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八三章.我错了(为疾璇盟主补更结束)

第二百八三章.我错了(为疾璇盟主补更结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八三章.我错了该说是简单还是该说轻快呢?

    这个古旧的八音盒荡漾出来的音色悠扬、缓慢...单调的旋律越听越有一种伤感的感觉。

    吧嗒。

    发条转动到底,八音盒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个八音盒...似乎不太适合那个年龄的衫原小姐。”北川寺看着手中的八音盒,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确实,送给孩童的八音盒应该要比这个音调更轻快一点,而北川寺手中的八音盒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它的曲调有些过于悲伤了,根本就不适合那个时候年幼的衫原玉子。

    可听过这个八音盒之后,北川寺也能够确定了。

    当初在衫原玉子的心像世界中所听见的杂乱无章、断断续续的声音,就是手中古旧八音盒的声音。

    或许八音盒代表着衫原玉子对母亲的怀念,这一回忆以八音盒的声音表现了出来。

    没有找到当时的回忆,这在衫原玉子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思考完前因后果后,北川寺将手中的八音盒交给了身边站着的衫原木,同时不着声色地将某本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怀中。

    “已经差不多看完了吗?北川法师?”

    看着北川寺退出房间的衫原木问道。

    “嗯。没什么要看的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非常感谢衫原先生你的协助。如果你还有别的事情要忙的话,就请尽管去忙,不用管我,我从这里也能回家。”北川寺脚下站定感谢,同时提议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杉原木没有同意:“北川法师是为玉子的怪病才特意过来的。我怎么说也要送你一程,还有报酬这方面,不是也需要谈一谈吗?”

    报酬?

    北川寺听见这个词后,目光闪烁了一会儿,随后他摆摆手,神情平淡:“我其实并不怎么在意些许金钱报酬,倘若这一次玉子小姐醒来,我希望衫原先生能够...”

    他话还没有说完,另一边的杉原木就已经心领神会了。

    像他这种做政治工作的,对于别人语气下的暗示当然是熟悉得不得了,他笑着点头:“这次的事情就算我欠北川法师一个人情,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的话,北川法师请尽管开口。”

    又拿到了不错的人情债。

    北川寺心思转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用金钱是做不到的,只有动用关系才能到手。

    可要让杉原木这种层次的人欠下一个人情无疑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像他这样的人要办成的事情基本上就只是抬抬手就能办成了。

    像七海巧奈的父亲七海议员其实都要比杉原木落后一筹。

    毕竟杉原木的政党势力是在东京都内,支持他的大小财团是数不过来的。

    但这也是因为七海议员还没有成为茨城县长,要是七海议员成功,那么杉原木对他也肯定是以礼相待。

    这下子咸蛋妹妹的大学资格有指望了,只要她的成绩不落下,到时候都内的大学肯定是随便她挑选了。

    这也算是北川寺为她做的一些事情,毕竟北川绘里是北川寺的亲人,要是北川寺都不心疼她,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心疼她呢?再怎么咸蛋也得把她拉起来才行。

    杉原木先是让司机送北川寺回家,接着才开车离去。

    同样在车上北川寺也没有闲着,疑问一个接着一个。

    其中有关于衫原玉子在哪里租房居住这件事也已经完全摸清楚了。

    可考虑到时间的问题,北川寺还是没有说出去那一趟的话来。

    他决定自己找个时间去一趟衫原玉子租用的公寓看一眼。

    除此之外,杉原木那充分表达善意的样子也给北川寺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但要是仔细去想的话,对方这种作态又是很正常的。

    首先北川寺的北川御神会刚在东京建立支部,而且在群马县那一带还拥有数以万计的教员,算是最近火热的组织。再加上本身北川寺在茨城县那一片的谣言。

    北川法师——

    看得出来,平坂一郎在那边也经常宣传北川寺的事情。

    上一次茨城县第二精神病院的事情人尽皆知,可其实是北川法师一手解决的。

    北川寺高深莫测的形象也树立起来了。

    凭借这两点,其实也足以让杉原木表达出他的善意了。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北川寺这个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但他背后站着北川御神会,那可是会移动的一两万选票,有那个政党会拒绝呢?

