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二四章.派系

第二百二四章.派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二四章.派系井上野公园,正如前文所说,它位于禾木公寓附近,是许多流浪汉另一个家。

    在日本,还是有许多流浪汉拾荒者的。

    这些流浪汉依靠拾荒生活,不去申请政府每个月的补助,还会将街道清理得更加干净——

    但那其实是个美丽十足的谎言。

    事实上并不是流浪汉不去主动申请政府每个月补助,而是因为没有门路根本就不可能申请得到补助。

    一份补助金申请,要经过各种手续,一两个月还不一定办得下来,更加别说补助金根本就不是那么简单能申请到的。

    国内许多营销号都会去夸奖日本流浪汉清理街道,拒领国家补助。

    但其实这些营销号都刻意省略掉了两个事实——拾荒者不拾荒就会饿死以及在当地町内会去申请补助金的难度究竟有多大。

    他们只看得见人家流浪汉拾荒,收拾街道,却忘记这根本就是生活所迫。

    北川寺是不太明白秋筱优奈在井上野公园干嘛,毕竟一个女生,待在流浪汉窝中,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安全。

    这么想着,北川寺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对方好歹也是中嶋実花的朋友,北川寺再怎么说也不会放下她的安危不管。

    在北川寺刻意加快脚程的情况下,他只花费了五分钟就赶到了井上野公园。

    “人好多。”

    似乎是有人在井上野公园进行布施福利活动,有些穿着破旧的流浪汉们正排着长队,还有一些人正在舔舐着碗底剩余不多的咖喱汤。

    在这些流浪汉周围,有穿着整洁白衣的人正在维护着现场的秩序。

    在这些穿着白衣的人的手臂处,都缠绕着一个白底黑边的袖章标记。

    千镜互济会?!

    看着那熟悉的层层叠叠方块千镜互济会的标志,北川寺心中跳动起来。

    难不成这个社区布施活动是千镜互济会所举行的?

    北川寺眉毛一挑,看着井上野公园整齐排起来的长队,目光四望,想找到隐藏在人群中的秋筱优奈。

    但这一片的流浪汉实在太多了,北川寺暂时找不到秋筱优奈的身影。

    没有办法之下,北川寺也只好混进人群,向前走去。

    依照秋筱优奈的家庭情况,怎么想对方都不用靠着布施过活。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秋筱优奈确实是千镜互济会的一员。

    只不过...

    北川寺还想往前面走,下一刻便被穿着白衣的男子给拦住了:

    “不好意思,这位先生,请排队。”

    对方是一名中年男子,看着北川寺领口塞着的破破烂烂的布偶以及旁边插着的老旧神乐铃,明显是把他当成青年流浪汉了。

    他心底有些感叹。

    现如今的世道果然腐败到了极点,就连这样的青年人都被迫成为流浪汉了。

    果然,唯有信仰千镜神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

    只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中年信徒也不能因为看着北川寺年纪小就允许他插队。

    就在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另一边传来了一道空灵清脆的声音:“不好意思,日部先生,这位是我的朋友。是我让他过来找我的。”

    这是秋筱优奈的声音。

    北川寺下意识地抬起头,发现不知何时,一个身穿白色狩衣,戴着纯白无垢面具,女性正站在中年信徒身后。在她胸前,有扎成方形结绳结的千镜互济会的标志落下,看上去肃穆端庄。

    “啊...原来是秋筱大人的朋友...抱歉,有失礼的地方请小哥原谅。”中年信徒面色微微一变,随即对着北川寺鞠了一躬。

    “日部先生,能否请您继续维持秩序呢?”秋筱优奈清脆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能帮到秋筱大人的忙,我非常荣幸。”中年信徒脸上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

    “呃...”秋筱优奈像是有些顶不住中年信徒的狂热神情一样,语气一滞,这才开口道:“那就麻烦你了,日部先生。”

    “是!”中年信徒听了这句话,脸色涨红得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再度鞠躬后更加积极地跑去组织秩序了。

    秋筱优奈扶了扶自己脸上的面具,像是有点不太好意思地对北川寺说道:“对不起啊,北川君,让你看到这样一面...本来我还打算换上自己衣服的...不过刚才被几个信徒纠缠住了,我们边走边说吧。”

    听了这句话,北川寺点头:“也好。”

    同时他也有些摸不准千镜互济会的成分了。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教团呢?秋筱优奈在其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秋筱优奈在前面带路。

    两人越过重重叠叠的人堆,来到井上野公园深处。

    这是...?

