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二百章.神谷与北川的日常(8000字目标达成!)

第二百章.神谷与北川的日常(8000字目标达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二百章.神谷与北川的日常因为我收下了中嶋小姐你的报酬。”

    北川寺直起身子,说出理由。

    中嶋実花听了这句话,再次抓了抓脑袋,目露诧异之色:“就只有这样?”

    “你还想要什么理由?”北川寺走到灶台边,开始准备早餐:“收到钱的委托我就会完成,承诺过的事情就要做到,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能会有人不理解,觉得北川寺没必要为中嶋実花做到这种地步,但北川寺却有理由去做,毕竟这是承诺应该做到的事情。

    当然,两千万日圆对于北川寺来说也算是一点点、一点点理由,但也就只算得上是一点点。

    再重申一遍,北川寺觉得单纯的钱财是很难打动他的。他只是为了自己与千叶萤的的情面与承诺才做到这个份上的。

    中嶋実花看着北川寺古井不波的目光,心中也闪过一丝感动之情,她嘴巴动了动,不好意思再吐出丝毫怪他的话来。

    她知道北川寺是为自己好,但是...

    中嶋実花想着想着,表情又变成了咸蛋颓丧脸。

    “吃饭吧。”北川寺将餐盘端出,冷淡地打了声招呼。

    今天的北川寺倒是没像平常那样简单的弄点面包吃了就算了,他熬了鱼骨昆布汤,又做了几道小菜。

    毕竟现在家里面有个病号,给对方早餐吃面包怎么想都不太好。

    “好吃!”

    北川绘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咸蛋,开口闭口就是好吃。

    幸好她还知道自己去洗碗,不然真就距离咸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饭后,北川寺与北川绘里就出门上课,留下中嶋実花一人待在家中。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中嶋小姐。”

    “一路顺风。”

    中嶋実花对着北川寺挥了挥手。

    眼看着他们消失在街拐角另一边,中嶋実花赶紧回到家中,来到北川寺悬挂藤条的地方。

    “抱歉了,北川君,虽然很感谢你对我的照顾,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原因浪费你的时间。”

    她嘴边念叨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藤条取下,把它藏入自己的房间。

    从北川绘里与北川寺身上,她能感觉到善意,但是这种善意却不是现在的她能够接纳的。

    因为——

    中嶋実花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着上面的人名,接通了电话,声音也骤然冷漠下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

    “実花,你差不多该回家了,我已经放你在外面野两年了。”

    “放我在外面野了两年?”中嶋実花深呼吸后缓缓地说道:“那我还真要谢谢你啊。”

    “靠着财团的便利给我各种使绊子。”

    “逼迫的我一段时间内只能吃泡面维持生活。”

    “寄住在朋友家里面。”

    她越说声音越冷漠,到了最后更是冷彻透骨。

    “......”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随即才叹息一声:“実花,我知道你恨我,也明白你恨我的原因,甚至我可以承认你现在作为歌手确实拥有不小影响力了,但那又能怎么样呢?你终究是中嶋家的人。”

    “我有我自己的过法,中嶋家影响不了我。”

    中嶋実花说出这句话后,将电话挂掉。

    她看向天花板的目光恍惚:“都这种时候了,说这么多已经没用了,父亲。”

    这么想着,中嶋実花缓缓地唱着:

    “三月也快到了啊。”

    “樱花也已经在盛开了。”

    “天空是蓝色的,真好啊。”

    “因为天是蓝色的...而哭起来的我,是不是特别蠢呢?”

    ......

    翌日,熟睡中的中嶋実花被敲门声惊醒了。

    一睡醒的她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藏在床底下的藤条。

    发现藤条还在的时候,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自觉地换上了粉白色运动服,打算这一次说服北川寺。

    说到底昨天被北川寺牵着鼻子走还是因为对方手里面捏着藤条,这次把藤条藏起来,她自然有不少余裕可以和北川寺谈话。

    下了楼,还没来得及出门,北川寺就从鞋柜旁边摸出了与昨天一根一模一样的油浸藤条。

    “????”中嶋実花。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都藏好了吗?怎么北川君手里面还有?

