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六九章.御茶洗中学(等会儿还有一更)

第二百六九章.御茶洗中学(等会儿还有一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六九章.御茶洗中学这个时候,那怕中野洋子再怎么不懂事,也能看出来北川寺根本就不喜欢别人叫他法师了。

    她急急地捂住嘴巴,干咳两声,生怕自己又在哪里得罪了北川寺。

    毕竟北川寺不仅是北川法师,他还是文京区...不...看见北川寺的能力后,中野洋子甚至觉得北川寺就算被称为整个东京最大的不良学生头子也不为过。

    且她以前对北川寺杀过人这件事是半信半疑的,但现在谁要说北川寺刚才那种动作不像是杀过人的,她反而要和对方急。

    “我没杀过人。”北川寺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

    “啊?”中野洋子张了张嘴巴,错愕地回头看向北川寺。

    北川寺正回头看着她:“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在这种注视下,中野洋子也是艰难地咽了咽口水,随后疯狂地摇头:“没有!我没有!”

    “是吗?”

    看着中野洋子的表情,北川寺也懒得去管她,随口说道:“你先回去找个借口把你父母糊弄过去,我家的地址你自己打电话问未来。”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也不再管这个心里各种想法的小女生,转身离开。

    这货已经叫了自己很多声法师,北川寺手里面的小本子已经给她记上了。

    将对方叫自己三次法师这件事暗暗记在心中后,北川寺也是重新将手机取出。

    他要打个电话——

    ......

    中野洋子就这样待在北川寺家一个晚上。

    就中野洋子所说,她是田径部的一员,单论笔试成绩的话,是无法像一些大学录取的。

    但中野洋子又是特别想上大学的。

    在这种高二时期,她必须要奋力加油训练,争取拿到体育特招生的名额。

    因此去参加社团活动一方面是学校给的压力,一方面是她自己的问题。

    不是每个人都是神谷未来、北川寺,这两个人似乎不用怎么学习都能考出特别不错的成绩来。

    而中野洋子给她爸妈的说法则是‘田径部举行了两天两夜的合宿强化训练,她不得不去’,虽然这样有些欺骗父母的嫌疑,可若是她再不抱紧北川寺的大腿,这两天下去别说田径部锻炼,就连她的小命估计都快要没了。

    现在,北川寺与神谷未来、中野洋子搭在前往御茶洗中学的车上。

    御茶洗中学不在文京区,因而北川寺他们搭了公共汽车,出了文京区约莫十五分钟,才正式到了御茶洗中学。

    北川寺背着淡蓝色的背包,其中插着神乐铃,在他的领口处,还放着一个小小的布偶娃娃。

    布偶娃娃看起来十分破旧可怕,好像电影中使用的那种鬼布偶娃娃一样。考虑到北川寺的身份,中野洋子就算看见了也不敢说些什么。

    他与神谷未来下车了,背后还跟着一个面色不太好的中野洋子。

    看着对方摇摇欲坠的样子,北川寺反问了一句:“你很困?”

    “...是。”中野洋子拍了拍脸,无力地点头。

    昨天刚遇见那种事情,就算待在她自己家中的床上估计都无法简单入睡,而躺在不熟悉的北川寺家中的沙发上更加不用说了,她根本连眼睛都不敢合上,生怕不知道从哪个阴暗的角落爬出来一个无脸女子,将自己悄无声息地拖入黑暗。

    就连电视机她都让北川寺将其转而对向墙壁。

    中野洋子生怕从电视机里面钻出来什么——

    “御茶洗中学到了。”神谷未来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双眼闪烁着光彩,面色极佳。

    看着她那副样子,中野洋子又是一脸羡慕。

    也不知道神谷未来为什么这么心大,根本就不怕隐藏在睡梦中,亦或是暗处虎视眈眈的累女,待在北川寺的家中反而还一脸兴奋高兴。

    但她其实不知道,神谷未来之所以如此高兴,有一部分原因是牟迟石链重新回到她的手中了。

    这可是北川寺正式送给她的第一件礼物,说实话当时借出去的时候,她心里是很不情愿的。

    现在一收回来,神谷未来怎么能不开心呢?

