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六十章.累女(4000字)

第二百六十章.累女(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六十章.累女在走过去的路上,北川寺将有关于巫毒娃娃的事情告诉了神谷未来。

    不过讲道理,这玩意儿北川寺也没用过一次,因此不知道替死作用究竟如何,因此北川寺也只是将大体的效果告诉神谷未来。

    毕竟到时候神谷未来要是认为有替身娃娃就放松警惕,那反而是会出大事。

    因此北川寺也没有过分夸大这个娃娃的作用,只是简单明了地说明了一下。

    而得知这巫毒娃娃竟然如此重要的时候,神谷未来却是满面通红地将其放进了自己的挎包中。

    她没有说出要把娃娃还给北川寺这种话。

    因为北川寺肯定不会把巫毒娃娃再收回去的。

    而且神谷未来对自己的定位一向都十分准确。

    ‘在能够帮忙的基础上,不给北川寺添任何麻烦’。

    这就是神谷未来对她自己的定位。

    她一向都很机灵。

    在调查三木人偶工厂的时候、亦或是调查御川小镇的时候。

    神谷未来对自己的能力一向都有一个最基本的定位,基于这个定位,她会乖乖地坐在原地等着北川寺将事情解决,而不是无脑去做一些作死的事情。

    两个人将要留着换洗的衣物都收拾好后才下楼走向北川寺的家。

    这期间北川寺一直沉默不语,不时还会偏过脑袋扫视神谷未来。

    “寺君?”神谷未来眨了眨眼睛。

    北川寺正偏着脑袋盯着她,听见她打了声招呼才若有所思地开口:“我在想一些事情。”

    “是关于这次怪谈事件的问题吗?”神谷未来想了想就开口了。

    “不错。”北川寺点头:“这一次的事情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怨灵一般是聚集起来的怨念。

    强大的怨灵能够实体化。

    但像现在这种从梦里面对某个人进行袭击的事情,北川寺倒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种感觉颇有一种电影《猛鬼街》里面的感觉。

    但事实上又与《猛鬼街》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首先是伤痕。

    就中野洋子所说,她的脖子在昏厥后的梦中被无面女人用手捏住过,还差一点被捏断。

    可现实则是中野洋子出现了痉挛一类的症状,她的脖子北川寺也已经检查过,除了带上了一层水泥灰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伤痕。

    《猛鬼街》中的怨灵杀人是直接反应到现实中那个人身体上的,这一点就是最大的不同了。

    “而且就算是在梦中,对方也真有那么强的力量吗?”

    北川寺心中思考着。

    四角招魂游戏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够勾来这样的怨灵吗?

    进入别人的梦境,掌握别人的梦境,再操控...

    现在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北川寺还没办法整理出来什么有用的线索来。

    “关于...你...现在想的事情,我觉得...我可能会有一些线索。”

    神驻莳绘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她语气中带着些许不确定地说道:“我...在神社中的怪异志谈...一类的书上面看见过,有关于刚才那种...情况的怨灵。”

    她思索着缓缓地说道:“村子里面把...那种灵...叫做累女。”

    “形成累女的条件...女性必须在半梦半醒时接触死亡...而且还要知道自己正在步向死亡,且心怀对所有生者的怨念,通常...累女在生前都会遭受到许多非人的折磨...就连死亡都要比一般人缓慢许多...因此怨念会更加浓烈。”

    “缓慢地靠近死亡,以及处于‘将要死亡’这个状态许久..累女就会形成。由此诞生的怨灵就能将别人拉入梦境中。”

    “半梦半醒?生前遭受折磨?缓慢的死去?还要待在‘将要死亡’这个状态许久?”

    北川寺皱眉。

    这个形成条件未免也太过于苛刻了。

    在中国有句话,叫做杀人不过头点地。

    从侧面也能看出来,要将一个杀掉其实是一件非常简单快速的事情。

    但累女的形成方式却与之不同。

    生前遭受到无穷无尽的折磨,半梦半醒,还要对生者抱有纯粹的恶意,并且还需要缓慢的步向死亡,且处于将要死亡这个状态许久。

    就算是变态杀人狂魔也不会这么折腾一个人吧?

