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零三章.有些人活得太认真了(5000字!)

第二百零三章.有些人活得太认真了(5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零三章.有些人活得太认真了“呼——”吃过早餐的中嶋実花喘了一口气坐在床边。

    北川寺与北川绘里早早地就去上课了。

    暂时找不到事情做的她打算找个时间去医院看看那个女生的情况。

    “不过她在icu病房里面,不知道能不能...”

    icu病房一般来说是不允许探病的,毕竟里面都有许多重症需要观察的患者。

    况且——

    努力一下啊...

    中嶋実花走到桌边,从抽屉里取出一叠用文件夹细心整理好的文件资料。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上面写满了歌词,一些地方还贴着小小的便签,注明了要修改的地方,密密麻麻的红笔画出重要的地方。什么地方用什么感觉唱比较好,都有标注写明。

    这是中嶋実花一直闲置不用的创作本,早期的几页纸都已经有些泛黄了。

    看着自己的创作本,中嶋実花有些怀念。

    那一行行一页页的a3纸注释,以及用订书针订起来的痕迹,让她都有种怀念的感觉。

    那个时候的自己一直都不肯向中嶋家低头,一直都在咬牙前行。

    开始只是做一些关于轻音乐的简单曲子,到后面写歌写词...

    想到这里,中嶋実花从口袋中摸出了北川寺交给她的学生证件,小声地念道:“渡边小百合。”

    女生长得不难看但也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有一种活力十足的感觉。

    对方正处于花样年华时期,却遭到如此大祸。

    中嶋実花叹息一声,还想再继续说什么的时候——

    “我觉得其实与中嶋小姐没有多大关系。”

    又是这种声音?!

    中嶋実花从桌边站起来,看向四周。

    “我在这里,実花姐。”

    在中嶋実花难以置信的目光下,空中涌出金色的气流,逐渐组成了一位齐耳短发的女生形象。

    她侧了侧头:“我是渡边小百合。”

    说着,渡边小百合露出了感谢的笑容:“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実花姐。”

    ......

    午休,京北高中。

    北川寺已经把接下来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渡边小百合暂时作为中嶋実花的伴身灵协助中嶋実花找回她当初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自己则从旁协助纠正。

    至于渡边小百合的爷爷奶奶,北川寺按照她的请求去她那边的短大请了长假,想来出事的事情应该不会传到她远在神奈川县的爷爷奶奶耳中。

    毕竟听北川寺听渡边小百合说过,她家中二老心脏方面都有些问题,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

    “只不过渡边小百合倒是与现在的中嶋実花是完全相反的性格。”

    但北川寺一想到昨天与渡边小百合谈话交易的时候就禁不住摸下巴。

    渡边小百合这个女生乐观得让他觉得有些过分,就算得知她的身体现在躺在重症看护病房里,她也只是惊叫一声:“那我的医药费怎么办啊?本来我上短大就很吃力了,再加上医药费...”

    特别是渡边小百合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只有惊色,但没有愁色。

    而听到中嶋実花会负责的时候,她又神情一动,连惊色都收敛了。

    说实话,北川寺是觉得这个家伙有些过于心大了。

    要知道你现在可还是灵体状态,你就因为些许医药费而安心是不是有点不太妥当?

    不过按照‘有些发生在现实中的事情连都不敢这么写’这个说法,对方如此乐观积极也算是有了一个勉强的借口。

    当提到‘让她从旁协助中嶋実花找回昔日态度’的时候,渡边小百合也满口答应了,并且还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当年也是被実花姐歌声拯救的人,交给我吧。”

    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没有半分掺假,目光深处似乎隐藏了北川寺都没有弄明白的事物。

    对中嶋実花的尊敬,对中嶋実花的向往...

    似乎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塑成的。

    “被歌声拯救...灵体追星?”北川寺念叨着这句话,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摇摇头。

    从渡边小百合的眼中,北川寺只能看见尊重与向往,但却没有粉丝的狂热——

    不管怎么样,中嶋実花那边的进度总算进入正轨了,暂时是不需要他再过多操心,他只需要偶尔徒手爬个八楼溜进去修复渡边小百合的脑部就可以了。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似乎是因为精密的脑部受伤的缘故,所以不能像修复皮外伤那样死气一抹就结束治疗,也需要慢慢磨时间去治疗修复。这个时间需要配合医院的治疗时间,北川寺也不着急。

    且经过北川寺昨天的治疗,说渡边小百合已经脱离危险期了也不为过。

    接下来就要看她们两人之间是否能产生摩擦了。

    北川寺也还算期待,乐观阳光的渡边小百合与中嶋実花能摩擦出怎么样的火花来。

    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打断了北川寺的思考,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手机号。

    平坂一郎?

    茨城县的那个大钱包...会社老板怎么想到给他打电话了?

    北川寺将中嶋実花与渡边小百合的事情放下,接起平坂一郎的电话:“喂?”

