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十九章.狗粮与怪谈(4000字)

第二百十九章.狗粮与怪谈(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操练过中花后,北川寺在家中难得又下厨一次,接着便与北川绘里前往京北了。https://

    上午的课程对北川寺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难度,在这种状态下,北川寺一个上午就在半放水半思考‘镜中公寓’怪谈的时间中过去了。

    中午午休,北川寺坐在座位上,取出便当与手机。

    他在神谷未来有些诧异的目光下,左手握住手机,似乎在编辑些什么发出去。右手则在动手解开便当布。

    难以想象,一向做事专心的北川寺居然会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神谷未来取出两个小面包与一瓶牛奶,接着把板凳搬到北川寺旁边,好奇地问道:“寺君,你在干什么?”

    北川寺手指一顿,目光斜过来回答道:“发一些消息。”

    “发消息?”

    神谷未来穿着春季灰色长袖制服的身子勉强地向前靠了靠,大眼睛这才看见北川寺略微倾斜过来的手机屏幕上面的内容。

    在一片朴素的黑色背景色下,几个简单居中的大字。

    ‘都市怪谈事务所’。

    粗略的看过去,在底下还有细致的分类,上面还有一些灵异照片与视频。

    “都市怪谈事务所?!”

    神谷未来捂住小嘴巴,语气之中有些诧异:“寺、寺君是这个主页的博主吗?”

    “已经经营两个多月了吧。”北川寺手指不停,编辑着信息。

    神谷未来对于北川寺这个回答倒是露出没有多意外的表情。

    毕竟‘都市怪谈事务所’这个论坛也就才存在两个月。

    她之所以知道得如此清楚,是因为她以前也是一个喜欢逛这个主页的粉丝,更是喜欢博主以简陋设施拍摄出灵异怪谈照片那种逼真效果的感觉。

    最近因为被北川寺当工具人咳咳,当朋友,所以已经将近一两个月没有上论坛看了。

    此时见到这熟悉的论坛页面,以及北川寺标准的博主操作面板,她自然有些小小的激动。

    总觉得北川寺又一个小秘密被自己知道了。

    “寺君就这样直接展示出去真没有问题吗?”神谷未来撕开面包的包装,小声地问道。

    “没几个人会相信的,就算有人相信,他们也就只是被人当做一般的狂热粉丝而已。”

    北川寺冷淡的话语让神谷未来的面色也是一滞。

    也对,谁又能想到北川寺把真实除灵经历拿出来制成相册集?还制作成小视频。

    这还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思维盲区。

    北川寺停下编辑的手指,将公告发出。

    寺君到底在干嘛?

    神谷未来小小地咬了一口面包,回过身将自己放在书包里面的手机取了出来,打开了时隔两个月没有打开的都市怪谈事务所的网页。

    在原本居中标题的底下,又被北川寺开了一个小标题。

    ‘最近正在进行对时下火热唤灵游戏镜中公寓的调查,倘若有人知道具体消息的话,请戳我的私信箱。’

    简洁得有些过了头的公告,正体现出北川寺的性格。

    “‘镜中公寓’这个游戏?”神谷未来捏着牛奶盒深深地吸了一口,黑色的大眼睛抬起来,语气有点意外:“寺君最近在意这个怪谈游戏吗?关于群马县的?”

    “你知道这个游戏发源于群马县?”北川寺吃了一口饭,心中对神谷未来迅速的反应感到诧异。

    若没有进行过系统性的调查,应该是不知道‘镜中公寓’这个唤灵游戏出自群马县的才对。

    毕竟千叶萤建立的文件夹都是一两个星期之前。

    “唔因为有备无患嘛。”神谷未来雪白修长的手指轻轻地点了点桌子,樱粉的嘴唇扬起一抹笑容来:“寺君有时候也会说我――让我不要熬夜调查关于这些东西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浪费寺君的死气,于是就当培养一个小习惯一样”

    “周边如果有人提起过时下火热的灵异怪谈游戏,我都会过去询问,接着利用平时的时间去稍微调查调查。”