    “初生的累女是很弱小的...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成长期...这期间她只能徘徊在自己死亡之处,唯有被她接触过的人,才会被她影响。”

    原来如此。

    并不是四角招魂仪式的原因。

    而是神谷未来他们选择的地点的缘故。

    神谷未来在三年前选择的那个地方,正是累女死亡的地方。

    他们闯入了累女的死亡的地方,因此才招致对方的追杀。

    难怪秋濑一姬是第一个牺牲者。

    按照神谷未来之前的说法,秋濑一姬是唯一一个被累女接触过的人,她在那之后死亡也是十分正常的。

    而经过一定时间成长,累女已经脱离原本的贫弱,能够开始对神谷未来他们这些人开始动手了。

    累女目前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以前闯入她安息之处的神谷未来、秋濑一姬、佐藤武、中野洋子全部都杀掉。

    “虽然拥有进入他人梦境的能力,但是利用梦境...引诱现实的人做出各种行为...让人下意识地遗忘掉一些东西也是能够做到的...且她同样也拥有一般怨灵所拥有的特性...也能够实体化。”

    似乎是感受到北川寺的情绪,神驻莳绘又磕磕碰碰地补充了几点有关累女的信息。

    “我知道了。”北川寺点头,同时回过头看向神谷未来问道:“未来,御茶洗高中以前发生过什么恶性杀人案件吗?”

    神谷未来还在把玩北川寺送给她的巫毒娃娃,这一下听见北川寺发问,她也是急急忙忙地把东西收回去,稍微思索一会儿后摇头:“我印象中应该没有什么恶性事件发生吧,至少我那三年除了秋濑一姬那件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出现过了。”

    “再仔细想想看,或许不是你这一届发生过的事情。”

    这件事马虎不得,北川寺自然也要逼迫神谷未来去思考了。

    “唔...我真的没什么印象了。”神谷未来摇了摇头。

    见她实在是想不起任何事情的样子,北川寺也是双眸闪烁。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点点头。

    “我明白了,我这边也已经想到防止那个无脸女人的有效方法了。”

    北川寺靠近神谷未来耳边,将神驻莳绘刚才给的方法告诉了神谷未来。

    “...嗯...虽然听起来像是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仔细想想根本就经不起推敲啊...”神谷未来嘟囔了一句。

    北川寺告诉她的方法很简单,也很脱离实际。

    正如前面所说,累女是利用梦境去影响现实中的人体,让他们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自杀亦或是‘遭遇意外事故’。可同样的,生者也有意志力坚定的那一类人。

    只要凭借意念构思一个无所畏惧的形象,说不定能将累女赶出梦境。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在噩梦里面谁会想那么多呢?加上这个方法实在太过于脱离实际。要是北川寺说要利用死气进入她的梦境...这话神谷未来倒是相信了。

    只不过——

    梦本来就是非常脱离实际的东西。这个方法说不定真会有奇效。

    “死马当活马医吧。”

    北川寺回答道。

    反正神谷未来就住在他隔壁,就算突然出了什么事情,北川寺也完全能够反应得过来。

    大不了把神乐铃塞在她那边,出什么问题了神驻莳绘也能及时给出反馈——

    “我、我知道的。不过...这件事情过去后...你要给我时间练习绕口令。”

    毕竟人命关天,神驻莳绘在这关键的时候倒也没有闹别扭,只是反复在嘴边念叨着绕口令的事情。

    “这次的事情你要是完成的不错,手机给你买一台也是没有问题的。”北川寺在心里面回答道。

    “真、真的吗?!”

    神驻莳绘惊喜了。

    没想到办这件事还能拿到一台手机,简直太赚了!

