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七二章.我一定要杀了你(又是4000字)

第二百七二章.我一定要杀了你(又是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七二章.我一定要杀了你古怪的一幕发生了。

    累女日下部春不攻击北川寺,只是站在北川寺身后。

    从她扭曲可怕的脸上,神驻莳绘也能看得出来很强烈的攻击欲望。

    可是——

    “???为什么...就是不攻击我们?”神驻莳绘嘴巴张开,不太理解地开口了。

    “因为她知道攻击也没用。”北川寺没有日下部春,而是看着面前的铁桶。

    是的。

    打也打不过,杀也杀不过,拉进梦境中也没办法将北川寺怎么样,她只能出现在北川寺与神驻莳绘、西九条可怜面前,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人两鬼为所欲为。

    呃——

    神驻莳绘被北川寺这句话呛到了。

    还有这种操作?

    可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她拿北川寺还有自己没办法,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等人行动。

    那不然能怎么办?上去继续送命?

    日下部春委屈得就像是一个八百斤的鬼,根本不敢靠近自己的尸体半步。

    可北川寺却完全不买这个账。

    既然已经找到了日下部春的尸体,北川寺自然也不会留情,只要使用死气将日下部春被怨念萦绕保护的尸体重新洗净一遍,累女日下部春就会完全消失。

    日下部春消失后,再将尸体移交给岗野良子,他这一次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而正当北川寺打算伸手搭上铁桶表面往其中灌输死气的时候,日下部春青白的双手伸从一边了过来。

    她没有攻击北川寺,也知道那是毫无意义的。

    青白变形扭曲的手中正捧着一团浓厚的怨念。

    北川寺看了一眼日下部春。

    日下部春也看着北川寺。

    这一团怨念中,闪烁着日下部春对土屋元所有的怨恨。

    她的意思很简单。

    别的人她可以放弃,但是土屋元必须要死在她的手上。

    日下部春注视着北川寺,打算只要北川寺一不同意,她就利用自己积攒下来的怨念,与北川寺拼死一搏。

    在她的目光下,北川寺神色自然地将这一团怨念收下。

    没有半分犹豫。

    这并不是北川寺面对威胁而妥协了。而是因为北川寺并不是圣母。

    他不可能为了土屋元这种人渣死刑犯的死活,再去节外生枝。

    如果这算是完成日下部春最后的遗愿,收下倒也没有多大问题。

    毕竟土屋元早死一个月还是晚死一个月,对于北川寺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

    见到北川寺将这份怨念收下,日下部春扭曲的身体也是微微摇晃,在空中化作乌黑的怨念,钻入了废弃的油桶当中。

    “开始吧。”北川寺将手放在油桶之上,一股股死气涌起,透过水泥各种细微的缝隙进入其中。

    怨念被死气赶出,如水蒸气一样从各处细不可查的圆形水泥柱的各种孔洞中挤出。

    ......

    事情到后面就特别容易解决了。

    将日下部春解决掉后,北川寺就给岗野良子打了个电话,让她派人过来回收日下部春的尸体。

    这也算是还了岗野良子的人情了,到时候功劳肯定又是算在她身上的。

    接下来就是熟悉的走流程一套。

    北川寺说明是如何找到日下部春尸体的审讯环节。

    等到这些环节都全部结束后,天色就已经很晚。

    神谷未来与中野洋子已经被岗野良子送回她们各自的家了。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北川小子在我这儿,我肯定不会让他吃亏的,你们就放心吧’。

    等到一切都结束,北川寺又一次坐上岗野良子的车。

    岗野良子斜了一眼北川寺,抬手将自己一直嚼着的口香糖抛了过去:“吃点吧,一直弄到现在还没吃饭吧?估计还要开一个多小时,你先用这个填点肚子,我们接下来去见你想去见的那个人。见完人之后带你去吃好吃的。”

    “嗯。”北川寺应了一声,将口香糖倒出两粒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咀嚼着。

    他没有表情还嚼着东西的时候,感觉就好像是在咀嚼蜡块儿一样,看得岗野良子都是咧了咧嘴巴。

    她懒得去说北川寺,只是拧动钥匙,发动警车,如灵活的游鱼一般混入车流之中。

    一个人坐在主驾驶专心开车,另一个人则是坐在副驾驶座,时不时地倒出口香糖,面无表情地咀嚼着。

    这看上去无疑有些奇怪。

    岗野良子本来开着车,却突然发声问道:

    “说实话,都已经这种时候了,北川,你还想着见土屋元一面究竟是想干什么?”

