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八四章.小心背后!(4000字)

第二百八四章.小心背后!(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八四章.小心背后!手机铃声响起,北川寺扫一眼上面的人名,随即伸手接起电话:

    “喂?秋筱?”

    “啊...北川,关于你说的那件事——邀请相川原与你见面的事情失败了。”秋筱优奈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相川原不知为何十分机警,就算她去接触,也只是得到了对方礼貌的回绝。

    “能理解。”北川寺看了一眼时间。

    现在是早上八点多钟,他提前向学校请了假。

    毕竟衫原玉子那边的事情最好还是越早调查越好。

    “既然这样,那相川原那边我亲自去接触,秋筱你就暂时给我调查一下衫原玉子的人际关系吧。”

    看现在相川原估计已经在学校待机准备上课了,毕竟北川寺也是扮演过他一段时间的人,这点事情还是清楚知道的。

    趁着这个时间,北川寺决定稍微把调查的顺序颠倒一下,先去衫原玉子租住的公寓一趟,下午再直接去圣心女子学校见相川原一面。

    至于下课时间——北川寺早就在看教案的时候就已经把课程表记住了。

    今天是周一,相川原的课程在下午,只要在那个时间去圣心女子中学校门口的话,要见到相川原应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既然已经规划好了,北川寺也不再犹豫,同中嶋実花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了。

    衫原玉子租用的公寓区是在涩谷区一处高级公寓群,那里的安保系统很严密,不过北川寺有杉原木的电话,要从公寓负责人那里拿到多余的房卡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

    从文京区搭车过去花费北川寺十多分钟,随后在安保室的保安带领下,北川寺见到了穿着一身西装,长相普通的公寓负责人。

    “是住在403号房间的衫原小姐吗?”公寓负责人拿着顾客名册,一边翻一边问道。

    “嗯。”北川寺点头应道。

    听见北川寺的回答,公寓负责任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面露一丝为难神色:“不过403室并不是空房,北川先生,我上次还看见...”

    他话说到一半就卡住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

    “这些事情您其实可以与衫原玉子小姐的监护人杉原木先生交谈,我只想进房间看一看。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您先把房卡给我呢?”北川寺平静地回答道。

    “请容我先确认一下。麻烦北川先生等一会儿。”公寓负责人礼貌地说道,接着拿起一旁的座机话筒,开始拨打杉原木的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通了,伴随着‘是、是,好的,我明白了。’这几句话,公寓负责人将话筒放下,客气地对北川寺说道:“我这就为您取房卡,北川先生。”

    他在那一边确认了一会儿,随后取出一张房卡交给北川寺。

    “麻烦您了。”北川寺面无表情地接过房卡,站起来走出门外。

    衫原玉子居住在b栋403室,北川寺按照标示很快来到b栋,刷卡进门后搭上电梯直上四楼,很快他便来到403室门口。

    可是——

    北川寺下意识挑眉。

    403室里面怎么会有人声?

    男人与女人的声音?

    或许这就是那位公寓负责人没说完的话吧。

    按道理来说,403室是衫原玉子一个人用的公寓房间,不会有外人进来的才对——

    北川寺捏着房卡,眯了眯眼睛,没有选择直接用门卡推门进入,反而是站在门外,将门铃摁响了。

    叮咚——

    电铃清脆的声音荡漾。

    可是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出来。

    北川寺二话不说,将手指搭在门铃按钮上——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声音一下子就让房间里面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北川寺才听见房间里面传出女人调笑的声音。

    “喂,你就去看看嘛,说不定有快递什么的来了。”

    “明明还只是大清早的,真麻烦。”

    “哈哈,不要生气嘛,等会儿人家会好好儿补偿你的。”

