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零八章.靠近了真相(8000字达成!)

第二百零八章.靠近了真相(8000字达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零八章.靠近了真相茨城县第二精神病院是拥有户外与室内活动场地的,在与铃木文道别后,北川寺就来到这边观察具体情况。

    毕竟铁锹怨灵出没过的地方也可能不止监控录像那几个地方,他当然要四处探查。

    说不定铁锹怨灵出现的地方都十分有深意呢?

    首先北川寺来到了室内篮球场与羽毛球场等混搭场地。

    从北川寺这里看过去能看见三三两两几个精神病人正在打篮球。

    一般来说,只有一些病情稳定下来的病人才被允许使用这种专门的场地,而且还是要排号的,加上现在正值晚餐时间,这里当然也就没有几个人了。

    北川寺看了两眼后就转身去户外活动场了。

    这里看不见丝毫魂念,估计在户外活动场那边才有线索。

    从室内篮球场走到户外活动场需要走上一条坡道。

    这条坡道细长且呈上坡而去,右边是高耸的冰冷墙壁。

    一想到每天都有病人走在这条似乎看不见头的坡道上,就莫名的有一种整个人都被这些密密麻麻竖起的冰冷医院建筑所吞噬的感觉。

    这里的环境虽说清幽,但未免清幽得过头,使人莫名身上起一层鸡皮疙瘩。

    一步一步,终于走完坡道了。

    户外活动场的景色展现北川寺的视线下。

    在户外活动场透口气的精神病人们现在都没有散去。

    夕阳中,两三成群病人们迷茫的站在泥土地上,仿若活着的尸体地晃动着身体。

    这些病人不时发出两声嗤笑,接着又重复一些毫无意义的动作。

    身上的蓝白条衣服就犹如入殡服,从他们的脸上看不见任何活着的实感。

    据医院内的护士所说,铃木文收留了不少无家可归的精神病流浪汉,而他这一善举也被许多媒体报道。

    只是那与北川寺无关,他的双眸中闪过黑色的气流。

    在死气覆盖的视野下,北川寺能清楚地看见空气中溢散着淡淡魂念。

    似乎是因为时间过去得有些久了,魂念显得十分稀薄。

    北川寺混入精神病患者,遵循着空中溢散的魂念来到某个角落。

    他昂起头,看着这一棵挺拔而起的冷杉树。

    在北川寺脚下,冷杉树的泥土与周围土地的颜色有所不同,似乎是被人翻起过新土一样。

    “就是这里了吧。”北川寺蹲下身子,抚摸着这片泥土地,沉吟一声后,从背包中取出一柄折叠工兵铲。

    毕竟使用兼定所需的死气量实在太过惊人,在一些不用浪费的情况下,北川寺觉得还是节约一些比较好。

    况且工兵铲也没什么不好的,北川寺估摸着附上死气自己抬手一铲子就可以把怨灵的脑袋给拍碎或者削碎。

    一铲。

    又一铲。

    又是一铲。

    北川寺面色平静地向下挖掘着。

    翻新的泥土被不断挖起,逐渐堆成了小坑。

    咔——

    铲子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似乎与什么坚硬的东西碰撞到了一样。

    北川寺精神一振,身子当即一动,将工兵铲放下,用手拨开土块。

    在他的目光下,一块完整的石头出现在他面前。

    这块石头似乎是在讥讽北川寺的无用功一样。

    “白忙活一趟?”

    北川寺喃喃自语一句,随后收起工兵铲随手将土堆填好。

    他目光波动,站在原地思考良久后,又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也不算白忙活一趟吧。”

    在他背后,妖冶的夕阳已经完全沉落,空中泛出一抹寒冷的黛色。

    入夜了——

    深夜九点,茨城县第二精神病院。

    “这个移动耳麦交给北川法师,若是保安在监视室内发现什么其他动静就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保卫科那位可是我们医院里精挑细选出来的,胆子最大的保安,听说这次的事情后,他自告奋勇要来帮忙。”