    北川寺没有想到,在井上野公园的里面,还有着这样一座建筑。

    这分明是一座道场!

    木牌之上还以黑色毛笔勾勒出了千镜互济会的标志。

    只不过似乎还没有到开始讲道的时间,这里并没有什么人。

    “北川君,坐。”

    秋筱优奈毫无形象地坐在了道场的台阶上,同时拍了拍她身边的台阶。

    等到北川寺坐下,秋筱优奈也已经将面具摘下来,她轻松地吐了一口气,黑色的长发宣泄在雪白的狩衣上。

    一黑一白,相得映彰。

    “没想到还是让北川君知道了。”

    一坐下,秋筱优奈就开口了,她像是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脑袋:“本来我是不想让北川君知道我是干这个的...”

    “干这个...是指千镜互济会吗?”

    “嗯。”秋筱优奈歪着脑袋:“我和実花本来就是朋友之间的关系,她是不知道我和这个组织有关联的。因此,作为実花朋友的你,我本来也应该隐瞒的,只是...”

    说着,秋筱优奈又叹了口气。

    “那种事情你经常做吗?”北川寺突然开口问道。

    秋筱优奈是经常在动用千镜互济会的财力与人力进行布施活动吗?说实话,北川寺有些好奇。

    视秋筱优奈的回答,北川寺说不定会对千镜互济会的态度有稍微的改观。

    “那种事情?是指布施吗?”秋筱优奈问道。

    北川寺点头。

    与此同时,他黑色的双眸紧紧地盯住秋筱优奈,西九条可怜也暗暗提高了警觉。

    在这种状态下,只要秋筱优奈的神情有半分不对的地方,北川寺与西九条可怜都能察觉到。

    “嗯,大概一周会有两次吧,布施活动。”秋筱优奈缩着双膝,将脑袋靠在膝盖上,白色狩衣长袖也被她胡乱的捋起。

    这个时候的秋筱优奈,就是个可爱纯真的孩子,她坐在台阶上,歪着脑袋,目光看向布施区。

    那里有许多流浪汉因为获得了免费的食物,脏兮兮的脸上也露出了一分满足的笑容。

    初春的阳光洒落,映亮了秋筱优奈晶莹的双眸。

    在这种情况下,她说出的每句话,似乎都带着莫名圣洁的感觉。

    她的声音又糯又软,但又带着一丝坚定:“要说做的理由...其实也没有什么理由啦,只是...看着别人脸上的笑容,就会觉得心底暖洋洋的。”

    “或许,当年加入千镜互济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想让大家都幸福起来,就要在他们心中树立起一个千镜神的形象。但是神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一昧压榨信徒的行为也根本就不可取。只不过我一直迷迷糊糊的,千镜互济会发展到现在,摆在面前的路也莫名的越来越窄了。”

    说到后面,秋筱优奈也像是隐约在提醒着自己一样。

    “于是就采取每周都布施两次吗?”北川寺又问道。

    “嗯!”秋筱优奈歪着脑袋,看着北川寺。

    她似乎在组织语言。

    想让现在的千镜互济会内部回想起当初成立的初心?亦或是通过这种行为让混乱的教团找回千镜互济会的宗旨?

