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十三章.北川绘里与中嶋実花(4000字)

第二百十三章.北川绘里与中嶋実花(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十三章.北川绘里与中嶋実花只不过北川绘里得意洋洋的表情并没有维持很久就压抑下去了,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大于死。

    一边的大友爱眼尖地看见了她表情的变化,有些奇怪“绘里,你不是不担心寺哥吗?”

    说到底还是兄妹,前面说着不担心,但现在看起来,北川绘里还是会担心北川寺的。

    大友爱这么想着,随后就听见北川绘里哭丧的声音“寺哥让我不要频繁叫未来姐来我家的可是到现在我们已经叫了四五次未来姐来我家了,这下惨了,我一定会被寺哥揍一顿的。”

    “你就担心这个?”大友爱嘴巴剧烈抽搐着。

    “那不然还担心什么?”北川绘里有理有据地反问道。

    这过于理直气壮的态度,使得包括大友爱的四人一瞬间都有些语塞。

    寺哥被卷入地下室藏尸案中北川绘里不担心,发生枪击事件北川绘里不担心,北川绘里只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揍——

    这未免也太咸蛋了吧?

    佐仓澪她们也是面面相觑

    “当绘里的哥哥,是需要一颗强大一点的心脏的,不然感觉有一天会被她气死。”

    樱井纱希喃喃自语着。

    而对于樱井纱希的说法,其余的三人也是十分认可地点了点头。

    只剩下北川绘里长吁短叹,表示前途渺茫。

    现在暂时不管这个咸蛋妹妹,画面转向另一边。

    京北高中,理事长室。

    “那北川的事情就麻烦山崎理事长了。”

    岗野良子客气地感谢道。

    “不用不用,本校学生协助警方帮忙导致没能及时上课也是能够理解的突发事件嘛,岗野女士慢走。”山崎理事长和和气气地说道。

    两个人互相道别后,岗野良子从校长室出来。

    校长室外,北川寺正把玩着手机,一见岗野良子从校长室出来就收起手机,斜视了她一眼“这次事情还是麻烦你了。”

    岗野良子一听这句话,禁不住咧了咧嘴“北川小子,你叫我办的事情就是这个?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把你当什么人?

    北川寺摸了摸下巴,对岗野良子这种要怒不怒的态度却不以为然。

    要是岗野良子不过来给自己说好话,自己又无端旷课这么久,说不定真有机会与北川绘里再读一次高二了。

    北川寺心里面是这么想,但表面上还是声音毫无波动地感谢道“谢了,良子。”

    啧

    岗野良子禁不住抓了抓自己的脑袋。

    北川寺油盐不进的态度让她心情格外不爽,但很快岗野良子又想到了一件事,她脸上挂着神秘莫测的笑容靠近北川寺

    “说起来京北好像也要进行第一次小测试了吧?北川,你这么久没学习真的没事吗?”

    “没事。”北川寺目不斜视地回答道。

    对于北川寺的回答,岗野良子却是不太在意,权当北川寺是在逞强了。

    这也对嘛,世界上那有平时不认真学习也能考出高分的学生呢?

    北川寺把岗野良子的表情浮动尽收眼底。

    他也懒得反驳,毕竟反驳岗野良子也没多大用处。

    反正到时考出自己理想水平就可以了。

    这五天过来,北川寺也不是一件事都没有做成。

    他先是协助警察挖出了不少关于第二精神病院的黑料,接着又进行了审讯、口供那一套环节,录音也在这个环节中被证实有证据参考的价值。

    在那之后,平坂一郎又特意为他转了一百五十万,说是实在没想到铃木文竟然是那种人,这些钱就算作北川寺的跑腿费了。

    在收买人心这方面,平坂一郎似乎格外有经验

    在将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部处理掉后,北川寺中间还抽空看了一趟川上鸣海的躺在病床上的母亲。