    而另一部分原因也很简单,神谷未来家中没人,待在北川寺的家中,会让她有一种热热闹闹的感觉,这也是她为何面色极佳的最主要原因。

    能天天见到北川寺,她怎么能不开心呢?

    当然,这种无厘头的原因是不可能到处乱说的,要是让北川寺知道,他肯定认为自己是个脱线的女孩儿了吧?

    因此这里需要矜持,矜持,再矜持!

    神谷未来如此想着,笑意盈盈地转过头来看向北川寺——

    北川寺正看着她。

    双眼炯炯地看着她。

    神谷未来的笑容僵硬了。

    北川寺注视了她一会儿后,若无其事地挪开目光问道:“这里是御茶洗中学?”

    面前的建筑群比起京北来说要宽阔太多了。

    “我也太久没过来了...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这边大都没有什么变化。”神谷未来扫视一眼附近的景色,双眸闪烁。

    旁边的中野洋子笑了笑,开口道:“当年扩建都是高中部那边,国中部看起来当然没什么变化。还是先给北川法...同学介绍一下吧,整个御茶洗高中分为两部分。”

    她伸手比划道:“北川同学你可以往左边看,左边大部分是高中部,右边是国中部。”

    御茶洗中学分为高中部,国中部,都有自己独自的校区,但是相较于更加丰富的高中校区,国中校区那边也就几座孤零零的建筑。

    “学校的操场是高中部与国中部共用的,我说的扩建部分就是在操场那边新建了几个体育仓库...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吧...当然,那边也不一定是做仓库用,以后哪里也可能被改修成羽毛球场或者游泳池就是了。很大概率也是与国中部共用。”

    “是吗?”北川寺点了点头,向御茶洗中学望去。

    被规划得十分整齐的校区,还留着些许扩建的地方,除开国中部那边确实有些单调外,这座中学的各项条件都在合格线上。

    “我们还是先去办理一下进去参观的手续吧,寺君。”神谷未来回头看向北川寺。

    像他们这种校外人员,在假期的时候进入校区是需要登记,再拿游客参观牌的。

    “不用了。”北川寺摇头,取出手机又打了个电话:

    “不好意思,我是昨天的北川。”

    “嗯,嗯...好,昨天拜托的事情非常麻烦了。”

    北川寺挂掉电话看向校区:“稍微等一等吧。”

    他在这里耐住性子了,神谷未来与中野洋子也是对视一眼,停住想进学校的心思。

    北川寺还认识这座学校的人,倒是出乎神谷未来与中野洋子的预料。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男性从校区中急冲冲地走出,一见到北川寺,他就眼睛一亮,快步走过来:“你就是岗野小姐介绍的北川先生吧?”

    “嗯。”北川寺点头:“暂时就拜托你了,户松校长。”

    “哈哈...既然是岗野小姐介绍过来的人,这些小事都不算什么。”户松先生开怀大笑:“请进。北川先生你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不得不说,这个社会果然是讲究人脉关系的社会,凭借着岗野良子的关系,竟然能让一校校长都出来迎接...

    北川寺本来还以为顶多让保安员迎接,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岗野良子。

    “走吧。”北川寺感谢完户松先生后,转而看向已经完全愣住了的中野洋子:“怎么了?快点跟上。”

    “啊...好...是!”中野洋子这才回过神来,用力点头后死死跟在北川寺与户松校长背后。

    看着他们交谈的样子,她忍不住看向一侧的神谷未来小声地说道:“北川同学竟然认识户松校长?”

    中野洋子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她是想要走体育特招生路子的,单就这一点就要经常与户松校长打交道,因而她对户松校长的了解也比一般的学生要更加深切。

    要是她能让户松校长亲自出来迎接,还用得着发愁体育特招生的名额吗?