    “是北川法师吗?”对方尊重地问道。

    “.....”北川寺。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道:“平坂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啊...实不相瞒,北川法师,这边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处理,呃...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找你当面谈一谈呢?”

    有放松活动了?

    北川寺脸色一动,反问道:“这个周六周日我倒是有时间。”

    千叶萤双腿已经差不多治疗完成了,接下来就要看她自己的复健了,另一边的中嶋実花有渡边小百合看着,北川寺也不着急,毕竟接下来还有半年的时间可以供他挥霍。

    “这个周六...周日...也就是两天后吗?好吧,我明白了,到时候就麻烦北川法师来我这边一趟了,报酬方面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如何?”

    北川法师...

    北川寺面无表情地答应了。

    他挂断电话,将手机放下,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平坂一郎会叫自己帮忙解决的事情一般来说也就只有一种——

    灵异怪谈类的事件。

    这也算是北川寺求之不得的事情了。

    最近照顾中嶋実花让他自己的压力也有点大,且现在也没有不良过来找茬,去茨城县那边放松放松,也是能令人理解的事情。

    北川寺打定了主意,决定周六周日去茨城县一趟。

    ......

    放学后,北川寺回到家中。

    “回来了?”中嶋実花客厅另一边跑了过来,她的面色有些古怪,一见到北川寺就开口道:“那个,你觉得我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

    嗯?

    北川寺正换着拖鞋呢,听了这句话后抬起头看了一眼中嶋実花,冷淡地反问:“中嶋小姐觉得向别人问‘自己是不是不太正常’这件事,算是正常的行为吗?”

    呃——

    中嶋実花被这句话噎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不服气地说道:“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询问你问题!”

    她觉得自己最近肯定是压力太大了,又是出现幻听又是出现幻视。

    “你看见的是不是假的,你听见的是不是假的,你应该有所察觉了才对。中嶋小姐。”

    北川寺换好拖鞋后上楼,同时还不忘对着底下的中嶋実花简洁地回答道。

    “呃...”

    中嶋実花看看已经上楼的北川寺,又看了看身边跟着的渡边小百合,面色极其复杂地说道: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才对...”

    “実花姐,我觉得你差不多该接受这个结果了才对。”

    “...可是...可是可是可是...”中嶋実花支支吾吾地说道:“北川君告诉我你还活着,现在还躺在icu病房里,但你现在都变成灵体了...”

    说到后面,中嶋実花又有些自责了。

    可对比起中嶋実花那副自责的神色,在她身边的渡边小百合则要开朗很多。

    正如前面所说,她是一个乐观到北川寺都觉得恐怖的女生。

    “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我现在都只能待在実花姐你身边。”渡边小百合挂着灿烂不做作的表情看着中嶋実花。

    “...算是吧。”中嶋実花勉强接受了这个结果,也回到自己的房间。

    中嶋実花的房间还是那个样子,简单的桌椅摆设,放置在书桌上的银色轻薄笔记本电脑。

    中嶋実花走进其中,随后扭头看向身后的渡边小百合,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

    但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去做的。

    自己还欠她一个道歉。

    中嶋実花回过头,理正了自己的衣襟,深深地对着渡边小百合正式鞠躬道歉:“对不起,小百合。”

    她向下鞠躬,脑袋也压下,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原谅。

    十秒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

    渡边小百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中嶋実花懵逼地抬起头,看着渡边小百合:

    “小百合...?”

    为什么要笑?

    她有些闹不明白。

    “你的身体还躺在医院里面生死未卜,渡边小姐你为什么还笑得出声?”

    明明情况都已经这么严峻了。

    中嶋実花完全弄不清楚对方的笑点在哪里。

    正当她还想发问的时候,渡边小百合却笑着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况且又不是実花姐开车把我撞进医院的,为什么你要这么自责呢?我觉得这样的実花姐很好笑,所以就笑了。”

    “実花姐好心地帮我垫付医药费用,这已经是尽了普通人最大的帮助了,我为我能遇见実花姐这样的好人露出笑容有什么不对?”

    “这...”中嶋実花有意反驳,但从对方的话语中居然找到任何反驳的地方。

    “而且就只是因为生活上的不幸,我就不能笑了吗?我还活着啊,我的身体还活着,我还在这里,能和実花姐对话,这不就已经够了吗?倒不如说被那么一辆卡车撞到我竟然都还能活下来,这不是最值得庆幸的地方吗?难道我不应该笑吗?”