    铃木文将一个小小的入耳式耳麦交给北川寺。

    “好。”北川寺也不墨迹,毕竟他是收了钱来解决医院内问题的,当然也要解决第二精神病院的事情。

    “北川法师若是实在无聊也可以在病院里面逛一逛当然,深夜逛病院可能会有些可怕就是了。”铃木文笑着打趣了一句。

    “也好,我也能随便看一看。”

    “那就交给胸有成竹的北川法师了!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先离开。”铃木文哈哈一笑。

    北川寺站在铃木文身后不发一言目送他离开。

    等到他差不多脱离视线后,北川寺这才开始在病院中开始晃悠。

    啪嗒啪嗒。

    偌大的医院在这个时候感觉就好像只有北川寺一个人一样,死寂得有些诡异。

    俗话说得好,深夜中的学校与医院是最恐怖的地方。

    学校恐怖在于它处于白天人声鼎沸的地方,夜晚一旦安静下来,便给人一种极大的反差恐怖感。

    而医院之所以恐怖,是因为这个地方本就接近死亡。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医院总有一两个地方安静得让人觉得死寂。而到了晚上,这种恐惧感会放大到极致,那怕你知道病房里面都躺着病人,护士站有护士,也无法压抑住内心中的对黑暗恐惧的情绪。

    无言的恐惧在蔓延,特别是在铁锹男不知何时出现的此刻,就算是北川寺也会觉得——

    百无聊赖。

    他一路走过来,看见得无非是一些病房与被黑暗长廊所笼罩的场景,可这对于经历过无数类似场景的北川寺来说,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有时候病房的玻璃观察窗还会突然窜出一张精神病人苍白的笑脸。

    这笑脸在大晚上看见估计要被吓一跳,但北川寺却毫不在意。

    毕竟笑容是健康的象征。

    北川寺又在医院中晃荡许久,因为他不带电筒就到处走动的举动,不少值班查看情况的护士被他吓得花容失色,有一个差点就现场昏迷过去,这也弄得北川寺不得不取出自己的手电筒,以免怨灵没看见,这座医院又流传出新的深夜怪谈。

    又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北川寺一直戴着的耳麦中突然传出杂音,接着就是男人吞咽口水、结结巴巴的声音“北、北川法师!我、我看见了!人影又出现了,它它就在监视室门外!!!”

    从耳麦中传出的男性声音听起来委屈得就快哭了,根本就匹配不上铃木文对他‘精挑细选、胆子最大’这几个评价。

    “我知道了。”

    北川寺回复一声,脚下一动,直接冲向楼梯口。

    他两步上了十八级阶梯,瞬间冲上最顶层。

    在监视室中的保安员也通过监视器看见了北川寺的动作。

    北川寺夸张的速度让保安员张大了嘴巴,双眼瞪大,嘴唇颤抖,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速度极快的‘北川法师’才是怨灵假扮来干掉自己的。

    事实上北川寺还有所收敛了,用得也才常人三倍速,可就算这样,监视器也只能勉强看出他一个影子。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顶楼。

    一跑出楼梯口,北川寺就看见一道乌黑的身影站在监视室前,似乎正想进入其中。

    “”乌黑的身影突然一个颤抖,脑袋竟然扭过来一百八十度,看向北川寺。

    果然是川上鸣海!

    他穿着已经被染黑的医生服装,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尽皆迷茫,手里提着一柄染满血污的黑色铁锹,看上去狰狞而又恐怖。

    但川上鸣海一看见北川寺,浑身上下竟然诡异地颤动着,凄厉地尖叫一声后瞬间半个身子钻进地面。

    嘭——

    森然的死气萦绕在指间,北川寺脚下一动,冲向对方。

    但最终还是失之毫厘,川上鸣海已经完全潜入地面。

    北川寺望着地面,目光闪烁一会儿后推开监视室的大门。

    一推开监视室大门,里面的‘精挑细选、胆子最大’的保安员半个身子缩在监控桌底下,惊恐地看着他

    “啊啊啊!!!不要!北川法师!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刚才他躲在监控室看见了,北川寺手里面竟然也冒出黑气了。

    难不成真是他的预感成真了,北川寺真是怨灵?

