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七三章.指痕(4000字求月票!!!!)

第一百七三章.指痕(4000字求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七三章.指痕翌日,北川寺回归到原来的生活方式,早起锻炼,做饭出门。

    听北川绘里说今天她必须要出门应约,北川寺也就给这个咸蛋妹妹放了一天假。

    通知千叶萤那边后,北川寺在家里待到八点半才出发去神谷家。

    神谷未来早早地就在家门边张望着了,一见到北川寺过来就着急地跑到他面前。

    “寺君,我们走吧。”神谷未来今天就已经完全换上春装,看上去靓丽显眼。

    “嗯。”

    既然神谷未来自己过来了,那北川寺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他点点头,与对方向车站走去。

    走到车站再搭车的过程无需赘言。

    等神谷未来与北川寺从文京区到练马区衫文小区的时候已经九点四十多了。

    这里就是小林清井的家。

    神谷未来与北川寺在楼底摁下拨号器,直接打到412室的小林清井家。

    接号的是一位女性:

    “你好?请问是那位?”

    “您好,小林伯母,我是昨天发过来邮件想看望您的神谷。”神谷未来在接人待物这方面显出一种莫名的大家风范,她说话不轻不缓,但却能让人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受。

    接号的女性‘啊’了一声,随即回复道:

    “真是失礼了,我这就开门,你们请进。”

    伴随一声‘蹦’的清脆声音,玄关大厅厚实的玻璃门打开了。

    “走吧,寺君。”

    “嗯。”

    两人没有多话,推开门搭上电梯,摁下四楼。

    经过十多秒的等待,北川寺与神谷未来正式到了四楼。

    根据门牌号,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很快来到412小林室。

    在那里,一位眉眼之中满是焦虑的中年妇女正站在门边等待着两人。

    “您好,小林伯母。”神谷未来脸上浮现出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

    “您好。”北川寺跟在后面点点头。

    “你们好...是神谷同学和北川同学吧?请进。”

    看来神谷未来昨晚还与这个小林清井的母亲聊了会儿天,而借那个机会,神谷未来也将北川寺介绍给了小林伯母。

    小林清井的母亲名叫做小林早纪,是一位全职太太,她的丈夫小林淼则是一所it产业的技术员工,小林清井则是他们唯一的独生子。

    小林早纪将北川寺与神谷未来迎进屋内,随即奉上茶水。

    “请用。”

    “谢谢。”神谷未来顺势感谢道,同时她小脑袋偏了偏,佯装好奇地看向四周:“说起来,伯母,清井他人呢?好久没有见面了,也不见他出来叙旧?”

    神谷未来一副与小林清井很熟悉的模样,要不是北川寺知道对方其实根本就没怎么联络过小林清井,指不定还要被她骗过去。

    但小林早纪是不知道这些的,她听见神谷未来如此发问,端茶的动作都不由得顿了顿,脸上也浮现出黯然的神色。

    “小林伯母?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伤心?发生什么事了?”

    眼瞧着小林早纪就要落泪了,神谷未来急忙起身,十分关切地问道。

    她与北川寺的心中本能地闪过一丝不妙。

    迟迟不见出来的小林清井,露出如此表情的小林早纪...

    该不会是小林清井真出什么事了吧?

    “没关系的。”小林早纪叹息一声:“本来你们过来,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告诉你们关于清井的事情的。”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呢?”神谷未来沉声问道。

    小林早纪又是一声重叹:“清井...他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已经被我们送入医院了。”

    “精神状态有点不太好?”

    “嗯。”小林早纪陷入回忆之中:

    “那大概是上个月的事情了,一开始清井告诉我们,他的房间里面有人在,有人在偷偷地窥视他,不过我们当时并不在意,因为这里是四楼,神谷同学还有北川同学上来的时候也应该看见了,想进入这栋大楼必须要有人开门...而且这栋楼的安保也一直都做得很好。”

    “没有什么人能有那么大的本事,穿过大门,绕过安保,还要刻意绕开我们,进入清井的房间吧?”

