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十五章.镜中有...?(4000字!)

第二百十五章.镜中有...?(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十五章.镜中有...?有一说一。

    神谷未来这个小女生除了性子古灵精怪外,其他的不管那一项都在标准线之上。

    长相俏丽可爱,遇事沉着冷静,逢人也足够开朗,头脑也足够聪明。

    除开有时候确实很脱线,会闹出一些啼笑皆非的事情外,这个小女生性格还是不坏的。

    因此北川寺觉得自己这个评价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随后才眉头一皱,目光奇怪地抬起。

    神谷治与神谷千寻的脸上挂着古怪的神情。

    嗯?

    难不成是不满意自己对他们女儿的评价吗?

    北川寺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说的有些过了。

    神谷未来毕竟是这两位引以自豪的女儿,只是一个‘还不错’的评价,肯定是不会让他们两位满意的。

    他思索片刻,刚要开口——

    “寺君你刚才说什么?”神谷千寻开口了,目光竟然有些

    有些惊喜地看着北川寺?

    北川寺狐疑地看着神谷千寻。

    这又是什么个态度?

    但自己也没说错话吧?北川寺思考停滞了一瞬,接着才开口道:

    “我说,未来是个不错的女生。”

    “治,我没听错吧?”神谷千寻不敢相信地侧过脸看向神谷治。

    神谷治像是没体会过自己妻子如此灼热的目光,微微地偏过脑袋道:“应该没听错吧。”

    得到丈夫确认后,神谷千寻才咽了咽口水,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竟然还有觉得未来不错的男生。”

    “神谷伯母,你这就未免有些失礼了。”北川寺及时开口道。

    他也有点莫名其妙的了。

    他这个朋友倒是变成维护神谷未来的人,而神谷千寻这个母亲则像是刻意过来找茬的。

    “啊,抱歉抱歉,寺君现在还不知道吧?”神谷千寻干咳两声:“未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

    就在这时,神谷未来的声音响起,她穿着粉丝兔子拖鞋从厨房走出,同时说道:“茶水来了。”

    神谷千寻眼珠一转,竟是毫不生涩地转口道:“未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可一直都很受欢迎的。”

    唔?

    神谷未来刚把茶水端过来就听见自己母亲在夸自己,只觉得心底有点莫名其妙。

    她再次落座。

    可就在神谷未来刚坐下的那个瞬间,神谷千寻又开口道:“未来啊说起来家里味霖还有盐不够了,能麻烦你跑腿一趟吗?”

    “我怎么感觉你在刻意把我往外面支?”椅子都还没坐热乎的神谷未来眼中的怀疑越来越重。

    神谷千寻不在意地回答道:“不相信的话,未来你也可以去看看。”

    哗啦——

    神谷未来站起来,二话不说走向厨房。

    果不其然,味霖和盐盒都空荡荡的。

    “最近我们家吃盐有这么严重吗?”神谷未来不由得嘀咕道。

    另一边,北川寺则是眯起双眼,看见了神谷千寻手底下捏着的味霖瓶子与盐袋。

    这位母亲似乎早就准备好了一切,安排着自己的女儿往下跳。

    “那我出门一趟。”

    伴随着咔擦关门的声音,神谷未来离开了。

    她那副被自家母亲安排得明明白白,但还不自知的模样,让人看见就觉得心疼。

    可这是别人的家事,神谷未来也是神谷千寻的女儿,因此北川寺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直到这个时候,神谷千寻才继续道:“不瞒寺君说,我和治以前带过未来去检查过性取向,好在医生说这孩子一切正常,我们也才勉强放心。”

    “”北川寺。

    这应该不是能够随便告诉外人的话题吧?家丑还不可外扬吧?

    像北川绘里在家中的那副咸蛋模样不也只有他北川寺一个人知道吗?

    北川寺捏着下巴,心中默默地想到,可他却没有打断神谷千寻,由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正如寺君你所见到的那样,未来其实也算是我自豪的女儿了,虽然有时候没那么靠谱,有时候会脱线,但她还是一个好姑娘,你说对不对?”