    这么一想,保安员的尖叫声更加大了。

    “”北川寺。

    听见这个熟悉的‘北川法师’,北川寺面无表情的脸上总算是出现了波动,他转头看向这个保安员,心神一动,狰狞可怖的死气附着与脸上,就如同最恐怖的怨灵一般。

    无情且暴虐的气场出现在北川寺身上,他不带眼白的双瞳看向保安员。

    在他这种不带任何人类感情的注视下,保安员指着他,嘴巴极度颤抖着

    “你你”

    在北川寺的注视下,保安员身子一抖,直接被吓晕倒了。

    看着对方晕倒,北川寺也不在意。

    先说明一句,北川寺并不是蓄意报复,他是一个性子平淡的人,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就去报复别人。

    且北川寺做出如此动作,也只是单纯想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如铃木文所说的胆子真那么大。

    现在看来,这个保安员也不过是一个水货。

    北川寺来到监控前,不得不说,第二精神病院的监控录像很齐全。

    从大门口到户外活动室,基本都有监控。

    只不过——

    北川寺翻了一会儿监控记录,细细地看过去,喃喃自语道

    “果然没有。”

    事情已经大体明白了,接下来就是去验证了。

    他当即推开门离开,飞快地下楼。

    北川寺的目的地是一个病房。

    这个病房比起一般病房来说十分特殊,还非常人性化地挂了个姓名牌——

    巧奈的房间。

    他伸出手,还没来得及敲动,病房门就咔擦一声打开了。

    穿着蓝白病号服的七海巧奈探头探脑出来,

    她一看见是北川寺,就禁不住跑过来,小脸上露出一抹兴高采烈的笑容。

    “北川大哥哥,你来了。”

    “嗯。”北川寺冰冷的脸色稍缓,摸了摸七海巧奈的小脑袋“七海有听可怜的话吗?”

    七海巧奈用力地点了点头“嗯!巧奈听了可怜姐姐的,把巧奈知道的很多事情告诉可怜姐姐了。”

    “嗯。”

    “北川大哥哥等一下,我这就把可怜姐姐还给北川大哥哥。”

    她啪嗒啪嗒跑回房间中,抱着一个破烂的小布偶交给北川寺。

    正是西九条可怜。

    只不过这咸蛋善灵似乎还没有睡醒,被七海巧奈交到北川寺手中的时候,还咸鱼翻身的扑腾了一下。

    对此,北川寺的反应很简单,将她塞回领口,离开了七海巧奈的病房。

    翌日清晨,铃木文又招待了北川寺。

    “不愧是北川法师,昨天的监控录像我都看见了,要不是那个铁锹怨灵离开得快,估计早就被北川法师你驱除掉了。”

    铃木文在视频中看见了北川寺指间闪烁着的森然死气,更加确认对方有真材实料,于是他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就算这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总有一次会将铁锹怨灵给解决掉的。

    北川寺却不易以为傲,放走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失职,所以他目光深沉地开口道“希望今晚能成功吧。”

    “其实也不用那么着急的,看北川法师的进度,就算今晚不能解决,多过来几次就能解决了。”铃木文摆了摆手,声音诚恳地说道“说不定以后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希望到时候北川法师对我的请求不要推辞。”

    这种人才,不管是谁都想巴结,毕竟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谁能够咬死自己这辈子遇不上呢?

    而对于铃木文这种说法,北川寺也不在意。

    “等铃木院长挺过这个难关再说吧。”

    接着铃木文又道“北川法师忙碌一个晚上应该辛苦了,不如现在就去休息吧,我让上月主任为你准备了一个安静的病房,今晚估计还要靠你帮忙。”

    “那我就先告辞了。”北川寺拎起背包。

    他的确一个晚上没有合眼,不止是因为怨灵。

    北川寺更是借着这个空档,把整个医院都摸了一遍。

    “若是猜测没错的话,今晚确实能解决所有事。”

    北川寺靠在病床上,心思微微浮动。

    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已经通过西九条可怜全部验证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把那些东西挖掘出来的时候了。

    这么想着,北川寺取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