    秋筱优奈总结不出来什么大道理,所以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露出充满孩子气的纯真笑靥:“我觉得这样就好。”

    “人们没有私心相处在一起。”

    “单纯只是这里能吃到温暖的料理。”

    “或许这就是幸福,也可能不是。”

    “但是我觉得这样就好。”

    秋筱优奈那纯洁无垢的笑容,让人无法下狠心去破坏。

    明明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却还没有被社会污浊的半分气息。

    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奇迹中的奇迹。

    秋筱优奈还在看北川寺,但北川寺却已经默默地偏过头。

    他的目光看得比秋筱优奈要更远,也更加清楚。

    北川寺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人群之中...有人对秋筱优奈展露着自己的恶意。

    深沉且肆无忌惮的恶意。

    ......

    “请拿好。”西村清川温和笑着将手中装满的咖喱汤交给身前的流浪汉,目光深处闪过一丝不耐。

    西村清川是千镜互济会的一名高级干部,他应从大明光德法师的号召,来到井上野公园进行千镜互济会进行布施活动。

    按道理来说,这种布施活动交由下面的低级干部操作就可以了。

    可也不知道这个大明光德法师究竟抽了什么疯,每周布施都要带上不同的高级干部过来。

    布施会结束后——

    “呸!什么大明光德法师!明明就只是推选出去的小姑娘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千镜互济会的领袖了!”西村清川咒骂着大明光德法师。

    不就是深受底层信徒的爱戴吗?这算什么?

    再厉害那也不过只是明面上的领导者,真正的千镜互济会领导人应该是...

    在他身边,同样的一位高级干部也是冷笑两声:“不用担心,西村君,那个小姑娘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喔?这句话...难不成南野君有什么内部情报吗?”

    “听说今晚横山法师已经要对那个小姑娘出手了,好像是一直不太耐烦她那一派的态度。”

    “就是嘛!”西村清川埋怨道:“布施活动一个月进行一次用以笼络信徒就可以了。人就是贱骨头,若是每天都喂他们饲料,他们养成习惯后,对笼络信徒根本就没有半分作用。”

    南野深表赞同:

    “那个小姑娘根本就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她是在用我们教团的经费去胡闹!单纯以她的形象笼络人心而已!”

    一想到这里,这两个千镜互济会的高级干部就恨得牙痒痒。

    在他们看来,秋筱优奈只是单纯利用千镜互济会发展自身而已,根本就不给他们这些高级干部一口汤喝,简直就是赶尽杀绝。

    可这两个人从来没有想过,发展千镜互济会的金钱,其实也有大部分都由秋筱优奈的名声召集起信徒募捐而来的。

    已经收到一些消息的南野压低声音继续说道:

    “今晚就要举行千镜神的仪式了...那个小姑娘,会在今天晚上被选做千镜神的生祭。里面的信徒也已经大部分安插成我们这边的信徒了——”

    说着,两人对视一笑。

    作为千镜神的代表人的大法师反倒被千镜神杀死,到时候这个谣言传出去,原本由秋筱优奈敛去的底层信徒,都会自然而然的并入横山法师这一派来。

    可是笑过之后,西村清川还是有点不太理解地问道:“不过...我觉得有些奇怪啊,到底发生什么了?不是说好在下个月或者下下个月再动手的吗?”

    不错,计划其实早就已经制定了,但却不是今天或者明天那么着急,而是应该定为下个月亦或是下下个月。

    “我也不太清楚,据说是今天下午两点的时候吧,横山法师在沟通千镜神的时候出了一些状况,所以不得不将计划提前。”

    两个人又继续讨论着,却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正悄无声息地跟着一个人。

    ‘原来如此。’

    北川寺心中念头闪过。

    秋筱优奈就是大明光德法师,也就是在视频中所看见的那个人。

    其实,早在见到对方穿上狩衣样子的时候,北川寺就已经隐约有这种感觉了。

    可他一直都不敢肯定。

    但现在听见这两个人说话的内容,北川寺也就大概明白秋筱优奈在千镜互济会中尴尬的地位了。

    只是被推出去的明面上的代言人...

    北川寺目光微动。

    千镜互济会中派系与派系之间的争斗吗?

    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