可见一斑。苏澈,你可还要凝炼金丹?”

    苏澈思索片刻,问道:“晚辈见识浅薄,总觉得无论怎么说,炼道修真都高过武道一筹。为何反被压过?”

    “要说道一途,天下法门莫不在其涵括之中,武道是道,修真也是道,你在学校的各种学科也是道。若以道家之言论之,一则道德,二则道法。若说区别,武宗修武道,所重乃是道法器用;修真炼性命,一心问的则是道德。”万云来缓缓言说,苏澈听得是云里雾里,似懂非懂。

    何胖子自嘲道:“我有化生元婴的修为,被一个刚结丹的小道揍的鸡飞狗跳。便是器用之法比不过人家。”

    万云来微笑着摇摇头:“我授的是长生的法门,用来打架当然是自讨苦吃了……说起来,武道是走了器用的极致。修真最重道德,除非羽化登仙,不然万万不如武道厉害。其实也无孰高孰低,若要超凡入圣,最后都在炼心而已。”

    听这一说,苏澈才隐隐有些明白了。大约意思就是,修武道的,打架杀人是本分,专业就是搞这个的;而纯粹的修真道人,研究的是天地十方、古往今来的道理,是做学问的。虽然修到高深境界都会殊途同归,但出发点截然不同。

    也幸亏这一年多来小苏无所不包的苦读,才知道“道德”二字的真正意义。古时何谓道德?可晓过去未来,能通神鬼精怪,知天地明命理,才算道德之士,方能冠以“圣贤”之名。

    万云来一番讲解,虽然说得模糊,可苏澈心中揣摩,还是猜出他真正想要说的是什么。武宗武道,代表着绝对的力量,是获取权力财富的不二选择。你心有牵挂,何苦选择修真呢?

    果然,万云来继续道:“何胖子说你和李军多有来往,似乎是世交。李家乃是武道名门,而所在宗门更是武道领袖。你阴阳胎体之身业已大成,修习武道,得天独厚,不出三年可有所成。况且,李门在凡俗也是大族,无论日后当权一方,或富甲天下,都非难事。这般,你可还想做一个山野道士么?”

    这些事,苏澈早已想过。若在一年之前,他定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修武了。但一年时光匆匆而逝,苏澈广阅俗世流传的各种古籍经书,又读得了批注的原版《紫清指玄集》,真正进了修炼门槛、养出了出尘之心,视界已悄然换过。有了胸怀、便有了豪气,武道犹有尽时,修真一途却是永无止境。既然注定迥异凡俗,为何要选武道?

    见苏澈默不作声,万云来又道:“武道之路平缓,劫难甚少。修真需炼身炼心,境界每晋一层,便是一次大劫。初时乃是炼身之难,稍有不慎,便是身陨之灾;而后则是炼心不易,心志不明,难度魔障,有走火入魔、本性迷失之噩。而大成之时,化却肉身凝炼真体,消了因果轮回,天地再无拘束,又非武道之流可比。”何胖子垂首一旁,也不插话,这些他早已知道,只是含笑注视着苏澈,和和气气的笑容中,似有别的东西。

    少年人有少年人的傲气和热血,就是经历颇多坎坷挫折的苏澈,也还是个少年,也还有心比天高时。当下苏澈眉毛一扬,道:“我怎会怕这个?”

    万云来摇头笑道:“你还未有所成,自然不惧。一身道果皆是经年累月辛苦修持,顷刻间烟消云散,岂是好玩?修真炼道,哪个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道行愈深,愈是畏惧。大成之日,身劫心劫齐至,还有天劫洗炼,若无天大的机缘,多半是形神俱灭之局。”

    万云来叹了口气,续道:“万千年前,修士道人巨万,道书道典无数。然而修炼至渡劫的,难得一见;顺利渡劫的,数十年或有一两人。然浊世滔滔,终不是清修之地,近三百年间,修至大成只有我这道友一个,最后又抵得住天劫的,也还只我这道友一个。”

    万云来神色间倒是云淡风轻,语声也不见起伏感慨,只是话中意思可就骇人了。他方才说道中华修真群道如今不过三百之数,武宗一脉却数不胜数,原因就是这劫数难过。苏澈心中揣揣,电光火石间,想到出生来十几年岁月,想到家人父母,最后忽然闪出几个倩影。这一刻,他竟有些动摇了。

    万云来淡淡道:“如何选择,等你替我走完这一趟也不迟,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吃亏就是。现下,我便将修真武道区别大要讲与你听,算是预付。”

    苏澈精神一震,心中大喜,连忙将心中犹豫压下,聚精会神准备听讲。

    万云来摇头微笑道:“何须如此?”说罢,伸手点出一指。这一指点在半空,荡起了层层涟漪。

    苏澈看了,不知怎的,就迷糊起来。浑浑噩噩中,似有一幅幅画面在脑海中不住沉浮,也似有一道温和清朗的声音不住回响。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醒来,然后发现处在一个极奇特的境地。这里无光无暗,无天无地,熟悉非常,正是玄谷之内,神识容纳之所。

    在林白元神相合的时候,苏澈神识也曾被导入这里。但如今玄谷内多了一黑一白两道气流在缠绕盘旋不休。

    这是苏澈忽然听道一声清喝:“还不醒来,待何时?”这一声喝初时并不如何大声,然而翻翻滚滚,越来越响亮,转瞬既成一道滔天巨浪,扑面压来!随着啪的一生脆响,他心中仿佛碎了什么东西,脑中耳畔的画面、声音尽皆消散。而玄谷中黑白气流忽然加速游动,转成太极图的模样。于是苏澈自然而然就明白了如何为修武,如何为修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