    她满脸通红,显然对于那些同龄人低着头不断把玩薄薄的智能手机向往已久。

    那闪闪的屏幕、看上去就很好摸的机身——

    神驻莳绘决定不眠不休,一旦发现什么异状就告诉北川寺,这样才对得起他的智能手机。

    这个小女生在这边觉得自己赚大了,另一边的北川寺也觉得自己不亏。

    只是一台智能手机,就能让一个非常厉害的善灵给自己打工,怎么想都不亏。

    而且这智能手机也有收买鬼心的作用,与他给西九条可怜买的针线包、小房子、简单的小单双杠都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但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的这些日子肯定都不是什么安稳日子。

    ......

    北川寺将神谷未来的情况给被北川绘里与中嶋実花简单地说明一下就带她进入一直为她留空的房间了。

    “钥匙给你。”北川寺将家门钥匙丢给神谷未来,接着又说道:“我出门去和熟人见一面,可能会稍微浪费点时间。在这之间你可以带下面两个咸...绘里还有中嶋小姐外出吃饭。懂了吗?尽量不要单独行动。”

    说着,北川寺又将神乐铃与西九条可怜取出交给神谷未来。

    有神驻莳绘与西九条可怜在,那个初生累女应该是完全拿神谷未来没办法的。

    毕竟但论做鬼的年龄,对方估计还不如神驻莳绘这个镇魂双子之一。

    西九条可怜从北川寺的手中跳到神谷未来肩膀上,圆滚滚的小手拍了拍她的脸颊,透出一股子神气的样子。

    而神谷未来看着这样的西九条可怜,也是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布偶脸蛋说道:“姐姐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可怜妹妹。”

    西九条可怜比了个肱二头肌的姿势,接着反手又从屁股后面摸出了一套小布偶才能穿的护士服,抬手就要往神谷未来的脑袋上面套。

    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拿出来的,至少北川寺是没看见西九条可怜身上有藏这套打满补丁的护士服的地方。

    他也懒得吐槽,又说了一些关于神驻莳绘的事情后,转身就离开了。

    而在北川家门外正停泊了一辆整体呈流线型的昂贵白色跑车。

    北川寺对着跑车摆了摆手,从车窗中就钻出了岗野良子兴致勃勃的脸蛋:“快上车!北川,姐姐今天用爱车带你去兜风!”

    “......”北川寺。

    他刚才在厕所里面联络了岗野良子,本来是想让她帮忙调查一下御茶洗中学的事情,结果这个女人跑到这儿冲他炫耀新玩具来了。

    “良子,我应该在电话里面说的很清楚了。”

    “我知道。东西我放旁边了。”岗野良子点了一根女士香烟,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好,于是摁了一下工作台的按钮。

    车顶向后滑去,后盖打开。一辆带顶超跑就直接化作花哨的敞篷超跑——

    这个女人家里真是有钱啊。

    北川寺沉默着想到。

    他是知道一些岗野良子家中情况的。

    似乎是有关警界政界的大家族,而她年纪轻轻,才二十五六岁就已经提升到警视,而且接连破了几个案子,距离警视正也是越来越近。

    年轻高官,还开这种车。

    虽说这个女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油腻的中年大叔,烟酒从来没停过,但不得不说,她确实有钱有势。

    “总觉得你好像在想一些失礼的事情。”岗野良子皱着细长的眉毛说道。

    “我没有。”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回答。

    他只是推测出有关于岗野良子的信息而已,这绝对不是什么失礼的事情。

    北川寺是不可能承认的。

    岗野良子啐了一声,不爽地瞥了一眼北川寺。

    “啧...你这个臭小子的脸永远都这样,谁知道你想没想?”

    北川寺也不在意,他打开车门,大方地坐进去。

    见他这副样子,岗野良子也是耸了耸肩,把烟蒂摁灭塞进车载烟灰缸中后,将车子发动了。

    岗野良子开车开得很稳,速度也不快,显眼的跑车融入车流中,呼呼地向着东京近郊开去——

    她看上去还真是有种想兜风的意思,但北川寺却没有理会周围变换的风景,而是将放在座位边上的文件夹拿起。

    这里面就有御茶洗中学以前发生过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