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五四章.答案(第二十四更)

第一百五四章.答案(第二十四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神驻莳绘究竟是什么身份?

    神秘的外家族人?

    要知道,神驻家一切反常的行为都是建立在仪式这一前提条件上的。

    但要是神驻莳绘是仪式中或不可缺的人,她的身份又是什么?

    神驻莳绘在仪式中又扮演什么角色?

    北川寺将神驻莳绘这个人名记下,又翻了翻书桌上面的典籍记录。

    这一翻还真给他翻出了另一份非常有价值的文书。

    这份文书记载了仪式举行的地点。

    神驻神社位于山间,而祸津则被镇压在神驻山中。

    幽之门也在神驻山中。

    而通往祭祀大坛的地点——

    “右边的回廊,往下...第十一步的地板...地宫”

    毕竟神驻本家就这么点地方,加上神花迎这个仪式本就十分重要,祭坛所在的地方自然要考虑隐藏性,也难怪祭坛会隐藏在在地下了。

    北川寺对此也十分理解。

    “那么事不宜迟...”

    既然知道祭坛所在之处,那北川寺也没有半分犹豫的理由。

    他将文书统统塞进已经差不多装满的腰包中,又喝了一口水。

    完成上述动作后,北川寺径直走到右边回廊,从那里的楼梯往下,进入一个甬道,接着不多不少走了十一步。

    这里的地面就是普通的泥土与碎石铺就的,神驻家似乎没打算在这里铺木地板或者青石地板。

    而且...北川寺敏锐地察觉到了脚下所站着的泥石地面与周边泥石地面的颜色略微有些不同。

    换而言之就是说——

    北川寺用手分开刻意铺在这一块地面之上的泥土与碎石。

    一个带着数个铁把手的石板出现在他眼前。

    石板之上镌刻着灿烂白菊与绽放而出的妖冶花朵所组成的图案。

    在图案中间,北川寺清楚地看见了一个巨大钥匙孔。

    石板钥匙?

    北川寺下意识地将自己腰包中的麻宫本家的钥匙取出。

    “果然还差一半。”

    北川寺皱起了眉。

    他并不是不能直接将石板直接用兼定分开,但分开之后的事情也要考虑。

    没有神驻本家的钥匙,北川寺就算下去也毫无意义。

    可总还是要下去看看。

    正当北川寺心中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一直被他放在腰间的神乐铃突然颤动着发出急促的响声。

    有怨灵在?!

    北川寺站起,看向黑暗的甬道对面。

    当啷...

    当啷...

    当啷...

    那是清脆的拷问刀具相撞的声音。

    由远及近——

    刀具巫女直接冲了过来!!!

    至于北川寺?

    北川寺早在听见刀具巫女声音的那一刻就立马踩上回廊疯狂奔逃了。

    他可没有看清楚对方的全貌后再离开的想法。

    毕竟在刀具巫女的速度之下,北川寺就算全力奔跑也没有半分优势。

    只不过——

    “竟然这么快!”

    北川寺看着从自己跑过的十字道路径直冲来的刀具巫女,神情中满是预料之外。

    比前面在地宫所看见的时候更快了!

    北川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原来在他调查的过程中,时间已经来到七点。

    隐世!

    这是对方的主场!难怪刀具巫女的奔跑速度又加快了!

    这样下去根本甩不开!

    北川寺尝试给后面的刀具巫女增加障碍,把靠在墙边的柜子弄倒,将粗木条横起——

    但不管什么东西,都被刀具巫女直接撞碎,她的速度虽说有所削减,但根本就不起多大的作用!

    真不愧是‘祸’。

    那怕是在这种生死危机之中,北川寺禁不住夸赞起对方。

    如此速度与能力,冲天的怨念,也难怪能一晚就将整个神驻家屠杀一空!

    但是——

    北川寺心中一动。

    “应该到地方了!”

    他整个人直接将身边的和式拉门撞开,重重地吐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房间。

    既然房间,那么自然就是死路。

    北川寺竟然直接闯入了一个死胡同中?

    当啷...当啷...当啷...当啷...

