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七九章.北川绘里下定决心(你们要妹妹角色卡吗?)

第一百七九章.北川绘里下定决心(你们要妹妹角色卡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七九章.北川绘里下定决心对于这种杀害不知道多少人的怨灵,北川寺也没有留手的必要,死气森森,将这个男孩怨灵又是砸又是摔。

    比起那些成人怨灵来说,这样攻击面积最大,而且也是最佳对待这种熊孩子的手法。

    北川寺嘭嘭嘭地砸了很多下,顺手还扯过放在一边的板凳,嘭嘭嘭地对着对方的脑袋砸去。

    木制板凳根本坚持不了一两秒就散架了,北川寺干脆拿着板凳腿砸过去。

    大概过了五秒,男孩怨灵发出不堪受辱的怨毒叫声,整个灵体炸裂开来。

    使用这种脱困的方法大概对它们会有什么伤害一样,但若不使用这样的方法,指不定还要受到更大的伤害。

    “又是这样么?”北川寺将手里面已经被死气侵蚀得滋滋滋冒白烟的板凳脚丢到一边,扫视四周。

    他能感受到对方还在附属栋中,只不过忌惮于他,所以暂时不敢出来。

    北川寺将目光收回,看向另一边樱井纱希等人。

    樱井纱希正将留着一头短发的大友爱搀扶起来。

    由于失血过多,大友爱脸色苍白,一副虚弱的模样。

    眼见北川寺转过头来,大友爱脚下站定,深深地对北川寺鞠了一躬:

    “十分感谢您,这一次麻烦您了,寺哥。”

    大友爱也学着佐仓澪称呼他。

    北川寺冷淡的面色微缓,对着她点点头道:

    “我们出去。”

    刚才大友爱让樱井纱希放下她的话语,北川寺是听见了,但到最后樱井纱希都没有撇下这个同伴不管。而佐仓澪则时时刻刻都念着樱井纱希与泷源菜菜子她们。从这些地方也可以看出这几个女生之间的友谊深厚,至少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她们都还是选择相互扶持,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而至于最后的泷源菜菜子...从她身上有那么多猫灵庇佑这一点也可以看出,她也是个不错的好孩子。

    与这么一群不错的朋友在一起,也难怪北川绘里能保持天真纯净的心思长这么大——

    北川寺还算欣赏她们。

    但话虽然是这么说,管教还是应该管教的。

    玩四人捉迷藏游戏作死,又差点每个人都交代在这种地方,北川寺不打算下轻手,至少樱井纱希、佐仓澪、泷源菜菜子这几个身体没多大问题的,北川寺是不打算那么简单放过的。

    思及此处,北川寺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开口道:

    “等会儿出去之后,我还有事情和你们谈,知道了吗?”

    “知道了。”

    她们互相对视一眼,最终齐齐点头。

    “嗯。”北川寺颔首应了一声。

    几个人来到校舍外。

    依旧是一片腥红色的天空。

    这天空不像夕阳红,而是宛若被血液浸透了一样,滚动着的狰狞红色。

    大友爱露出想笑又不想笑的表情。

    今天这一天发生的事情都远超这个小女生的想象,她感觉就算再出现什么东西,也已经无法让她心中再多出任何惊讶了。

    “说起来...寺哥说要和我们谈一谈,究竟是想和我们说什么啊?”佐仓澪看着前面平平伸出双手的北川寺,好奇地用手肘抵了抵自己身边樱井纱希的胸口。

    樱井纱希摇摇头。

    她也是刚认识北川寺的,谁知道北川寺想和她们说什么呢?

    于是她推了推紫色的镜框,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这么厉害的人,总不可能是想教训我们一顿吧?”

    “嗯嗯。”

    她这话一下子就得到了佐仓澪的认可。

    寺哥这么厉害的人,肯定是询问她们关于御川小学或者四人在捉迷藏的游戏细节。

    北川寺暂时没工夫理会她们的小心思。

    他将手掌平举,随即搭在面前空无一物的虚空中。

    阴森的死气从手腕处渗出,宛若活物一般萦绕。

    这黑色的气流佐仓澪她们认识,北川寺在除灵的时候也会用到。

    搭配着北川寺本来就不错的皮囊,还真有一种神秘帅气的感觉。

    北川寺深吸一口气,手掌用力!