    “虽然有些对不起衫原木,不过——”北川寺从怀中将破旧的日记本取出。

    这日记本封皮上面清楚地写着衫原理子的名字。

    把别人妻子的日记擅自藏起调查,这确实有些不太妥当。

    但要是就这么把日记本交还给杉原木,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这上面指不定有些衫原玉子幼年时期的消息。

    这里肯定又有人说,北川寺能把事情的详细全部告诉杉原木,然后得到他的允许后再去翻看衫原理子的日记。

    但这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本日记是他亡妻的日记,上面说不定还记录了一些他们夫妻的私密生活,别人怎么可能真大度到这种地步,连这种日记都交给北川寺看呢?

    以上就是北川寺没有选择将日记还给杉原木的原因。

    “除了衫原一家的事情,还有另外的事情...不知道那个人调查好了没有...”北川寺打开自家的大门,迈步走入其中。

    这些天神谷未来似乎还在忙活处理文件,暂时没有腾出时间来帮忙。

    加上这种事情她也很难帮忙,北川寺也就没有去打扰她了。

    “寺哥。”北川绘里对刚刚回家的北川寺打了一声招呼。

    “嗯,等会儿我会下来做饭的,你暂时等一会儿。”北川寺留下这句话神色平静地捏着日记本走上楼去。

    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北川寺没有第一时间去翻阅那本日记,反而是登录上自己的社区账号。

    准确的说,是北川御神应援会的社区账号。

    上一次也已经说过,北川御神会在圣心女子中学也有信徒存在,关于衫原玉子的资料都是那位信徒提供给秋筱优奈,再由秋筱优奈转交给北川寺的。

    这次北川寺拜托那位信徒调查的事情其实很简单。

    是关于衫原玉子所说的那两个怪谈的事情。

    爱笑的小丑与无法登顶的楼顶。

    这两个怪谈究竟是否存在于圣心女子中学?若是存在,在那怪谈背后又拥有怎么样的故事。

    他委托了那位信徒去调查这方面的事情,刚刚秋筱优奈来了电话,说是怪谈调查已经有了结果,让他上社区账号查看一下。

    北川寺登录上社区账号,点开私信栏,果然发现了秋筱优奈留下小文件。

    他将文件下好,接着再打开,目光扫视下去。

    这位信徒想来是北川御神会的忠诚粉丝,她调查的资料很是详细,不仅询问了低年级初中部的学生,连带着更高年级的学姐也询问过了。

    可是她最终得出的调查结论是——

    没有。

    是的。

    历史悠久,校风良好的圣心女子中学根本就不会四处流传这种毫无根据的怪谈谣言,再加上学员普遍素质较高,比之一般高中生要严格自律,传播出这种谣言的可能性也就又大大降低了。

    “不过明明是带有浓厚宗教信仰的女子中学,却还信仰北川御神会。”北川寺摇了摇头。

    摇过头后北川寺自然而然地又开始琢磨起来。

    若是真如那位信徒所言,现实中的圣心女子中学并不存在‘爱笑的小丑’、‘无法登顶的楼顶’等校园传说,那么衫原玉子又是从哪里听见的怪谈呢?

    难不成是她本人编纂的吗?

    如果是衫原玉子本人编纂的,她又想表达什么?

    爱笑的小丑...如果说的是衫原玉子本人,那么无法登顶的楼顶又是什么意思呢?

    决定跳楼自杀的两人,其中一人眼睁睁地看着前一个人落下,之后还发出刺耳的嘲笑...誓言将会化作诅咒...