    “确实是这样。”神谷未来点头。

    “我和淼当时只是对儿子敷衍了事,却没有想到事情还有后续。”

    小林早纪用纸巾擦了擦眼睛:“在那之后又过去一个星期,清井也没什么事,照样上学放学与朋友聊天,我与淼也放心了。可是有一次我买菜回家,却发现清井竟然想拿着刀想...”

    说到这里,小林早纪泣不成声。

    小林清井想要割腕自杀,而且莫名地极具攻击性。

    他双眼猩红布满血丝,嘴里面还在细碎地念叨着什么东西。

    “在叫人制服他的时候,我们才听见他细细碎碎念叨的话语。”小林早纪的情绪稳定下来了,她又抽了一张纸巾,继续说道:

    “清井他在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小孩子...小孩子!!!’这种话。我也不知道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之后医生诊断出他有严重的狂躁症与幻听幻视。现在我们已经把他移交给医院治疗了。”

    被移交到医院治疗了?

    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对视一眼。

    “本来昨天我想在邮件里就告诉你们的,不过清井自从患病以来,就没几个朋友再过来看他了...所以...对不起。”

    “没事的,伯母。”神谷未来握住了这位可怜女性的手掌:“请问能否告知我们清井在哪个医院?我与寺君想去探望一下。”

    “唔...”小林早纪又有些想哭了。

    看着神谷未来可爱的相貌,认真的表情,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将医院的地址告诉了她与北川寺。

    ——这果然是个看脸的社会。

    ......

    与小林早纪告别后,神谷未来禁不住吐一口气,看了一眼手中小林早纪给自己的纸条。

    上面写着医院地址与小林清井的病房号。

    一出公寓楼,神谷未来就侧过脸来说道:

    “还是寺君聪明,竟然提前就料到小林清井出事了。”

    这明显带有讨北川寺欢心嫌疑的话语却没有让北川寺的表情变化多少。

    他只是看着神谷未来手中的纸条,一针见血地指出:

    “如果一个怪谈是真实的话,那么与之牵扯过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影响,经过星野奈奈那件事后神谷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这个影响可能是被怨念缠身而造成幻听幻视,也有可能是被附体夺舍的前兆,更有可能与石川快斗那件事情一样。”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神谷未来揉了揉太阳穴:“我只是负责外围调查啊,危险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北川寺说这么多无疑是不希望她涉险,神谷未来知道。

    她也知道,自己要是被卷进去,只会给北川寺添麻烦而已。

    “你清楚就好。”

    北川寺的语气还是硬邦邦的,但神谷未来却不在意。

    她嘴边哼唱着小曲,心里面还‘寺君寺君’地念叨着。

    两人很快就来到小林清井所进的医院了。

    与前台的护士打个招呼,两个人办理了一下登记手续就上了附属栋四楼进入精神科病房。

    这里的病人事实上大部分都是抑郁症、失眠症、妄想、短暂失语症、狂躁症患者。

    再严重一点的病人就要移送入专业的精神病院采取封闭式治疗了。

    所幸小林清井在入院后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这也才让北川寺与神谷未来能如此简单探病——

    本来神谷未来与北川寺两个是这么想的。

    但当他们看见许多医生护士都聚集在自己此行目的病房边的时候,他们本能感觉到了不对劲。

    伴随着人群的一阵惊呼,由医生与护士所组成人墙被强行分开,一个穿着蓝白色病服,面色苍白染着黄色头发的年轻人冲了出来。

    他双眼猩红,嘴边还悬挂着唾液,竟然直接往神谷未来这边冲了过来。

    “拦住他!快拦住他!”

    有人大喊着。

    神谷未来展露出毫不慌乱的一面,她回头看向北川寺,汇报道:“他就是小林清井!”