    咔咔咔咔咔——

    面前空无一物的空气,竟然被这样缓缓地撕扯出一道黑色的缝隙来!

    与现实世界什么都看不见不同,在灵域这种脆弱的空间结构下,这黑色的缝隙展露而出。

    北川寺回头看向佐仓澪几人:“你们几个快点进去。”

    “哎?喔,好!”

    扶着泷源菜菜子的佐仓澪第一个钻进了这道缝隙中,紧接着是扶着大友爱的樱井纱希。

    等到这四个小女生完全进入其中后,北川寺才挤进缝隙中。

    缝隙缓慢合拢。

    这座御川小学,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

    北川绘里捏这个手机,一边祈祷着一边等待着。

    她是相信北川寺能解决这整件事,可这种诡异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见。

    北川绘里就算是再相信北川寺,心中也是没底的。

    也正在此时,面前空荡荡的校区门口莫名地出现了扭曲的涟漪,再接下来——

    佐仓澪、泷源菜菜子、樱井纱希与大友爱都从其中跌落而出。

    泷源菜菜子似乎因为空间移动的动静,脑袋动了动,竟然醒了过来。

    她满脸迷糊,一醒过来就看见哭着跑过来的北川绘里。

    “澪、菜菜子、纱希、爱...”

    “呃...”泷源菜菜子抱住了跑过来的北川绘里,满面懵逼地看向其余三个人,她止不住地摸了摸脑袋:

    “说起来...到底怎么了?”

    她一觉睡到现在,御川小学里面所发生的事情就好像一场梦境一样。而这梦一做完她就看见北川绘里哭着跑过来,简直就莫名其妙。

    佐仓澪她们无语地摇了摇头,接着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泷源菜菜子。

    “啊?我们真去了御川小学吗?我还以为我是在做梦。”泷源菜菜子张大了嘴巴。

    “...菜菜子...”剩余的三人扯了扯嘴巴,对泷源菜菜子这种态度实在无语。

    她们也不管泷源菜菜子,只是有些担心地看向身后。

    背后的涟漪早就已经平息,但北川寺却丝毫没有从中钻出来的意思。

    “寺哥...该不会是出事了吧?”佐仓澪有些不太放心了。

    她们都回来这么久了,北川寺再怎么磨蹭也应该回来了。

    但为何现在都还不见人影?

    哎?

    听见这熟悉的称呼,北川绘里从泷源菜菜子的胸口处将脑袋拔出来,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死党。

    怎么回事?澪怎么也开始这么叫寺哥了?

    还没等北川绘里想明白,另一边大友爱脸色苍白地开口道:“放心吧,寺哥能送我们出来,就不可能会有事的。”

    哎?

    北川绘里越发懵逼了,她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一副没弄懂发生什么的样子。

    这不是她的叫法吗?

    樱井纱希看了她们一眼,也是宽慰着说道:“嗯,只要相信寺哥很厉害就可以了,其他的就不用多想了。”

    “哎?”北川绘里实在有些坐不住了。

    你们是怎么回事啊?那是我的叫法啊。

    而且你们不是一直都拿我开玩笑的吗?怎么去一趟御川小学之后各个都是‘寺哥吹’,比自己还过分了?

    北川绘里刚要说话,结果从她身后传来一声平淡的男声:“我早就回来了,只是花了点时间去找东西。”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手里面捏着一把枯萎但看上去很有韧性的藤条的北川寺正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找东西?

    所有人看向北川寺手里面捏着的藤条。

    北川寺去找这个了?

    去找这个干嘛?

    她们都不太明白,于是面面相觑。

    而其中泷源菜菜子又是最不明白的,她看着面前的青年,总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对方,但真要追溯那段记忆,心里面又莫名地有种发憷的感觉。

    这些小女生都不太懂,就只有北川绘里缩了缩脖子,心中有了数。

    寺哥果然要开始了...

