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五十章.再无天明(第二十更!)

第一百五十章.再无天明(第二十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五十章.再无天明这一次要不是神驻里奈缠着刀具巫女,北川寺想脱身估计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那个刀具巫女至少是中等中级的怨灵,强大且灵活地操纵刀具的怨念,兼定都无法简单破开的数十柄拷问刀具,由这些刀具构筑的灵体,更是坚硬无比。

    而且还兼有恐怖的速度,过人的灵敏度。

    凭借北川寺现在的能力,要解决对方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

    现在刀具巫女的身份还是个谜题。

    她究竟是‘閥女’还是‘神驻柊’这个镇魂双子之一呢?

    以个人的看法,北川寺更偏向于‘神驻柊’。

    毕竟那种强烈的怨念,绝对不是常人死后能拥有的,但若是身前本就灵感强于常人十数倍的镇魂双子却有这个潜质。

    神花迎的仪式失败,而致使沾染上祸津的神驻柊狂暴化,最后化作刀具巫女在神驻神社中徘徊游荡——

    确实有这个可能性。

    但同样也不能否定对方的对生者的攻击方式更偏向于閥女。

    拷问刀具如活物一样灵活,其上拥有的浓重的乌黑怨念更是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将兼定击飞。

    “但我还有机会。”

    北川寺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黑色的双瞳闪过一丝流光。

    若是成功举行神花迎的仪式,让引魂花开,那么就必定就能将暴走的刀具巫女给镇压下来。

    要是这个考虑也实在不行,他就得考虑将驻火取下,看看结合驻火的力量能否与刀具巫女一战。

    “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寻找祭祀或者记载仪式具体实行方法的地方,若是可以的话,最好还是将刀具巫女的身份调查清楚。”

    世界上不存在无敌的事物,自然也就不存在无敌的怨灵,若是能将刀具巫女的身份调查清楚,说不定也能找到消灭刀具巫女的方法。

    北川寺勉强从地上撑起来,再抬起头的时候刚好与一双腐烂得腥黄色眼珠对视。

    腐烂的青白脸色,腥臭的味道——不过粗略地看过去,北川寺距离对方的脸不过两厘米。

    北川寺面无表情地抬手就将神驻里奈推开。

    毕竟这样才好讲话。

    他别再腰间的神乐铃不知不觉中就又响了起来。

    似乎只要神乐铃响起,似乎就能起到对灵的侦查作用。

    神驻里奈没有在意北川寺的动作,她向后退了两步后,青白细长的女性双手托起一块破布片。

    她的脖子就这样九十度弯曲着,双眼却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北川寺。

    神驻里奈的意思很简单。

    她想让北川寺碰触这块布片。

    “”北川寺。

    北川寺看向西九条可怜。

    现在才缓过一些劲儿来的西九条可怜轻轻地对着他点了点头。

    既然可怜都点头了而且对方还帮助自己阻挡了刀具巫女——

    北川寺心里下了决定便不再犹豫。

    他二话不说就伸手握住了布片。

    ——有回忆从眼前流过。

    眼前的场景转换了。

    北川寺正跪坐在地上,身着麻衣和服,身材修长,双目清澈。

    在他的四周是以神乐舞祭祀的少女们。

    她们身着巫女服踩着优美的舞蹈,围绕着自己,御币飞舞。

    这里应该是婚禊仪式的举行现场。

    在这个房间两边是以纸扎满的红花,一条条从朱白色的墙壁垂落,看上去整洁美观。

    在他面对的祭坛前还有红纱垂落。

    北川寺能清楚地感受到红纱后面还有人的目光。

    婚禊仪式进行的时候应该保持肃静,不应张望,也不应以淫邪的目光打量婚禊仪式之中的巫女。

    不过北川寺也没有那个心情。

    毕竟这些巫女看上去都不过才十二十三岁的小年龄,北川寺还没有对一群不过国中年龄的中学生有什么想法。

    ‘这里应该是那位朝冈志的记忆世界也就是说那位神驻里奈是想——’

    北川寺不动声色地将眸光抬了抬。

    红纱背后端坐着一位刚刚成年的巫女,只不过透着红纱,看不清对方的相貌。

    神乐舞结束后,所有人默不作声地退出房间,只留下额北川寺与红纱背后的巫女。

    一阵窸窣的起身声后,巫女从红纱之后走出。

    那是一位手持神乐铃,双眸清澈温柔的巫女。

    她的相貌——

    神驻里奈

    北川寺下意识地想要开口,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

    也难怪,这是朝冈志的记忆世界,他是无法在朝冈志的回忆中行动的。

    既然如此北川寺也就摆正了心态,看着两人接下来的动作。

    “志先生,作为通过婚禊仪式者,请您往这边走——”神驻里奈向内欠身,刚想继续说话却被朝冈志握住了娇小的手掌。

    未经世事的神驻巫女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对待,神驻里奈美眸瞪大,回身看向朝冈志。

    电视剧也不敢这么演的一幕真正上演在北川寺面前了。

    朝冈志大胆地示爱,充满诚意的目光无不让神驻里奈死寂已久的内心燃烧起炙热的感情。

    但迫于神驻本家的家训,神驻里奈不得不甩开朝冈志的手掌,以冷冰冰的语气拒绝对方的示爱。

    但这还没完——

    自婚禊仪式后,朝冈志经常会出现在她早晨参拜时的长桥边。

    时间长久后,原本心中有意的神驻里奈也自然而然地与这个率直到有些执拗的青年相爱了。

    “志——”

    等到北川寺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神驻里奈已经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尽管她现在浑身污秽,满身怨念,连面容都已经被怨念侵蚀差不多,但她还是无法忘记当年给她寂寥无比的巫女生活送来温暖的男人。

    北川寺默不作声地将神驻里奈搂紧。

    充满污秽的身子在颤抖,一滴一滴浑浊乌黑的泪珠落下,神驻里奈轻声地说道

    “带我离开神驻家吧志”

    北川寺依旧没有说话。

    他不能撒这个慌,也不能让已经了却心结的神驻里奈再添一个心结。

    神驻里奈似乎理解到了北川寺的想法。

    她用力地搂紧了北川寺,喉咙间发出痛苦的声音。

    血肉在剥落,怨念在消散,就好像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将神驻里奈的身体一片一片的撕落,削落。

    到最后,神驻里奈的声音被拉长,音调也显得无比悠远缥缈。

    她难看地勾起一抹笑来

    “山樱迟早会绽放吧”

    那是朝冈志对她的约定。

    待到山樱绽放之时,便带她逃离神驻家。

    但在残酷的家训之下,对这对年轻人来说,鸟居之后的神驻神社就再无天明。

    是的——

    再无天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