    “......”北川寺。

    北川寺思考了一会儿:“找他解决一些事情吧。”

    “解决一些事情...”岗野良子侧了侧头,随后又转过头看前方的车辆:“这一次是因为你把日下部春的尸体找到了,所以才破例带你去见土屋元的...说实话,要不是你解决了这个烂摊子,我们想去见土屋元还是很困难的。”

    她说话有些没头没脑的,让人不太理解她想表达什么。

    “所以呢?”北川寺抬起头。

    “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说,也不会干预——当然,我说不定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岗野良子耸肩,改道行驶。

    北川寺把口香糖放回去,语气微微一顿:“谢谢了。”

    岗野良子也是一个精明的女人,她自然明白北川寺去找土屋元并不是为了和土屋元叙旧,那毫无意义。

    北川寺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不会突然采取毫无意义的行动。

    那这样的人为何突然想见土屋元一面呢?

    答案两个人心里面都清楚。

    “要记得你良子姐的好。”

    岗野良子调侃了一句,嚼着口香糖,向前继续开车行驶而去。

    他们前去的地方是一座偏僻的监狱。

    岗野良子出示了申请,又拿出自己的警员证,接着又与警员谈论许久,然后才回来,神情轻松地说道:“办妥了,等会儿就能见到土屋元了。”

    说着,她还露出一副有些怀念的神情:“哎,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我还真有些懵逼,毕竟绑架一个女生40天这种事,面对社会的影响也不太好。当时我还只是个新人,差点没有动手揍那个土屋元。”

    岗野良子满面唏嘘。

    北川寺看了她一眼,也不多话,只是跟上了出来带路的警员。

    两个人被带到一个小房间中。

    中间隔了一块审讯玻璃,对面空荡荡的就只有一张椅子。

    岗野良子与北川寺坐下不到三分钟,那边的大门就被打开,两位警员押送着一个中年男性进来了。

    中年男性身穿犯人服,双手挂着手铐,整个人被直接押送到椅子上,满脸漫不经心。

    正是土屋元。

    他昔日做出惨绝人寰的事情,但到现在还活得好好儿的。

    日本这个国家的法律也是十分神奇,竟然放任这么一个杀人犯继续活下去。

    他吵吵闹闹的声音透过传音孔扩散了过来:“都说了,日下部春的事情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你们就死了这个心吧。我——”

    “你看,这个家伙一直都是这样的。”岗野良子看向北川寺,似乎在想他究竟能有什么办法去撼动这么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

    土屋元是出了名的不配合,不管再怎么说都不肯把所有东西交代出来。

    北川寺只是将嘴凑近话筒,说出了一个名字:“永子。”

    原本漫不经心的土屋元动作停顿了。他双眼瞪大,露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来:“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永子。准确的来说是上野永子,算是你的初恋情人吧,不过她好像把你家的财产全部骗走,不告而别。”

    北川寺如数家珍一般地说道。

    这些东西其实在土屋元的履历上面都有,但警察不比北川寺,能够看见累女日下部春构筑的虚幻梦境,并且还能挣脱而出。

    “你给我闭嘴!混蛋!”

    土屋元整个人撞击在加厚的玻璃前,那张中年人的老脸直接挤在玻璃上,看起来疯狂而狰狞。

    北川寺充耳不闻,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分讥讽:

    “你于十五年前与上野永子相识,然后为了她花费了不少钱。你以为对方爱你,结果没想到她拿到你几乎四分之三财产后,转身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是的。

    土屋元的爷爷奶奶两位老人为土屋元留下了不错的家业,虽然不说让他大富大贵,可平平稳稳生活下去却是毫无问题的。

    然而土屋元却因为一个认识时间不超过一年的女人,把自己的全部财产都投了进去。

    在一个早上,上野永子无声无息消失,土屋元的生活也转瞬间困窘下来。

    原本精神状态就不稳定的他,在那之后就长期酗酒,靠着家里亲戚接济度日。

    “别说了!你给我闭嘴!”土屋元被两位警员压制下来,发出几声哀嚎。

    那是他绝对不想面对的历史,是他隐藏得最深的伤疤。

    为何北川寺会知道?

