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七九章.北川寺的角色扮演(4000字)

第二百七九章.北川寺的角色扮演(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七九章.北川寺的角色扮演七海巧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用手背擦了擦眼睛,又看着北川寺:“我和衫原姐姐约定好的,来东京看她。然后母亲就...”

    她话还没有说完,但北川寺知道她想说的内容。

    因为一起绑架案件,七海巧奈的母亲死在七海巧奈的面前,她也变得能够看见生者所不可看见之物了。

    自那以后,她就被转送到茨城县第二精神病院接受治疗,直到北川寺过去,她才重新回到家中。

    “我会帮忙,只是不一定帮得上忙,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北川寺神色毫无波动,他没有给七海巧奈口头上的期望。

    ‘我能做到’‘我能帮上忙’诸如此类的话语,北川寺其实是不太擅长去说的。

    倘若轻易地给了别人期望,而自己又不能去完成,那也只会徒增失望而已。

    况且‘玉毁病’这个名词北川寺自己也是刚刚才听说过,贸然夸下海口也不太好。

    正当秋筱优奈见气氛似乎沉闷下来,想要打个圆场的时候,神驻莳绘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想起来了——如何...医治玉毁病的方法。”

    一听这话,站着的众人都下意识地抬起头。

    就连趴在北川寺肩膀上的西九条可怜都动了动自己的屁股,纽扣大眼睛转向神驻莳绘。

    “玉、玉毁病...本质上来说是生者的灵体与肉体的枯萎...北川你的死气可以修补肉身...灵体方面...”

    神驻莳绘咽了咽口水,目光稍微抬起看向北川寺,一时间有些犹豫。

    北川寺若有所觉地对视而来。

    “说吧。”

    他不太在意地说道。

    “不知道北川你有没有想进入衫原玉子的心像世界的想法...”

    神驻莳绘这句话说得出乎意料的平整,几乎没有什么打磕碰的地方,但是她却不敢抬起头来看北川寺一眼,似乎生怕被骂。

    “进入心像世界?”这也是一个新名词,北川寺露出些许好奇的神色:“这是什么意思?”

    “所谓的...心像世界,顾名思义其实也就是...那个人的内心世界。”

    “人有世间百态,心像也有...不同的表现方式。神驻村那边称为‘像’,为了配合你们这边的说法,所以我就叫它心像...世界。”

    “大部分的人的心像世界...都趋向平稳,而玉毁病患者却不同——我作为镇魂双子之一,曾经...亲眼见过别人的心像世界。”

    神驻莳绘作为镇魂双子,天生便拥有出众的灵感以及灵媒体质。

    在她作为镇魂双子的时候,也曾经有幸见识过玉毁病人的内心世界。

    那是一片扭曲的世界。

    天空七彩斑斓,太阳被巨大的眼睛所占据。

    从那只单眼中满是疯狂与残虐,大地之上满是斑斑血迹,绿色的瘴气蔓延,于干裂的地面中伸出无数类似于章鱼的触手,那蠕动扭曲的狂乱感,让神驻莳绘都只是坚持了一瞬便离开了那位玉毁病人的心像世界。

    连作为镇魂双子的神驻莳绘没有办法在其中找到那位病人隐藏着的本我将他带回,其他的人自然也没有盼头,最终只能放任那位玉毁病人灵体与肉身一天一天的枯萎下去。

    “每个人的心像世界都不同,每个人的阅历以及昔日的遭遇...会产生许多不同的心像,要在其中找到那位病人的本我,将本我...带离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神驻莳绘说着摇了摇头:“毕竟...如果不是挚亲的话...是很难弄懂...心像世界中一个又一个心像是代表着什么。”

    接着神驻莳绘又举了一些例子。

    倘若一个人在幼时见到父亲将母亲杀死,那么代表着父亲心像就有可能是杀死母亲的凶器,代表着母亲的则可能是他母亲喜欢的物件亦或是小动物。

    这并没有什么严格的定义与标准,只有充分了解那个人的亲友们才有可能通过这些线索,找出隐藏在心像世界中的本我心像。

    但是问题来了,这些亲友不一定拥有进入别人心像世界中的能力。

    这也导致患上玉毁病这种怪病的人最终只能死去。

    “找出隐藏在心像世界中的本我...”