    那是一位中年模样的妇女,据说是早年劳累过度的原因,所以突发脑溢血压迫到了某些神经,一直躺在医院中昏迷不醒。

    北川寺也是因为使用死气治疗她才花费了这么久的时间。

    但北川寺也说不准川上母亲究竟会不会苏醒。

    或许一直躺在床上,或许会睁开眼睛。但川上母亲睁开眼睛面临着的也是残酷的现实——

    北川寺停下脚步,侧头说道“我去上课了,良子。”

    “啧我都帮你这么大的忙了,结果你这个家伙——算了算了,去吧去吧,省得在这里扎老娘的眼。”岗野良子撇撇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开始赶人了。

    她目送着北川寺转进教学主栋,随即又莫名地好笑摇头“这个时候看过去才会发现北川小子也还只是个高中生啊。”

    岗野良子带着奇怪的心中感叹,一个人慢慢悠悠地离开了京北。

    北川寺回京北了!

    这个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眨眼间就飞遍学园内。

    这也算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典型了。

    但北川寺却不在意这些。

    回到京北的第一件事,北川寺就是找上神谷未来,询问这个女生关于中嶋実花与北川绘里的近况。

    “关于実花姐与绘里妹妹的近况?”神谷未来看着自己日盼夜盼终于回来了的北川寺,撑着下巴歪着头说道“告诉寺君倒是也没关系,只不过这种事情直接去询问本人不是更快吗?而且我也有想问寺君的事情。”

    北川寺坐在座位上,无视从班级各处投来的好奇与畏惧的目光,开口说道“问她们俩也只是浪费时间,两只咸蛋,反正肯定是谎话连篇。”

    作为北川绘里以及中嶋実花的‘临时监护人’北川寺清楚地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有多么不靠谱。

    一大一小的咸蛋,那有什么地方能指望的呢?

    “呃寺君你这面无表情说出挖苦别人话的功夫倒是一点都没有改变。”神谷未来干咳两声“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这几天绘里妹妹与実花姐和往常一样,倒是叫我过去帮忙了四五次。”

    “是吗?”

    这个次数倒是不算过于离谱,毕竟他说是要去两天,结果一甩手就是四五天,只叫神谷未来过去帮忙四五次还是能够理解的。

    这次就不用动手揍这两个咸蛋了,想必她们只是活下来都用尽了全力。

    想到这里,北川寺正襟危坐感谢道“这一次也同样要感谢你了,未来。”

    神谷未来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黑色的大眼睛闪烁着光彩“相比起那个,寺君,今天放学之后你应该有空吧?”

    “嗯。”北川寺应声。

    难不成神谷未来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北川寺不作声,打算听听神谷未来的请求。

    在他的注视下,神谷未来的目光飘忽起来。

    她尽量压低吞吞吐吐的语气,以一种不以为然的态度说道“就是说寺君如果有空的话,今天放学之后要不要来我家玩?”

    嗯?

    北川寺皱起眉,直截了当地说道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

    听了这句话后,神谷未来像是有些认命地开口了“我父母想见寺君一面。”

    说完这句话后,神谷未来还不时地偷瞟北川寺的脸色。

    只是她这种小动作并没有逃过北川寺的双眼,他没有经过多长时间思考,干脆地点头

    “可以。”

    “哎?可以吗?”神谷未来没想到北川寺居然答应地如此爽快。

    “我也早就想拜访二老了。”北川寺简单地说道。

    确实,一直把别人的女儿当工具人用,怎么说也得好好儿去拜访一下,这也算是晚辈对长辈的尊敬。

    “寺君真要去吗?”

    不知为何,北川寺那过于爽快的态度反而让神谷未来不安心了。

    一向古灵精怪的她甚至无法想象出北川寺与自家双亲碰面后的场景。

    果然还是算了吧?

