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五十三章.夏天...不远了(4000字)

第二百五十三章.夏天...不远了(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五十三章.夏天...不远了今天不是对方死就是自己活。

    至少北川寺是抱着这个想法的。

    为了从来没见过的技能书,北川寺都觉得自己应该要努把力。

    他脚下一个发力,另一只手底下捏着兼定率先冲了过去!

    那粗暴迅速的动作让北野亮那极具拟人化的表情都是一愣。

    按道理来说,像他这种可怕的卖相应该会让人感到害怕才对,但为何面前这个青年非但不怕,反而还脸上带着点兴奋的表情冲过来了?

    他张开骇人的血盆大口冲着北川寺大声嚎叫。

    可是下一秒他的嘴巴就被北川寺毫不留情地一锤给砸烂!巨吼声也戛然而止。

    ?????

    你怎么回事?

    还保留一些人性化思考的北野亮满脑迷糊,但手下的砍肉刀却没有一点含糊,对着北川寺的脖子呼呼砍去。

    可北川寺像是早就料到对方的动作一般。

    大锤犹若流水一样变化,一面厚实的防爆盾被他死死地握在手中。

    哐!

    砍肉刀砍在防爆盾之上带起一阵难听的沉闷声音。

    借着被对方这一砍之力,北川寺身形一转,手中的兼定急速剖开了北野亮的灵体

    剧痛让北野亮哀嚎一声,他又提起砍肉刀,血腥残忍地剁向北川寺的大腿。

    北川寺手中的死气再度化作防爆盾,左手防爆盾格挡住对方这凌厉一击的同时,右手也将兼定狠狠地插入北野亮的胸口。

    他就地向后翻滚几圈,接着受身卸力,右手手指一勾,以死气组成的丝线操作着兼定剜下对方身上一大块肉块。

    北川寺五指一合,再伸手后拉。兼定就倒飞而出,重新落入他的手中。

    果然——

    北野亮不如神驻村中的刀具巫女。

    他虽然还保留有人类的意识,但从他刚才那一系列也可以看得出来,他只是勉强靠着反应速度去跟上北川寺行动的。

    这就是大部分怨灵的局限性了。

    毕竟人类的格斗技巧他们根本不会。

    但是——

    “怨灵也有怨灵的手段啊。”

    北川寺看了一眼自己手腕。

    刚才兼定拉脱落的同时,让北川寺的手腕处沾上了对方一些由怨念组成的血肉。

    似乎是因为对方身上咒文的缘故,这块小小的碎肉掉落到北川寺手腕处,竟然宛如强酸一样,将他手腕处皮肤迅速腐蚀。

    剧痛传来,乌黑与鲜红的血液相混。

    这一幕显然也被北野亮发现了,它挪动着巨大的灵体,向着北川寺迅速地冲来。

    北川寺眉毛一皱,左手的防爆盾转移到右手,兼定收回,与此同时整个人向后退去。

    但是这本就是一个地下室建筑,北川寺向后退的空间也是非常狭窄的。

    面对那沾染着无数孩童死者怨念的砍肉刀,北川寺支起防爆盾。

    嘭!嘭!嘭!

    砍肉刀一下一下砸在死气凝聚的防爆盾之上,好像要把北川寺的手腕就这样砸断一样。

    这样下去可不太妙。

    北川寺目光闪过森然的黑气。

    他卡着对方举起砍肉刀又挥落的那个重心失衡的瞬间,手中的防爆盾化作短刺,同时身子向右边一侧,闪过锋利刀刃的同时脚下向前猛地一踏!

    腰间的力气顺着手臂传到手腕处,短刺钉穿了北野亮的喉咙!

    噗嗤!!!!!!

    乌黑的液体四溅,溅满了北川寺整条手臂,腐蚀的白雾也与此同时腾起!

    滋滋滋!!!

    痛!

    剧痛!

    皮肤一层一层的剥落,鲜红的血液混搭着黑水滴答滴答的滑落!

    北川寺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苍白之色,但是他没有半点犹豫后退,手臂反而再度发力!

    嗬嗬——嗬嗬——

    北野亮瞪大那双怨毒的眼睛,满是乌黑脓水的恐怖脸上也闪过一丝不甘!

    它还没有死!

