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二三章.飞驒家(4000字!)

第二百二三章.飞驒家(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二三章.飞驒家与北川寺又聊了一会儿天,秋筱优奈就带着北川寺来到了为他腾空的客房了。

    “北川君你就睡在这里吧。”

    “劳烦您费心了。”

    客房干净整洁,松软的床上铺了一床樱白色的被子,内里的墙壁上还挂着油性壁画,让客房整体的层次感都上升不少。

    看来秋筱优奈早就已经为北川寺准备好了一切。

    “那北川君就暂时这样吧,我继续上楼补觉了。”秋筱优奈指了指旁边的几个房间:“最里面是我的书房,我人就睡在北川君临近的房间,有什么事情北川君不用客气,完全可以过来叫我。”

    秋筱优奈看上去确实很困的样子,她用白皙的手掌捂住嘴巴的样子看上去也分外有种迷糊感。

    “好的。”

    两人又在房前寒暄了半天,秋筱优奈这才回到房间之中继续睡觉了。

    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去干什么了,补觉到十一点都还没有睡醒。

    北川寺也没有冒昧地去询问,他重新退回自己的房间,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接下来,北川寺打算先去一趟禾木公寓,看看在灵域的发生地点,是否能将灵域的入口打开——就好像当初御川小学那样。

    倘若不行,就再回来调查关于千镜互济会的事情。

    北川寺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系列的运营以及关于‘镜中公寓’的炒作,应该与千镜互济背后隐藏的一些东西紧密相连。

    这么想着,北川寺背上背包,就直接重新下楼离开了。

    秋筱优奈家又陷入暂时的沉寂中。

    禾木公寓,位于昔日中之条町繁华部位。

    可近年来由于城市扩建,繁华区域转移,且因为当地人对禾木公寓灭门案谣言的加大宣传,让本就废弃公寓的凶名传播出去很远。

    如镜中公寓一般的建筑构造,只不过与镜中公寓的建筑有明显的镜像颠倒而已。

    森然狰狞竖起的公寓建筑,还没有进入便就感觉到身上的寒意。

    按道理来说,本来应该没什么人来到这一片废弃的公寓才对,可是...

    从北川寺身后说说笑笑地走来了一队年轻人,已经快要走到北川寺的身边了。

    北川寺脚下一动,挡在了这三男两女的组合前。

    他平淡地开口道:“回去吧。”

    看这几个人手中装满白色蜡烛的塑料袋以及手中捏着的方镜,北川寺就大概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

    又是一群趁着周六周日出来寻刺激的年轻人。

    “你是谁啊?”常泽川看着面前挡住自己等人的冷面青年,不太理解地问道。

    “离开这里。”

    北川寺懒得回答这个看上去大学生打扮的学生,又开口道。

    “常泽君,别理会他了,一看就知道是个怪人啦。”站在常泽川身后的一个女生嘻嘻哈哈地说道。

    “还是快点进去吧。”

    “就是啊。”

    “还是快点去玩游戏吧。理会这种怪人干嘛?”

    另外两个男生也表态了。

    显然他们对北川寺说的话不屑一顾。

    毕竟北川寺背着一个淡蓝色的大背包,领口还塞了个小布偶娃娃,外面悬挂着神乐铃。

    这种古怪的打扮,估计谁看见了都要以为北川寺是个怪人吧。

    甚至有个男生走上来一脸凶相直接要推北川寺——

    他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北川寺捏住了手腕,面容剧烈扭曲着,惨叫声发出。

    “痛!好痛!你放手!你快点放手!”

    “你想干嘛?!”

    “快点放开他!”

    眼见自家伙伴受难,剩下的常泽川与另一个男生也坐不住了,走上来就要动手。

    接着常泽川同样被北川寺用干脆的手法捏住了手腕,剧痛瞬间剥离了他的反抗能力,另一个大学生由于直接动脚踢过来,北川寺倒也没有客气,将手边的两人甩到他身上。

    三个人七上八下地躺在地上呻吟挣扎着,手中的方镜与白蜡烛也被北川寺随手没收了。

    另外两个女生见到这种场景,也是没有了一开始玩闹的心情,面色苍白,害怕到极点。

    “带着他们离开。”北川寺将方镜捏在手上,面色平淡地说道。

    “呃...嗯!嗯!”