    又是一阵细碎的耳语。

    说实话,要不是北川寺的身体素质已经提高许多,像他们这种低声谈话,北川寺是很难听见的。

    “......”北川寺。

    北川寺的脸色没有半点变化,只是眉宇之间多了一分冷厉之色。

    麻烦?要不是他有事情要问这些人,北川寺现在就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麻烦。

    伴着沉闷的脚步声,有人来到玄关处,随后对方也没从猫眼确认,直接就将门直接打开了。

    这是一个染着黄毛的男人,长相凶恶,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那种浪迹于街头的地痞流氓。

    这个男人只看脸色的话,不过才二十多岁,算是青年年纪,但那一头碍眼的黄发却将他的实际年龄拉大了不少,让北川寺都觉得有些碍眼。

    “你谁啊?”黄发男人一看见北川寺就不耐烦地开口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这里不接上门推销,请你去找下一家吧。”

    北川寺没有回答,只是双眼平静地扫视着对方。

    他这种目光让黄发男人浑身不舒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面前这个冷硬青年给看得通透一样。

    黄发男人越来越不耐烦了,他高声地怒喝道:

    “给我滚!没听见我对你说话吗?”

    听见黄发男人这句话,北川寺这才将目光收回,神色平淡地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我并不是什么可疑的推销者。”

    然后他伸出第二根手指:

    “其次——看你的反应,你应该并不是这里的常住客吧,不然也不会说出刚才的话了。”

    “涩谷区是标准的富人区,能够住在涩谷区的人,年收入大部分都超过八百万日圆,且像这种高级公寓,是不允许上门推销的推销员进入的,下面的电子门也会把他们挡在门外...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来了,你们又是谁?为什么住在这里?这里应该是衫原玉子小姐住的地方才对。”

    “衫原玉子?”听见这个名字,黄发男子的面色明显一慌,随即面色一沉,看上去更加不耐烦了:“我们住在这里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你给我滚出去!”

    北川寺又恢复沉默。

    面前的黄发男子与衫原玉子究竟有什么关系,这一点说实话北川寺已经不太想深究了。

    他只是紧皱眉毛看着对方。

    黄发男人身上带着一股浓重的男女交缠后的味道,让他不由得露出这种嫌弃的表情。

    “你这个混蛋!!!”

    感受到北川寺微妙的嫌弃目光,黄发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他直接对着北川寺的面门一拳砸了过去,打算让这个突然出现的冷面青年吃一吃苦头。

    接着——

    黄发男人瞪大了眼睛。

    因为视角一瞬发生了变化,映入双眼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刚才,他似乎就只看清那个青年伸出手过来,也不知道那个青年做了什么,整个人就翻腾在空中了。

    嘭!!!!!

    黄发男人重重地被砸倒在地面上,发出了沉闷的人体响声。

    痛!

    好痛!

    实打实的痛感从背部传来,让黄发男人睁大了眼睛,嘴巴像是死鱼一样张开。

    啪!

    腹部也同样传来了剧烈的痛感,那挤压一般的疼痛感让黄发男人整个人的身体扑腾翻起。

    “你...你...”黄发男人瞪大眼睛惊恐看着一脚踩在自己腹部的北川寺,面色痛苦扭曲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北川寺无视对方的目光,一脚踢在黄发男人的腹部。

    看着黄发男人一口胆汁吐出来的挣扎模样,北川寺依然是那种平静的模样。

    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是北川寺的风格,更别说他刚才摁门铃的时候就已经积攒了一些情绪。

    房间很暗,四处都充满了那种男性与女性肢体交织后的体味...

    这过于恶劣的空气质量让北川寺忍不住大皱眉毛。

    他从门后摸出了一根橡胶棒。

    也不知道这橡胶棒究竟是这对男女用来干嘛的,反正握在手上挺合适的。

    将门挂上防盗链,反锁好,北川寺面无表情,一手提着橡胶棒,一手捏着黄发男人的头发,拖着对方向房间里走去。

    ......