    北野亮甚至还想伸出手去将北川寺的手臂掰断。

    北川寺右脚狠狠踩在北野亮的胸口上,让他本就重心不平衡的身体向后倒仰而去。

    做完这些后北川寺还没有松手,他死死地将短刺钉在北野亮的喉咙中间,另一只手闪出兼定,一下子又插入北野亮的喉咙中。

    皮肤剥落,便是肌肉组织,肌肉组织见底,便是森森白骨——

    饶是这样,北川寺依然没有松手。

    嘭!!!!

    幽蓝色驻火轰的一声腾起,借由兼定与短刺熊熊燃烧起来。

    西九条可怜也将自己的善念注入幽蓝色的驻火当中。

    北野亮终于发出了不甘心的哀嚎声,双臂无力地坠落,巨大的身体四处都燃烧着金蓝黑色的火焰。

    北川寺向后退一步,双臂无力地耷拉而落。

    他呼哧呼哧地只喘粗气,脸上满是虚汗。

    两条手臂已经残废得差不多了,要不是靠着一股不要命的气势,说不定还真被对方成功了。

    毕竟对方都想要以血换血,北川寺自然也不能退后。

    像刚才那种生死大战中,是不能有半分慌乱与犹豫的。

    因为北川寺时刻保持冷静,所以他站到了最后。

    这时,西九条可怜着急地跳到地面上,看着北川寺第一次如此苍白的脸色,也是着急地四处乱跳。

    北川寺两条手臂的肌肉就像是蜡油一样,不断向下滑落着血液与乌黑的液体,腥臭的气味四溢。

    “别担心。”北川寺本来想摆摆手,可是双手的状态实在不对。

    所幸死气还剩余四十多点,治疗双臂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想着,北川寺就将死气附着在双臂之上,然后再启用死气治疗的技能。

    一丝丝一缕缕的黑色怨念从他千疮百孔的双臂边腾起。

    北川寺一边对双臂进行治疗,一边看向倒在地上熊熊燃烧的北野亮的灵体。

    不得不说,北野亮的灵体十分耐烧。

    倘若把常人的灵体当做火柴,那么北野亮的灵体就好比是小火堆,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毕竟北野亮精通咒术,他死后的灵体肯定也通过某种途径吞食了一些灵体。

    “以血来饲养自己的灵体...”

    北川寺看了一眼北野亮熊熊燃烧的灵体,继续治疗着自己的手臂。

    很奇怪。

    “作为雨之馆怨念滋生最大的怨灵北野亮现在已经死掉了,为何灵域还没有坍塌?”

    答案...

    北川寺收回目光,看向自己背后的大门。

    那是北野亮举行复活仪式的地方。

    说不定雨之馆灵域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就在这里面。

    北川寺毫不犹豫地用脚将其踢开,接着停住了。

    他的双眼中倒映出一副说不出的惨烈景象。

    头顶上天花板上垂落下来了一片森林——

    那是一片黑森森的弯曲铁钩所组成黑色的丛林。

    在这片丛林之上,悬挂着缺少着各种部位的孩童。

    这些小孩子们都用铁钩残忍地洞穿了身体,青白的尸体毫无动静地挂在铁钩上面。

    在这尸体群之下,有一个大大的装满乌黑血液的浴缸。

    在浴缸之中,松本久远的脸连接着不属于他的脖子,藤原长川的手臂胡乱地插在根本对不整齐的躯干上,黄油油的油脂漂浮在乌黑的血液之上。

    躯干被剖开,里面稀里糊涂地塞了各种各样的器官,一些器官已经泛出青紫色,发出阵阵刺鼻的异味。

    这一具东拼西凑的尸体靠在浴缸之中,身上随处可见缝合的痕迹。

    这应该就是北野亮所追求的理想中的榛名。

    从这里也看得出来,仪式进行的后期,北野亮也已经有些发疯了。

    他的审美观完全倒错。

    可这个‘榛名’还缺少最重要的灵魂,因此只能沉眠于此。

    北川寺并不可怜北野亮,他只是四处查看着这里面的情况。

    这个小浴室中充斥着恐怖的怨念。

    那浓重的怨念似乎能够钻入北川寺的口鼻一样,就算是外面北野亮身上的怨念都完全比不上这个小房间中蕴含着的厚重怨念。

    “原来如此。”