    北川寺继续向下看去。

    一行字眼跳入他的视线当中。

    “相川原...负责高中音乐钢琴课...态度温和,钢琴技巧完美,长相俊朗,很受校内女学生的欢迎...这个人现实中倒是存在。”

    既然是现实中存在的人,北川寺也能抽出时间去见一见这位长相俊朗的男老师,顺带谈一谈关于衫原玉子的事情。

    根据相川原给出的结果,北川寺谈论的方法也是多元多样的。

    “另外的还有衫原玉子租用公寓的问题。地址是已经到手了,关键是什么时候去查看情况...”北川寺神色微动。

    这件事可以安排在见了相川原之后,也就是下午的时候。

    那座公寓藏着什么,相川原这个人又了解到一些什么...北川寺其实也还算期待。

    “之后就是再进入衫原玉子心像世界中的事情了。找出隐藏着的本我,绘里的大学资格就能够到手。”

    北川寺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全部盘算好了。

    接下来只需要一一实现就可以了。

    在那之前...

    北川寺看着北川御神社区聊天的页面,眉毛微微跳动。

    暂时看一眼北川御神应援会,应该是没有多大的问题吧?

    听说神谷未来最近也介入了管理层当中,如果是她的话...北川寺觉得自己应该是能够放心的。

    他如此想着,捏住鼠标,毫不犹豫地点进了北川御神应援会的社区聊天频道当中。

    接着第一眼就看见了——

    mirai:北川御神天下无敌!!!!

    黑色加粗的黑体字,直接霸占了大部分的屏幕,让北川寺眉毛都跳了起来。

    而且...

    mirai?

    这熟悉id让北川寺心思闪动着。

    下面是一大片跟风的‘北川御神天下无敌’‘北川御神世界第一’‘北川御神当我男朋友’的言论。

    这些言论看得北川寺都是禁不住抓了抓头皮。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可是他仔细看过去,却又发现北川御神应援会中确实又少了很多东西。

    比方说常年被置顶的话题‘北川御神喜欢穿什么颜色的内裤’...这条话题似乎是被删除了。

    说实话,当初北川寺就是看见这个话题才大皱眉毛的。

    一群小女生研究他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这怎么想都有一些不太妥当吧?

    不过现在好多了,新的置顶话题是‘北川御神在你心目中究竟是无敌还是第一?’

    虽说第一和无敌两边感觉差不多,可总比那些讨论北川寺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的内裤,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这些话题要正常太多了。

    正当北川寺思索着的时候,那位管理员mirai又发了一条信息——

    ‘北川御神,世界第一!!!’

    下面又是一大堆跟风的言论,整个现场如同狂热的异教徒庆祝会。

    “这个mirai,该不会是未来吧?”

    也无怪乎北川寺这么想,毕竟神谷未来的未来,罗马音拼音便是mirai。

    倘若真是她——

    北川寺将手机从怀中取出,指纹解锁后给神谷未来打了个电话。

    这一次的电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接通。

    而当电话接通的那个瞬间,原本活跃的管理员mirai也暂时沉寂下去。

    从手机另一边传来了神谷未来颇为慌张的声音:

    “喂?寺君?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啊?”

    “......”北川寺。

    北川寺看了一眼屏幕,又听着神谷未来的话语,沉默一会儿道:“你是不是没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你?”

    “是啊——因为寺君不是专程去找衫原玉子的父亲去调查了吗?现在的时间...哎?怎么这么晚了?!”神谷未来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吃惊,像极了那些水群水到不知道已经凌晨一点多钟的群友们。

    “确实很晚了。你最近怎么样?北川御神会资料整理进展如何?”北川寺反问一句。

    可是那边的神谷未来突然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认命了一样,结巴小声地开口了:“我、我知道寺君你肯定发现我在社区聊天频道里面说的话了...不然肯定不会问我这些的。我错了,寺君,对不起,以后不敢了。”

    这个小女生还真是机灵。

    北川寺本来还打算套话或者等神谷未来硬气几句的,结果神谷未来这就直接认怂了?

    这还真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