    北川寺喃喃自语着,随后抬头问道:“具体要怎么做?”

    “...呃...北川你的精神强度倒是足够...也不像是会被那些杂乱的...心像所影响到的人。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不要太沉浸于对方的心像,不然你自己也难以脱身。”神驻莳绘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叨着:“现在...试一试也没有问题。因为北川...你身上有引魂花的气味,进入别人的心像世界并不是什么难事...”

    “那就来试试看。”北川寺毫不在意。

    反正只是具体试一试进入心像世界中的感受。

    “好。”

    神驻莳绘点头。

    淡金色的善念腾起,接着她对着北川寺伸出手指——

    清脆的系统响声也随之响起。

    ‘检测到引魂花特殊能力开启。’

    ‘引魂:由神驻村世代相传的引魂花所携带的能力,携带引魂花的人经由镇魂双子引导,拥有灵体窥视他人内心的能力。’

    这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收获。

    北川寺神色一动。

    他是没有想到引魂花竟然还有这种效果。

    “思考...放空...”神驻莳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北川寺遵循着她的说法,将刚获得新能力的些许喜悦之情抛到另一边。

    在一阵难以言喻的感受中,北川寺只觉得自己的视角逐渐腾起。

    耳边也响起一些杂音来——

    先是男性的怒喝:“如果理子还在的话!”

    随后北川寺眼前闪过一阵花白,像是有谁用激光笔直射北川寺的眼睛一样。

    “真是太容易搞定了。”

    玩世不恭且心满意足的声音与此同时耳边响起。

    杂乱的敲击声,水滴淌落的滴答声。

    这些杂音汇作一团。

    随后——

    一座冰冷、坚硬、呈牢笼一般的学校在北川寺的面前突然拉长、展现而出。

    “这里是?...”北川寺一开口就禁不住皱了皱眉。

    这声音分明不是他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

    入眼的是匀称得体的淡灰色的男性教师正装,在他胸前的口袋处还插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身高不对、声音不对...

    他右手处戴着手表,时间正指向七点二十。

    面前是学校,而自己穿着教师正装,那么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

    北川寺心中已经有数了。

    他不慌不忙地摸了摸自己剩余的几个口袋,终于在上衣内夹层口袋里面摸到了一个钱包,连带着钱包的是一张崭新的教师证。

    “相川原?圣心女子中学教师。”

    教师证上面是一位含而不笑的年轻男性教师,梳着整齐的短发,看上去非常可靠。

    在他的口袋处,与北川寺现在的口袋一样,正放着一副金丝眼镜。

    事情已经很明朗了。

    这里是衫原玉子的心像世界,而他则以相川原的形象出现在了这里。

    这倒是与神驻莳绘说的有些不太相同。

    按照神驻莳绘刚才所说,进入心像世界中后,北川寺应该是旁观者视角,很难影响到心像世界中的事物才对。

    但说到底神驻莳绘也就只见过一次心像世界,会有所偏差也是能够容忍的。

    就在北川寺愣神之际,从背后传来一声温和欢愉的招呼声。

    “相川老师,早上好。”

    北川寺下意识回过头。

    他的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着一位脸上带着温和安静笑容的长发女生。

    衫原玉子!

    “......”北川寺。

    神驻莳绘究竟有没有搞错?

    她的原话是要让北川寺去找到衫原玉子的本我心像所在。

    结果在北川寺面前直接出现了衫原玉子这个人了。

    答案也就只有两种了。

    要么神驻莳绘弄错情况了,本我其实也能出现。

    要么就是面前的这个衫原玉子其实并不是北川寺要找的心像本我。

    要确认的也很简单衫原玉子究竟是不是本我也很简单——

    北川寺二话不说直接抓住衫原玉子的手腕。

    “老师?!”衫原玉子瞪大好看的美眸,似乎根本没有想到面前的相川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就在她这种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北川寺分明地感觉到自己在飞快脱离心像世界。

    有一种被驱逐出去的感觉。

    画面再转!