    她咽了咽口水,同时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再搓了搓手,让自己的手掌与屁股保持发热状态,免得等会儿冷屁股冷手被打得哭出声。

    北川寺不在意北川绘里的小动作。

    他先是把大友爱剔出队伍,让剩下的四个人排队站好。

    佐仓澪还一脸好笑地嘲笑大友爱,还说什么‘好东西我们就先享受了,爱你现在是病号,就先退出去吧’。

    但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甚至满面流汗想逃。

    第一个上去的是北川绘里。

    在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对方的时候,北川寺抬手对着北川绘里的手掌就是几藤条抽下去。

    北川绘里哭丧着小脸,随后又被北川寺面无表情地抽了屁股。

    接着北川绘里才揉着屁股,满脸哭丧地回到队伍里面。

    众人对视一眼,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佐仓澪回过头宛若看救星一样看向大友爱,却被对方满面平静地回答道:“你去享受吧,我就不用了,因为我就是一个病号。”

    她们总算知道藤条是什么作用的了,可一切都已经晚了。

    她们也不敢反抗,毕竟在北川寺的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脱。

    一时间,女生哭丧的声音响彻校园,搭配着今晚格外阴森诡秘的月色,连保安都有些不敢过来查看情况。

    北川寺看着揉着屁股捂着手的这群女生,将已经抽断掉的藤条丢向一边,面色平淡:“这次算是给你们每个人一个教训,再敢玩这种游戏,就别怪我代替你们长辈管教你们了,听清楚了没有?”

    他的气场比在座所有女生的父母都还要强,一时间竟然没有一个女生敢反驳北川寺。

    “听、听清楚了。”佐仓澪她们互相对视一样,轻轻地点了点头。

    北川寺颔首,接着说道:

    “听清楚了就行,现在已经九点多钟了,你们一个人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我亲自送你们。”

    一个一个送回家?

    佐仓澪她们互相对视一眼,觉得这样也行。

    毕竟女生晚上走夜路确实不安全,且现在为上班族出去聚会的高峰时间,大街上全部都是人,要是歹人给盯上了,那可就危险了。

    北川寺先是出去给衣服上面带有血迹的大友爱与樱井纱希买了一套衣服,等她们在废弃厕所里面换上后,这才开始一个一个送人回家。

    在这个时候五个小女生们才发现对方的可靠程度。

    不管是送人回家,还是与对方家长寒暄,北川寺基本上都能做到。

    虽说北川寺的态度有些冷了点,可凡是兄长能做的,应该做的,他就全部做到了,而且还完成得不逊色他人。

    就连作为五人中智囊的大友爱都有些羡慕北川绘里了。

    成熟、稳重,虽说有些严厉了点,但那也确实是为了北川绘里好才会那样。

    她以前就听说过绘里一直与北川寺居住,母亲又去往国外了的事情,本来还担心她哥哥会虐待她,结果没想到北川寺竟是这样一位优秀的人。

    也难怪绘里与她们出门,三句里面两句离不开北川寺。

    ......

    将女生们全部送回家后,北川寺也带着北川绘里回家了。

    北川绘里因为满身臭汗,所以先去洗澡了。

    洗过澡后,她换上睡衣从换衣室里面出来,刚想让北川寺去洗澡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将父亲的灵龛打开,点着了一束长香。

    北川寺坐在坐垫上的背脊笔直。

    这一幕让北川绘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如一个月前一样。

    那个时候,一直沉默易怒的北川寺突然改变了。

    变成了现在的北川寺。

    说实话,比起以前的北川寺,北川绘里更喜欢现在的北川寺。

    想着想着,北川绘里又有些懊悔了。

    明明自己的哥哥曾经说过,让自己不要参加这种游戏的。

    自己应该从一开始就摆出态度,劝说自己的朋友不要进行游戏的。

    寺哥他确实会给自己收拾后面的事情,但他也有自己的事情,有自己的生活。

    作为妹妹,至少不能当哥哥的拖油瓶。

    北川绘里想到千叶萤对自己说过的话:

    ‘绘里,你别看北川前辈那么冷漠。事实上,他比许多人都懂人情世故,比谁都心疼你。’

    这句话,那个时候的北川绘里还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但今天的事情却让她了解到了。

    寺哥就是心疼她。

    要不然也不会在短短十五秒钟的时间内都来到自己身边。

    ‘自己...也要加油了。’

    北川绘里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