    下午四点钟。

    这正是圣心女子学院下课放学的时间。

    只不过在圣心女子学院中,这些来自各种家族的名媛,总是会去参加一些社团。

    倘若你放学后直接回家,在这种地方反而会格格不入。

    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男性教师看着操场上活跃着的学生们活泼的青春身体,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喃喃自语道:

    “托各种关系进圣心女子学校实在太好了。”

    像他这种人渣都能去当这些全部生活在社会顶层小女生们的老师,这让他浑身上下都感受到了甘美的快感。

    是的,相川原只是一个人渣。

    若是要在人渣前面加一行备注,那估计就只是‘会弹钢琴’的人渣了吧。

    花钱找了不少体制内部的人,捏造了一份粉饰过后的履历,平时装作正人君子的样子,就自然而然地吸引到许多学生崇拜。

    特别是那些喜欢弹钢琴的女生...

    相川原的脸上流露出体面的笑容。

    今天的夕阳让他有些舒服,犹如火焰一样的夕阳从高空中投射下来,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浸泡在晃晃悠悠的糖水里——

    “回去吧。”

    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相川原决定早点回去。

    而就在他如此思考着的时候,装在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发信人是他的好友,名叫做‘花垣雄介’。

    短信上面异常简洁地写着:

    ‘快回来喝一杯。’

    “雄介这个家伙。”相川原露出了笑容。

    所有狐朋狗友当中,他最欣赏的就是花垣雄介,与他总是有很多话题能够来聊起来。

    “算了,过去一趟吧。”

    花垣雄介的邀请他还是不会拒绝的,只是喝一杯也不会影响到什么。

    相川原这么想着快速地下楼,离开了圣心女子学校。

    期间又有许多道崇敬的目光从各处传来。

    这极大地满足了相川原的虚荣心。

    看来明天又会是个好日子。

    他如此想着,一步一步走向富人区公寓。

    圣心女子中学就在涩谷区,他直接走过去就行了。

    花费约莫五分钟,他来到b栋楼底,接着取出公文包,从里面摸出了门卡。

    刷了门卡,他轻车熟路地进入电梯,直奔四楼。

    403室门外,相川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干咳两声后取出门卡,刷卡后直接进屋。

    亮——

    房间里面很亮。

    干干净净的地板,房间之内满是新鲜的空气,脚下的鞋子摆放整齐,让人心生愉悦。

    “嗯?雄介,你这小子,吃错药了吧?”他看着这干净整洁的一幕,禁不住在玄关处打趣一声,随后向内走去。

    安静...

    有些太安静了。

    上一次相川原来这里的时候,花垣雄介正在和他的女朋友亲热,他来的时机很对...花垣雄介从来都不介意与别人分享——

    咳咳。

    相川原将脑中这些龌龊的想法全部甩出去,接着满面乐呵呵地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然后,他看见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花垣雄介的双手被厚实的胶带绑得死死的,脸上、身上满是伤痕地躺在地上。

    而另一边,他的女朋友...烫着一头大波浪发型的那个女人...也宛如一条死狗躺在地上。

    她那张脸上满是泪痕,高高的肿起,还带着血丝。

    “怎么回事?你们俩怎么了?!”相川原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语气诧异。

    到底发生什么了?怎么他们俩变成这个样子了?

    难不成是新的玩法?

    可还有这种玩法吗?

    呜呜呜!

    呜呜呜!

    花垣雄介与他的女朋友看见相川原,眼睛睁得很大,疯狂地在地上挣扎着,似乎有什么想告诉他一样。

    “你们俩干嘛啊?我给你们俩先解开。”

    他们俩的动静掩盖了悄无声息的关门声,相川原不太理解抓了抓脑袋,伸出手先把花垣雄介口边的胶带撕开,干脆地问道:“到底怎么了?”

    “背后!小心背后!”

    花垣雄介瞪大双眼,尖利如女人一样的声音传出,他满脸惊恐,简直像是看见了某种不可名状的怪物了一样。

    “背后?”

    相川原下意识地转过头。

    沾着血迹的橡胶棒映入双眼。

    嘭!!!!

    接下来便是人体跌落在地的沉闷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