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三五章.咸蛋妹妹惹事了(4000字)

第二百三五章.咸蛋妹妹惹事了(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三五章.咸蛋妹妹惹事了在京北高中度过的日子总是那么简单。

    可对神谷未来这个小女生来说,今天却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天。

    因为——那个北川寺竟然给自己送东西了!

    神谷未来看着手链上流转着光晕的牟迟石,心潮涌动。

    说实话,以手链的规格来说,牟迟石未免也有些大了一点,而且由于结绳的缘故,这牟迟石更像是古代巫女挂在脖子上用以祭祀的神石。

    单论美感来说,这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副廉价感的牟迟石手链,是无法与女生所喜爱的网络上那些亮闪闪的小饰品相比较的。

    而且就神谷未来本人来说,她也是不太喜欢打扮自己的类型。

    但自从见到北川寺后,神谷未来也开始学会化淡妆,穿一些自己以前不会穿的衣服了。

    这也算是一种改变。

    况且——

    “这还是寺君第一次送我东西啊。”

    牟迟石以两层结绳舒适地套在神谷未来雪白的手腕处,手腕只要一抖就能轻而易举地握住。

    那温润的触感感觉摸上去就不像是玻璃制品,而像是一块天然不带雕刻的玉石。

    神谷未来敏锐的直觉告诉她,这手链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看着牟迟石,神谷未来就不由得捂住嘴偷偷地笑。

    “嘿嘿...”

    讲道理,要不是现在上着课,神谷未来觉得自己会立马去外面的操场跑上两圈,或者是掏出手机登录上line以及sns上面炫耀。

    或许是太高兴了,因此神谷未来并没有注意到,就坐在她隔壁的北川寺正以莫名其妙的目光注视着她。

    这个小女生的行为举动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上课傻笑,根本就没有听课的意思,时不时还会看向手腕处的牟迟石,贼贼地笑着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

    北川寺也懒得继续管她,他头一偏,继续听课。

    就这样轮换着上课下课的过程,终于熬到午休。

    北川寺按照平常的步调从桌洞里面取出四个大三明治,一盒大麦茶。

    他是不太喜欢做便当的类型,就算多做也就只是给北川绘里与中嶋実花她们留多的。

    毕竟做便当太麻烦了,而且饭菜放到中午也已经凉透了,且日本高中放学时间实在太早了,因此北川寺更偏爱吃些三明治简单过渡,晚上再做一顿他喜欢吃的。

    神谷未来还在看着牟迟石手链傻笑,似乎根本就没有吃便当的想法。

    北川寺看了她一眼,明智地没有选择开口说话,动手开始拆三明治包装。

    可他的包装刚拆到一半,身前就传来了颤抖的声音。

    “北、北川君...千鹤老、老师,让你上课来之后去见她一面。”

    “什么事?”北川寺停下手头的动作,略微蹙眉看向身前的女生。

    这不是熟人水树唯吗?

    只不过水树唯似乎被北川寺皱眉的动作所吓到,原本就距离北川寺至少三四米的她,向后连续退后了好几步,来到讲台边上,才面色苍白地继续说道:“说是要和你商量一下升学进路的问题的。”

    “升学进路表你们都填了?”北川寺眉毛拧得更紧了。

    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水树唯耍他。

    一般来说升学进路表应该是夏季的时候填的,这都才刚开学就要商量升学进路,这未免有些儿戏。

    “我什么不知道,是千鹤老师让我这么说的,有什么问题北川君你可以...你可以去找千鹤老师...”

    水树唯都要哭出来了,话讲到后面更是明显带了哭腔。

    在她身边的学员见到这副样子,都自觉地低下头,生怕自己成为北川大魔王的下一个献祭对象。

    “我知道了。”北川寺站起来,看也不看水树唯,走出教室。

    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水树唯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接着来到桌子旁边,将头埋下去,低声抽泣起来。

    可这件事吧...北川寺其实并不背锅。

    他从头到尾也就只是露出皱眉的表情,并没有对水树唯口头威胁亦或是动手动脚。

    只是北川寺对水树唯造成了太大的心理阴影,导致她现在都还走不出来,看见北川寺她就下意识地浑身哆嗦,就像羊癫疯一样。

    北川寺并没有在意水树唯的想法。

    他走在前往办公室的路上,心里面止不住疑惑。

    千鹤响,这是北川寺所在的二年a班的班主任。

    在全班都没有填写升学进路表的情况下,她找自己谈升学进路的问题干嘛?