    “嗯。”北川寺干脆地应了一声后,又觉得越听越不对味。

    北川千寻又道:“因为寺君你是她第一个男性朋友,所以我才对你说这么多的,那么能不能麻烦寺君善待未来呢?”

    “我明白了。”北川寺继续答应。

    虽说对方的说法有些古怪,可还是为神谷未来考虑的,且他也受到神谷未来不少的照顾。

    那么善待神谷未来也是应该的。

    “那就好。”神谷千寻满意了。

    好不容易才来一个让神谷未来在意的男生,她又怎么可能去阻止呢?相反,她还要奋力去促进北川寺与神谷未来的关系。

    没看见一向正经的神谷治都默认她的行为了吗?

    神谷千寻是一个憋着小主意的女生,这一点与神谷未来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神谷治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等到她说完后才冷淡地说道:

    “千寻,你去做饭吧,我还有些话要和寺君说。”

    “也好。”神谷千寻左看一眼北川寺,右看一眼神谷治,满意点头后才提着味霖与盐袋走向厨房。

    等到神谷千寻彻底离开后,神谷治才说道:“你好,寺君,我是神谷治。”

    他们俩这才正式进行自我介绍。

    北川寺见状,也是面无表情地介绍道:“你好,我是北川寺。”

    两个人说完这句话后就沉默了。

    神谷治坐得背脊笔直,北川寺也透着一股安稳如山的气势。

    两人沉默着,互相对视着。

    仿佛在空气中有一道道无形的讯息在交流着一样。

    过了半晌——

    “嗯。”

    神谷治突然对北川寺点点头。

    “嗯。”

    北川寺也对神谷治的意见表示同意。

    两个人达成了某种共识。

    事实上在那之后,神谷千寻与神谷未来本来还打算留北川寺吃饭的,北川寺却是委婉谢绝,并且将一个巫毒娃娃留给了神谷未来。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降临了。

    他在神谷家待了大概有三个多小时,这三个小时中,不仅要应付神谷未来,同样还要应付神谷未来的母亲。

    这一大一小的磨人程度重叠起来绝对不是简单的1+1=?的数学题。

    至少北川寺暂时觉得还是别再去神谷家做客比较好。

    “还是快点回家吧。”

    北川寺向前一步一步走去,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

    手机响了。

    联络人不是北川绘里,也不是中嶋実花,而是数天未见的千叶萤。

    她找自己又有什么事情?

    北川寺接通电话:“喂?”

    他的话语刚一落下,千叶萤急切的声音也从电话另一边传了过来。

    “喂?是北川前辈吗?!”

    “是我,有什么事吗?”

    这还是第一次千叶萤以如此慌乱的语调说话,平时的知性美直接被现在的千叶萤丢到不知道哪儿去了,她强行压下心中的无助,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有事情想要拜托寺君。”

    “什么事?”北川寺脚下一停。

    “找到我妹妹千叶仓。”

    千叶仓?

    北川寺眉毛一挑:“你先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不要慌张。”

    不错,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慌乱也于事无补,倒不如理清楚思路,将他需要的情报告诉他。

    那边沉默了大约三分钟,重拾心情的千叶萤说道:“谢谢你,北川前辈”

    “把事情说清楚吧。”

    感受着那边不管天塌下来都依旧冷静理智的声音,这边的千叶萤也安心了许多:“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在京北学校,最近除了火热的茨城县精神病院藏尸案件,其实还有一个怪谈也在缓慢地占领学生课余话题时间。