    她满面懵逼的样子让北川寺多看了她一眼,随即北川寺将藤条抽响,回答道:

    “不知道是谁把昨天的藤条藏起来了,不过也没关系,我前天晚上做了十几根,那个偷偷藏藤条的人肯定没想到,你说对吧?中嶋小姐。”

    对。”

    你说是那就是。

    中嶋実花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颓丧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哭丧之色来。

    原本以为自己今天没事了,结果看起来还是问题很大。

    她也放弃挣扎了,毕竟北川寺手边还有十几根藤条,你藏再多也不及对方做得多。

    本来她现在就是咸鱼想法,做不到的事情自然就不打算做了。

    她又开始在北川寺的鞭策下进入快走状态了。

    北川寺手里面提着藤条,如影随形地跟着她。

    两个人一前一后,就这样过去三十分钟后回家吃饭。

    “那我和绘里就告辞了,中嶋小姐。”

    “...啊...一路顺风。”

    中嶋実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怎么感觉这个场景和昨天有些重合?

    她甩甩头,将杂乱的想法按下,抓起水果盘子里面的苹果就开始啃。

    接下来要怎么打发时间呢?

    中嶋実花也不太清楚。

    “时间还这么早...不如去外面逛逛吧。”

    她三下五除二将苹果吃掉,回到房间中摸出自己的鸭舌帽大墨镜与口罩带上钱包钥匙就出门了。

    在另一边,京北高中。

    “中嶋小姐一直拿不出干劲?”神谷未来歪了歪头,看着身边的北川寺。

    “差不多,不过我也能理解她。”

    北川寺点头。

    外界一直谣传关于中嶋実花停止歌手活动的各种原因。

    其中最为盛传的就是身体状况的言论。

    也正如这群粉丝所言,中嶋実花确实患病了,而且还是急性白血病,这导致她不得不停止歌手方面的活动。

    而且根据千叶萤的说法,中嶋実花的家庭似乎也有一些原因,这就让中嶋実花最近的心理状况急剧恶化。

    俗话说得好,心理状况会带动身体情况。

    中嶋実花半年后就要动骨髓移植手术了,成功率其实不低,但她现在心存死志的样子,让人觉得她根本挺不过这一关,原本不错的手术成功率可能也会被她这种心态给拉低。

    况且就算现在有适配的骨髓,中嶋実花也必须要克服术后可能产生的排异反应,但她现在的心思与想法,就算手术成功后又能怎么样呢?

    “前途堪忧。”

    北川寺简单地评价道。

    可就算前途堪忧,北川寺也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收下钱,那就必须要全力以赴,至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雇主就这么死掉。

    死气治疗...就算不能治疗白血病,但是否能够解决术后排异反应的问题呢?

    北川寺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

    值得尝试一下啊...

    “寺君,如果是你刚才说的那样的话,我想我应该能帮得上忙。”神谷未来靠过来:“如果寺君相信我,我就可以摸清楚中嶋小姐背后的家世,我会帮忙调查的,虽然不知道调查有没有用,但若是能知道真正的原因,想必问题就容易解决了吧?”

    “如果寺君相信我——”

    神谷未来眼中闪烁着瑰丽的色彩,让北川寺都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如果寺君相信我,我觉得我什么都能做到。”

    说完这句话后,神谷未来雪白粉嫩的双颊以惊人的速度飘浮起红晕,但她的大眼睛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北川寺。

    在这种强硬的注视下,北川寺也没有偏离视线,他拜托道:

    “那就拜托你了,神谷。”

    “还有一个要求!”

    神谷未来伸出食指放在自己樱粉色的唇瓣边。

    “如果这次帮到寺君了,我希望提一个要求。”

    对于神谷未来的话语,北川寺也表示认可。

    一路走过来,神谷未来也帮了他不少忙,她想要报酬也是理所当然的。

    北川寺把对方当朋友,当然不会占她的便宜。

    “理所当然的,因为神谷你确实帮了我不少忙,就当是偿还之前的人情,两千万日圆我六你四,如何?”