    刀具巫森且沉重的声音在房外响起,北川寺腰间的神乐铃疯狂颤动着,叮叮当当的声音似乎是想告诉北川寺,外面的怨灵究竟有多么恐怖。

    北川寺却不在意神乐铃的响声,他黑色的双瞳紧紧地注视着房门口,手中紧紧攥着兼定。

    在北川寺的目光中,刀具巫女的黑乎乎的身影出现在拉门后面。

    那扭曲可怖的身影映在纸门之上。

    她在看这个房间。

    北川寺心知肚明。

    对方知道自己在这里面,自己也同样明白对方在外面。

    但就是隔着这一扇纸门,对方却没有破门而出。

    她在原地驻足许久,最终才拖着长刀,步伐缓慢地离开。

    神乐铃的声响也缓缓平息。

    北川寺舒了一口气。

    他回身向后看去,禁不住地摇了摇头:“这次被这玩意儿给救了。”

    在北川寺身后,一块巨大的、以注连绳捆束住的要石正横亘在房间最里面。

    ‘祸’既然会产生,那么神驻家当然也不会是傻子。

    在神驻家主的日记中,北川寺当然也看见了应对‘祸’的后手。

    这块要石就是他们应对‘祸’的手段。

    要石与符咒、祈福完全无关,它是可以直接将怨灵的怨气镇压净化的。

    就算是强如刀具巫女都不敢直接冲进来这一点也表明了要石的有用之处。

    “可是...她竟然能靠近要石如此之近...”

    刚才刀具巫女距离要石不过才数米的距离,最终才离开。

    这也足以说明刀具巫女的恐怖之处。

    神驻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要石,虽说体积比不上麻宫本家那块,但经过常年累月的祭祀供奉,除灵能力肯定是要比麻宫本家那块要强大许多的。

    北川寺拍了拍身子刚要站起来,身后却突然传来了声音:

    “你...是...?”

    清脆柔和的声音宛若神乐铃一般。

    这边居然还有灵存在?

    北川寺心思微转,也没有急着将兼定拔出。

    毕竟能出现在要石身边的,就肯定不会是怨灵。

    他回头望去。

    只见一位身穿红白巫女服,脑后绑着红色丝巾的少女正缓缓地从黑暗之中走出。

    她面目温和,双眼澄澈平静,仿佛湖面一样,只是一眼看过去,就能使人静心凝神。

    看着对方与麻宫永世三四分相似的脸庞,北川寺禁不住开口问道:

    “神驻柊?”

    这应该就是麻宫瞳第三个姐姐,也就是她的大姐。

    但出呼北川寺意料之外的是,对方在听见这个名字后,细长的眉毛分明地皱了皱,她语气恬静地反问道:“为什么...会知道...那个被诅咒的...名字?”

    这难道不是你的名字么?

    听出对方声音中的冷漠,北川寺拉了拉垂下的头发直接问道:“你不是神驻柊?”

    巫女摇了摇头:“我...的名字...神驻莳绘。”

    神驻莳绘?!

    竟然在这里看见了本人?

    北川寺双眼闪过一丝诧异。

    只不过对方口齿不清,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似乎有些奇怪。

    正当北川寺打量她的时候,神驻莳绘又开口了。

    “为...什么...知道...那个被诅咒...的名字?”

    “被诅咒的名字?你是说‘神驻柊’?”

    “...嗯。”神驻莳绘淡淡地应了一声,静淡若水一样的双眸抬起:“为什么...会来...神驻家...?”

    对于这个问题,北川寺并没有急着回答,看着神驻莳绘,再结合她刚才的话语,北川寺脑中似乎有什么想法正在浮现。

    “你知道麻宫永世吗?”

    他反问。

    “永...世...我妹妹。”神驻莳绘将手掌摁在胸口,目光中闪过一丝柔和:“是...永世让你...过来的?”

    果然如此!

    北川寺已经抓到所有线索了。

    这位神驻莳绘才是真正的镇魂双子——

    那么神驻柊就是...

    “神驻柊、神驻莳绘、麻宫永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北川寺喃喃自语着。

    “回答我...的问题。”神驻莳绘磕磕碰碰地说道。

    “我来神驻神社是想要解决掉祸津之患,你应该也知道麻宫瞳吧?”

    北川寺反问道。

    “知...知道。”神驻莳绘点头,姣好的容颜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疑惑:“瞳...我最小的妹妹,现在应该被冬子婆婆,送到东京去了。”

    “为什么说‘神驻柊’是被诅咒的名字?”