    这个怪谈便是时下火热的唤灵游戏‘镜中公寓’。

    据说只要在一座废弃公寓中摆上一面镜子,点燃十根蜡烛,接着在夜晚七点到八点的时间中围绕着镜子而坐,就会看见镜子中的另一个世界。

    游戏人数不限,就算一个人也能完成。

    事情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

    因为临近毕业季,原高三学生们就想在离开京北前去寻找一次刺激,所以就号召起去玩这个名叫做‘镜中公寓’的游戏。

    由于涉及‘灵异’‘怪谈’这两个词语,因此千叶萤也有些上心。

    她的妹妹千叶仓更是为了保护学生们的安全,亲自跟着那群学生去了唤灵游戏的地点。

    期间千叶仓与千叶萤一直保持着联络。

    但就在唤灵仪式进行中,千叶萤与千叶仓的联络就突然断掉了,再拨打过去的时候则发现对方在圈外,无法接收到信号。

    这一下子就急坏了千叶萤。

    按道理来说,遇见一般怨灵,千叶仓还是有还手的机会的,毕竟她也身负能力。

    可现在连千叶仓都失去了联络。

    整件事情也就可想而知了。

    他们必定是遇上了真正的怪谈,因而被神隐了。

    “镜中公寓”已经上了电车的北川寺挂掉电话,目光投向深沉的夜空。

    他今天刚回来东京,结果就闹出这回事。

    这里还真就不得不说上一句——人类折腾作死的能力是永无止境的。

    “算了。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要去看看情况。”

    北川寺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另一边,静静地等待着电车到站。

    目的地在台东区上野的一处废弃不过三年的两层庄园式老旧公寓,据说是因为房东手上没有余钱对破旧公寓进行其他改造,又舍不得卖出地皮,于是就只能闲置在原地长草。

    结果这些家伙一过去就闹出这种事情。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北川寺看了一眼千叶萤分享的定位。

    这是一座老旧的日式长屋,瓦片坡屋顶。在白底泛黑的墙壁上,黏着着枯萎的爬山虎。

    这个地方看上去就是一处荒无人烟之地,亏那些学生还敢过来玩唤灵游戏。

    北川寺二话不说地走了过去。

    死气悄无声息地覆盖上黑色双瞳。

    在死气的视角下,北川寺暂时没有看出这座公寓究竟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

    至少怨念一丝一毫都没有泄露而出。

    “也就是说,房子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在于唤灵游戏么?”

    北川寺思考着走进小院子。

    院内还有一棵歪脖子老树,枝丫狰狞,夜晚看过去有一种深深的诡异之感。

    要是说曾经有人吊死在这棵歪脖子老树之上或许都有人会相信的。

    “可这上面却没有怨念。”北川寺看了一眼歪脖子老树就收回了目光。

    玄关处大门敞开,地面上还留着脚印。

    想必这就是那些学生前来时留下的脚印吧。

    北川寺不动声色向内一步一步走去。

    走过玄关,身前是一条横贯左右的长廊。

    左边看上去完全被厨房、厕所给占领了,在右边则是租客租用的和式房间。

    别看这长屋外表古朴,但其实里面什么都有。

    厨房和厕所北川寺相信那些玩唤灵游戏的人应该是不会去的,毕竟那边洋溢着一股刺鼻的臭味,是个人都避犹不及。

    他迅速检查了破破烂烂的长屋一楼,并没有发现蜡烛与镜子这些东西后,径直通过右边的楼梯走上二楼。

    一上二楼,视野就狭窄了许多。

    这或许也是这座长屋受人诟病而废弃下去的主要原因吧。

    北川寺一上楼就闻到空气中蜡烛燃烧的气味。

    他脚下一动,按照气味的指示,瞬间来到最里面的房间。

    哗啦——

    破旧不堪的拉门被北川寺拉开,在木制地板上,正放置着一面小圆镜。

    周围零零散散地摆着十支蜡烛。

    这个房间里面也分布着与一楼玄关处一模一样的脚印,想必这里就是唤灵游戏的举办地点了。

    可房间里面的人却消失不见了。

    全部都消失不见了。

    是的,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感觉就好像是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玩游戏的学生们连地上这些东西都来不及收拾就消失不见了。

    “嗯”

    北川寺眸光中死气闪烁。

    在死气的视野下,他绕开地面上摆放着的圆镜,来到最里面,这座长屋自带的等身镜面前。

    北川寺的脸倒映摇曳着的烛火。

    在镜子中,他的脸呈青白之色。

    猩红可怖的嘴巴撕裂。

    对着镜外北川寺的脑袋——

    咬了下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