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九一章.盘旋的惨叫(4000字)

第一百九一章.盘旋的惨叫(4000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九一章.盘旋的惨叫西九条可怜跳起来学着北川寺的动作,小布偶身子带着淡金色的气流,转身一脚将花山院纯踢飞。

    虽说西九条可怜转身回旋踢的动作有些干净利落,但她的布偶身子落地时却向前踉跄了好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没能帅起来。

    西九条可怜从地上跌跌撞撞地爬起,挡在北川寺与怨灵女童花山院纯面前,看着对方狰狞的卖相,小家伙毫不畏惧。

    北川寺自始至终都没有管西九条可怜与花山院纯两个,他只是抬起手——

    嘭!嘭!嘭!

    巨响一声一声响起,倒在地面上的佐藤秀中的残躯伴随着北川寺一下一下、一刀一刀砍过去的动作抽搐着。

    怨念一大股一大股的消散,北川寺清秀的脸上沾满了腥臭的液体。

    看上去狰狞无比。

    嘭!!!!

    佐藤秀中发出撕裂耳膜的尖叫声,灵体全部粉碎消散,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聚合起来。

    与此同时,北川寺也听见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

    ‘御川小学孩童殉难灵回收,初等高级怨灵一只,剩余四只,奖励技能点数2,剩余技能点数4.5。’

    而正当北川寺消化着佐藤秀中的殉难灵的时候,另一边的女童怨灵的脸上竟浮现出一抹人性化的恐惧。

    它看着北川寺浑身黑气,脸上更是沾满了乌黑腥臭液体的时候,浑身一发颤,竟然尖叫出声,转身就要钻进墙体内——

    咔嗤!!!!

    森冷的兼定射进它的膝盖,附着在兼定之上的死气扭曲塑形,竟然将兼定卡在她的灵体之中。

    它下一刻就感到一股巨力从膝盖处传来。

    啪嗒!

    转身钻入墙体内的愿望失败,它乌黑的指甲死死地抠进木地板上,带起一阵又一阵木屑!

    “你...想往哪里跑?”

    阴冷的询问声从背后追上来,怨灵花山院纯浑身颤抖着向后望去。

    那是一双漆黑的眼睛。

    没有眼白的眼球正注视着它。

    对方脸上还沾着自己同伴的怨念液体。

    “啊!!!!”

    孩童怨灵尖叫一声,疯狂挣扎起来,她的灵体四肢都被她强行扭曲折断,疯狂地抓着地板想要远离对方,但在北川寺的死气与驻火灼烧的情况下,它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嘭!嘭!嘭!

    一声又一声熟悉的闷响声传来,让一直看着北川寺动作的今出川孝太都恐惧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看着那被砸碎的灵体,他脸色一白,捂住嘴,但还是没止住,直接跪下来大口大口地呕吐着。

    好不容易今出川孝太不吐了,又听见头顶上传来北川寺的询问声:

    “你没事吧?”

    今出川孝太下意识地抬头。

    北川寺的身上还在滴落乌黑腥臭的液体,脸上还粘连着一些说不明白的青紫色腐烂肉块儿...

    呕——

    今出川孝太又呕吐起来。

    嗯?

    看着他恨不得把自己胃袋都给吐出来的表情,北川寺皱起眉来看了一眼身后。

    背后空荡荡的,除了墙什么都没有了。

    神乐铃也没有反应,说明周围应该没有什么造型恐怖的鬼怪。

    “孝太哥哥!没事吧?”

    今出川千花这个时候才上来。

    刚才她一直害怕地躲在楼梯口,根本看不清楚楼上发生了什么,听见上面的动静差不多止住了才迈开腿上来。

    但今出川千花一上来就看见自家老哥跪在地上大吐特吐,她禁不住凑过去关切地问道。

    “唔...呃...”今出川孝太一边摆手,一边呕吐,直到把自己肚子里所有东西都呕出来差不多才回过头摆摆手,示意自己没有多大问题。

    北川寺脸上的那些怨念所构成的东西早就化作怨念飘散了。

    解决掉花山院纯后,北川寺又获得了额外的2点技能点数,剩余的技能点数也跳到了6.5。

    还有三只要解决。

    但是...

