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冲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 > 第一百四九章.逃!(第十九更)

第一百四九章.逃!(第十九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个日式灵异不太冷正文卷第一百四九章.逃!这个说法似乎完全说得过去。

    但不知为何,北川寺却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

    整个事情的真相真的就如此简单吗?

    致使神驻村灭村的原因是因为一对无关男女相恋吗?

    最关键的是,为何做出这个推论后,系统提示也没有响起?、

    这是不是说明这个推论有问题呢?

    要说出不对劲的理由的话,北川寺可以随意地说出一大堆。

    “现在的线索太少了。”

    饶是从麻宫家一路摸到神驻神社,再从神驻神社一直摸到神驻分家,北川寺都没有一丝一毫触碰到昔日真相的感觉。

    更深层次的恐怖与绝望,似乎在黑暗深处静静地等待着他。

    北川寺将挂在腰边的水壶拎起来喝了一口,随后出了这个书房。

    根据书房中的记载,剩下的最后一个房间就是閥女的房间,閥女就长期被幽禁在自己的房间,没有津女与毗女带领是不能出房间的。

    北川寺也不犹豫,干脆地向这最后一个地宫房间走去。

    这一次的甬道无比深邃幽暗,手电筒照射过去都无法简单地探到底...

    不,不是无法探到底,而是光线被吞噬了。

    北川寺睁大黑色双眼,向内一步一步地走去。

    大概走了有五分钟,北川寺才看见了一个贴着墙壁的木栅栏门。

    透过木栅栏门,北川寺能清晰地看见摇曳着烛光的房间。

    这个房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房间。

    红蓝黄白四色小皮球,小陀螺。摆放在梳妆台上的梳子以及日记本。

    贴着墙角的换衣柜以及铺在榻榻米之上整整齐齐的被窝。

    是的,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房间。

    但不知道为何,北川寺看过去却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

    很奇怪...非常奇怪...

    “为什么这个房间...”北川寺喃喃自语着。

    “这么干净?”

    耳边,突然炸响了低语!

    北川寺手中的兼定猛地向背后砍去。

    但除了空荡荡的空气外,他背后哪里还有别人?

    “错觉?不对...刚才那绝对不是错觉。”

    刚才那句话不是北川寺说的,刚才有什么东西在他背后!

    北川寺浑身紧绷。

    这个房间处处透露着诡异,简单的家具摆放竟然给他一种无比压抑的感觉。

    啪嗒、啪嗒、啪嗒——

    皮球一弹一跳地滚了过来。

    北川寺双眸中死气萦绕,只能隐约地看见一丝怨念的影子。

    閥女的房间...

    在这个木栅栏门上悬挂着妖冶花朵纹路的锁头。

    对此北川寺自然不可能再回去玩解密游戏找钥匙。

    他将兼定取出直接将锁头劈碎,随即推开木栅栏门,向房间内部走去。

    房间里面还是那副摆设。

    如人手一样摇曳着的驻火,像是用血液染红的通体猩红的陀螺,形状如人头一般的皮球——

    北川寺直接来到梳妆台旁。

    他打算调查完这本日记就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

    待在这个房间内,就有一种让人窒息的危险感正对他虎视眈眈。

    北川寺将日记翻到第一页。

    日记上没有日期也没有姓名,完全贯彻了閥女身份保密的原则。

    ‘毗女婆婆今天给我带来了日记本,说是每个閥女都必须要有记录日记的习惯,似乎历代閥女都需要写日记记录。’

    ‘写日记...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啊。’

    日记本上面的字迹稚嫩无比,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时候閥女的年纪不大。

    也因为年纪不大,所以写出来的东西也非常简短。

    北川寺翻到第二页。

    ‘津女婆婆今天给我带来了一只小狗,说是让我好好儿把小狗养大,它也可以陪解闷。’

    文字到这里又断了。

    北川寺察觉到空气中一丝不对劲,心中一动,将日记本翻阅到第三页。

    只见第三页日记上面写着。

    ‘狗好烦,但是只要用双手捏住狗的脖子,它就不会有什么多余的反应了,真有趣啊。’

    这天真得近乎冷血的残忍记录,让北川寺忍不住挑了挑眉。

    接着是第四页日记。

    ‘狗真的越来越烦人了,所以我把它掐死了,毗女婆婆还有津女婆婆应该不会怪我吧?’

    第五页日记——

    这本日记本上面记载的大都是閥女长久以来的生活记录。

    这位閥女心情不错的时候就会多写日记,心情差的时候就会少写日记。有时候一两个月不动日记本,有时候又会其中偶尔也会有如孩童一般残忍的记录。

    比方说发现了虫子,将其踩死,只是觉得很有趣,全程旁观的角度。

    从小时候,再到逐渐长大,字迹在变化,人也同样在变化。

    从小女孩儿到少女,北川寺能看清对方的成长。

    那是扭曲人心智的成长。

    关于实施处罚时的情景,挖出人体内脏时候的天真想法。

    这种扭曲培养的方法,不得不让人担忧。

    北川寺很快就将这本日记给翻阅完了。

    不得不说,这本日记本之上记载的东西让人触目惊心。

    也难怪閥女的存在需要隐藏起来,这样的存在要是暴露了确实不利于家族荣誉感的产生。

    本来以为难以对付的人只有一个神驻柊这个镇魂双子,结果现在看起来还要加一个閥女了。

    是的——

    还要加一个閥女。

    北川寺的动作突然一停。

    随即手中兼定对准身后猛地撞去。

    咔擦!!!!

    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音后,北川寺看清背后站着的人。

    准确来说,那根本就不是人。

    对方拥有修长而又扭曲的躯体,长相无比狰狞。

    从对方过长的头发来看,北川寺能轻而易举地推断出这个怨灵生前是一个女性。

    ‘她’的四肢。

    不对。

    那不应该被说成四肢,而是以各种拷问刀具所组成的青白色躯体,让人一眼看去就止不住头皮发麻。

    但这种造型却吓不到北川寺。

    真正让北川寺感到惊讶的是——

    对方那蓬勃腾起螺旋的巨大怨念。

    “比须茶高中的殉难者亡灵还要强一个档次...”

    北川寺瞳孔一缩,捏住兼定的力气又大了许多。

    这还真是中了大奖。

    北川寺脚下一动,整个人身子绷紧。

    直接向着这只怨灵冲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