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二十章.进展(8000字目标达成)

第二百二十章.进展(8000字目标达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唤灵仪式。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一般来说,北川寺是不会主动去做这种游戏的,只有像现在这种特定的时候,才会主动进行这种仪式。

    “喂,我们真要过去吗?”濑树直哉与池上和人看着手机上面的简讯,身子都禁不住地抖了抖。

    简讯上面的内容很简单——

    ‘关于唤灵游戏镜中公寓的举行方法,我还想问你们一下,下课后在校门口等我。’

    备注是大魔王。

    那可是北川大魔王啊!

    “你觉得我们有选择的余地吗?”濑树直哉捂着脸,一副万分无助的样子反问道。

    “”池上和树。

    好吧,他确实欠考虑了。

    因为叫他们的可是那个北川大魔王,从一开始其实他们就没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两人对视一眼,深深地叹了口气后,只能暂时认命了。

    事实上,北川大魔王也算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应该更加尊重对方才行,但昨天做梦他们满脑子都是北川寺动不动挥舞着钢管的身影。

    怨灵的哀嚎声以及惨死状,让他们现在都感到浑身发寒。

    他们甚至觉得自己面对北川寺已经开始有些心理阴影了。

    下午的课程过去的很快。

    毕竟京北高中也下午也就两课时的课程。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却从来没有如此期望过课程过得慢一点。

    但不管他们再怎么祈祷,该会到来的时间还会到来的。

    “北川大哥!”

    他们远远地就看见站在校门口拎着包的北川寺,随后佯装成高兴的模样跑过去。

    其实他们是故意拖慢脚步,想看看北川寺是否会一个人先回家。

    但很明显,他们最后的侥幸也落空了。

    “有没有让你久等啊,北川大哥。”池上和树开口紧张地问道。

    北川寺摇头回答道:“我也是刚到。”

    接着他又说道:

    “走吧。”

    说着,北川寺转身向外走去。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见状也赶忙跟了上去。

    按照‘镜中公寓’中怪谈的要求,必须要找到废弃的公寓楼才行,但所幸的是昨天那个长屋公寓用得上,因此北川寺也不用费心费力去找什么废弃公寓楼了。

    三人搭上了去台东区的电车,在电车上,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问道:“北川大哥是想知道关于镜中公寓唤灵游戏的具体实施方法,对吧?”

    “不错,这也是我叫你们过来的原因。”

    “那既然这样,我们俩也就不用去了吧?我和直哉还有些事情。”池上和树干咳两声,将目光心虚地移开道:“濑树和我完全可以把具体措施告诉您,您自己一个去就可以了。”

    嗯?

    北川寺像是有所反应过来,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头:“你们好像很怕我?”

    听见了这句话,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本能的脸色一变,两个人开始发起抖来,声音更是打着颤。

    “没、没有!完全没有!我们怎么可能害怕如此和蔼可亲的北川大哥呢!?”

    “是吗?”北川寺继续说道:“那既然这样,你们俩就和我再进一趟灵域吧。”

    呃——

    这句话一说出来,濑树直哉他们声音不只是发颤,差点连人都跪下来了。

    “我开玩笑的。”北川寺收回目光。

    且不说没有理由带上濑树直哉他们,就算把他们带上,他们也就只有拖后腿的作用而已。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他一个人前往灵域。

    “只是开玩笑就好。”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差点连心脏都没有蹦出来。

    电车带着心思不同的三人哐啷哐啷地向着台东区驶去。

    过了将近十五分钟,三人到了台东区。

    北川寺没有急着去昨天那个长屋公寓。

    他决定先吃过饭后再去看情况。

    因为按照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的说法,仪式必须要在七八点钟举行才行。

    现在距离七八点还有点时间,倒不如先吃个饭再去。

    三人吃过饭后,夜色也缓慢降临。

    北川寺取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

    现在的时间是七点四十多,从这里走过去并不需要多久时间,应该是符合仪式的举行条件的。

    三个人重新走进长屋。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是有些害怕,紧紧地贴在北川寺身后,生怕从破破烂烂的长屋中扑出什么妖魔鬼怪来。