    “嗯。”北川寺点头。

    但事实上根本就不用神谷未来告诉北川寺。

    北川寺凭借着过人的动态视力早就看见了对方右手手腕处若隐若现的青紫色抓痕。

    他只是脚下一动,挡在神谷未来面前,旋即右脚提起,刚好插入奔跑过来的小林清井的胯下空隙,同时膝盖向前猛地顶去。

    啪嗒——

    这迅速且精准的一脚让小林清井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前倾倒。

    北川寺也没眼看着他跌倒,他人一动都不动,伸出一只右手提住对方的领口,让对方保持着向前倾倒,但又无法用力的状态。

    右手手腕用力,一股隐藏的力道拉着小林清井站稳的同时,北川寺的左手也从袖底滑出,搭在了对方的右手的抓痕之上。

    死气灵巧的涌出,柔和地覆盖在对方右手青紫色的小孩子爪印之上。

    这一切都只是在顷刻间发生的。

    就算距离北川寺最近的神谷未来也只看见原本冲过来的小林清井先是莫名地向前倒下,接着又后仰而去,就仿佛一只被北川寺玩耍的皮球一样。

    北川寺面无表情的冰山脸色与小林清井凄厉惨叫扭曲的神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住手!你在干什么?!”

    医院的医生终于过来了,他看着满脸虚汗冒出的小林清井,叫了北川寺一声。

    北川寺看了他一眼,随即对眼中逐渐浮现出一丝清明的小林清井说道:

    “我叫北川寺,改日会再过来拜访的。”

    接着北川寺将小林清井扶稳,对着医生说道:“病人没事,不用担心。”

    “...是吗?”医生满面狐疑走过去将小林清井扶住,上下检查一遍确实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后,有些歉意道:对不起这位先生了,我也只是关心病人,刚才言行之中有所冲撞实在抱歉。谢谢您的帮助。”

    北川寺听罢也只是眉头一挑:“没关系。”

    “感谢您的理解。”中年医生对北川寺鞠了一躬,转身与同事将小林清井架入病房。

    神谷未来目送着他们离去,又有点好奇地说道:“寺君,你刚才竟然没有生气?”

    “我为什么要生气?”北川寺侧头。

    “因...因为那个医生的态度...我还以为寺君你会生气的。”

    “唯有关心病人身体状况的医生才是好医生,我没有理由对他们生气。”

    北川寺神情淡淡,说话间确实没有半分不满。

    “那我们还过去吗?小林清井他——”

    “不用过去了。”北川寺深深地看了一眼被架回去的小林清井:

    “我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已经达到了?”神谷未来一愣。

    北川寺点头,同时将自己的左手手腕伸出。

    在那里,不知何时浮现出了青紫色的抓痕。

    那是犹如小孩子的指印!

    ......

    在以死气祛除指印的时候,北川寺察觉到了,只要他有那个想法,就似乎可以将指印诅咒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别人避之不及的诅咒,北川寺却甘之若饴。

    “这就是一直以来所说的青紫色诅咒指痕?”神谷未来双眸之中满是好奇。

    她白皙的手掌也来回翻看着北川寺的手腕。

    只不过让北川寺奇怪的人,神谷未来翻着翻着就莫名其妙地摸上自己的手掌了,还用手指轻轻地按了按。

    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她原本粉嫩白皙的双颊也变得红彤彤的了。

    “你在干什么?神谷?”北川寺皱眉问道。

    “啊?哎?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干喔!”

    神谷未来双手像触电一样地一缩,随即用力地摆着。

    北川寺将手收回,接着说道:“这估计就是《遗失的御川》上面所记载的青紫色抓痕,暂时不知道什么作用,所以我就将它留下来了。”

    “不会发生什么事吧?寺君?”神谷未来担心道。

    “它在我的控制之中,只要动用死气就可以将它抹除,留着也只是我单纯想更近一步调查而已。”

    北川寺不作无谋之举,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诅咒是它能控制的东西。

    那么,这个指痕又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北川寺禁不住开始联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