    北川寺看着今出川孝太吐完后挣扎着起身跑向无头尸体去的背影,不禁摇了摇头。

    他将还站在楼梯口好奇地想探出脑袋来的今出川千花的眼睛捂住。

    今出川千花还小,看见这些东西足以给她一辈子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悲恸的哭喊声传出,今出川孝太紧紧地抱着无头尸体痛哭着。

    “北川大哥哥...?”今出川千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被捂住了眼睛的她十分迷茫。

    “没什么。给你哥一点私人时间。”北川寺说道。

    “嗯!”

    她乖巧地点点头。

    两人站在旁边等待,看着今出川孝太发泄自己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儿,今出川孝太终于冷静下来,他放下伊藤真弓的脑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真弓...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只可惜的是,就算他现在再怎么说对不起,已经沦落入黄泉的伊藤真弓都已经听不见了。

    这也是为何北川寺一直劝说北川绘里不要进行灵异游戏的原因。

    毕竟有时候,生活少点刺激,平平淡淡一些,其实也很不错。

    ......

    今出川孝太没有任性地向北川寺提出带着伊藤真弓尸体这个请求,他只是一个晚上长大了不少,也沉默了不少。

    他没有问北川寺特殊能力的由来,也没有多说别的话。

    人还是那个人,但好像少了魂。

    今出川千花看看沉默地跟过来的哥哥,又看了看北川寺。

    天真烂漫的她自然看不出自己哥哥的变化,她扭头好奇地问道:“北川大哥哥,接下来我们去干嘛?”

    “找一些东西。”北川寺简短地回答道。

    “找东西?”今出川千花疑惑地歪了歪脑袋。

    面对她的疑问,北川寺点点头:“这里表面上看起来是御川小学,但其实这里追根究底只是一座灵域。只要将支持这座灵域的怨灵解决掉,死难者的灵魂就会超脱,灵域也会崩塌消失,到那个时候,你们就可以出去了。”

    “灵域...?”今出川孝太双眼空洞地抬起来:“这里还有别的灵吗?和刚才的小孩子一样的?”

    “就我所知应该还有三只。”北川寺也没有隐瞒。

    这些事情,知道得越多,越容易活下去。

    今出川孝太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后又说道:“除了我之外,其实还有一个人...那个家伙的名字叫做相川有马。”

    “那个人已经死了。”

    北川寺轻描淡写地宣布了一个人的死刑。

    这让今出川孝太不太理解地偏了偏头,他语气惊诧地问道:“死了?你怎么知道他死了?”

    “可怜。”

    北川寺指了指自己的领口。

    这时,今出川孝太才看见他领口处探出来的布偶脸。

    布偶打着错落各色的补丁,嘴巴以针线缝起形成一个‘x’形,远远地看过去,似乎真能从那亮闪闪的布偶纽扣大眼睛里面看见灵魂。

    而在今出川孝太与今出川千花的目光下,布偶竟然还伸出手对他们摆了摆,像是在打招呼。

    “这...”

    今出川孝太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过了一会儿,他才以一种格外谨慎的语气问道:“这就是北、北川法师你的式神吗?”

    “别叫我北川法师。”

    北川寺的声音陡然低了好几度。

    他目光中带着警告:“其他的什么称呼都可以,但是不要叫我北川法师。”

    今出川孝太向后退了两步,面露难色,他打量着北川寺的外貌,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北川小哥?”

    北川寺身高虽说与他相当,但看得出来,对方还只是个读高中的学生,叫他小哥应该不会过于失礼。

    “嗯。”北川寺向前继续走去,又解释道:“可怜能够探测一定范围内的生者气息,在这种灵域中,她更加如鱼得水,而就她刚才告诉我的内容,御川小学中除了你们,应该就再无幸存者了。当然,我也不能肯定这期间会不会又有人举行四人捉迷藏游戏进入这个灵域。”

    四人捉迷藏游戏...

    今出川孝太握紧了拳头。

    说到底还是好奇心惹的祸,所以才会酿成现在的惨剧。

    他现在甚至都不知道出去该如何与相川有马以及伊藤真弓的父母交代。

    特别是他现在还一身是血,警方肯定也不会放过他。

    今出川孝太重重地叹了口气。

    但北川寺却是管都懒得管他。

    救他出去之后的事情就不是北川寺能考虑到的了。

    若是北川寺没有猜错的话,灵域崩塌的那个瞬间,今出川孝太与今出川千花就会被送回原本所在的的地方,而他也会出现在御川小镇中。

    所以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正当北川寺思索着这些的时候,一直沉寂着的神乐铃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清脆的铃声响起的那个瞬间,天花板上钻出身上破破烂烂的花泽拓也的怨灵,木地板中钻出井田悠二的怨灵、而另一边的教室门则是轰然打开,从中扑出一个腥臭腐烂、浑身湿哒哒的身影...正是前三天被北川寺打散灵体的赖户苍介!