    熟悉的病房消毒水味道,原本站着笔直的北川寺神色微微变化。

    躺在床上的衫原玉子还是那个样子,没有半分醒过来的迹象,看来这一次应该是以失败告终。

    “北川大哥哥,没事吧?”七海巧奈见北川寺回神,急忙跑过来拉住他的手掌,小脑袋抬起来看着北川寺,十分担心地说道:“你刚才站着一动不动,要不是可怜姐姐给我解释,我们都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没等北川寺说话,一边的秋筱优奈也急忙帮腔:“北川君,你未免也太夸张了。站着像马一样一动不动,背脊还挺得笔直。别人就算喊你的名字你也完全不回话的。”

    站着像马一样?

    北川寺多看一眼秋筱优奈。

    这个女人还真是比喻鬼才。

    不过北川寺也不恼怒,他只是回过头把神驻莳绘叫过来,再把刚才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她。

    “...进入了某个心像之中...?这...这件事我从来没遇见过。”神驻莳绘听了北川寺所说的话也是一阵发懵。

    北川寺进入的那个心像世界并不像神驻莳绘所说的那样光怪陆离,而且还是非常规整的学校建筑——

    “可是一般来说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啊。”神驻莳绘恬静的面容上流露出一抹思索的神情来:“玉毁病人的...精神世界,大部分都应该...是杂乱无章的才对。”

    “不管怎么样,这次算是积累过经验了。”

    北川寺看着依旧紧皱眉毛的衫原玉子。

    刚才被驱逐的最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的一言一行根本不像相川原,因而才让衫原玉子这个心像世界的主人察觉到了不对劲。

    若是顶着相川原的面孔在其中进行调查,说不定也会有新的收获。

    “神驻,我们再来一次。”

    北川寺对神驻莳绘打了声招呼。

    “要不然还是休息一下?”秋筱优奈为北川寺拖过来一张板凳,想让他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无所谓。”

    北川寺摆摆手,面色毫无变化,仿佛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在逐渐腾空的视角下,北川寺的耳边又传来一些毫无意义的杂音。

    艰难扭转的发条音乐盒的声音,远处传来的几声猫叫——

    呼。

    北川寺缓缓地吐出一口气,眼前的景色完全定格。

    圣心女子中学四周泛着白茫茫的寒气。

    在北川寺身边,大部分都是穿着深黑色,白灰相间格子衫以及格子长裙的圣心女子中学的学生。

    “相川老师,早上好。”

    这些女学生都非常有教养,就算没有路过北川寺身边,都会专程停下脚步,走到北川寺身边,对他鞠躬问好。

    “早上好。”北川寺点了点头。

    这群女学生中并没有衫原玉子存在,他也不用去纠结如何扮演相川原。

    况且就算北川寺纠结也没什么作用。

    他的脸一直都是那样,总是面无表情、冷冰冰的。

    不过这样其实也还算可以。

    能用‘最近心情不太好’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现在要做的事情主要有这么几件:

    第一也是首要目标,找到隐藏在心像世界中衫原玉子的本我心像。

    第二,弄清楚衫原玉子为何要割腕自杀,她割腕自杀的理由。

    第三,也就是关于圆角这件事背后的真实情况。

    加上衫原玉子一直独居在外...那又是有什么原因...

    而且为什么是相川原?相川原这个身份究竟代表着什么?

    这些东西都要调查。

    而不管怎么着手调查这几项,都必须要借助到相川原的老师身份。

    因为有一件事,一般学生不行,但是以老师的身份是绝对可以的。

    那就是抽取学生身份信息资料。

    只要弄清楚衫原玉子究竟住在哪里,她的具体家庭情况这些,北川寺也能大概提出几个推论,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没头没脑的调查。

    北川寺如此想着,随后下意识地拿起自己夹着的教案,开始翻看起来。

    圣心女子中学音乐组备课方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