    北川寺也有些弄不明白。

    不过北川寺也没做过什么违反校风校纪的事情,因此他也不是特别担心。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年级办公室边,礼貌地敲响了办公室大门,站在门口打了声招呼后就走了进去。

    “是北川同学啊。”千鹤响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女士,她现在手里面正捏着一张名单表,一看见北川寺进来就抬起头对他伸了伸手。

    “请问千鹤老师找我有什么事?”北川寺来到千鹤响身边问道。

    “嗯...单纯的想问问关于北川同学以后的志愿想法。”千鹤响笑了笑:“上次开学的摸底小测试的成绩,北川同学已经看过了吗?”

    北川寺摇了摇头。

    “不知道也没关系。”千鹤响摆了摆手,看着手上的名单表开口道:

    “北川同学你的成绩排全年级第二,位列神谷同学之下。”

    “嗯。”北川寺应了一声,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见他这个样子,千鹤响露出小小惊讶的神色。

    北川寺在升入二年级前的成绩是顺位一百五,刚好卡在中间。本来她是已经不在意北川寺这个成绩中游还时常翘课的学生的。

    结果高二学期一开始的小测试,北川寺就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惊喜。

    这也是为何她想询问北川寺将来是想是升学还是想进路。

    所谓‘升学’,其实就是读完高中后继续读大学亦或是短大。‘进路’则是高中毕业后进入社会中直接上班。

    在日本,选择进路的学生有很多,只有约莫三分之一的学生会选择读大学,读完大学再出来工作。

    “关于以后北川同学有什么想法吗?若是能一直保持年级第二或者第三名的成绩,都内的大学你随便挑选也不是什么难事。”千鹤响干脆地问道。

    她其实想听见北川寺是升学志愿的,毕竟手底下有名校学生毕业对她来说也算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我现在还没决定好。”北川寺看了一眼千鹤响,心中已经把这位班主任老师的想法全部摸清楚了。

    但他确定还没有决定好,这同样也是事实。

    不是每个高中生都有个东大梦,也不是每个成绩不错的学员都想着上大学。

    更高的学历意味着更高的薪资与社会地位。

    但实际上北川寺凭着都市怪谈事务所以及平坂一郎他们这些大客户就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在北川寺的超人一流的能力面前,社会地位也是唾手可得的。

    因此北川寺还真找不到自己继续升学的动机——

    “可若是要升学的话——”北川寺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回复道:“我觉得我将来可能会选择民俗历史那方面的职业吧。”

    “民俗历史?”

    这还真是一件稀罕事。

    一般来说,学生们升学志愿应该都是偏医生、偏建筑那些方面。

    毕竟社会地位高,而且薪资不菲。

    “嗯,就我个人来说,我还是比较钟意民俗历史的。”

    一想到那些怨灵们,北川寺的脸色也是稍缓。

    显然他是想到在除灵过程中发生过的有趣事情。

    “嗯...如果是那样的话,若是有相关大学推荐名额的话,我也会为北川同学争取的。”千鹤响还是将北川寺的志愿记下来,抬起头继续说道:“对了,北川绘里应该是北川同学你妹妹吧?”

    “绘里?她惹什么事了吗?”

    在这里听见北川绘里的名字,北川寺无疑有些讶异。

    难不成在自己离开的这一个星期,北川绘里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了?

    “唔...我也只是听其他老师说过。”千鹤响眨了眨眼睛。

    北川绘里作为新一届年级前十五成绩的优秀新生,当然也进入了高一年级老师们的视野中。

    “听说绘里同学与美术部的学生们相处得并不是特别愉快...具体的细节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但绘里同学作为本校参加绘画青年大赏的一员,我个人还是希望北川同学去与绘里同学沟通一下。”

    北川绘里与美术部的学生相处不愉快?