    它们三只怨灵直接向北川寺扑来,小脸上带着渗人暴虐的笑容。

    天花板上的花泽拓也手中的消防斧对着北川寺的脑袋劈砍而来,井田悠二手中锈迹斑斑的裁纸刀则对准北川寺的脚筋切去,另一边的赖户苍介却是直接双手掐向北川寺的喉咙!

    这三只孩童怨灵在灵域的滋养下居然也有了互相配合的智慧。

    但北川寺在神乐铃的提醒下,早就已经摆好架势。

    他脚下一错,踩在井田悠二脑袋上的同时,右手闪出兼定,对准空中砸落的消防斧平切而去,剩余最后的赖户苍介则是由西九条可怜张开的淡金色气流给挡开。

    另一边,今出川孝太则是早就有所反应,将自己的妹妹抱起来跑到一个相对安全的方位。

    他们心脏剧烈跳动着。

    毕竟要是北川寺打输了,那他们俩也就交代在这里了。

    消防斧被森然锋利的兼定劈开,井田悠二的脑袋被踩得凹陷下去,另一边的赖户苍介则被西九条可怜纠缠住了。

    北川寺一个受身翻滚的动作,躲掉花泽拓也的又一次扑杀,同时他另一只手直接捏住井田悠二灵体的脖子,漆黑的死气与驻火爆发,将其从木地板中提出。

    死气黑线牵扯着兼定翻飞回来,顺便还切了井田悠二脖子一刀。

    井田悠二还想挣扎,捏着裁纸刀的小手向着北川寺的眼睛插去,对此北川寺只是双手一合,兼定在他手中宛若流光一样再度剖开刚才井田悠二脖子上面的伤口。死气在其中一个爆发——

    井田悠二的脑袋高高地飞起。

    且由于灵匕术灭灵的性质,它脖颈处的切面附着满了死气,根本无法完整的合拢。

    他无头的身子只能倒在地上不断抽搐着。

    解决掉一个!

    北川寺眼中寒光一闪,一只手将花泽拓也抓住,手中的匕首直接捅入他的腹部。

    花泽拓也发出尖锐的叫声,还剩下一半的消防斧刃对着北川寺脑袋惯来。

    北川寺身子一矮,伸出腿踢在了花泽拓也的膝弯处,趁着他整个灵体因为失去重心倒下的那个同时,双手揪住他小小的领口,手腕一转,力道贯穿的同时将它残破的身体重重地向墙壁上砸去!

    嘭!!!!!

    蜘蛛纹路在墙壁上浮现,北川寺摁住了疯狂挣扎地花泽拓也,兼定刁钻地抹过了他的脖子。

    第二个!

    北川寺踩了一脚花泽拓也的脑袋,扑向最后一个赖户苍介。

    赖户苍介。

    作为第一位溺水身亡的牺牲者,自然拥有比另外四只怨灵还要强大的实力。

    但就算是这样,它也没能到中等怨灵的程度。

    毕竟它们五只怨灵所获取的怨念,有很大一部分程度都交予了这座御川小学的灵域,他们在这其中拥有穿墙、聚合、强大的抗打击能力,但在攻击手段上无疑有些欠缺。

    北川寺只要抓住这一点,就能够将它们一个一个都收拾了。

    最后一个赖户苍介花费了北川寺一些时间,但却没过多久。

    三具无头的小孩灵体整齐的躺在北川寺面前。

    他们跌落在一边的脑袋脸上还带着浓厚的不甘与怨恨。

    对此,北川寺只是拔出了兼定匕首,回过头提醒了一句:

    “你把你妹妹的眼睛捂住。”

    “啊?好...”

    今出川孝太先是一愣,随即用力地点了点头将自己妹妹的眼睛给严严实实地捂住了。

    闷响声再度响起!

    怨灵们的惨叫声在御川小学的上空荡漾盘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