    北川寺隐约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需要询问神驻莳绘来肯定心里的猜测。

    神驻莳绘知道的似乎远比麻宫永世多,她的记忆似乎完全没有断档:

    “柊...让整个仪式失败了...那个女人...不正常。”

    这句话异常清晰。

    得到这个答案,北川寺本能地舒了一口气。

    神驻莳绘能出现在要石旁边,这也可以排除掉她是怨灵并且欺骗自己的可能性。

    换而言之,这是一个活着并且知道一切神驻家秘密的灵。

    而她,也是另一位镇魂双子。

    至于神驻柊,应该就是外面的刀具巫女,也就是原本的閥女。

    方向都搞错了。

    北川寺一开始还认为神驻柊是另一位镇魂巫女,他终于知道为何之前的推论会有那么强的违和感了。

    “原来整个事件,乃至灭村惨剧,都是因为神驻柊而起...”北川寺看了一眼自己的腰包。

    神驻柊的乌木发簪现在还躺在他的腰包中。

    与外族男子恋爱的并不是镇魂双子,而是閥女!

    若是如此一想,则全部都解释得通了。

    与年轻人恋情败露而恼羞成怒的神驻柊负责最后的神花迎的仪式。

    她在神花迎的最后关头作祟,导致整个仪式失败,最终主动投入祸津之中,成为刀具巫女屠杀神驻家的所有人。

    北川寺试着将这个推论解释给神驻莳绘听。

    但神驻莳绘则是摇了摇头:“事情...大部分是那样的...但是有一点...说错了。”

    她看着北川寺,结结巴巴地说道:“是柊...亲手把那个男人...送上绞刑架的,她并不忧伤...从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变得十分奇怪了。”

    在神驻莳绘缓缓地展开了讲述。

    在她的讲述之下,北川寺总算明白自己的推论究竟哪里出错了。

    神驻柊从小都十分残忍,那种天真的残忍让津女与毗女都心惊胆战。

    将狗掐死,将蚂蚁直接踩瘪。

    作为培养神驻柊长大的津女与毗女,她们亲眼看见神驻柊这个年仅十岁的幼小女童亲自行刑,将一个男人的舌头剪掉,血液弄得那张粉嫩的脸蛋全是,但嗜虐的笑容却浮现在神驻柊的嘴边。

    神驻柊根本就不害怕。

    是的,她根本就是个异常的集中体。

    “那种人...无法想象心中有爱情...存在。”

    神驻莳绘摇头。

    喜欢一个人应该怎么样?

    像神乐铃传说中的神驻里奈那样,与意中人死在一起,那也是一种凄丽的爱情。

    但神驻柊不同。

    她喜欢一个人的方法...如果那也算喜欢的话。

    神驻柊向家主报告了男方的姓名,亲自动手行刑。

    她将自己的爱人腹部剖开,将内脏血淋淋地取出,脸上浮现出施虐者癫狂的笑容,眼泪却大滴大滴地涌出。

    欢喜与难过,鲜血与内脏构成的滑腻手感让她欲罢不能,心情也宛若打翻了怪味瓶一样奇奇怪怪的。

    “祸因...也是在...那个时候埋下的。从那天开始...那个疯子女人...就喜欢上了那种对心爱之人施虐者的立场...仪式也是因为她失败的。”

    神驻莳绘目光黯淡:“她是主动的...而且是满怀恶意的...投入了幽泉之中。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祸’...永世、我、家主大人...都被杀了。”

    “引魂花...开了一半...是永世的血...我的血...被她的血给污秽了。还需要一位镇魂双子...才能重启仪式。”

    听了神驻莳绘的解释,北川寺终于将所有的谜题都弄明白了。

    “原来如此。”

    一切因果全部都在閥女的身上,神驻村的惨剧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从小教育便嗜杀成性的她,将那份喜欢与人与人之间的喜爱给弄混了,最终为了实现她心中的欲求,而将神驻莳绘的血液给污浊。

    整个仪式本应该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但閥女,神驻柊的存在,却是最大的问题。

    可是——

    若是想再一次重启仪式,便需要新的镇魂双子?

    北川寺心中下意识地浮现出了一张少女的脸庞。

    “麻宫同学么...?”

    难怪麻宫永世说麻宫瞳才是解决这一系列事件的钥匙。

    原来是这么回事。

    至此——

    神驻村所有的谜题,都已经有了答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