    相较于他们两人的担惊受怕,北川寺却毫不畏惧地大跨步走在前面。

    三个人找了个空房间,开始布置。

    中间放一面小圆镜,四周零零散散分布着蜡烛。

    白花花蜡烛摇晃的烛火带着莫名的森然与诡异感。

    “接下来,北川大哥再坐下,去看镜子,就可以看见镜子里面另外的世界了昨天我们也就是这样,突然一下子就进去了。”

    濑树直哉站在北川寺身后尽可能简单地说明道。

    北川寺听完后,二话不说直接坐在木质地板上。

    黑色的双眼向镜中缓缓看去。

    空气中似乎发出了什么异响声,好似一楼底下有人正踩断了枯枝,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身子一颤。

    他们莫名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转冷了。

    阴冷的氛围在四周传播。

    北川寺终于完全对上了镜子。

    镜子之中——

    北川寺正冷眼看着镜外的自己。

    空气似乎重归于寂静,诡异的氛围也如潮水一般的褪去。

    北川寺的双眼缠绕上死气,他没看见任何怨念存在。

    好似这个公寓就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废弃公寓。

    “吃过一次亏,就不肯再上一次当了么?”

    北川寺从地上站起来,心中没有多少意外之感。

    双方充满对比性。

    这次灵域虽说进入失败了,但这从侧面也说明了,灵域之中的东西还是惧怕着他,不然根本就不用躲避着他。

    而且说不定灵域一次性能容纳下的生者也是有讲究的。

    北川寺默默地思索着各种可能性,一时间没去搭理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

    另一边的濑树直哉与池上和树却是缩成一团取暖。

    灵域进入失败了。

    这不在北川寺的预料之外。

    毕竟不能让所有事情都顺顺利利的进行。

    像这种调查中的小插曲也是很正常的。

    但若是不能进入灵域调查,那又如何能查到当初在中之条町发生过什么呢?

    北川寺想到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定能给自己一些答案,或者启发。

    思考到这里,北川寺停下脚步,看着身前的建筑。

    这是一家以藏蓝色布料作为挂帘的居酒屋,外面还挂着小红灯笼,显出一派活泼的感觉。

    北川寺二话不说钻进挂帘中,进入居酒屋。

    这家居酒屋与大部分居酒屋并无多大差别。

    从北川寺这里开始,桐油木过道向前延伸而去,穿着黑色料理服的中年店主站在料理台忙活着。

    在桐油木过道的两边,则是是分开好的榻榻米。榻榻米之上放着小桌子,客人们就这样坐在由矮隔墙分割开的小格子榻榻米上。

    在这些墙壁之上,还贴有彩纸以及菜单名目。

    几个穿着藏蓝色工作服的服务员负责上菜以及撤盘子,现在正忙得热火朝天。

    晚上点钟,现在正是客流量的高峰期。

    在东京这个大城市中生活,人总是会积累着各种压力,当然也就有很多人选择喝酒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这不是北川寺第一次来居酒屋了,但像现在这种热火朝天的情况,北川寺倒还是第一次看见。

    他要找的人——

    “北川小子。”

    坐在一个角落的岗野良子对他招了招手。

    说实话,像她这种单人女性来到居酒屋还是很少见的,岗野良子还是个美人,想来在这种晚上有很多人会过来搭讪。

    岗野良子面前的小圆桌上面放着清酒瓶,旁边还有小小的酒盏。

    除开喝酒,她面前还摆着一些鸡肉烧烤串,想来是下酒菜之用。

    北川寺落座而下,将书包放在一边。

    “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岗野良子拈起一根鸡肉烧烤串,一边吃一边说道:“别打扰到了我喝酒。”

    对于这个女人来讲,烟酒这两项她似乎根本就戒不掉了。

    北川寺倒没有对她爱好指指点点的想法,他直截了当地询问道:

    “我想问问良子你中之条町那边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一些奇怪的案件。”

    “中之条町?群马县中之条町啊”

    岗野良子喝了一口酒,眸子中却没有因为清酒而染上半分醉意,反而越发闪亮:“如果你是想问我这个问题的话,我只能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毕竟群马县中之条町那边不归我管”

    “是吗?”