    见北川寺完全没有对她们下手的想法,两个女大学生用力地点了点头,将地上倒着的几个人扶起来,迅速地向外逃去。

    目送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北川寺拎着白蜡烛与方镜,转身进入了禾木公寓。

    这也算是给他送了进行‘镜中公寓’游戏的唤灵物品了,他也不用再花钱去买了,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可喜可贺。

    破破烂烂的窗户,锈迹斑斑的各户家门,诡异的寒气...

    只是——

    “有人活动过的痕迹。”

    北川寺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脚印。

    脚印凌乱,感觉就好像是最近刚留下的一样。

    不过这也挺正常的,像刚才那种听了网络谣言的年轻人绝对不会少,过来了的游客不说络绎不绝但偶尔还是会有人造访的。

    北川寺也懒得去在意这些。

    对于禾木公寓那破旧的景色,北川寺更是一眼扫过便径直上楼。

    不管这些景物再怎么渗人可怕,该做的事情北川寺还是要去做。

    上楼的楼道积灰很多,结满了蜘蛛网,留有与镜中灵域一样的污渍痕迹。

    北川寺脚步不停,继续向上来到二楼。

    面前是左右贯穿的长廊,整齐地分布着相同户型的公寓房间。

    北川寺站在楼梯楼向左或者向右边看去,都感觉空间似乎被拉长了,在这种环境下生活,感觉对空间都会有一种莫名的错乱感。

    飞驒家位于最右边的204室。

    北川寺自然不会犹豫,直接来到正主家门前。

    飞驒家破旧的防盗门虚掩着,地面同样留有脚印,北川寺还没进入到里面就能闻到里面浓浓的蜡烛燃烧后的味道。

    作为怪谈主要地点,这里似乎经常被人拜访。

    北川寺将虚掩着的大门推开,进入其中。

    与镜中公寓一样的场景展现在北川寺面前,只是一切都左右颠倒了。

    这是一间平平无奇的公寓套间,厨房、卫生间、客厅、还有两个房间。

    也称得上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

    客厅的摆设也与北川寺在镜中世界看见的差不多。

    电视柜位于相反的右边墙角。

    仔细看过去还能发现摆在上面的电视机屏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砸坏了。

    悬挂在客厅正中间的缠绕满蜘蛛网的电风扇。

    已经崩裂开来的沙发,从中露出泛黄的填充物,在上面放置着已经断掉一条腿的圆桌。

    想来是那些玩游戏的人嫌弃这圆桌实在碍事,于是随便将其堆在沙发上。

    这也算是方便北川寺了。

    北川寺站稳脚跟,还没有开始查看具体情况,插在背包水袋边上的神乐铃就急促地响动起来。

    连一直静静趴着的西九条可怜都跳了起来,警戒地看向四周。

    这里面有东西在!

    北川寺双眸萦绕上死气,有种莫名的凉意在身体四处蔓延着。

    就好似有怨毒阴冷的目光在上下打量着北川寺一样,这寒意便是对方恶意的象征。

    看来作为公寓的主人,对方似乎很不满意北川寺出现在这里。

    咚咚咚咚——

    宛若有人在天花板上奋力踢踏着发出沉闷恐怖的声音。

    灰尘一阵一阵的落下。

    风扇摇摇欲坠...

    不对,是整个房间似乎都在抖动,犹如恐怖的大地震一样!

    不知何时,阳光已经散去,可怖的阴影笼罩着这片空间,不明的阴冷低语响起——

    面对这种情况,北川寺又在采取什么样的行为呢?

    只见北川寺面无表情的将蜡烛一只一只取出来摆好。

    但无奈的是,由于房间颤动的幅度过大,蜡烛根本就站不稳脚。

    见到这种情况,北川寺冷哼一声,森然死气凝聚,一脚踢在墙面上!

    轰!!!!

    一声巨响!

    墙面就犹如遭到炸弹轰击了一样,北川寺竟然直接将其踹出了一个大窟窿!