    北川寺不管不顾,声音淡然:

    “而凑巧的是,上野永子又与御茶洗中学的日下部春长相差不多,每次看着她上学,放学,你的心中逐渐被怒火与嫉妒填满,终于在一天,对独自一人的日下部春下手了。”

    “别说了!”

    土屋元把椅子晃动得震天响。

    他疯狂地用脑袋撞击着面前的桌子,语气哀求:“不要再说了!不管你什么问题我都回答,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对了,你们不是想知道你日下部春的尸体——”

    “尸体已经被找到了,姑且不劳烦您费心了。”北川寺唇舌反讥道:“土屋先生刚出来的时候不是不打算把所有事情交代出来的吗?”

    “我...”土屋元面色一白。

    他的脑袋由于警员不注意的情况下直接撞在桌角,血流如注。

    但让他露出这种表情的并不是疼痛,而是北川寺打算继续说下去的动作。

    北川寺不管不顾,继续说下去。

    四十天的案件过程他不清楚,可是上野永子这个化名的资料,他却是一清二楚。

    毕竟当年土屋元被骗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求助警察,在那个时候,关于这个女人的些许资料就保留在了土屋元的档案当中。

    恰好岗野良子交给北川寺的资料中也有关于上野永子这个女人的信息,北川寺一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各项原因。

    土屋元的杀人动机很简单。

    因为日下部春与上野永子的长相相似,土屋元本身就对上野永子怀抱着痛恨与爱慕之心。

    加上土屋元的精神状态实在不太稳定,于是就对日下部春下手了。

    之所以没有将日下部春直接杀掉,是因为土屋元想要折磨她,想要发泄他的怨气,更是让他本就扭曲的心灵得到阵阵活着的宽慰感。

    昔日的‘情人’被自己关起来,不断折磨,不管她怎么哀求都没有办法...

    这怎么不让他高兴呢?

    说到最后,土屋元已经由一开始的盛气凌人,软倒在椅子上变成了一滩烂泥。

    他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着:“我只是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我...?我明明那么爱她...为了她把大部分的家当都变卖了...她说她想去其他地方生活的...我已经在努力找新家地址了。”

    土屋元满脸悔恨,双手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脸,像是苍老了无数倍一样:“我、为什么我总是这么不幸?”

    “是吗?我倒是觉得你没有半分值得别人同情的地方。”北川寺的声音丝毫不带感情。

    “杀人犯就只是杀人犯,给自己加再多的戏份都没用,倘若你真的有良知,就不可能折磨日下部春四十天之久了。”

    “顺带一提,上野永子现在活得很好,她一点都不怀念你——我觉得谁也不会去同情一个死刑犯。”

    北川寺将最后的话说完,站了起来。

    一点都不怀念我...一点都不???

    土屋元痛苦地尖叫一声,他再次趴到玻璃前,疯狂摇头:“不会的!不可能的!我不信!我绝对不相信!”

    北川寺目光一闪,手底下一股怨念直接穿过玻璃,射入了土屋元的怀中。

    做完这些事情后,北川寺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土屋元再次被拉回座位上,面无表情地点头:“没错,我其实没见过上野永子,也没和她交谈过。”

    “那你为什么?...”

    土屋元一愣,嘴巴张大。

    “我骗你的。事实上刚才和你说的,大部分都是我根据上野永子这个化名的资料编纂出来的。”

    北川寺毫不犹豫地回答了。

    我骗你的。

    难堪、羞耻、愤怒、恼火这些情绪混杂,让土屋元憋红了脸,怨毒地看着北川寺:“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变成怨灵杀了你!!!!!”

    而对于他的威胁,北川寺只是点头:

    “那就等你变成怨灵了再来找我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