    听了这句话,北川寺站了起来提起书包:“那么我告辞了。”

    嗯?!!!

    岗野良子嘴巴张了张,随即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你这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臭小子!我话还没说完呢!”

    “你不是说了吗?那边不归你管辖,你也不清楚那边的具体情况。”

    北川寺理所当然地反问。

    “话是这么说。”岗野良子撇撇嘴,最后一口将手中的清酒喝干净,还是有些不太爽地说道:“虽然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在群马县那边有认识的前辈!而且就算没有前辈,我也可以查看那边的卷宗。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吗?”

    北川寺又重新坐下来了。

    他那种样子看得岗野良子忍不住牙痒痒,想吐槽他一些话,但又想到平时受到他太多关照,于是又将埋怨给压进心底。

    “总之我先帮你问一下吧,你说的那个‘奇怪的案件’有没有特定的条件?”岗野良子往嘴里丢了两粒口香糖,一边咀嚼一边问道。

    “在公寓中发生的灭门案件。”北川寺说道。

    “公寓中发生的灭门案件啊”岗野良子取出手机,手指一划找到上面的一个人名。

    “喂?是飞鸟前辈吗?啊嗯哈哈,这不是很久没打电话问候了嘛。”

    岗野良子熟练地开始寒暄,等聊到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开口问道;“就是说,中之条町市发生过奇怪的案件吗?呃详细的条件就是曾经发生在公寓中的灭门案件。”

    “嗯嗯,麻烦你了,非常感谢——哈哈,等下次我过去找你喝酒。”

    岗野良子打了两声哈哈,将手机挂断。

    她将口香糖吐在餐巾纸中,接着又取一串鸡肉串回答道:“你说的事情我已经给你办妥了,不过北川小子,你怎么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岗野良子可是知道北川寺是怎么样的性格,如果不是涉及到一些超自然事件的话,他基本上是不会主动求到自己。

    “最近有很流行的灵异怪谈游戏,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镜中公寓’”

    面对岗野良子,北川寺没有半分隐瞒的想法,因为对方也算是和自己一条船上的人。对她隐瞒也没有半分好处。

    “综上所述,昨天已经有四个人遭遇到了神隐,长久以往的下去,我估计失踪者会越来越多。”

    “还有这种事情发生?”

    岗野良子有些发愣,接着她三下五除二把所有烤肉串吃掉,又给人打电话了。

    大概的意思是说,封锁关于‘镜中公寓’这一怪谈游戏在网络上流传的途径,把网络上那些帖子都全部清理干净。

    等岗野良子挂断电话,北川寺才抬起头问道:“没关系吗?”

    “什么有没有关系?”岗野良子擦了擦嘴巴。

    “直接就动用人力物力去做这种事情,没关系吗?”

    “哼!这是老娘对你的信任!”

    岗野良子撇了撇嘴:“尽管你这个家伙看上去很臭屁,也完全不听姐姐的话,但是和你合作这么多次,我也算弄明白你这个小子的尿性了。”

    是的,北川寺虽说性格不太好,但从本质上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青年,岗野良子嘴巴上不说,其实还是很中意他不喜欢言语,只注重行动的性格的。

    这些话按照岗野良子的性格,当然不可能当着北川寺的面说出来,可用这种隐晦的表达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嗯。”北川寺重新提起书包肩带:“明天若是有消息的话,我还是会过来找你的。”

    “行,你这种高中生还是赶紧滚回家睡觉吧,到时候我通知你。”

    岗野良子好笑地摆摆手。

    两人的默契——

    早就已经无需用语言表达。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9...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