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五二章.神花迎(第二十二更)

第一百五二章.神花迎(第二十二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北川寺在第三个小房间里面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

    准确的说是藏在纸堆下面的字条。

    这张字条与北川寺在用餐间发现的字条如出一辙,连字迹都差不了多少。

    ‘为什么要我检讨?我没做错任何事,莳绘那个家伙就是个杂种,连父母都不知道是谁的杂种。’

    ‘一天到晚坐在坐垫上面不知道嘀嘀咕咕和谁说话,根本就是个怪人嘛!也没有小孩和她玩,这种家伙根本就配不上神驻的名字!’

    ‘为什么家主大人这么偏心?我才是他的女儿吧?’

    北川寺就着灯光往下看去。

    下面并没有留名字。

    “...这个小鬼。”北川寺禁不住皱了皱眉。

    这根本就是自作聪明嘛!这个小家伙都在纸上写下了‘家主的女儿’,偏偏还‘自作聪明’地不在最后地方署名。

    这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

    而且开口闭口就是脏话。

    要这货是北川绘里,北川寺抬手就会把她治得服服帖帖一句话都不敢说。

    对于这种熊孩子,北川寺自然有些看不过去。

    北川寺弯下身子走出低矮的禁闭室。

    最后那个禁闭室他也进去看了,不过上面的检讨只是小孩子不小心把巫女的衣服不小心踢进神社的池塘中去了,根本就没什么他所需要的信息。

    出了禁闭室,北川寺重新回到刚才的十字口。

    左边是破破烂烂垂落而下的藏蓝色布条,不知道那之后是什么地方。

    右边看上去像是一个公开的大空间,宛若一个大回廊一样,只不过从北川寺这儿还看不太清楚。

    北川寺选择走左边。

    毕竟右边调查起来似乎要一些时间。

    况且现在时间也有些不太对劲。

    北川寺将手机闹钟摁掉。

    已经下午六点了。

    再过一会儿就要到夜晚了。

    虽说有神驻里奈与朝冈志的状态让他在夜晚也能调查,但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麻宫永世曾经说过,夜晚便是隐世降临之时。

    连小小的麻宫家都会变得凶险无比,更加别说身处神驻山这个灵域里的神驻神社了。

    “会见到多少种鬼怪灵异呢?”

    北川寺的双眼中闪烁着光彩,声音冰冷地喃喃自语着。

    他从来都不是害怕挑战的男人,现在这种恰到好处的危机感反而让他更容易集中冷静。

    状态不错。

    现在的他,只要不碰上刀具巫女,扫荡神驻神社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北川寺提着兼定,向着左边摸去。

    他抬手将泛黑的破布掀开,双眼向其中看去。

    面前的是凌乱的书架。

    有一个被劈砍而开的书架侧倒在地上,刚好挡住了道路。

    这就好像是某个人在阻挡些什么一样。

    而且——

    在以书架抵住的房间中传出了一股说不出的腐烂臭味。

    北川寺眉毛紧皱着。

    他脚下刚一动——

    当啷...当啷...当啷...

    拷问刀具碰撞的声音从身后由远及近传来。

    刀具巫女?!

    这也来得太巧了吧?

    当啷——

    拷问刀具的响声停住了。

    就在门帘之后!

    北川寺浑身紧绷。

    就算拥有神驻里奈的状态加成,他也绝对打不过刀具巫女。

    想逃跑都要经过精打细算才能勉强成功。

    北川寺紧蹙着双眉,黑色的双瞳死死地盯住破旧的布条。

    他的脚步向后挪去。

    当啷——

    催命的响声——

    突然从背后炸响!

    对方一直在他身后!!!

    什么时候摸到身后的?

    北川寺回过身,身形在空中调转,手中的兼定想要抵挡刀具巫女的进攻。

    但——

    “残像?”

    北川寺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刀具巫女的身影,紧绷的身子略微放松。

    原来那只不过是刀具巫女的残像。

    在刀具巫女的残像对面,是满面沉重悲痛的家主。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神官狩衣,沉重悲痛的面色中带着一丝癫狂。

    “失败了...真的失败了...神花迎仪式...”

    他喃喃自语着,看着刀具巫女的身形也充满了绝望。

    神驻家主清楚地知道,书架根本就阻挡不住刀具巫女的步伐。

    在刀具巫女的面前,像他这样的人,只能如同待宰的羔羊,根本就无能无力。

    轰隆隆!!!

    大雨倾盆落下!血色的闪电映亮了神驻家主苍白的脸。

    他哆哆嗦嗦地将怀中的东西取出。

    北川寺看清楚了。

    那是宛如荧荧白雪,通体透明的妖娆花朵。

    只不过这白花并没有绽放完全,大半都还只是处于花骨朵的状态。

    “唯有引魂花开,方可镇压祸津...”

    他面色癫狂,在刀具巫女快要靠近的时候取出短刀,竖着插入了自己的肚子中,随即再向另一边横拉!

    噗嗤!!!

    神驻家主缓缓地念叨着:

    “神花迎...神花...迎。”

    他腹中渗出的血液摊开,染红了白花。

    但白花却没有因为他的鲜血而绽放半分。

    神驻家主嘴角刚想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来,但是——

    噗嗤!!!!

    刀具巫女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用力地向上提拽!

    一个人的脑袋姜然被刀具巫女如同啤酒盖一样被拔掉!

    神驻家主的脑袋睁大双眼,带着满是不甘的表情滚落到北川寺的脚边。

    北川寺能看见他脸上的浓重悔意以及宛若咒怨一般的不甘。

    至此,残像全部结束。

    但北川寺却突然抬手,兼定向后刺去!

    在他脑后的空气中,有乌黑的短刀正萦绕着浓重怨念具现而出。

    “神驻家主的怨灵么?”

    那股腐烂,如同死死刻在地板上的臭味,应该就是神驻家主死后所产生的臭味。

    浓重不甘让他化作怨灵。

    神驻家主的怨灵身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狩衣,浑身上下都是伤口,似乎死后也仍然遭到刀具巫女的凌虐。

    北川寺脚下一踏,兼定如穿花蝴蝶一样在指间飞舞。

    凌厉的银光如水银泻地一样将其粘合着头颅剖开!

    神驻家主的脑袋又一次飞出。

    并不是恐怖的卖相就代表战斗力。

    北川寺将兼定收入手中,看也不看怨念四散开来的神驻家主,直接向里面走去。

    神驻家主临死前都还要来这个房间,这里面必然有蹊跷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