    可是北川寺就是做到了...

    这又是什么操作?

    “嘿嘿。”神谷未来嘿嘿地笑着:“这其实挺正常的。毕竟那可是寺君,当然能做到这种事情。”

    她的语气理直气壮,听起来很自然,让人不由得去信服。

    实际上神谷未来也是经过分析了的。

    北川寺有超乎常人的能力,自然能够吸引到一些人的注意,一些事情也只有让北川寺去解决才行。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便跟着北川寺与户松校长来到了校长办公室。

    户松校长让自己的男秘书给北川寺一份资料,同时还非常热情地说道:“这就是北川先生你想看的学校规划图还有新修建筑的具体使用图例了。”

    在这一份份表单上面整齐地列着各种各样的建材使用数据。

    北川寺感谢了一声,目光扫视而去。

    学校扩建图...各种各样的建材使用数据...

    四年前开始在空地上修建而起的仓库——

    北川寺的目光微微停顿,接着又向下看去。

    把这些数据全部都看完后,他才开口说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你请。”户松校长坐在北川寺对面,看上去十分和气。

    “这些表格上面写着,体育仓库修建的时间是在四年前,对吧?”

    “不错...不过当时根本就没有修建起来,那个时候...应该还只是草拟了这份计划,根本就没有动土开工。而且之后的选址也改变了。”户松校长摇头:“一开始草拟的地方是在国中部那边,只不过施工后才发现地下是一片湿陷性土质,根本无法灌浆...又换了其他地方,也就是现在的操场几个体育仓库...我记得国中部那边现在都还遗留有当时储藏各种建材的几个裸地小库房。”

    “遗留下来的小库房?”

    “嗯...都是一些裸地,听说最近的不良学生喜欢在那边聚集玩耍,警告很多次都没有用。”

    还留下当年

    北川寺快速浏览一遍后,开口问道:“不知道在修建这些建筑的时候,御茶洗中学这边有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唔...非要说奇怪事情的话,当初在储藏水泥的时候,有人清点了一下具体数量,发现在库房中水泥的数量变少了。”

    “变少了?”

    “当时是少了两袋。”男性秘书在旁边说道。

    看来对方在这个方面也算是做功课了,并没有打算敷衍北川寺。

    这让北川寺也有些感叹。

    人情关系这种东西在关键的时候用起来也太顺手了。

    可一想到是岗野良子那个女人的人情,北川寺又是揉了揉太阳穴。

    算了,应该不用他还人情了,岗野良子经手他解决的那几个案子,都快升级到警视正了,稍微让她帮忙应该没多大问题。

    “需要我带你去看看现在修建的体育仓库吗?北川先生?”户松校长问道。

    “不用了。谢谢户松校长你的帮忙,我想自己四处逛一逛,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北川寺感谢了一声。

    “哈哈...不客气。”户松校长笑一声:“那我送送北川先生吧。”

    他是活得像人精一样的人,更是明白想搭上岗野良子这条线,是必须要与北川寺接触的,因此他不厌其烦地表现出自己的善意。

    两个人又推来推去走了很久,直到办公楼底下才分开。

    “...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中野洋子已经看呆了。

    户松校长还会对别人露出那种表情?

    这在她看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这几个月走体育特招生的路子,在手续这个方面就花费了大量时间,最后也就见了户松校长一两面,拖拖拉拉地也算是把手续办好了。

    结果再看看北川寺。

    打个电话对方就下来迎接,离开了对方还要送他走一段。

    人与人之间果然不能过于攀比。

    “别想太多。这不是我的能力。”北川寺显然也察觉到了中野洋子的想法,他简单地解释一句后,看向操场。

    “我们先去操场那边的几座体育仓库看看。”

    结合刚才校长所说,北川寺心中已经有底了。

    现在就是一个逐渐验证的过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