    北川寺提出了一个相对合理的分成方式。

    “......”神谷未来。

    神谷未来嘴角抽搐着,目光也变得说不出的幽怨,她声音幽幽地说道:“寺君,你觉得我提出的要求就只有钱了吗?”

    嗯?

    北川寺目光一滞,不太理解地问道:“你不喜欢钱?”

    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喜欢钱的人?

    你要说对‘钱’这种东西淡薄,北川寺倒是相信了,但是你要说你不喜欢钱,那就假的有点过分了。

    “我是喜欢钱啊。”神谷未来的大眼睛一转,撅起嘴说道:“可是就我刚才那种...那种格外具有少女情怀的台词下,寺君就只能想到钱了吗?比方说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们之间的关系?”北川寺微微眯起眼睛,思考后才开口道:“你和我早就已经是密不可分的朋友了,所以我才会把中嶋小姐的事情告诉你。”

    密密密密密...密不可分的关系?!

    神谷未来听见这句话后粉唇发抖,急忙地转过身去,不让北川寺看见自己脸上挂着的过于灿烂的笑容了。

    她心中美滋滋地想着:

    是吗?是吗?我和寺君早就是这种关系了啊——那就没办法了,既然是‘密不可分的朋友关系’,那我帮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吧?嗯,没错。毕竟是寺君嘛!帮忙也是应该的!

    神谷未来干咳几声,再转过身来:“既然是这样,那我觉得寺君应该给我换个称呼了,‘神谷’实在太生分了,不如就叫我未来吧?”

    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扑闪着。

    “未来?你要这么要求我倒是没多大问题。”

    只是对神谷未来换个称呼而已,北川寺觉得没什么。

    “还有就是报酬的问题...我现在也没有要用钱的地方嘛,而且大部分都是寺君自己去进行除灵方面工作的,就这么让我拿四成我个人觉得不行,毕竟我从头到尾都只是收集资料和分析,这种事情谁都能做好的。”

    神谷未来提出了建议:

    “寺君就为我暂时保管吧。等将来有机会我要用的时候再问寺君要,如果没有机会的话就交由寺君自己使用吧。”

    这句话有很多含义,憋着小心思的神谷未来刻意提出来了。

    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北川寺的钱也就是她的钱,她的东西也是北川寺的东西,不管怎么寄存,那些钱当然就不用去管了。

    “......”北川寺没有回答,仅是点头同意。

    他倒没想到神谷未来竟然心宽如此,那么一笔大数额的金钱寄存在自己这里。

    北川寺也没有想吃掉她那份钱的想法,日后若真有使用那份钱的时候,他也不会吝惜就是了。

    况且...

    总觉得神谷未来的状态似乎有些亢奋?

    这就不太对劲了。

    神谷未来一直都是憋着一肚子主意,古灵精怪的女生,现在怎么露出如此亢奋的神情了?

    北川寺没有询问理由,按照平时的步调打了声招呼:

    “那就麻烦你了,未来。”

    在北川寺的目光中,神谷未来的身子一抖,随即佯装不在意地开口道;“寺君,能不能再叫我一声。”

    嗯?????

    “未来。”

    “咳咳...再来一次...再来一次,寺君!”

    但这一次北川寺拒绝了。

    他目光古怪地看着面前的女生,语气中透出一股没得商量之感:“不行。”

    “哎?为什么?!只是叫名字而已吧?”

    神谷未来慌了神,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没憋住。

    “反过来我也可以问你,为什么一直要让我叫你的名字?”

    “因为我想听啊!”

    神谷未来理不直气也壮地回答。

    针对她这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北川寺的应对方法也很简单,他冷淡地将目光转到一边:

    “但是我不想叫。”

    “哎——不要这么欺负人啊,寺君。”

    神谷未来跟上了转身离开的北川寺的身影。

    小小的天台上传出她清脆的声音。

    “再叫一次嘛!就一次!寺君!”

    “不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