    神谷未来又撕开了一个小面包的包装:“‘镜中公寓’这个灵异怪谈游戏恰好就在我最近调查的范围内。”

    “劳烦你费心了,未来。”北川寺没有想到神谷未来还在背后为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他当即目光直视,语气诚恳地道谢:“谢谢你。”

    语气依旧硬邦邦的,但已经与北川寺有过多次合作的神谷未来却能敏锐地察觉到他声音中的感谢。

    咳咳――

    神谷未来佯装干咳来掩饰自己止不住上挑的嘴角,看着北川寺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又想逗逗他,于是说道:“寺君,这一次的调查可是有偿的。”

    “可以理解。”北川寺点头。

    再怎么说也不能让神谷未来打白工,北川寺沉吟一声,反问道:“你要多少?”

    啊?

    神谷未来抓了抓脑袋,不明白北川寺在说些什么。

    “我问,神谷你要多少。”

    “什么多少?”神谷未来张了张嘴,接着又紧紧地闭上,随后像是懂了北川寺的意思,又好气又好笑地说道:“我才不要寺君你的钱!”

    我都说了好多遍了!

    神谷未来有点绝望。

    为什么北川寺总是会往钱财这个方面去想。

    “那你想要什么?”北川寺又问道。

    “寺君,你太正经了。”

    神谷未来叹息一声,二话不说就把自己一直以来用着的小本子取出来塞进北川寺的桌洞里面。

    做完这些事情后,神谷未来才扬了扬手中吃了一半的小面包,无可奈何地说道:“其实我就是想让寺君分我一点便当而已,我今天起床有些晚了,没来得及做便当。”

    “我给你的钱可以让你买好几个这种便当。”北川寺皱了皱眉,还是无法理解神谷未来的用意。

    这确实是实话,但并不是神谷未来想听的话。

    她想听的是北川寺说出来的情话,而不是这种大实话!

    神谷未来气得有些想要跺脚,她干脆地把北川寺手中的便当一把夺过,嘴里面叫嚷着:

    “反正寺君你给我吃就好了!”

    她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让北川寺多看了她两眼,理所当然地明白了什么:

    “你原来这么饿啊,神谷,倒是我欠考虑了。那一盒你都可以解决掉,不用给我留。”

    “”神谷未来沉默了。

    她手中的饭盒是北川寺的饭盒。

    北川寺的饭盒是加长加深型号的饭盒,这一顿便当顶得上她吃四五顿了。

    最关键的是――

    如果现在吃了,北川寺会不会觉得自己平常都吃这么多?

    这微妙的少女心思让神谷未来有些悲从心来的感觉。

    于是神谷未来面色一沉,将便当盒又塞了回去:“我不吃了!”

    本来她还想着说不定能间接接吻满足一下自己莫名的心理。

    结果现在吃也不是人,不吃也不是人。

    有时候,神谷未来都在思考北川寺是不是故意的,比方说这种直男模样是他假装出来的,为的是把自己当作工具人用。

    可一看见北川寺丝毫不动摇的眼神与脸色,她的小心脏又软化了――寺君怎么可能是那种人呢?

    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你不是很饿吗?”北川寺重新接过便当盒。

    “寺君看起来更饿。”神谷未来勉强找了个理由,脸色有点泛红,拿起自己的小面包慢慢啃。

    “便当不是报酬吗?”北川寺又问。

    “我只是开玩笑啦!”神谷未来脸更红了,硬着脖子争论道。

    “刚才你还抢便当盒”北川寺在这个问题上有种不依不饶的执拗。

    神谷未来恼羞成怒地叫了一声:“寺君!!!”