    自家老妹?

    北川寺不觉得自己的妹妹是会主动惹事的人——

    就算是她主动惹事了,那也肯定会有理由——

    就算没有理由,于情于理北川寺都不会让北川绘里吃亏。

    当然,就算维护北川绘里,他事后也还是会教训一顿对方的。

    “我知道了。”北川寺思考着点头。

    “嗯。”千鹤响继续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打扰北川同学吃饭了,下午的课程也要提起精神来啊。”

    “我知道了。”北川寺颔首,礼貌地向其他代课老师问候一声后就告辞了。

    千鹤响会叫他过来的理由很简单。

    其实就是他这次考到全年级第二,她作为班主任的询问一下也是很正常的。

    要是北川寺这一次还是年级中游,估计千鹤响想都想不到自己还会这么一位学生。

    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学习成绩中游,不上不下的人是最容易被老师所遗忘的。

    因为这一层学生过于普通,平平无奇。

    他们学习成绩一般,自然无法像好学生那样在老师心中留下印象,同样这层学生不违纪不违规,也无法在老师们心中留下印象。

    “可是绘里...和美术部的同学相处得不好?”北川寺是无法想象那个北川绘里会主动挑事。

    而且...

    绘画青年大赏已经开始了吗?

    作为兄长,北川寺觉得自己还是有些失职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也没注意到。

    北川寺刚要搜索关于绘画青年大赏的信息,熟悉的声音就在另一边响起来了。

    “北、北川同学?”

    嗯?

    北川寺捏着手机,回头看去。

    麻宫瞳正从走廊另一边小跑过来。

    似乎是从来没有违反过‘不允许在走廊跑步’这一规矩,麻宫瞳脸色涨红,直到看见北川寺的脸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北川同学,好久不见了,午安。”

    “嗯,好久不见。”北川寺点头。

    确实是好久不见了。

    麻宫瞳给他的印象也不再是那个气质阴郁的小女生了。

    她将遮住眼睛的刘海以樱花发卡夹住,露出格外清澈的大眼睛,目光虽然还是闪躲,但不像以前那样畏畏缩缩的。

    至少她现在也能正眼去看别人了。

    可是——

    气氛有些尴尬。

    麻宫瞳脸色涨得红红的。

    她像是突然看见北川寺,接着就跑过来问好,然后就卡住。根本找不到任何话题,只能干愣着嘿嘿嘿的傻笑。

    过了好一会儿,麻宫瞳才完全将脑袋低下来,变成了原来的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以前承蒙北川同学照顾了,真是特别感谢。”

    “...不用客气。”北川寺接了一句。

    随后...

    又冷场了!

    麻宫瞳嘴角抽搐着,快连傻笑都无法维持了。

    本来她看见北川寺其实很高兴,但这份高兴冲昏了脑袋,让她根本无法认真去思考接下来应该说什么。

    见她这个样子,北川寺也是心底摇头。

    看来麻宫瞳彻底脱离以前的形象也还是需要时间。

    如此思考着,北川寺最终还是开口为她缓解了尴尬:“我有个问题想问麻宫同学,不知道可不可以?”

    “北川同学尽管问!”麻宫瞳急急忙忙地回复。

    “关于青年绘画大赏的事情,请问麻宫同学知道一些什么吗?我有熟人参赛了,只不过官方网页那些我都不太清楚情况。”

    “青年绘画大赏?”麻宫瞳摸了摸脑袋:“我记得那边的布告栏就有美术部贴的宣传海报就有网址,说是希望各位同学在网络上多给本校学生投票...这样的宣传吧。”

    “谢谢麻宫同学了,真是帮大忙了。”

    “不...哪有...”

    话说这种事情不是在网上一搜就知道了吗?

    难不成北川同学不知道?

    这也不科学啊,北川同学可是很精明的。

    麻宫瞳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有些不知所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