    摇晃的房间立刻停止摇晃,低语逃逸,可怖的阴影蜷缩回黑暗的角落。

    一切恢复原状,这个房间如之前一样,安静了下来。

    但北川寺却没有放松下来。

    因为神乐铃的响声却没有停止!

    清莹剔透的音色在这种时候犹如催命一般,叮当叮当叮当急促地连成了串——

    北川寺恍若发觉地一样抬起头。

    在黑色电视机边缘泛着些许镜面反射光泽的地方。

    其中,北川寺还是站在房间正中间,他的背后,有一个穿着一袭森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正满面狰狞地冲着他的脖子伸出手。

    在身后?!

    北川寺手腕一翻,兼定入手,扭转身形对着身后的空气狠狠刺去!

    滋滋滋!!!

    空气中发出灼烧的焦糊味,与此同时是孩童那宛若猫叫一般凄厉的声音。

    北川寺又是对着空气一脚踢出。

    有接触到实物的触感传来,随即是什么东西被踢到墙角的声音。

    北川寺又向前冲去,感觉来到差不多的位置后,一脚踏下!

    这一次落空了。

    神乐铃停止了响动。

    对方似乎逃离了。

    北川寺警戒十几秒钟后,发现再无异状后,将兼定重新塞进怀中。

    “刚才那是...?”

    飞驒家的女儿?飞驒真那?

    应该是她没错了。

    果然如传闻所说的一样,对方化作了怨灵。

    当时究竟是怎么样的情况呢?

    北川寺不太明白。

    可是,想必只要重新进入灵域之中,就能有新的发现吧?

    想到这里,北川寺又开始在原地摆起蜡烛。

    等到蜡烛放好点燃后,北川寺又取出方镜,放在正中间。

    他这一次在对方的大本营中举办仪式,像这种猖狂的行为,对方应该是不会允许的吧?

    那么...就快点出现。

    北川寺心中默念道,缓慢地将目光向方镜中投去。

    方镜光洁无滑,上面倒映着背着背包的北川寺。

    烛火摇曳,看上去有几分诡异感。

    可就算是这样——

    北川寺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任何怨念传出,也感觉不到这里与灵域有半分相互沟通的迹象。

    换而言之,这一次也算失败了。

    “会不会是没有到时间?”

    镜中公寓这个灵异游戏要在七点到八点的时候唤灵才能够成功,因此北川寺的怀疑也算是有依据的。

    不然这也太没有道理了。总不能真是对方在单方面在拒绝自己吧?

    就算是单方面拒绝,这里也已经位于灵域的入口,他也应该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存在才对。

    北川寺觉得应该是时间段选择不对,只有到了晚上七点到八点才能成功唤灵。

    “现在的时间是...”

    饶是经过一些波折,现在时间也才刚到下午两点钟,距离七点到八点钟还有一段距离。

    北川寺决定暂时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晚上再过来查看情况。

    也就是在他思考着的时候,手机也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是秋筱优奈的来电。

    她给自己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北川寺将电话接通。

    从中传出秋筱优奈惊慌失措的声音:

    “北川君!你在哪儿?”

    北川寺扫视一眼周围的环境,开口回答道:

    “周围的一个书店里面。”

    “是吗?”

    秋筱优奈深呼吸几声,这才有些难以启齿道:“那个,北川君,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送一下钥匙,我因为出门急了,现在才反应过来我没带钥匙...刚好,你要过来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准备午餐。”

    “......”北川寺。

    忘记带钥匙了...

    北川寺觉得秋筱优奈更像是把钥匙给了自己,接着自己就忘记备用的钥匙放哪儿了。

    “午餐就不用了。”北川寺摇了摇头,开口道;“秋筱小姐,你在哪里?”

    “我现在正在井上野公园...非常对不起了,北川君,明明知道你有事情要做,还这么麻烦你。”

    秋筱优奈空灵悦耳的声音到最后有些沮丧。

    “没事。我这就过来,你在原地等我。”

    留下这句话后,北川寺将电话挂掉,打开谷歌地图,看了一眼井上野公园的具体位置。

    不得不说,井上野公园距离这里还真不太远,刚好就在禾木公寓附近。

    北川寺将东西收拾好,这才拎着背包离开。

    飞驒家...又重新陷入往常的死寂。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