    神谷未来小声地嘀咕着。

    “放学之后我去买伴手礼,神谷叔叔与神谷阿姨喜欢什么礼物?”北川寺问道。

    看来北川寺已经打定主意要去拜访了。

    神谷未来抓了抓脑袋“伴手礼就不用了我爸妈是研究民俗学的,对吃的东西或者用的东西都不太感冒。”

    “对吃的东西或者用的东西都不太感冒”北川寺沉默一瞬。

    若是这样的话,他倒是可以投其所好。

    “嗯,所以就不用寺君专门去挑选礼物了。”

    “未来,放学之后去我家一趟,我取些东西再去拜访。”

    呃——

    看着北川寺的表情,神谷未来也知道这一次就算自己反对也没用了。

    毕竟北川寺一直都是决定什么就必须要去做什么的性格,外人的说法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但寺君又能给老爸老妈带过去什么呢?

    神谷未来俏脸陷入沉思之中。

    要知道,神谷治与神谷千寻的独属收藏室内,可是有着不少各式各样、历史悠久的东西。

    听自己的母亲说,在收藏室内好像还有能够趋吉避祸、祈福驱邪的物品。

    作为一直相信灵异怪谈的神谷未来,当然是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这种或者那种物品的,但神谷治与神谷千寻一直不允许她进入收藏室,所以她也就只能作罢了,毕竟说不定自家父母能在民俗工作中顺利归来,就是因为这些能够趋吉避祸的物品。

    她要是强行闯入其中,不小心弄坏什么东西,反而会给神谷治与神谷千寻带来麻烦。

    ‘只是不知道寺君想带什么上门。’

    想到这里,神谷未来不自觉地侧着头,再次看了一眼北川寺。

    但要是专门处理这方面事情的北川寺的话,拿出来的东西肯定非同一般。

    怀抱着一种小小的期待感,神谷未来迎来了下午的课程。

    放学后——

    懒散地躺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的、看着电视的中嶋実花一见到北川寺就立马跳了起来“北川君?!你回来了?”

    “”

    北川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像是看智障一样看了一眼中嶋実花。

    中嶋実花脸色红了红,明显也察觉到北川寺的目光了,

    这也难怪,北川寺这都已经站在自己身后了,自己还问出多余的话,确实有些犯蠢了。

    但很快中嶋実花就仿佛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尽皆是哭丧之色。

    她也不用北川寺开口,乖乖地走到墙边将藤条取下来,塞进有些莫名其妙的北川寺的手中,委屈万分地说道“北川君下、下手轻一点。我怕疼。”

    “”北川寺。

    中嶋実花这也过于自觉了。

    北川寺手里面捏着藤条,又侧脸看了一眼中嶋実花可怜巴巴的脸色。

    对自家的大小咸蛋感到万分无奈的他将手中的藤条塞回中嶋実花的手中后,自顾自地上楼去了。

    本来还以为自己要被北川寺狠揍一顿的中嶋実花呆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北川君竟然没动手。”

    这实在是太难得了吧?按道理来说,自己叫了四五次神谷未来,北川寺也应该会动手的才对。

    但对方却没这么做。

    中嶋実花乐呵呵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昔日天后巨星的风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殆尽

    画面再转,来到北川寺这一边。

    他自然不可能拿神乐铃那些重要的东西送人。

    北川寺要拿的东西是他上一次的任务奖励,那就是他一直没有机会使用的道具——巫毒娃娃。

    这种巫毒娃娃有替身的作用,对于北川寺也是有帮助的。但想到神谷未来的父母进行民俗学的研究活动,指不定哪天遇见一些无法解决的事情,用上这巫毒娃娃了呢?

    未雨绸缪总是有帮助的。

    且神谷未来算得上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正式交往的朋友,北川寺在这个方面并不打算过于吝惜。

    他沉思一会儿,取出两个以稻草编制的,看上去粗糙无比的稻草人,将其放入木盒当中。

    给自己留下一个巫毒娃娃以作不时之需,另外两个交给神谷未来的父母。

    至于神谷未来的父母究竟能不能看出这两个巫毒娃娃的替身作用

    在这一点上北川寺倒是没多大怀疑的。

    这种灵异世界的民俗学者们,肯定都有保护自己的手段,只是识别一个道具,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要是他们实在不知道,那就由自己主动告诉他们。

    “好,出发。”

    北川寺将木盒放入准备好的纸袋中,迅速下楼离开了。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