    北川寺心中了然。

    雨之馆从一开始就不是靠北野亮的怨念支撑,而是靠着这个小房间。

    这些死去孩童的怨念支撑着的。

    只要这个房间存在,总有一天还会诞生出类似于北野亮那种恐怖的怨灵。

    孩童尸体们静静地掉挂着,他们或闭着眼,或张着嘴。

    有脑袋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没有脑袋的四肢垂落。

    北川寺能够想象的出来。

    那些小孩子被拉在这里,然后被残忍地剥夺掉某个部位,接着再被杀掉,宛若屠宰场肉类一样挂在这里的情景。

    北川寺重新将门关上。

    他的双手已经差不多恢复完毕,接下来就要等待死气恢复,将这个房间烧掉后,脱离这个灵域。

    北川寺待在地下室的时间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左右,死气已经恢复了将近三分之二。

    北野亮的灵体也早早地燃尽,二十多盏幽幽魂灯被囚禁在这座充斥着怨念的地下室,不能飞出。

    在这些魂灯当中,北川寺看见的大多数都是小孩子的一生。

    因为父母遭遇事故而被送到雨之馆的孩子...

    被喜欢在外乱搞瞎玩的母亲生下来后直接送到雨之馆的孩子...

    从出生开始就失去母亲的孩子...

    ......

    魂灯中记载的东西很多,北川寺甚至看见了松本久远、香取雪珠他们的记忆——

    “差不多了。”

    北川寺已经休息够了。

    他重新将里门推开,看着依旧无比惨烈的一幕,深深地吸了口气:

    “我来帮你们解脱了。”

    带着半分安慰,北川寺手底下腾起幽蓝驻火。

    幽蓝火焰熊熊燃烧着!

    怨念就是驻火最好的养料。

    在这种充满怨念的地方,驻火的火势更甚!

    这些幽蓝火焰缠绕上这些尸体后,又沿着天花板灼烧。

    浴缸之中,北野榛名的身体也缓缓地燃烧起来。

    看着这些灼烧而起的火焰,北川寺面无表情地将大门缓缓合上。

    伴随着作为‘雨之馆’主体的地下室房间燃烧,整个雨之馆也开始剧烈的颤动。

    北川寺干脆将盖板用兼定切成碎片,整个人冲出了地下室。

    在他身后还跟着二十多盏魂火。

    它们似乎是感觉到地下室对它们的束缚力已经减弱,于是化作光球,纷纷地腾飞而出。

    迎面,便是大雨滂沱的天空!

    在这片天空底下,便是拉长尾巴纷纷飞起的魂火。

    这些与成年人魂火不同的小型魂火,散发着瑰丽诡异的光粒,每一盏魂火之上都带着一张张孩童天真无邪的笑靥。

    像是感谢北川寺一样,小小魂火们绕着北川寺飞舞着,不愿意离去。

    “去吧。”北川寺摆摆手。

    听了这话,所有的魂火停顿一瞬,接着留恋地又绕着北川寺转了好几圈,这才破开乌云,向着天际的另一边划去。

    北川寺在孩童的时候听自己的母亲说过。

    每一个早夭的孩子都会化作闪闪的星辰,挂在天空中。

    那飞舞闪烁着的魂火,何尝不像星星呢?

    北川寺看了一眼轰然倒塌的暗道,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拿到技能书。

    不知道为什么,兴致全部都没了。

    可想必就算拿到那一册记载各种诅咒与咒术的笔记,北川寺估计也不会去投入精力研究吧。

    “而且这一次的收获也已经足够了。”

    北川寺望了一眼呈现崩塌状态的雨之馆,不再犹豫。

    他伸手拉开脱离雨之馆的裂缝,整个人闪入其中。

    轰隆隆!!!

    电闪雷鸣之中,雨之馆的崩落速度加快,隐藏在其中的各具尸体都跌入一道道深渊当中。

    雨之馆,这个地方再也不会有人造访,也已经再也没人能看见隐藏在阴暗地底的丑陋人性...

    北川寺脚下站稳,双眸四望。

    他现在正站在山路旁边,背着背包。

    有游客从北川寺身边走过。

    那是一家三口。

    一男一女一个女儿。

    他们谈笑之间满是对接下来野营的期待。

    北川寺有些怔然地注视着这一切。

    原来,大雨不知不觉中已经停止落下。

    从云层中泄出阳光,照射在这片山地上。

    密林的阴暗被驱逐,取而代之的是满目春色。

    在这一阵一阵柔和的阳光下,人们原本冰冷的脸色似乎也带上了些许暖意。

    经过立春、仲春、惊蛰、春分四个节气,气温终于有所上升。

    这淡淡的温暖让人禁不住忘却冰冷森寒的冬日。

    因为...既然已经暮春,那么夏天应该也不远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