    “嗯。”

    见神谷未来似乎真有些生气的样子,北川寺重新恢复面无表情,将便当盒扒拉下来,用筷子开始划拉着白花花的米饭。

    这样就够了。

    神谷未来咬了一口面包,一边小口小口地咀嚼着,一边侧着脑袋看着北川寺。

    其实不管是想吃,还是不想吃,甚至去调查她都只是想拉近自己与北川寺的距离而已。

    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神谷未来现在的心情还算不错,但仅仅是还算不错,毕竟她没有吃到便当。

    她又想去埋头咬小面包。

    接着――

    有东西停在自己身边。

    便当盖上面覆着一层白花花的米饭,上面是粘稠散发出香味的鸡块香菇咖喱酱汁,在咖喱酱汁边上,摆着几道小巧精致的配菜。

    神谷未来眨了眨眼睛。

    “我估计你吃不完那么多,就划了三分之一给你。”

    北川寺冷淡的声音传过来。

    这个人总是这样。

    神谷小姐原本沉寂下来的心情又跳跃起来,她的心情值上扬了一百个百分点。

    “嗯!”神谷未来点点头。

    北川寺看着眉开眼笑的神谷未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幸好他的勺子还没有用过,直接给神谷未来用,也免得闹出什么‘间接性接吻’的笑话来。

    毕竟神谷未来也是个女孩子,和一个男生共用餐具,怎么想她都会不太好意思的吧?

    北川寺将空荡荡的便当盒放在另一边,接着抽出了神谷未来的调查。

    粉色的记事本上还留有之前关于三木人偶工厂以及中花的调查,北川寺手下再翻,目光停留在后面几页。

    唤灵游戏镜中公寓的调查。

    神谷未来倒是与北川寺分析的差不多,她也认为网络上到处流传的谣言是有缺失的。

    只不过她并没有去过灵域,因此,她的调查也是从现实着手的。

    关于群马县甚至群马县那一带的灭门惨案的调查。

    近年来发生在‘公寓’‘灭门’‘幸存者只有父亲’‘被通缉的杀人犯’这几个限定条件的新闻是在群马县周边的中之条町发生的。

    北川寺继续看去。

    只见神谷未来在最下面细心地标注了一行字迹:具体的地点暂时不明,但只要前去实地调查,就应该能从本地人的口中打听出来当时的具体情况。

    果然不愧是民俗学者的女儿,不管什么时候都在想着实地考察。

    另外的,神谷未来还在最下面写上了最新打调查到的怪谈版本。

    大部分人都认为突然闯入的杀人鬼是凶手,但其实有人不这么认为。

    和睦的家人只是假象,其实表面温文尔雅,对外卓越的父亲才是真正的杀人鬼。

    这一家人的电视机声音总是放得很大,但只要细细地听过去,似乎能够听见隔壁男人打骂母女的声音。

    为什么电视机总是有杂音?为什么明明坏了那么久电视还不去修?为什么电视机的声音总是开那么大?为什么警察调查现场后没有发现杀人鬼前往何处?

    这一切都是为了掩饰父亲是杀人鬼这一点的重要原因。

    相较于千叶萤调查的那个版本的怪谈,这个版本的怪谈更多的是讲究阴谋论三字。

    和蔼可亲的父亲是幕后的凶手,受害者是小女孩与其母亲。

    但不得不说,这一阴谋论添加到这个怪谈中,确实补充了许多疑点,增加了不少的真实性。

    比方说父亲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杀人鬼,他杀掉母女后只要对自己进行自残,等邻居来救援就可以了。

    但就算是这样,神谷未来却依旧在底下写上了用括号标准了一句话――

    ‘真实性待定’。

    是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对一些不是明面上的资料线索保持怀疑。

    在这一点上,神谷未来远比一般人要做的出色许多。

    毕竟这只不过是在网络上发现的其他版本的怪谈而已。

    这份资料,就完整度来说,足以与千叶萤那边的资料相互印证。

    最关键的是,神谷未来调查到了具体的地点。

    在群马县的中之条町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又是什么样的情况,导致当年灭门案的发生呢?

    这一切全部都潜伏在底下,等待北川寺去挖掘。

    只不过――

    “下午的时候就要找到濑树直哉他们三个人询问唤灵游戏具体举行的形式了。”

    北川寺目光闪烁,喃喃自语道。

    不错!在那之前,再去一次灵域,肯定会有别的发现!

    总不能怨灵不让他进入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