    “倒不如说,我现在应该要对実花姐说一声谢谢,这两天谢谢実花姐对我伸出援手,至少治疗我的那笔钱我爷爷奶奶是拿不出来的。”

    “......”中嶋実花。

    中嶋実花突然有些无言以对。

    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这个女生都全部往好的地方想。

    在这样的人面前,自己未免也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

    她这一年以来都在游戏人生,根本就没有对生命的敬畏感,所以听见渡边小百合的话,也是大有感触。

    “你还真是一个乐观的人啊...小百合。”

    “认识我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渡边小百合眨了眨眼睛:“实际上以前我也很悲观。但也是那个时候,我在実花姐你的歌曲中得到了跨越低谷的力量。”

    “我这种人那能给别人力量。”

    中嶋実花又好笑又颓丧地说道:“不过我的确非常佩服小百合,你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在这种困境下都还能露出那种笑容,我就做不到了,我已经快是个死人了。”

    她深深地叹息着。

    但谁都没料想到,渡边小百合目光归于平静,她直接开口了:

    “是因为白血病吗?実花姐?”

    注视着中嶋実花惊愕抬起头的表情,渡边小百合继续说道:

    “我在很久之前确实从実花姐你的歌声中获得了力量。”

    人是十分感性的动物。

    有时候只是一部经典的电影、有趣的动画、一句贴心的话语、一首悠然的歌曲便能起到鼓舞别人亦或是让人落泪的作用。

    渡边小百合说的全部都是实话。

    她对中嶋実花只有纯粹的感谢,不止是感谢现在的她,也感谢以前的她。

    在静默的氛围中,渡边小百合缓缓地说道:

    “在我上高中的时候,父母因为施工事故死掉了。実花小姐,你能明白怎样的感觉吗?”

    “我的天塌下来了,父母好友前来拜访的时候都让我坚强,但我却觉得当时挺不过去了。我休学了,一天到晚就躲在被窝里面哭,甚至觉得死掉就一了百了了。”

    “在那个时候陪伴着我的就是実花姐你的歌曲《花之形》,不能说全部靠它我才走出低谷,那太虚假了。可当时那首歌确实给了我力量。”

    渡边小百合笑出了声:“从那之后,只要遇见生活上的苦难我就在想——”

    “再困难的时期也不过那个时候困难了吧?既然那个时候我都挺过来了,那面前的这个坎怎么会跨不过去呢?”

    “我能感觉到実花姐心中的想法,可同样的我也要说一句。”

    渡边小百合目光柔和得包裹住中嶋実花。

    “当一个人产生想死的念头了,那一定是她活得太认真了。”

    轻柔的声音落下。

    中嶋実花嘴角轻微颤抖着,手指禁不住揪紧衣角。

    她重重地从胸腔中吐出一口气,姣好英气的脸上浮出半分活力。

    当一个人产生想死的念头了,那说明那个人一定是活得太认真了。

    正因为对一切都过于认真,当不行来临时,才无法接受那些结果。

    她忍不住露出苦笑:“不知道这个时候对他道歉,他会不会原谅我呢?”

    中嶋実花想到了北川寺,自己也住在他家有一个多星期了,北川寺对她是怎么样的态度,她其实心里十分清楚。

    对方一直想将什么东西传达给她,是她自己一直在逃避对方的好意。

    那是对北川寺善意的不尊重,对他一直努力的不尊重。

    中嶋実花也知道北川寺不喜欢说一些煽情的话,他永远只在行动中以及行动的路上。

    “明天再好好儿向北川君道歉吧,実花姐。”渡边小百合在身后提议道。

    “呃...?我好像没告诉过小百合你北川君他的名字吧?”

    中嶋実花猛地反应过来,看向渡边小百合。

    “嗯...额...”面对実花的询问目光,渡边小百合嘴巴抽了抽,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

    中嶋実花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她忍不住问道:“该不会是北川君让你对我这么说的吧?”

    嗯????

    渡边小百合向后飘了一段距离。

    中嶋実花跟了上去。

    “呃...”渡边小百合目光躲闪,最后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我不行了!北川君!快出来帮忙啊!”

    正如前面所说,她是一个十分乐观的女孩子,但在说谎这方面特别不擅长。

    “......”北川寺。

    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中嶋実花房门前的北川寺一言不发地摇摇头离去了。

    果然不出他的预料,渡边小百合这个女生也是个活宝,根本就藏不住话。

    不过——

    “这次的效果应该不错。”北川寺喝了口水。

    中嶋実花这个女人油盐不进,北川寺也是想到她对渡边小百合抱有的内疚情感,才决定使用这个办法。

    可这并不代表渡边小百合钢材说的是假话。

    原来被歌声拯救,是指渡边小百合父母死亡,她再走出来这件事。

    也难怪她会拥有如此乐观积极的心性,毕竟她已经熬过那么困难的岁月。

    这个世界上还真是有这些奇怪的人。

    不止有佐仓由树、三木人偶工厂主、赖户城这样残虐的杀人魔,也有咲良有希、渡边小百合这样对自己人生充满积极的人。

    北川寺戴上耳机,第一次眯起双眼听起歌。

    手机屏幕上正闪烁着歌曲的名字——

    《花之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